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3 賣不出去

三百一十?
  看到老者比出的數目,方源微微挑起眉頭。
  酒蟲市價五百八十塊元石,書蟲有時候略高一點,達到六百。黑白豕蠱也是六百塊元石。但以上這些蠱,皆是一轉的珍稀蠱,因為數量稀少,所以價格昂貴。
  普通的一轉蠱,大約在二百五十塊元石左右。
  而生機葉這種消耗類的一轉蠱,則是五十塊元石一片。
  將骨槍蠱的賣價,定為三百一十,已經算是不錯。通幽商鋪的這個老者,沒有胡亂壓價。
  不過即便如此,方源也要盡量地把價格提上去。
  討價還價對他來講,在前世就已經練得爐火純青。
  兩三句話后,老者無法,只得將價格再提高十枚元石。
  一枚骨槍蠱,三百二十塊元石。
  “好,就按照這個價格成交罷。”方源一揚手,頓時從空竅中飛出一蓬的光點。
  五十六只骨槍蠱,懸浮在老者的面前,將老人家嚇了一小跳。
  “這么多……”他頓時有些后悔。每只提高十枚元石,那就得多付近六百塊元石出去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在白骨山時,足足取了兩百只骨槍蠱。
  但一路行商過來,食料不足,已經死了大半,只剩下這么多了。
  “五十六只蠱,那就是一萬七千九百二十枚元石。在下這就命人取元石過來。”老者將骨槍蠱都收入懷中。
  “不忙,且再看這只蠱。”方源微微一笑,喚出一只螺旋骨槍蠱。
  “這是二轉蠱,似乎是骨槍蠱的……”老者臉色浮現出驚異的神色。
  “不錯,骨槍蠱合煉成功,就可得到螺旋骨槍蠱。它具有一股鉆勁,威力較為可觀。”方源適時地介紹道。
  老者試驗了一番,的確如方源所說,報了個七百八十塊的價格。
  幾輪交鋒后,方源將價格提到八百塊一枚。
  這些螺旋骨槍蠱,他保養得很好,空竅中有二十只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賣出了一萬六千塊元石的價。
  “再看這只蠱,七千塊元石。”方源報了個價,取出骨刺蠱,接著介紹一番。
  老者捏著骨刺蠱,卻不敢胡亂試驗,,苦笑道:“此蠱是三轉蠱,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,骨刺穿透皮肉,必然疼痛萬分。要運用它,還得再搭配治療蠱。七千這個數太高了,六千五百塊元石,這個數字恰恰好……”
  “我們就別討價還價了,我讓多點,就六千七百塊罷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剛剛兩輪交鋒,讓他老者察覺到方源之棘手,他擦了擦頭上的汗漬,索性一咬牙:“成交。”
  “那就是四萬零六百二十塊元石。”方源眼珠子一轉,報出了準確的數字。
  老者忽然彎腰,對方源鞠躬行了一禮:“貴客,您要賣的這些蠱蟲,在下執掌商鋪這么多年,從未見過。且它們之間又相互關聯,層層遞進,似乎是一脈相承。請問貴客,這些蠱是否屬于同一傳承。”
  方源點頭:“明眼人都能看得出,不錯,這是我機緣巧合,繼承了一個傳承,得了這些蠱蟲。”
  老者面色驟喜:“既是如此,那貴客手中必定有相應的煉蠱秘方。貴客的好運道實在羨煞旁人,不如將這些秘方也一并賣給我鋪如何?”
  方源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物以稀為貴,骨槍蠱、螺旋骨槍蠱、骨刺蠱,不僅他有,百家也有。賣也就賣了。
  但完整的合煉秘方,他是得自于肉囊秘閣,天下獨此一份。這種東西,卻不能輕易出手。
  “只要是六轉以下的蠱蟲和秘方,都是有價之物。不過,你能出多少元石呢?”方源想了想,問道。
  只要價格合適,這秘方也不是不可以賣。
  他需要錢。
  賣了骨槍蠱等等,得到的四萬塊元石,對他的計劃來講,遠遠不夠用。
  老者豎起兩個手指:“二十萬元石!”
  方源賣了那么多蠱蟲,不過四萬。無形的秘方,卻能賣到二十萬。
  授人魚不如授人以漁。
  捕魚的法門,遠比魚本身要有價值得多。
  因為能捕魚,就代表著魚源源不絕。
  對于通幽商鋪來講,有了秘方,就代表骨槍蠱等等,能不斷地制造出來。
  那就變成一個長期的貿易點,獨此一家別無分店,因此白骨秘方的賣價自然要高得多。
  但方源卻冷笑一聲:“二十萬,這個價也虧你報的出?”
  老者老臉一紅,這個價格的確是低了。他旋即又道:“三十萬!”
  方源搖頭不語,作勢欲走。
  老者狠狠咬牙:“五十萬!”
