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61 各有算計

蒸羊羔,燒花鴨,清蒸八寶豬,江米釀鴨子,抓炒鯉魚,什錦套腸,麻酥油卷兒,蜜絲山藥,拔絲鮮桃,八寶丁兒,清蒸玉蘭片,猩唇,駝峰,鹿茸,熊掌,三鮮木樨湯,蜜蠟肘子,三鮮魚翅……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和白凝冰坐在三層的雅座上,面前則擺著滿滿一大桌的菜肴,各個色香味俱全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方源取了竹筷,隨意吃了幾口,他先吃了清蒸玉蘭片,清新爽口,令人精神一振。又用了一片拔絲鮮桃,甜而不膩。再取用熊掌,肥嫩可口,蒸羊羔也是脆嫩有加,沾上一些調味料,更顯得風味俱佳。
  白凝冰喝了一口三鮮木樨湯,頓時滿口生津,齒唇留香,也被調動起食欲。
  “和你相處這么多天,難得見你大方一回。”她一邊吃著,也不忘對方源一番冷諷。
  方源一笑,沒有搭話,他知道白凝冰心中的疑惑和焦躁。
  他一路接近商心慈,費盡心力,不辭辛苦地保護她。到了目的地,卻故意分別。這事情令白凝冰看不透。
  而方源如今已經是二轉巔峰,距離三轉只有一步之遙。當初他和白凝冰設下三轉之約,如今已經到了最后關口。
  但方源當然是不會守約的!在他眼中,誠信這種東西,不過是無可奈何之下的妥協,或者是一層美妙的偽裝,一張逼真的面具。
  關于這點方源清楚,白凝冰也清楚。
  所以她心中焦躁。
  因為她已經預感到,方源這混蛋必定會毀約。但她偏偏拿方源沒有辦法,陽蠱在方源手中,她投鼠忌器得很。
  如今沒有百家的追捕,沒有獸潮,方白二人同桌吃飯,看似和諧溫馨,但實際上關系已經緊張到了極點,再往前發展一步,就是分崩離析。
  而這一步,就是方源正式晉升三轉之時。
  一旦他晉升三轉,他和白凝冰之間的最后一點寰轉的余地都沒有了,雙方必須硬碰硬,面對面。
  怎么處理白凝冰呢?
  方源一邊吃飯,也在一邊思索。
  他的修為不可能停滯不前,總有迎來矛盾爆發的那一天。
  現在的情形,十分微妙。
  方源碎石因為掌控著陽蠱,而占據上風,然而事實上白凝冰也掌握著方源的把柄。
  她和方源一路同行,親身參與了白骨山傳承,又親眼目睹了方源如何吸引獸群襲擊商隊。
  她知道的太多了。
  和丁浩那個潛在威脅相比,白凝冰對方源的危險性無疑要大得多。
  “如果將白凝冰干掉,商心慈那邊就不用擔心了。但是我的修為不足,要殺白凝冰也許在行商路上是最好的機會,但那個時候我還須借助她的力量,確保生存的幾率。況且在商心慈的身邊,也不好下手。白凝冰這家伙,對我其實一直都暗中戒備著。她本身又有冰肌玉骨的防護,做不到一擊必殺。而且她戰斗意識十分出色,經過最近這段時間的磨礪,更加老辣……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思緒翻騰,同樣的白凝冰心中也在苦思冥想。
  “從青茅山出走,到現在,終于有了一絲喘息之機。我一定要取得陽蠱,變回男兒身!直接暴力搶奪,成功率不大,除非我將方源瞬間斬殺。但方源這混蛋,修為雖然只有二轉,但綜合戰力要強悍得多。他就是個怪胎,戰斗經驗無比老辣。而且他心思極為深沉陰狠,無惡不作,沒有什么道德可以束縛他,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來。”
  “更關鍵的是,他的底牌我還未探得清楚。不過我也不是沒有優勢,他現在修行,得靠我出力。而我也知道他很多秘密,也許我可以利用這些東西逼得他妥協!動用毒誓蠱,和他簽訂不容反悔的契約,除此之外,還可以利用強取蠱、豪奪蠱、妙手空空蠱等等,將陽蠱偷出來……”
  白凝冰絕不蠢笨,她一路上一直忍耐觀察,一直在思索謀算。
  二人同桌吃飯,相隔不過兩三步遠,看似好友,但心中都在算計對方。
  外在的壓力消退下去,他們二人間的矛盾頓時凸顯出來。在商家城這相對安全的環境中,他們也有功夫可以思考這些東西了。
  但越是思考得深入,這兩人就越覺得棘手!
  方源行事無所顧忌,白凝冰又何嘗不是呢?在她的生活理念中,只要活得精彩就可以了。等等,道德原則?那是什么東西?
