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52 子不教父之過

“殺人了,真的殺人了!”
  “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歐飛的尸體,就躺在地上,像一條死狗一般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怎么可能不引人注目?
  短短片刻的功夫,這邊的動靜就已經鬧大,擴散到整個營地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人,向這邊匯攏。很多人看到歐飛的死尸,都不由地發出一聲驚呼,然后開始打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  一時間,案發現場圍了三層的人墻,竊竊私語,議論紛紛。
  “兩個人忽然打起來了,可了不得,一下子就死了。”
  “那人就是兇手!”有人小心翼翼地指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抱臂昂首,停在原地,面容冷漠,對周圍人的議論不理不睬,仿佛沒有看到似的。
  “咦,他不過是個家奴,怎生能殺了蠱師?”自然就有人懷疑。
  “他當然不是家奴,我親眼看到他射出一桿白槍,一拳就把歐飛打殺了,實力驚人!”一位旁觀到過程的蠱師,說道。
  “一桿白槍?!”陳鑫恰巧聽到這句話,頓時心中一動。
  他意外地目睹了方源殺死張柱的景象,方源的螺旋骨槍的形象,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腦海中。因此對“白槍”這個詞十分敏感,立即就聯想到了一塊去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!”賈龍不悅的聲音傳來。
  “啊,是首領,還有副首領他們。”人群連忙讓開一條道路。
  “有人死了!”
  “嗯,被人殺的……這不是歐副首領的小兒子嗎?”
  副首領看到這一幕,低聲議論起來。
  這話音剛落,眾人耳邊就驀地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  “啊!我兒!!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?!”一個身影疾奔而出,跑到歐飛的尸體旁,然后動作陡然一滯。
  這人真是歐家的歐羊公,又矮又瘦,鷹鉤鼻子。
  歐飛整個臉面都塌下去,腦漿和血液混合在一起,已經流了一大灘。很明顯,生機已經徹底滅絕了。
  歐羊公緊緊地盯著兒子的尸體,眼淚滾滾留下:“我兒,你死的好慘啊。是誰,究竟是誰這般喪心病狂,殺了我的兒子!我要將他碎尸萬段!!”
  他陷入狂怒當中,嘶聲力竭地大吼著。
  所有人的目光,不可避免地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慢條斯理地道:“當然是我殺的。你是瞎子嗎?我站在這半天了,你還看不到?”
  這回答太囂張了,人群頓時一陣騷動。
  賈龍等首領,都不由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方源有恃無恐的樣子,讓他們感覺出了不妥。尤其是方源一身家奴服飾,更叫他們看不出深淺來,因此都謹慎地選擇了作壁上觀。
  “你就是兇手!”歐羊公目光如刀,逼視方源,盡管他憤恨欲狂,卻沒有動手。
  這倒讓方源有些稍稍意外。
  自己的親生兒子死在自己的面前,這個歐羊公卻忍耐住了殺意,沒有沖動。
  嘿,其實能夠行商在外的,那個沒有眼力見兒。歐羊公活了這么大歲數,行商中也見慣了生死,身為家老,能夠在歐家屹立不倒,是有其本事的。
  不過他不想動手,方源卻要動手。
  老實說,歐飛能夠出現,方源心中歡喜得緊——正要殺雞儆猴,然后自己強勢出場,才能震懾眾人。
  但單單一個歐飛,這份量還不夠。若是能再加上眼前這個歐羊公的話……
  哈哈,那就完美了!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獰笑一聲:“老家伙,你出來的正好。你兒子膽敢對我家小姐不敬,我心里的火氣還未消呢。你兒子犯事,都是你管教不嚴。你就是罪魁禍首,給我納命來!”
  說著,腳步連跨,眨眼功夫,就像歐羊公撞來。
  歐羊公氣得胡子都歪了。
  方源這是什么話,何等的歪理邪說!
  明明是他殺了人,居然反誣告成自己是罪魁禍首!!
  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照著方源,悍然反擊過去。
  轟的一聲,雙方狠狠地撞在一起。
  悶響聲中,氣浪翻騰。
  方源連續倒退五六步,這才止住后退之勢。渾身的白光虛甲,虛弱的閃爍了幾下,這才重新明亮起來,他空竅中的天蓬蠱則已經萎靡下去。
  歐羊公則被撞得飛出去,好像是斷了線的風箏。半空中,他大吐一口鮮血,落到地上,勉強站住,臉色已經白如紙張。
  孰強孰弱,一目了然!
  “怎么會?”
  “這丑漢明明只是二轉的氣息!”
