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8 背后一槍(五千字大章)

僵尸群的攻勢漸漸緩解下來,場中陷入僵持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不時有蠱師壯烈犧牲,或者僵尸徹底倒下。
  一個多時辰后,丁浩按照方源的吩咐,陡然間加大沖勢,立即沖垮了本就岌岌可危的陣線。
  商隊眾人已經只剩下三十幾位。
  必須突圍了!他們意見完全一致,誰都看得出來:若是突圍,還有一線生機。若苦苦死守,必定滅亡。
  突圍是慘烈的,重重的白毛僵尸包圍著,還有黑毛僵尸阻攔腳步。
  “不要再護著這些凡人了,他們太拖累速度!”賈龍叫道。
  商心慈和小蝶俱都臉色一白。
  “別怕,有我在呢。”方源護衛在她們的身邊。
  其余的幾個凡人,都被無情的拋棄了,只剩下她們兩個。
  賈龍等人不敢說什么,因為還得依靠方白二人的力量。
  眾人舉步維艱,眼看著要殺透重圍,忽然兩只青毛僵尸出現。
  “我們往退后。”方源拉住商心慈和小蝶,小聲地道。
  白凝冰動作一頓,往后退不是重陷包圍當中嗎?
  但方源已經帶著商心慈主仆二人,往后退去。白凝冰咬咬牙,看了一眼空曠的前方,終究還是扭頭,和方源一道后撤。
  商隊眾人和兩頭青僵撞到一處,發生混戰。
  青僵強如千獸王,商隊眾人雖然有不少三轉蠱師,但卻都是強弩之末。
  糾纏當中,周圍的黑毛僵、白毛僵也合攏過去,將商隊眾人團團圍住。
  反而,方白二人的壓力大減。
  方源后退數十步,開始重新突圍。
  一路上,白毛僵尸密密麻麻,但方源左沖右突,威猛至極,白毛僵尸挨著便倒,擦則便死。
  白凝冰在一旁看得呆了,這才是方源真正的實力嗎?
  “咦,這些白毛僵尸好弱……”待她動手的時候,立即發現了蹊蹺之處。
  阻攔他們的白毛僵尸,比之前碰到的弱了數倍,傻不愣登的樣子。沒有像樣的攻勢,反而如同白白挨打的靶子。
  “難道方源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綻,現在才利用嗎?奇怪,這些白毛僵尸看起來都一樣,他究竟是怎么察覺到這些弱點的?”白凝冰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方源此時卻在心中正破口大罵著。
  他臨走前,關照過丁浩,要似強實弱,要演的逼真。現在這算什么?
  丁浩現在滿頭大汗。
  從來沒有這么一刻,他如此奮盡全力地,全神貫注地操縱僵尸大軍。
  他心中非常忐忑,覺得自己破壞了大師兄的秘密任務。愧疚和擔憂,讓他極力配合方源演戲。之前不知道方源的身份還好,現在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大師兄,哪里敢真的動手?
  “好厲害!”小蝶驚嘆。
  商心慈的美眸也在閃光。
  方源在前方縱橫馳騁,手下無一合之將,縱橫捭闔,有一種無敵氣概!
  誰不愛英雄?
  哪個女孩兒,心中沒有一個白馬王子,沒有一個英雄救美的夢?
  小蝶有,商心慈也有。
  此刻,主仆倆看著方源寬厚的背影,心中皆蕩起漣漪。
  方源雖然丑陋,但此刻在她們眼中看來,這種丑陋散發著可愛的光輝。他的勇猛,他的氣概,讓身處險境的二女心中,產生一種莫名的安全感。讓她們不由自主地想去依靠,想去依賴。
  “演的也太假了,這個慫貨!”方源恨不得一腳把這丁浩踹個斷子絕孫,他思緒電閃間,也想到了丁浩的心理狀態。
  “看來也只有如此了……”方源瞇了瞇雙眼,心中一發狠,忽然撤掉天蓬蠱,往一個白毛僵尸的爪子挨過去。
  頓時皮開肉綻,方源受傷。
  “好,就是這樣!”方源心中歡叫一聲。這可是博取商心慈信任的最佳良機,他怎么可以白白放過?
