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53 唯有實力才是一切

呼……
  一陣山風吹拂而來,更顯得此時的營地是如此的安靜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上百人圍成一個圈,在圓圈當中,躺著兩具尸體,站著兩個人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目光緩緩地環視一圈,凜冽的視線讓無數人目光躲閃。
  最后,方白二人的目光投向賈龍等商隊首腦的身上。
  這些人原本氣勢洶洶地沖出來,然后緊接著就被方源和白凝冰展露出來的修為所攝。此時站在半路上,退也不是,進也不是。
  算上失去的歐羊公,以及歐飛,商隊如今只剩下十一位三轉蠱師,二十七位二轉,三十八位一轉。
  這樣的實力,當然比方源和白凝冰兩人要強大得多。
  但是!
  這是混搭組合的臨時商隊,這些蠱師來自各個家族,平日里勾心斗角,相互防備。要他們合力戰斗,除非是在順風局的情況之下。
  他們有利益需求,他們不是鐵板一塊,而是各自為政。
  人心不齊,隊伍就不好帶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展現出三轉巔峰的修為,毫無疑問,這是兩塊硬骨頭。任何一家隊伍都無法吞掉,就算是合力攻殺,整個商隊也必定有嚴重的損失。
  一時間,賈龍、陳雙金等人看著方白二人,又悄然相互打量彼此。他們誰也不想自己成炮灰,成全他人。
  況且,現在這個情形,獸群攻擊頻繁,商隊上下都是泥菩薩過江,自身難保。
  外在的壓力,心中的猶疑,讓他們躊躇。
  方源的嘴角流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,他們的反應正在自己的意料當中,接下來就看她的了。
  雖然事發突然,沒有和商心慈溝通過,但方源相信,憑商心慈的聰明勁,也應該察覺到此中的機遇了。
  果然,商心慈和小蝶走出了帳篷。
  “諸位首領,這兩位就是我張家的隱家老:黑土大人,以及白云大人。”商心慈伸手介紹道。
  她聲音雖然不大,但全場只有她一人說話,因此清晰地傳入眾人的耳中。
  首領們神色各異,群眾則咀嚼著黑土、白云這兩個名字。
  商心慈淡淡地笑著:“兩位大人有秘密的家族任務,在半途中恰巧加入了這個商隊。”
  商隊首領們面面相覷,一陣沉默。
  既然是隱家老,那么就算是張家族長也未必知曉他們的存在。又有秘密的家族任務,那么也不好打聽他們的動機了。
  商心慈兩句話,堵住了他們還來不及問的話。
  當然,這個說法雖然合理,但只是商心慈的一面之詞。
  商隊首領們都是精明人物,各個人的心中都有他們的思量。沒有人徹底相信,懷疑的仍舊懷疑。
  但不管懷疑也好,相信也罷,方白二人的實力擺在那里,那么這件事的結果也只能有一個處理方法。
  于是……
  “哈哈哈,原來如此。這一切都是誤會啊!”賈龍忽然大笑三聲,臉上堆起熱情洋溢的笑容。
  他向方白二人拱拱手,誠摯地贊美道:“想不到我們的身邊,藏著兩位這等英雄好漢。歐家這對父子,的確是太不像話,作風很有問題。我曾經規勸過他們數次,唉,他們沒有聽進心里去。今天他們倆被就地正法,也算是罪有應得了。”
  這番話,立即就給此次事件定了性。
  其他的副首領這時也反應過來,他們一邊在心中暗罵賈龍無恥,一邊紛紛向方白二人拱手。
  “張家寨聲名遠播,不愧是咱們南疆一流的家族!”
  “鄙人是雷家的雷功成,能夠見到二位,實在是三生有幸啊。”
  “二位能夠為民除害,實在是我輩之福!”
  副首領們皆是滿面笑容,睜眼說瞎話,顛倒黑白。
  殺人的一方,成了正義的代表。而歐家父子,則成了十惡不赦的壞蛋。至于歐家的其他蠱師,不過只剩下三個,誰管他們難看鐵青的臉色呢?反正歐羊公都死了,沒有三轉蠱師,誰敢出頭?誰能出頭?
  “你們這群混蛋,還不拜見兩位蠱師大人!”其中一位副首領,故作不悅地喝道。
  “小的們,拜見黑土、白云二位大人。”人群中,二十多人連忙一齊向方白二人彎腰致禮。
  整個營地又嘈雜起來。
  “商隊遭逢重創,危在旦夕,得幸能遇到二位。還請二位移駕,來帳篷內一齊商討事宜。”賈龍走近,語氣誠摯地邀請道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對視一眼,前者卻又看向走來的商心慈,征詢道:“心慈,你的意思呢?”
