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54 死的才干凈

天空陰沉沉的,烏云壓得很低,一副山雨欲來的架勢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商隊在山道上沉悶的前行著。
  商隊里原有的大型的黑皮肥甲蟲,已經死的一個不剩。翼蛇剩下兩只,各有殘疾。倒是背囊蛤蟆剩的較多。皆因它們體型小巧,行動迅速,容易躲避野獸的沖襲。至于駝雞,雖然和背囊蛤蟆差不多,但是它們一旦受到驚嚇,都喜歡把頭埋在泥土里去。這種自欺欺人的逃避方法,使得它們死傷最重。
  商心慈夾雜在人群中,看著身邊的一排十幾只的背囊蛤蟆,眼光復雜莫名。
  這些背囊蛤蟆上背著的貨物,都是張家的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雖然沒有去參加商議,但是商隊的首腦們仍舊是調撥了一大批商貨,交到她的手中。
  “這就是實力的原因么……”商心慈在心中嘆著氣。
  以前,張柱在的時候,這些首腦的態度平淡。但如今,他們態度客氣,甚至帶著一些討好。
  還有那些蠱師,以及家奴。
  現在他們看向自己的目光中,都帶著敬畏和忌憚。
  “這一切的轉變,都來源于他們兩個。”商心慈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方源,以及白凝冰。
  她的目光有些復雜。
  一方面,她從方白二人的身上,收獲到安全感。另一方面,心性善良的她又對方白二人動輒殺人的狠辣,感到忌憚心驚。
  “呵呵呵,看來我們倆把那個小妞嚇壞了。”白凝冰和方源并肩前行,察覺到商心慈的目光后,低聲淺笑。
  自從殺了歐家父子,已經過去了七八天。
  影響擴散到整個商隊,當然也包括商心慈和小蝶。
  小蝶如今在方白二人面前,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商心慈的目光也躲閃,不敢和方源對視。
  這種反應,都在方源的意料當中。
  這主仆倆,從小在張家寨子里長大,受著正道觀念的熏陶。當方白二人展現出魔性之時,不可避免的就會意識到彼此間的區別。要接受兩個魔道人物,還有一段心路要走。
  方源對此并不擔心。
  外在的壓力,會讓她們不得不接受和妥協。人總是要活著的。接下來,幾次獸群襲擊之后,心中的疏遠就會漸漸消失了。
  “現在的問題,是他。”方源將目光投向陳鑫。
  這個青年蠱師,好像就是那個和張柱一起逃跑的家伙。之前以為,已經被白羽飛象撞成肉泥了,沒想到竟然活著。
  蠱師就算是修為不高,但有一兩只奇特的蠱蟲,就不能小瞧了。
  方源失了地聽肉耳草,就沒有偵察手段,被他逃了一命。也不知道他究竟了解到什么程度。
  但不管什么程度,方源都有應對手段。
  他心思謹慎,凡事不慮勝先慮敗,當初計劃的時候,就考慮到被人發現的情況。
  所以,他再殺了張柱之后,就特意展現了強大的實力。如果真有人發現,看到方白二人如此強悍狠辣,大多都會心生懼怕,隱而不發。
  歐家父子是撞到槍口上的,若不是歐飛找來,方源也會尋機發難,或者在獸群襲擊的時候,展現出強大手段。
  當然,如果被揭發,方源也有許多手段反擊。商隊首腦賈龍,就是一個很好的棋子。
  他是賈富的人,而方源在古月山寨時,得到過賈富的令牌。只要出示令牌,在運作幾番,就能獲得賈龍之信任。
  但凡一個計劃,哪怕設想再完美,實施起來,都會發生差錯。
  所謂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
  方源就算是經驗豐富,老謀深算,也有失敗的可能。不過,也正因為如此,人生才會如此精彩紛呈。
  方源第一個設想的,就是最壞的結果。
  如果他運氣極為糟糕,在殺害張柱的時候,被人看到,留下鐵證。最后導致商心慈認清真相,對“恩將仇報”的他產生深深的仇恨。
  那么該怎么辦呢?
  很簡單,直接把商心慈殺掉就是了。
  她現在還只是一個凡人,殺她何其簡單。商家的族長,也不知道她是自己的親生女兒,手腳干凈一點,不會有來自商家的后遺癥。
  現在就結果看來,張柱死了,方源的運氣不是最好的,留下了尾巴。但也不是最壞的,至少商心慈還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方源可以確信這點。因為商心慈還年輕,在方源的眼中,她心中的情緒無所遁形。
  “前方發現鱷象群!”
  “有一支鱷象群向我們沖來了!!”
  “戒備,戒備!”
  就在這時,前方的偵察蠱師飛奔而回,帶來一個壞消息。
  商隊微微騷亂了一下,但旋即就回復了平靜。
  “只是鱷象罷了,大家不要慌。”
  “我們人手不足,絕不能就地固守。”
  “不錯,大家都分散,進入雨林中去!”
