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64 接見

商燕飛面含微笑,走入屋內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小蝶慌忙行禮,商心慈卻坐在桌旁,一動不動,甚至連瞳眸都未轉動。
  商燕飛也坐到桌旁,聲音輕緩溫和至極:“慈兒,現在感覺怎么樣?”
  商心慈并非刁蠻性格,她站起身來,退后幾步,輕輕萬福一禮:“商家族長大人不用過多掛懷,小女子只是情緒過于激動才昏倒的,如今已經恢復,耳清目明,沒有事了。”
  商燕飛連忙擺手:“呵呵呵,慈兒你沒事就好,坐,坐下來說罷。”
  商心慈只稱呼他為商家族長,如此刻意疏遠的語氣,讓他心中一疼。
  商心慈重新坐下,小蝶反應過來,給商燕飛倒茶。
  “說說吧,這些年你是怎么過的?”商燕飛溫柔地凝視著商心慈。
  “過的還行。”商心慈回答簡略,明顯不想深談。
  倒是小蝶抱怨道:“小姐從小到大,都受族人排擠。夫人去了后,他們更加變本加厲,還想吞并我們家的財產,太可惡了。老爺,你可得為小姐做主啊!”
  “小蝶,好好倒你的茶。”商心慈白了小蝶一眼。
  小蝶頓時閉嘴,不再說話。
  商燕飛吃了一癟,絲毫不惱,心中更添憐愛之意。
  他笑了笑:“對了,你們是怎么過來的?從張家到這里,可是很長的一段路呢。”
  “老爺,你差點就看不到小姐了。我們這一路,可是險死還生。整個商隊數千人,最后只剩下我們四個。幸虧我們遇到了黑土和白云兩位大人相助,要不然……”小蝶又憋不住,脫口而出。
  “小蝶!”商心慈狠狠剮了小蝶一眼。
  小蝶只好又閉上嘴巴。
  商燕飛一邊將“黑土白云”這兩個名字暗記在心,一邊微笑道:“接下來你們就住在這里,這里很安全,閑暇時可以去庭院里走走,去外面街上逛一逛。你們剛來到這里,還不熟悉,容易迷路。我會指派你一個丫鬟過來,她熟悉這里的環境。我先走了,你們好好修行。”
  商燕飛看得出商燕飛還需要時間,來調整自己。
  此時要給她空間和時間來適應。
  “老爺人真好,雖然是商家族長,卻這么和善。小姐,他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啊……”看著商燕飛離去的背影,小蝶勸道。
  “我知道,從見他第一面時就明白了娘親的良苦用心。唉,娘臨死前囑咐我來商量山,卻不明說。因為她也不敢肯定,他是否會認我這個女兒……雖然他現在認了我,但我心中卻不是滋味。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……”
  “小姐,不管如何,不管你去哪里,小蝶都在你身邊。”小蝶坐到桌前,捉住商心慈的手,給她鼓勵。
  “嗯。”商心慈感動的點點頭,將另一只手搭在小蝶的手上。
  “當然,如果小姐能留下來,那就更好了。要知道,這可是商家啊!天吶,榮華富貴唾手可得啊小姐。張家就算給商家提鞋,都不配啊,小姐!”小蝶做了個鬼臉,叫道。
  “你呀。”商心慈又好氣又好笑,拿小蝶很無奈。
  小蝶咯咯的笑起來,笑聲漸漸感染了商心慈,化解了一絲她心中的積郁。
  商燕飛走出房屋,臉上的微笑立即消失殆盡。
  他黑袍血發,面容英俊,雙眼閃爍著陣陣寒芒,習慣抿緊的唇角泄露出他堅定果敢的性格。
  他是商燕飛,這一代的商家族長!
  他心狠手辣,為了族長之位,已將兩個兄弟,一個姐妹逼得自殺。
  他殺伐果斷,剛剛上位時,一個邊遠山寨自以為天高皇帝遠,襲擊了商家的商隊。他力排眾議,耗費巨資遠征,將山寨一干老小盡數屠戮。將所有乞降的俘虜斬殺,頭顱堆成小山,擺在當初反對遠征的家老們的面前。
  他手腕強悍,上位以來,鞏固權勢,提拔親信,打壓異己。一下子確立了十多位外姓家老。僅僅只用了三年,整個商家高層就只剩下他一個人的聲音。
  他眼光卓絕,有經營才華。在位這么多年,商家的商隊規模,擴大了三倍有余。上百個家族表示依附商家,成為一股龐大的隱形勢力。
  他任人唯賢,就算是對自己的子女也不例外。原先商家少主之位,有十五個。他上任之后,直接縮減了三分之一。
  更難得的是,他天賦異稟,甲等資質,執掌家族的同時,修為也在不斷提升,并駕前驅,惹人羨慕嫉恨。
  這才是商燕飛,站在南疆凡俗頂端的男人。
  “屬下見過族長大人。”一位少女蠱師,向他躬身行禮。
  “田藍,從今天開始,你就要盡心竭力地服侍慈兒小姐。明白嗎?”商燕飛冷漠地道。
  “屬下明白。”少女點頭。
  “到了慈兒小姐身邊,多留意,多打聽。慈兒小姐可能不太愛說話,但她身邊的丫鬟卻是心直口快,她就是你的突破點。我要求你打探到她們是究竟怎么來到商量山的。”
  “是,屬下領命。”
  “嗯,你這就去吧。”
  “屬下告退。”
  田藍是商燕飛收養的孤兒,忠心耿耿,用起來放心。辦事能力也強,三天后,她圓滿地完成了任務。
  “黑土白云?魔道蠱師……”商燕飛摩挲著下巴。“如果這事情是真的,我倒要好好的感謝他們倆個。不過為了預防其他的可能,還是再調查一番的好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商燕飛喚來魏央:“你去找一找這兩個人,一個名字叫做黑土,另一個叫做白云,一男一女,魔道蠱師。容貌特征是……”
  第三內城。
  “已經過去三天了,那兩個人一直都住在楠秋苑嗎?”