  “該死!!”白凝冰咒罵一聲,立即舍掉商心慈,向方源奔去。方源手中可留著陽蠱,那是她變回男身的關鍵,絕不容有失。
  “我的天!!!”丁浩看到方源受傷,頓時嚇得渾身一個哆嗦。他心中充滿了自責和擔憂,臉色驚惶,嘴里不斷喃喃自語:“我不是有意的,我真不是有意的,大師兄!”
  “啊……”商心慈和小蝶一齊驚呼。
  方源陡然受傷,她們同時心疼得一顫。
  “你來干什么,回去保護她們!”白凝冰趕來,方源向她低喝。
  白凝冰藍色的雙眸瞬間瞪大,她看出來了——這家伙是故意受傷的,真是混蛋啊!
  “你別玩得太過火了。”白凝冰眼角抽搐地丟下這句話。
  有丁浩在一旁操縱,白毛僵尸張牙舞爪,卻是風聲大雨點小。
  白凝冰踢飛一只白毛僵尸,趕回到商心慈的身邊。
  “黑土他怎么樣了?”商心慈一把抓住白凝冰的胳膊,問道。
  “他沒事。”白凝冰撇撇嘴。
  “你怎么不把他換下來,他受傷了!”一向溫和的商心慈,言語中罕見地帶著怨氣。
  白凝冰嘴角抽動了一下,總不能告訴商心慈這傷是方源主動挨的吧?于是,她隨口扯了一個理由:“他就是這樣的人,一旦沖鋒,就永不停歇,除非倒下。”
  商心慈美眸一陣閃爍,微微泛紅。
  小蝶捂住嘴,眼眶已經濕潤了。
  再看前方的方源,主仆二人心中蕩起漣漪。這是怎樣的一個人吶!在群魔亂舞的尸群中縱橫無畏,一往無前。毫無疑問,他是一個英雄,一個充滿悲**彩的英雄!
  丁浩見方源受傷,心中怕的顫抖,再不敢多加阻攔。
  方源沖突一陣后,就帶著商心慈等三人,沖出了尸群的包圍。
  “這就完了?”他不滿意咂咂嘴,望著身上唯一的傷勢很無奈。這么好的表現機會,居然只受了一處傷,演得很不到位啊。
  但盡管只是一處傷,已經叫商心慈和小蝶擔憂至極。
  “黑土,你沒事吧?你受傷了,傷口好深,都是因為我!”商心慈眼中泛起了淚花。
  “流了好多黑色的血,黑土大人,您中毒了。”小蝶關切地道。
  方源挺起胸膛,以低沉的聲音,無畏地道:“這點小傷算什么?就是尸毒有些麻煩,不過我有清熱蠱可以解毒,你們用不著擔心。呵呵呵……”
  他笑起來。
  營地的廢墟上,火焰沖天燃燒著。為了破釜沉舟,也為了照明壯勢,商隊眾人在臨行前,將能點燃的都點燃了。
  方源等四人沖出尸群包圍,正身處在火光照耀的外圈。
  火光照耀在方源的臉上,他的胸膛上,他的傷口上。
  他微笑著,容貌丑陋,但在二女的眼中,卻散發出一股別樣的英雄魅力!
  她們曾經做過英雄救美的夢,夢想中的那個英雄英俊瀟灑,說實在話,方源和她們心中的形象相差甚遠。
  但不知為什么,二女卻覺得這才是真正的英雄!他瀟灑,他無畏,他豪氣無雙!
  多年以后,商心慈捫心自問,方源是如何走入她的內心深處?
  每一次,她都會不由自主地回想到這一晚——
  身后僵尸重重,沖天的火光照耀在方源的臉上。他滿臉都是燒傷的痕跡,微微而笑,露出白色的牙齒。他幽深漆黑的雙眸看著自己,平時顯得冷漠的眼神,在橘紅色的火光覆蓋下,流露出一種溫情。
  “救救我們!”深陷尸群當中的商隊眾人,看到方源這邊的情形,紛紛大叫求援。
  方源目光閃了閃,還未說話。
  商心慈已經伸手,抓住他的胳膊:“你受傷了,別去了,我們走吧。你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什么嗎?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  力所能及,就可心安理得。
  方源朗聲一笑,拍拍商心慈的手:“你放心,我沒有想去,他們和我無恩無仇。我們走吧!”
