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65 糟糕透頂

商睚眥大驚失色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他可以壓價乃是違背行規的行為,若是被發現的話,將要受到嚴懲。
  這就是組織。
  一旦身居高位,就更得遵守體制的規則。體制的規則是用來保障上層建筑的利益,盡管很多組織都標榜自己代表著大多數人的利益,但很顯然這大多都只是個噱頭。
  所以越高層,就越得遵守規則。
  反而中低層,可以貪污**。
  當然,到了高層,個人利益已經和組織利益緊密地結合在一起,往往組織獲利,便代表著自身獲利。
  商睚眥只屬于偽高層,他是商家十少主之一,受人矚目,但真正的權利來源于他的父親。因此只是無根浮萍。
  這也就意味著,當他違反了規則,受到的處罰就更加嚴苛。
  因為很多人都盯著他呢。
  “不可能的呀,我來之前已經詳細地調查過了,甚至花了大把的元石,到風雨樓購買他們倆的情報。這兩個人明明是魔道蠱師,還被通緝,是喪家之犬,怎么忽然將被父親大人召見?”
  商睚眥覺得這一切匪夷所思極了。
  就好像是一個富翁,正在刁難兩個乞丐。忽然間,圣旨來了,這兩個乞丐被皇帝點名召見了!
  商睚眥之所以敢逼壓方源,就是看他們勢單力孤,想著只手遮天,把這件事情做得隱秘,沒人知道那就萬無一失了。
  當然,這其中必定也有風險。但商睚眥為了保住自己的少主之位,只能冒險一試。
  “這兩個人明明根本就沒有背景,怎么和父親扯上關系了?該死,世界瘋了嗎?我該怎么辦?如果他們倆把這件事情捅出去,我少主之位鐵定玩完了!殺了他們?不,這是自尋死路。在第三內城,我根本就沒有機會。現在受到父親的關注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關鍵這兩個王八蛋,他媽的還都是三轉巔峰。這還讓不讓人活了?”
  一瞬間,商睚眥思緒電閃,苦思對策。
  他雙眼游移不定,額頭已經滲出冷汗。
  這次玩大發了!
  “該死的,有什么辦法,還有什么辦法?!”他急的在心中咆哮。
  “商家族長要召見我們?因為什么?”方源適時地表示出疑惑。
  白凝冰更疑惑。
  這是怎么回事?
  她首先懷疑這是方源動的手腳,于是向方源投去目光。
  但方源疑惑的表情,迷惑住了她。
  她不禁想:她和方源幾乎一直形影不離,方源要做手腳,怎么可能瞞得住她?
  而且,商家族長是什么樣的人物,他高高在上,站在世俗之巔。就算是白凝冰心中驕傲,也不得不承認商燕飛的權勢和強大。
  “但為什么我覺得有些不對勁,好像我忽略了一些什么東西。”
  魏央笑道:“二位放心,如果商家要對二位不利,又何必做如此曲折呢?這是友好的邀請,族長大人對兩位很感興趣。”
  “能得到商家族長的召見,也是我倆的榮幸。我們即刻就可出發。”方源丟掉手中的棋子,站起身來。
  商睚眥大急,連忙道:“六十五萬元石,我們成交了!”
  方源瞥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對不起,我手中的秘方不打算賣了。”
  商睚眥臉色驟然雪白,他口干舌燥,望著方源的目光中包含了一絲隱晦的哀求:“在下心急莽撞了,還請二位貴客勿怪。價格其實好商量的,二位回來之后,我們可以詳談,真正好好的談一談!”
  方源淺笑不語。
  誰還會和你談?不過暫時穩住這人,倒也可以預防他狗急跳墻,減少一些麻煩。
  于是方源便點點頭:“如果商家少主有誠意的話,我也很期待。”
  商睚眥頓時臉色一松,流露出感激的喜色。好像是快要墜崖的人,忽然抓住了崖壁上的一株樹。
  “好,我等你。”他連忙道。
  “二位貴客,請。”魏央伸手道。
  “請。”
  跟隨著魏央,方白二人來到第二內城。
  白凝冰原本還期待著第二內城的奢華,但是到了此處,卻令她錯愕失望。
  第二內城以石屋為主,簡樸至極,甚至比第四內城都有所不如。
  但她很快就有所領悟,神情變得凝重。
  向來是:由奢入儉難,由儉入奢易。
  商家富如山,卻恪守簡樸作風。這并非是吝嗇,而是保持整個家族的活力。
  魏央帶領二人來到一處私宅。
  “二位貴客不妨在此用些水果,族長大人剛剛出關,在處理事務。很快就會到了。這處是族長的私宅,還請二位就待在此處,不要隨意外出走動。在下告辭。”
  這私宅空無一人,魏央離開,將方白二人晾在這邊。
  二人在這里等了足足三個時辰,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。魏央說可以用些水果,但哪里有水果?連茶水都沒有!
