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7 我名叫方正

魏央被方源一拳轟飛,還未穩住身形,螺旋骨槍便兜頭而下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螺旋骨槍穿透空氣,發出鳴嘯,電一般射來。
  距離之近,魏央甚至可以看見骨槍尖端的螺旋刻文。
  “這些螺旋骨槍,雖然攻擊不俗,有鉆勁擅長破防。但終究只是二轉蠱,無須在意。”剎那間,魏央腦海中思緒如電光火石。
  白凝冰藍色的眼眸中目光如冰,魏央要一挑二,刺激了她心中的傲氣。
  “螺旋骨槍只能起到牽制作用,我蠱蟲不足,要想制敵,還得動用拳腳!”
  她是天才。
  剛剛方源轟飛魏央,雖只是一擊,但已然讓白凝冰看出魏央的弱點。
  魏央的力氣沒有接收過蠱蟲的永久性改造,他只是常人氣力。
  這個弱點,正是可以大為利用之處。
  白凝冰腳步連踩,緊跟在骨槍之后,抬起一腳,狠狠踢去。
  “魏大哥……”縱觀全場的小蕭,看到這一幕,忍不住將心提起來。
  魏央若被骨槍牽制,就給了白凝冰可趁之機。同時方源也在趕來,魏央落入下風!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關鍵時刻,魏央反而發出一聲輕笑。
  眼看著螺旋骨槍就要射中他,忽然,他全身散射白芒,整個人化作一道光,瞬間遁走。
  “果然有這只蠱……”方源瞇起雙眼。
  “好快的速度!”白凝冰瞳孔微縮,心中驚詫。
  幾乎下一秒,螺旋骨槍扎破石板,插進地面。
  白凝冰收不住沖勢,砰的一聲,一腳將石板踏碎。蛛網般的裂紋,頓時漫布石板。
  “魏大哥的光虹蠱!還以為他來不及使用,原來是等著剎那之間遁走,讓敵人撲一個空。妙哉,這是對敵人心理上的一次打擊。”小蕭看出了其中的門道。
  眼看著就要給敵人重創,這時候敵人輕松逃遁,從希望到失望,任何人都會產生心理上的落差。
  光虹破空而出,白光散去,顯露出魏央的真身。
  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他就飛出十八丈的距離,已經跨越了大半個演武場,和方白二人遙相對面。
  看到這樣的速度,白凝冰的腳步也不禁遲疑。
  有此光虹蠱在,魏央想走就走,想打就打。毫無疑問,已經立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光虹蠱乃是三轉蠱,能令蠱師化光遁走,在三轉移動類的蠱蟲中,號稱第一迅速!
  反觀方源和白凝冰二人,一個只有跳跳草,應應景,另一個干脆什么移動蠱都沒有。魏央這樣的速度,他們自然可望而不可及。
  在移動方面,光虹蠱帶給魏央巨大的優勢。此蠱一出,方白雖然兩人聯手,卻全然陷入被動境地。
  “二位,這是光虹蠱,雖只是三轉蠱,但實際上速度方面,甚至超越了很多四轉蠱蟲。快的能讓使用的蠱師都反應不過來。這就是它的第一個缺點,想要使用它,就得搭配思緒如電蠱或者靈光一現蠱等。否則待蠱師反應過來時,已經飛出去太遠的距離,甚至已經撞上墻壁。”
  魏央開口,竟然坦言光虹蠱的缺陷。
  “它的第二個缺點,就是消耗的真元有些多。在三轉蠱中,這種消耗程度已經算是中上的層次了。它還有第三個缺點,我就不說了,你們猜猜看吧。”
  “是不能利用力蠱,增長氣力嗎?”白凝冰接口道。
  這次輪到魏央詫異。
  他繼而流露出贊嘆之色:“白云小姐真是才思敏捷,不錯。蠱師若利用蠱蟲改變自身,譬如氣力加持,在使用光虹蠱就難了。真元的消耗會暴漲,更嚴重的,還會化光失敗,毀壞光虹蠱。”
  不想白凝冰聽了他的稱贊,臉色驟寒,目光如冰,殺機騰騰地盯著魏央:“喂,我警告你,不要叫我小姐!”