  “是的,少主,從那天之后,他們就深居淺出。最多出來買些牛羊的奶水。下屬估摸著這些奶水應該是用來喂養那些蠱的。”
  “可惡……”商睚眥咬了咬牙,目光如刀,恨不得把方白二人捏碎。
  眼看著考評會就要到了,十位少主當中,他已經是最后一名,如果再沒有一點成績,他鐵定就要被淘汰了。
  商燕飛子女眾多,但商家少主之位只有十個。
  普通子女和少主之間,商家的待遇可謂天差地別。少主萬眾矚目,能掌管商量城的一個產業,風光無限,油水豐厚。少族長更是不得了。
  但如果只是普通子女,那待遇幾乎和一般的族人沒有什么兩樣。
  商睚眥已經體會到少主的權利滋味,要讓他過回普通子女的生活,還不如讓他去死!
  所以,那道傳承必須得到。
  不僅要得到,還得把賣價壓低。
  只有壓得越低,他的成績就越好。
  但偏偏這方白二人,卻是倔強得如石頭一般,不肯向他低頭。
  若是在第四內城或者第五內城,他還可以耍點偏門的小手段,強迫他們低頭。但這兩人卻住在第三內城,給商睚眥一百個膽子,他也不敢在這里動粗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可不成,他們能耗,我可耗不起。看來還得我親自出馬了,哼!”
  商睚眥越想越坐不住,終于帶著一幫心腹,來到楠秋苑。
  楠秋苑乃是一處園林,供貴客居住。
  在第三內城,沒有客棧,都是這樣的小型園林。
  在這里住一天,需要三十塊元石。十天就是三百塊,一個月下來,就是近千枚元石。
  楠秋苑的價格,在第三內城,還算是便宜的。有些大型園林,一天就是上百塊元石。而有些特級園林,你有元石也住不到,必須擁有商家令牌。
  在商家城,可謂寸土寸金。尤其是在第三內城,物價很高。
  商睚眥帶著人造訪的時候,方白二人正在荷塘邊的亭中下棋。
  商睚眥哼哼兩聲,不陰不陽地道:“二位真是好興致,這兩天怎么沒去其他商鋪里問問呢?”
  “有什么好問的。想買的人,自然會找上門來,你說是么?”方源淡淡一笑。
  “你!”商睚眥頓時大怒,方源的態度讓他很不爽。
  他咬了咬牙,艱難地將心中的情緒壓下,昂首傲慢地道:“我是看你們倆也不容易,算了,就五十萬元石吧。你們開心了?”
  “五十萬元石?呵呵,不賣。最低價六十五萬。”方源看了商睚眥一眼,便將目光重新轉移到棋盤上。
  商睚眥雙眼瞇成一條縫,幾步走到方源身邊,低聲威脅道:“你們這兩個魔道蠱師,還在裝!我早就查過你們的底細了,這道傳承是從百家手里搶來的吧?據說你們還把百家的兩個少族長都殺死?奉勸你們見好就收,趕緊脫手。告訴你們,這幾天有一只鐵家隊伍,已經到達了商量山,專門四處打探你們的蹤跡。你說,如果我把你們在這里的消息告訴他們,會怎樣?”
  “哦?那你就告密去吧。”方源哈哈一笑。
  “你!”商睚眥手指著方源,再也忍耐不住,“我告訴你,五十萬元石已經可以顯示我的誠意。你除了賣給我,還能有其他選擇嗎?沒有了!這是我的地盤,你最好看清形勢。”
  就在此時,一道光從天而降,化為一名蠱師。
  這蠱師掃視一周,然后微微彎腰行禮,對方白二人道:“黑土、白云二位閣下,鄙人魏央,奉族長之令,敬請二位來第二內城一敘。”
  “什,什么?父親大人點名要接見他們兩個?!”商睚眥只感覺一道晴天霹靂劈中自己,眼珠子瞪大,流露出驚恐之色。
  這下糟糕了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