  他們倆其實非常相像,同樣蔑視世俗,同樣意志強悍,同樣對力量極為渴望,同樣只相信自己。
  從其他人的角度看,他們都是該死的惡魔,都是危害社會的渣滓,他們的死亡就是對世界的造福。
  正是因為有如此的相似點,他們倆人才覺得棘手。
  真正難以對付的敵人,往往就是自己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他們互有把柄捏在對方手中。如果不一擊制勝,讓對方有了喘息之機,那么另一方也必定接近完蛋!
  兩人越想越頭疼。
  “白凝冰這家伙不好對付啊。”方源暗暗咬牙,手上可用的資源太少了。
  “方源這個混蛋簡直沒有弱點呀……”白凝冰瞇起雙眼,目光冰寒。
  兩人想不出什么好點子,不約而同地抬起目光,看向對方。
  目光在半空中對撞,然后一觸即分。
  面前的菜肴,雖然鮮美,但兩人心思沉重,都吃不出味道來。
  雖然是打了個半折,但仍舊花費了方源十五塊元石。
  不愧是商家城,物價不菲。
  兩人填飽肚子,出了酒樓。
  方源剛走到大街上,就聽著路人議論。
  “你們知道嗎?剛剛在南門,商家族長竟然出現了!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?”
  “真事情,他來的快,去的快,整條街都轟動了……”
  “吹牛的!商家族長是什么樣的人物,怎么可能無故出現在街道上?”
  謠言紛飛,有人說是商燕飛,有人則否定。
  方源選擇東門進城,而商心慈則進的南門。這事情傳到東門這里,已經被扭曲得面目全非。
  在白凝冰聽來,這不過是小道消息中的一個,并沒有留意。周圍人很快又談論起其他話題。
  但在方源這樣的有心人耳中,卻是最明確不過的信息。
  他不由地暗笑一聲,看來商心慈這事情,并沒有超出記憶的軌跡。
  接下來,就等著果實成熟,砸在自己的頭上了。
  “快看,這是飛天藍鯨,翼家的商隊來啦!”忽然,街道上有人手指天空,驚呼一聲。
  一時間,街道上的行人都不約而同地停住腳步,仰天望去。
  巨大的陰影,籠罩下來。
  天空中,緩緩飛來一頭藍色巨鯨。
  說是“飛”,也不恰當,倒不如說是“游”的好。
  飛天藍鯨,這是一種能在蒼穹中自由游蕩的巨獸。
  它居于東海九天之上,性情溫純平和,常有蠱師用御鯨蠱控制住,用于行商。
  飛天藍鯨體型巨大,猶如小山一般,行商隊伍藏身在它的體內,飛于高空之中。比在山林中行商的隊伍,不僅危險性大減,而且速度更快。
  但飛天藍鯨每天都得吞食上千斤的食物,不是大型家族根本養不起。
  整個南疆,擁有飛天藍鯨的,只有翼家。
  翼家亦是南疆的霸主之一,地位和商家相差不多,和東海勢力更有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  “真是嘆為觀止。”白凝冰輕嘆一聲。
  她回想到曾經的白家寨,這種飛天藍鯨一旦照著白家寨砸落下去,整個白家寨都要被摧垮吧。
  巨大的身影在商量山上一動,飛天藍鯨緩緩地降落到一側山峰處。
  方源可以遠遠地望到,它張開大口,密密麻麻的黑點從它的口中緩緩移出。
  這些黑點,就是翼家的商隊。只是距離太遠了,看不清楚。
  “翼家的商隊來了,看來市場又要動蕩了。”
  “聽說翼家這次帶來了一只五轉蠱,要在商量山拍賣。”
  “翼家和東海有聯系,這次肯定又帶來許多東海的特產,值得購買。”
  路上行人的話題,已經完全轉移到翼家商隊身上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一路向上走。
  古月山寨只是占據青茅山一隅,而商家城卻幾乎覆蓋了整個商量山。
  在南疆,就算是第一家族的武家,也沒有如此面積廣闊的山城。
  整個商家城,各種建筑都有,有竹樓,有土坯房,有磚瓦房,有窩棚,有樹屋,還有蘑菇房,洞窟,塔樓以及碉堡等等。
  這些建筑混搭在一起,像是給商量山披上了一層色彩駁雜的衣裳。
  商家城作為南疆的貿易中心,占地面積當之無愧為第一。
  但如果有人認為,這就是商家城的全部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
  這才只是商家城的外城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來到一處巨大的山洞前。
  “二位要進內城?請每人繳納一百塊元石。”守在這里的蠱師,伸手索要道。
  “單單進去,就需要一百塊元石?”白凝冰表示驚異。
  “內城空間較小,這也是為了防止無關人物涌入進去。同時也方便維持治安。”蠱師客氣地解釋道。
  商量山經過商家數千年的經營,不僅將商家城遍布山體表面,而且更深入山體內部,建成內城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