  但這樣走,也有不妥之處。
  萬一,有人知道自己殺了張柱,在絕望之下,喊了出來,商心慈會作何想法?
  事實上,他的擔心是多余的。知情的陳鑫,以及陳雙全已經戰死了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高聲喊道:“你們堅持住,待我將她們安置妥當,再來助你們!”
  “黑土兄高義!”
  “還望黑土兄速去速回啊!”
  “黑土兄若救我一命,我愿以重金酬謝!”
  商隊眾人紛紛大叫。
  方源嘿然一笑,望著主仆二人疑惑的目光,道:“給他們一些希望,但愿他們能創造出奇跡。唉,我也只能做這么多了。”
  方源的形象,頓時在二女的心中又高大了許多。
  方源帶著三人,順著山道一路奔馳。
  月光下,山道地面如覆蓋霜雪。
  按照先前的商議,丁浩在此處也安排了一支尸群堵截。
  四人沖了過去,方源丟給白凝冰一個眼神,然后留在原地:“你們先走,我來阻住這些尸群,待會趕上你們。”
  主仆二女步履頓時遲疑,但在白凝冰的勸說下,一路奔跑,很快就脫離了方源的視野。
  方源又等了片刻,裝模作樣的和尸群糾纏,見時機成熟,他催動跳跳草,越過尸群,重新來到丁浩的身邊。
  那邊的戰斗還在繼續著。
  商隊眾人只剩下三位。但叫方源吃驚的是,青毛僵尸竟然也損毀了一頭!
  問了丁浩后,方源這才知道,原來有個蠱師用了一只罕見的三轉爆燃蠱。
  “大師兄。”丁浩連忙躬身行禮,他臉色蒼白,滿頭虛汗。
  他從未試過,如此強度的分心操縱。關鍵是配合方源演戲,可把他累壞了。
  以前指揮僵尸,要不撤退,要不進攻。哪里像今天這般,進攻時張牙舞爪,卻要落到虛處。被方源一打,就要操縱這些僵尸靜止不動。
  “大師兄,你的傷如何?我真不是故意的,小弟我這邊有治療蠱。”丁浩急忙解釋道。
  方源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小子不錯,很努力。我的傷不要緊,是我自己挨的。你現在再加把勁,把這些人統統鏟除!”
  “是。”聽方源這么說,丁浩頓時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轉過身去,他強振精神,無數僵尸都推了上去。
  幸存的三位已知必死無疑,一位閉目嘆息,一位痛罵方源,一位大聲哭號。
  死亡之下,各自本性展露無疑。
  尸群淹沒掉這三人,方源滿意的點點頭:“可有漏網之魚?”
  “沒有,絕對沒有,按照大師兄的囑咐,小弟在這外圍也布置了一大圈的僵尸呢。”丁浩連忙答道。
  “很好,你做的不錯。打掃戰場吧,注意不要留下什么痕跡。”
  “是,大師兄。”
  丁浩這些年伏擊商隊,卻沒有暴露自己,也是有一定功底的。打掃戰場輕車熟路,偽裝成普通尸群襲擊商隊的樣子,連方源都暗暗點頭。
  不過,他雖然年歲比方源要大,但經驗到底不如方源老辣。
  方源在期間指點他幾處,將疏漏盡數彌補,叫他心生敬佩。
  比方,元石不能全數盡取,總要留下一些,尸群是不會拾取元石的。又比如,尸體也不要盡數轉為僵尸,畢竟尸毒有深有淺,也不能百分百地將尸體轉化僵尸。
  “大師兄,這些元石,請大師兄收下。”一盞茶的功夫后,丁浩很懂事的獻上所得的元石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,大約有一萬三千塊元石。他毫不客氣的收下,一概用兜率花裝了。
  “這一次,你的收獲怎樣?”方源拍拍丁浩的肩膀,溫和地問道。
  丁浩蒼白的臉上涌現出一抹興奮之色:“這次收獲大了。得了五具完整的身體,都是三轉蠱師。還有十幾具蠱師尸體,都是養過力的。轉化成僵尸,至少都是黑毛僵啊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收獲不錯。這些黑毛僵,你好好養,一定會有新的青毛僵尸的。”