  看到這一幕,賈龍在心中立即將商心慈的層次,拔高一層。
  商心慈微微搖頭,以嬌弱的語氣道:“我累了,還是諸位首腦商議罷。”
  方源暗贊一聲聰明,此時正該以退為進。
  他點點頭,附和道:“咱們張家的商貨都已經無償地捐獻出去了,我們兩個對這些也沒有什么興趣,就不摻和了。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賈龍遲疑,還待再勸,商心慈就已轉身。
  方白二人也不給賈龍機會,只把行兇現場丟給了他們,任由他們處理去。顯示出一股大氣。
  “大家都散了,回去做自己的事情。營地難道不需要鞏固了嗎?有兩位三轉巔峰的蠱師出現,這是好事情。還有那個歐家,出來幾個人,把這兩具尸體收了。”賈龍主持局面。
  歐家僅剩下的三位蠱師,跑了出來。一位二轉中階,兩位一轉,他們強忍住憤恨和眼淚,低著頭將歐家父子的尸體抬走。
  人群漸漸散了,春風滿面的商隊首腦們一回到帳篷內,都撐不住臉色,各個神情變幻,虛偽的笑容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凝重,驚疑,冷漠,以及擔憂。
  賈龍緩緩地坐在主位上,聲音低沉:“忽然出現了兩位蠱師,諸位怎么看?”
  “哼,這是兩個狂徒,公然殺人,無法無天!”
  “可憐歐羊公,我們剛剛還和他在這里坐著。”
  “依我看,這兩個人來歷大為可疑!”
  “什么隱家老,那是張家丫頭的一面之詞。照這兩人的行徑,很有可能就是魔道中人。”
  “不錯,魔道中人混入商隊的事情,常常發生。我估計那個張家丫頭,已經被他們倆劫持了。”
  賈龍點點頭:“諸位的想法和我大致相同。張家人張揚的性格還有底子實力,我們都是在外門跑的,心靈清楚,怎么可能有隱家老?但是這兩個人有些棘手,竟都是三轉巔峰……”
  “是啊,有些麻煩。”
  “這兩人看起來年齡都不大,就已經是三轉巔峰。這等資質……”
  “呵呵呵,諸位,凡事有利有弊。依我看,這事情也有好的一面。借助他們倆的力量,能讓我們實力大增呢。”一位副首領道。
  “關鍵是怎樣讓他們倆為我們所用呢?剛剛我主動邀請了他們,就是想著一齊商議,讓他們出力,結果失敗了。”賈龍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哼,不想出力?獸群來襲,誰能置身事外?到時候,也由不得他們。”一位副首領不悅地冷哼道。
  “此事得從長計議。魔道蠱師向來桀驁不馴,驕狂偏激,單單靠外界壓迫還不行,需要內外夾攻才可以。”
  “哦?不知道公孫兄有什么建議呢?”
  “其實這建議很簡單,就怕諸位不大樂意。就是將商貨勻出一份子,交給他們倆。到時候,他們要保護自己的商貨,自然得出力氣了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帳篷內迎來了沉默。
  賈龍掃視一圈,忽然開口:“這個建議很好!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魔道蠱師沒有家族的支持,對修行資源渴望更強烈。諸位也不用擔憂損失,難道你們忘了歐家了嗎?”
  這話讓眾人的眼睛紛紛一亮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突然竄出來,讓張家一躍成為商隊中舉足輕重的勢力。而歐家則被他們踩到了末流位置。
  歐家父子一死,歐家隊伍只剩下大小貓三兩只,早已不足為慮。歐家掌握的商貨,就顯得太多了點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叔叔……我有重要的事情,要向你稟告!”陳鑫一直注意著帳篷,商隊首領們商議完畢,他就走到陳家副首領陳雙全的身邊。
  陳雙全一把抓住他的手:“我知道你想說什么,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,走。”
  兩人回到自己的帳篷內,確認無人竊聽,陳鑫便道:“叔叔,你還記得我之前向你稟告過,張柱是如何被人殺死的嗎?”
  陳雙全滿臉凝重地點點頭:“張柱是被人用骨槍殺死的。而今天,那黑土、白云二人也是用的骨槍!”
  “正是如此!叔叔,此二人居心叵測,狠辣歹毒。我們把這罪證宣揚出去,大家一齊合力,就能把他們倆斬殺掉,把危險提前扼殺。”陳鑫激動的道。
  陳雙全緩緩搖頭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陳鑫疑惑:“叔叔你不同意?”
  “不是不同意,而是不可行。”
  “我親眼看到的,我們有證據啊。只要把他們殺死張柱的事情一公布出去,沒有誰會容忍會在背后捅槍的兩個內奸!”
  “哼,證據?人證是有,物證呢?”陳雙全冷笑一聲,“就算物證也有,又有什么屁用?我的侄兒,光有證據是不行的,關鍵還是要有實力!剛剛他們倆殺歐家父子,你也看到了,大家都看到了。大家都是人證,但那又有什么用?大家來自不同的家族,人心不齊,怎么對付這倆惡賊?”
  “叔叔,難道我們就放任他們嗎?他們太危險了,我會睡不著覺的。萬一他們倆發現我是知情者的話……”陳鑫越說越害怕。
  “哼,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。你以為他們不知道你?或許他們已經知道,或許他們早就看到了你,但是他們沒有動手。為什么?因為你不足為慮!陳鑫啊,不要再天真了。在這個冰冷的世界上,唯有實力才是一切啊!”陳雙全長嘆。
  陳鑫愣在原地,捏緊雙拳,叔叔的話沖擊著他年輕的心,他久久的說不出話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