  蠱師們下達了最明智的命令,商隊眾人早就心弦繃緊,連忙四散而去。
  若在匪猴山之前,他們遇到這事情,恐怕還有人牽掛貨物,猶豫不決。但如今,他們毅然舍棄,對這些商貨看都不看一眼,專注于逃命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,一路護著商心慈主仆二人,一頭扎進雨林當中。
  他對鱷象群的到來,毫不奇怪,因為正是他的設計。
  轟隆隆……
  鱷象群奔騰而來,很快周圍就傳來慘叫聲,樹木被撞倒的聲音。
  方源帶著商心慈等人,在雨林中謹慎規避,但鱷象眾多,還是碰到了一頭。
  鱷象體型較小,和牦牛出不多,這使得它更加靈活。
  它全身長滿了類似鱷魚身上的鱗甲,防御厚實,遠超白羽飛象。象尾也形似鱷魚的尾巴,拖在地上。
  “啊!”看到這只鱷象如小山般沖撞過來,小蝶發出一聲驚呼。
  商心慈也是臉色蒼白。
  “不用擔心。”方源淡淡地囑咐一聲,面對鱷象悍然反沖鋒過去。
  一人一象在半路上,狠狠地撞在一起,發出一聲巨響。
  方源倒退兩步,身上的白光虛甲晃動了三下。而那只鱷象,則頭骨碎裂,血液噴涌,被撞倒在地上,推出十多步的距離。然后撞在一根大樹的樹干上,這才猛然停住。
  “好厲害!”看到這一幕,小蝶吃驚得瞪圓了雙眼。
  這只是一只普通的鱷象,還不是百獸王。方源有雪銀真元,又有雙豬一鱷之力,料理起來自然分外輕松。
  不過,商心慈和小蝶二人,卻沒有看過這般火爆的場景。
  那張柱沒有巨力在身,又是治療蠱師,所以戰斗的時候,都是躲閃和輔助為主。
  方源如此硬打硬撞,恣意張揚的戰斗風格,自然給主仆二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  大約一個時辰之后,鱷象群漸漸撤離,商隊眾人這才陸續從雨林中走出來。
  統計了一下,只犧牲了個把蠱師,還有十幾個家奴,損失并不大。
  將貨物整理好,商隊再次前行。
  幾日后,他們脫離了象牙山地界,向墓碑山進發。
  在之后的半個月內,商隊先后遭遇到了黑巖熊,鐵冠鹿群等等的襲擊。
  因為方白二人幾乎形影不離的保護,商心慈和小蝶毫發無損。
  這般朝夕相處,主仆二人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。
  商心慈對方源親近了許多,交談時有說有笑,眼神再無一絲躲閃。而小蝶則徹底轉變為方源和白凝冰的崇拜者。
  崇拜強大,是所有生物的共性。因為只有強大,才能有更高的幾率生存下去。
  況且方源和白凝冰雖魔道,卻表現得極有原則。在主仆二人看來,他們別無所求,從不對她們動手動腳,只是還恩。這個行為,充滿了英雄氣息。就算是正道,有多少人能做到這點?
  哪怕方源丑陋,在主仆二人心中,也比許多虛偽造作的正道人士可愛許多倍。
  幾日后,商隊進入墓碑山地界。
  周圍開始出現僵尸。
  墓碑山,曾經不叫墓碑山。一百多年前,在山上還有一個大家族。
  一個魔道蠱師改變了這一切。
  他曾是這個家族的一個家奴,新婚當天,美麗的妻子被家族的一位蠱師霸占后凌辱致死。
  他將仇恨深埋于心,機緣巧合之下,獲得了魔頭“僵王”的傳承。
  臥薪嘗膽近百載后,五轉修為的他揮動僵尸大軍,突襲了這個家族,將所有人屠戮一空。然后連他們的尸體都不放過,轉化為僵尸。
  做完這一切后,他在山寨的廢墟上,豎立了一塊巨大的墓碑。
  墓碑上,刻著他妻子的名字。
  此事震動南疆。
  至此之后,此山就被人稱之為墓碑山。山中游蕩著僵尸,它們殺死野獸或者過往的路人,吸取血液為食。而它們的尸毒,則會感染尸體,形成新的僵尸。
  因此,墓碑山僵尸不絕。
  為了保障商路安全,每年都會有家族組織打僵隊,清理這些僵尸。
  但不管怎么清理,僵尸總是殺之不盡,綿綿不絕。
  畢竟打僵隊規模有限,南疆多山,途中艱險,勞師遠征都耗費甚巨。投入多,而收獲少,又不可能真的把墓碑山翻個底朝天。但凡有漏網之魚,一段時間后,就會形成僵尸規模。幾次大規模的聯合后,世人的熱情就都消耗光了。
  這一夜,商隊駐扎在墓碑山的山腳下。
  星空璀璨,方源仰望著黑沉沉的墓碑山影,眼中閃過思量的光。
  “時機已經成熟,這些人也就失去了利用價值。是時候解決掉這些麻煩了。”
  陳鑫是要死的,但獨獨解決掉他,恐怕更加麻煩。他到底知道些什么,又向誰透露過,除了他還有沒有其他看到的人?方源一概不清楚。
  但方源也不想去弄清楚。
  因為在他的計劃中,陳鑫要死,其他人也要死。
  都死了,才算是干凈。
  (ps:剛剛回來,兒童節實在太可怕了……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