  第一個時辰,方源安坐在寬背的木椅上。
  第二個時辰,他嘴里嘟囔,漸漸地坐不住,流露出焦躁的情緒。
  第三個時辰,他表現出明顯的焦躁不安,在屋子內走動。
  “哼,這個商家族長什么玩意?要我們來等著,他自己在哪里?架子真的好大。”方源來回踱步,語氣憤憤不平。
  “你能不能坐下來?晃得我眼都花了,安下心來修行,不好么?”白凝冰輕輕皺起眉頭,這種表現一點都不像平時的方源。
  “這事情有蹊蹺,你覺得真是商家族長要召見我們嗎?”方源緊鎖眉頭。
  “我怎么知道?我還想問你呢!”白凝冰翻了個大大的白眼,繼而懷疑地道,“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壞事,招惹到商家了?”
  方源哼了一聲:“我和你朝夕相處,你還不了解我?這私宅中什么人都沒有,讓我有點不安。我們一起出去走走,看看情況!”
  白凝冰想了想,站起身來:“也好。”
  方白二人走出房屋,這院子不大,也沒什么稀奇。
  而與此同時,在第一內城。
  書房中,彩色的煙霧在商燕飛的面前繚繞升騰,如實同步地顯現出方白二人的景象。
  “魏央,這兩人你怎么看?”商燕飛坐著,考較一旁站著的心腹。
  魏央沉吟道:“依屬下看,這兩人應該是魔道蠱師無疑。根據情報,年紀輕輕,就有三轉巔峰的修為,可見天資卓絕。這二人中,黑土較為直率,有一股沖勁。而白云則心思沉重,城府較深。黑土、白云……這名字應該都是假的。”
  “嗯,分析的不錯。既然這樣,那這些天,你就負責接待他們兩個。試試他們的身手,再探探他們的跟腳。”商燕飛說完,便收回彩霧。
  他只是關心商心慈,對方白二人興趣缺缺。
  剛剛小小的試探了一下,這兩個人的性格如何,他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。再結合之前的情報,商燕飛在心中勾勒出了大致的印象。
  魔道蠱師也并非都是喪心病狂之人。
  這兩個小家伙還不錯,可能是因為年輕吧,可以明顯感覺得到他們的傲骨。
  通常有原則的人,都是有傲骨的人。
  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,說實在話,商燕飛對方白二人的感觀還不錯。但他是個謹慎的人,能坐穩他這樣位置的人,都是謹慎的。
  他還在等。
  等派遣出去核實調查的人回來。等一切都確定,都穩妥。
  “就這樣處理,你去做罷。”商燕飛揮揮手,然后從書桌上摞得高高的一疊文書上,取出最上面的一張。
  他只是閉關了小半個月,積壓的事務就已經這么多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將這個私宅轉了個遍,果然一個人都沒有。
  兩人正猶豫著,是否出去看看,這時魏央化光而來。
  “二位,族長大人事務繁忙,無法脫身。這一次的會面,只能取消了。”他神情懇切地致歉道。
  “什么?要我們來就來,要我們走就走嗎?”方源語氣不忿。
  白凝冰則沉默著,沒有什么表示。
  魏央臉上擺著笑容:“二位都是貴客,商家怎么會把貴客往外趕呢。族長大人為表歉意,已經特命我專程來招待二位。我已特地在食天樓預定下酒席,請二位貴客一定要賞光。”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對視一眼,方源道:“正巧我們都有些餓了,那就先去填飽肚子罷。”
  食天樓乃是商家城數一數二的頂級酒樓,占據第三內城整整一層的空間。格調高雅,菜肴豐盛,有專門的蠱師作為大廚,運用特殊的蠱蟲輔助烹飪。是以,做出來的菜肴,皆是尋常手段不能打到的頂級美味。
  一頓飯吃了整整兩個多時辰,菜肴上百種,各有特色。美酒佳釀,也是回味無窮。
  只是白凝冰吃得不多,心中牽掛著商家族長召見這事。她在酒宴上,對魏央旁敲側擊,但魏央也是謹慎的性格,守口如瓶。
  倒是方源吃得滿嘴都是油跡,喝得高了,開始大喊大叫,剛剛的不滿和氣憤似乎已經忘光。
  魏央看著方源搬起酒壇喝酒,又看著只喝水的白凝冰,頓時覺得還是方源這個丑漢比較可愛。
  酒足飯飽之后,魏央將二人送回楠秋苑。
  魏央最后告別道:“二位今晚好生休息,明日在下再來尋二位,帶二位游覽一番商家城。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