  “這價錢還像點樣子。六十八萬賣給你。”方源悠然地嘬了口茶。
  老者滿臉苦澀之意:“五十萬已經是我的最高權力,貴客,您賣了這么多的骨槍蠱,其實我們也可以雇傭秘方大師,來倒推您的秘方。能賣到五十萬,真的已經不錯了。”
  方源搖頭,態度堅決:“我手中的這份秘方,是獨一份,天底下獨一份!最少六十五萬,否則不賣。這商家城里的商鋪,也不是只有你一家,不是嗎?”
  “貴客這就有所不知了,商家城的商鋪雖不止一家,但卻都受我家少主管轄。貴客您在我這里賣不出去,在其他地方也必定賣不掉的。如果你不賣秘方,恐怕這些蠱蟲也賣不掉了呢。”老者拱手一禮,話語軟中帶硬,蘊藏威脅之意。
  “哦?那我倒要試試看呢。”方源收回所有蠱蟲,起身便走。
  “貴客,我好言相勸,您還留下來,賣了吧。”老者做最后的挽留。
  方源不理睬他,直接邁出房門。白凝冰也只好緊隨其后。
  “貴客,您一定還會到我這里來的。”老者冷笑著,目送方白二人離開通幽商鋪。
  方白二人剛走,老者便來到密室,催動真元,射出一蠱。
  這蠱化為一道光,投入到密室墻上的銅鏡中。
  銅鏡表面泛起一陣漣漪,下一刻顯現出一個年輕人的面龐。
  “屬下見過少主。”看到這個年輕蠱師,老者連忙跪倒在地。
  “你有何事?”這年輕人便是商家少主之一,名為商睚眥。他年僅十八,正是青春年華,但他長期耽于酒色,面龐消瘦,膚色蒼白,雙眼無神。
  老者便把方源的事情說了。
  商睚眥的眼中,頓時閃過一抹亢奮陰鳩的光。
  他大叫道:“好極了,真是天無絕人之路。我正愁著如何保住少族長的位置,結果上天就送來了這份大禮。必須把這個傳承拿下,有了這個大業績,今年的考評我就能撐過去了!”
  “屬下必定竭盡全力,只是屬下不過負責通幽商鋪,其他的鋪子……”
  “我會安排的,哼,這兩個人想要賣出蠱蟲,只有向我低頭!”商睚眥不屑地冷哼一聲。
  八寶商鋪……
  “對不起二位,上面關照下來,二位要賣蠱,請往通幽商鋪。”
  元芳樓……
  “原來是兩位貴客,貴客若是能賣秘方,一切都好商量的。”
  不倒閣……
  “二位是貴客,小女子做生意,又豈會將客人趕走。但實在是無奈呀。”
  連續走了三個商鋪,方源都沒有將蠱蟲賣出去。
  “哈哈,想不到你也有吃癟的時候。看來那個老東西說的沒錯,這的確是人家的地盤。”白凝冰毫不吝嗇對方源的打擊。
  方源屢次遭拒,面色卻仍舊平淡:“商家族長商燕飛子女眾多,但商家少族長之位只有一個,少主之位只有十個。每年商家族長都會進行考評,選出少族長,剔除十位少主中成績最差的一個,空出來的位置由其他子女補上。”
  白凝冰腦海中頓時靈光一現:“原來如此,這么說這個背后出手的商家少主,不是競爭少族長之位,就是保少主之位。否則絕不會如此大動干戈。”
  方源撫掌笑道:“這是商家第三內城,不能動武。就算是百家的人來追捕我們,也不能在此處動手。對于商家少主來講,限制更加巨大。考評在即,一舉一動都有其他人虎視眈眈。我們不急,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再說。”
  到了商家城,就不愁食料。
  大不了多養幾天這些骨槍蠱,看誰能耗過誰!
  與此同時,第一內城。
  “都調查清楚了嗎?”商燕飛站在窗前,望著庭院景色。
  “這位姑娘的確是族長您的親生骨肉。并且,她的魂魄也屬正常,并非是被人奪舍。已經聯系了張家那邊的族人,確認了她的身份。但有一點比較奇怪,她是參加商隊來到商量山。但是我們卻找不到商隊中和她同行的其他人。”外姓家老魏央垂首匯報道。
  商心慈聞言不語,心中暗自長嘆:“蒼天吶,謝謝你給我一個彌補愧疚的機會。我已經辜負了一個女子,對于這個女兒我絕不會再辜負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商心慈坐在桌前,看著裊裊的茶氣在面前升騰,眼中失神。
  從小蝶的口中,她得知了商燕飛的身份。
  她沒有想到,自己的父親居然是堂堂的商家族長。一個權勢滔天,一舉一動都能影響整個南疆的男人!
  那他為什么不去見娘親呢?
  商心慈天資聰穎,很快就悟到商燕飛之所以拋棄母親和她的原因。
  但母親直到臨死前,還念著他。
  商心慈心中有悲傷,也有憤恨,更多的是茫然。
  她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這個突然出現的父親。
  但逃避是不可能的,門外傳來敲門聲:“慈兒,我可以進來嗎?”
  小蝶頓時緊張起來。
  是商燕飛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