  “歐羊公吃虧了,他年老體衰,力氣不行。反而那人卻是揚長避短……”
  幾位副首領快速地分析著。
  “你找死!”歐羊公吃了這血虧,也反應過來,怒氣更勝,恨不得把方源直接大卸八塊。
  剛剛他沒有料到方源會主動出手,也不熟悉方源的情報,情急之下,未及思索,便選擇了硬擋。
  “小子,就讓你知道二轉和三轉間的差距!”歐羊公怒吼一聲,向方源撲殺過去。
  方源怡然不懼,撐起天蓬蠱,一手螺旋骨槍,一手血月蠱,腳下有跳跳草,和歐羊公廝殺在一起。
  眾人連忙往后飛退,空出一大片地方。
  歐羊公是三轉初階,方源是二轉高階,相差了一個小境界,再加一個大境界,修為差距可謂甚遠。
  但方源情況十分特殊。
  他體內是白凝冰處借來的雪銀真元,使用的又大多是三轉蠱蟲。綜合戰力,比歐羊公更強。
  雙方交手不到五個回合,方源就占據了上風。
  這情形,讓眾人無不失色。
  “這,這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三轉的蠱師,居然被二轉的,壓著打?!”
  “這也太荒謬了!”
  眾人難以置信,許多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  又過了幾個回合,方源徹底處于上風,將歐羊公死死的壓制住。
  少部分人看出了門道。
  “這丑漢雖然是二轉氣息,但恐怕真實修為不止如此!”
  “不錯,他必有收斂氣息的蠱蟲。之前偽裝成家奴,我們一直都沒有發現。”
  “這人心思陰狠毒辣,招招不離歐羊公的要害,歐羊公情況大大的不妙。”
  歐羊公此時心中叫苦不迭,他原本以為自己能穩勝方源,但沒成想方源竟是個扮豬吃老虎的貨!
  難怪他主動向自己出擊,有恃無恐,原來修為根本不弱于自己。
  實在是太卑鄙,太無恥了!
  又是幾個回合過去,戰局已經徹底明了,大多數人都看出了歐羊公的糟糕情況。
  “歐羊公敗局已定,再這樣下去,就要被他殺了!”
  “歐羊公本身就不如他,一開始又吃了大虧,殺子之仇是報不了了。”
  “這丑漢實力雄厚,氣力龐大,兇猛陰狠,究竟從哪來蹦出來的?”
  “我知道此人,他就是在匪猴山贏過許多匪猴王的那個家奴啊!”
  眾人議論紛紛,擔憂、好奇、忌憚、震撼等等情緒,兼而有之。
  “兩位,都住手吧。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誤會!”眼看著歐羊公就要被方源殺了,作為商隊首領賈龍終于耐不住,飛身上場,要插手戰局。
  歐羊公此時已經被方源殺得大汗淋漓,心驚肉跳,臉色慘白一片,聽到賈龍這話,頓時心中大喜,看到了希望。
  他連忙抽身,向賈龍投靠過去。
  方源眼神快速一掃,知道追之不及,哈哈一笑,沖勢頓止:“賈龍兄來的好,我們一起用骨槍殺了他!”
  此話一出,全場皆楞。
  原來這丑漢和賈龍首領認識?
  這是人們的第一想法。
  還叫這般親熱,看來關系不錯。
  這是人們的第二想法。
  不,也許他是故意這么叫,來混淆視聽的。
  這是人們的第三想法。
  俗話說,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。觀戰的人,沒有身陷戰局,自然思緒靈敏。
  賈龍此時心中滿是疑惑,因為他壓根沒和方源說過一句話。
  歐羊公此時驚疑不定,他不能斷定賈龍和方源的真正關系,盡管他也認為方源這話恐怕是虛張聲勢的多,但是萬一是真的呢?
  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他就要陷入到方源和賈龍的夾攻之中了。
  事關自己的性命,歐羊公自然不敢冒險,方向一折,遠離方源和賈龍,向東南方退去。
  “有話好好說。”賈龍為了避嫌,立即停下腳步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追殺過去。
  歐羊公立即明白自己中了方源的計策,正要說話,冷不防身后人群中有人暴起,白凝冰突施辣手!
  剎那間,三根螺旋骨槍連續射出。
  “竟然還有一人?!”歐羊公驚駭欲絕,來不及回頭,下意識狂催防御蠱。
  但他這蠱早就是強弩之末,擋住了兩根螺旋骨槍,然后第三根骨槍的槍尖,直接從他的后腦門射進去,在前腦殼露出來。
  歐羊公身死!
  他這一死,眾人大驚失色,全場頓時一片嘩然。
  這可是商隊的副首領,三轉的蠱師!
  歐羊公的死,讓首領和副首領們統統色變,感受到了濃重的威脅。
  “大膽狂徒!”
  “居然真的敢殺副首領!”
  “我們一起合力,擒拿了他們!!”
  “誰敢拿我?!”白凝冰拋開草帽,白發飄揚,冷目橫掃,雪銀真元溢散而出。
  “啊,是雪銀真元!”
  “她竟是三轉巔峰!”
  商隊中,只有一個賈龍是三轉高階,其余首腦不是初階就是中階。
  眾人沖勢一滯。
  “想死的盡管來,哈哈。”方源和白凝冰并肩站到一起,空竅中最后一絲的雪銀真元被他調動出來,在手中把玩。
  哎呀,我去!又一個三轉巔峰!
  眾人心中無不顫抖,沖勢頓止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冷視全場,營地里鴉雀無聲,死寂一片。
  (ps:哎呀,遲到了,掩面……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