  丁浩連連點頭,滿臉敬佩之色:“這還是小弟第一次侵吞了一個商隊。多虧了大師兄你沿途引來獸群,不斷削弱他們。丁浩有這樣的收獲,全靠大師兄你。”
  “你也不錯了,指揮的很好。不過我看你的臉色,你用神過多,心念憔悴,已經傷了魂魄,需要好好休養一陣子。我們這一脈,魂魄的保養很重要。魂魄不強,心念就弱小,指揮尸群就越困難。”方源微笑著,聲音溫和。
  “謝大師兄關懷!”丁浩近十年來,一直孤苦伶仃,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他人這么關心著,不禁神色激動,暗暗感動。
  這一激動,頓時讓他一陣強烈眩暈,身軀搖晃,不是方源扶著,他恐怕就要栽倒到地上去了。
  “慚愧!小弟我修行不到家,感覺頭昏腦漲,心念都運轉不開了。”丁浩勉強站穩道。
  “沒有關系的,你回洞府好好睡一覺。第二天醒來,雖然頭疼欲裂,但心念就恢復大半,可以自如地調用這些僵尸。”方源笑道。
  “是的。小弟在這方面也有經驗,有一次招了過多的僵尸,差點當場昏過去。呵呵呵。”丁浩笑道。
  “嗯……我馬上就要離開了,小師弟我認可你了。你要好好休息,等我回來,帶你一起去拜見恩師。對了,你那洞府在什么地方?”
  “就在半山腰上,一處陰潭旁邊。很好找的,那陰潭呈五角星狀,十分獨特。”丁浩歡喜至極,連忙答道,“大師兄,真的不去我洞府小坐一下嗎?”
  “不去了,時間緊張,我有恩師交代下來的秘密任務。不好,竟然有人詐死,還有一頭漏網之魚!”
  “哪里!”丁浩心頭一震,連忙轉身看去。
  哧!
  下一刻,一只骨槍洞穿他的頭顱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丁浩栽倒在地上,腦門上插著一根粗壯的螺紋骨槍。血液和腦漿順著螺旋刻文,慢慢地流淌下來。
  他瞪大眼睛,臉上凝固著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方源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,變得面無表情。他緩緩地彎下腰,抓住丁浩的腳,慢慢地把他拖到營地的廢墟上。
  火焰還在燃燒著,失去了主人的尸群,開始漫無目的的跳躍。
  躺在地上的尸體,吸引著它們,誘惑著它們。
  它們趴在尸體上,開始啃噬,撕扯。
  方源拖著丁浩的尸體,走過橫尸遍野的戰場,耳邊都是僵尸飽餐的聲音。
  他將丁浩甩到火中,靜靜地看著丁浩的尸體慢慢化為交談,身上的蠱蟲也發出凄厲的哀鳴,然后逐一被燒死。
  商心慈一旦被商家族長認親,就會遭到商家的嚴密調查。這處戰場,必定是重中之重。
  如果丁浩不幸被抓住,又被拷問出真相,那么方源就危險了。
  盡管他人老實、好騙,是個挺好用的棋子,但是和商心慈比較起來,價值就差遠了。而且又蘊藏危險,舍棄掉最為保險不過。
  而他身上的蠱蟲,也要舍棄。只要方源把它們帶著身上,二代僵王就可以找到方源。況且接下來方源要喂養僵心蠱,也極為不便,更會給商家的調查,留下蛛絲馬跡。
  至于這些僵尸,沒有了主人之后,都成了普通尸群。
  在它們啃噬完這些尸體之后,一部分會留在這里,另一部分則會離開,在墓碑山四處游蕩,尋找血食。
  相信經過它們的這番處理,整個場面會更加逼真。
  看著丁浩的尸體被燒成灰燼,方源這才施施然地轉身離開。
  尸群都在進食,這些毫無智力的東西,此時再無一絲的威脅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