  “啊?”魏央神情一僵,剛剛我有說錯什么話嗎?難道說“小姐”這個稱呼,是她的忌諱嗎?真是古怪的忌諱啊。
  魏央心中感嘆,嘴里則致歉道:“請恕在下冒犯,白云姑娘……”
  白凝冰頓時額頭青筋直冒,咬牙切齒:“也不要用這個稱呼!”
  “哦,那白云……閣下?”魏央一邊察言觀色,一邊小心斟酌地用詞。
  白凝冰臉色這才稍緩。
  魏央嘴角泛起笑,接著道:“那么二位閣下,這次輪到我來進攻了。”
  “盡管放馬過來!”方源拍拍胸脯,大叫一聲,這倒把身邊的白凝冰嚇了一跳。
  “黑土閣下果真豪氣無雙,那么接招吧。”魏央稱贊一聲,話音剛落,他便化作一道白光,向方白二人直沖過來。
  直面這樣的速度,方白二人甚至來不及眨眼,這道虹光就穿過二人中間的空隙,來到二人的身后。
  白光散去,化為魏央本人。
  他手持兩柄光刀,一左一右,分別劈向方源和白凝冰。
  這刀還未劈中,白凝冰就感到皮膚一陣發緊。立時知道,單憑冰肌防護,扛不住這刀鋒,連忙后撤。
  方源則輕聲低喝,不閃不避,撐起天蓬蠱和飛骨盾,揮拳直搗。
  光刀先一步看中旋轉的白骨飛盾,將其劈破。
  魏央化光遠去。
  方源的拳頭眼看著就要集中他的胸膛,但差之毫厘,謬以千里。
  光虹飛遁,倏地停住。
  整個攻擊兔起鵲落,閃電一般迅速。
  幾秒鐘不到的時間,魏央已經從演武場的這一邊,到了另一邊,跨越近六百米的距離。
  “再來!”方源大吼一聲,眼中戰意熊熊如火。
  魏央再次化光,眨眼間,來到方白二人面前。
  白凝冰不過硬抗,只能動用螺旋骨槍,但魏央的速度太快了,骨槍盡數射空。
  方源亦只能被動挨打,除去第一次,他的拳頭再沒有擊中魏央過。
  一時間,演武場上白虹不斷折射,宛若密封盒子里亂撞的彈球。而方白二人只能勉力招架,徹底喪失了主動權。
  “這就是魏大哥的真正實力嗎?太厲害了……”小蕭不禁看得眼花繚亂。
  魏央速度驚人,堪稱神出鬼沒。
  又交手一盞茶的功夫,他倏地停下動作,哈哈一笑:“二位若是想要拼消耗,看準我光虹蠱消耗真元劇烈的弱點,那么恐怕是打錯算盤了。我手中還有一只光源蠱,此乃輔助蠱,唯一的作用就是,令蠱師催動光類蠱蟲的真元消耗減少一半。”
  “可惡……”白凝冰暗暗咬牙。
  方源則索性攤開雙手:“不打了,打不過你。魏央大哥,我們認輸啦。”
  魏央朗聲一笑,抱拳道:“二位承讓。”
  小蕭見比試結束,立即走了過來,臉上還殘留著興奮之色:“魏大哥真是厲害,不過二位貴客能支撐這么久,也相當厲害。二位可能有所不知,我魏大哥雖然只是三轉巔峰,但是一身戰力卓絕。乃是商燕飛大人座下的第三戰將,人稱白光刀客。若換做我來,恐怕撐不到二十回合。”
  “輸就輸了,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魏央,待我日后有了趁手的蠱,再與你一決高下。”白凝冰臉色冰寒,從小到大,高傲如她還未輸的這么難看過,心情自然郁悶。
  小蕭見白凝冰對魏大哥直呼其名,臉色也有些微微不快。
  方源站在一旁道:“魏央大哥你是留手了,我能感覺得到。嘿,等我買些好用的蠱,再來和魏央大哥你切磋。這次我雖然輸了,但我不爽!下次還請魏大哥全力出手,不由顧及太多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黑土兄弟快人快語。這次的確是魏某不對,下一次一定全力出手。”魏央拍拍方源的肩膀。
  “這才對嘛。魏央大哥,這一仗我輸的心服口服,今天請你吃酒。小蕭兄弟,你也要來,多給我講講魏大哥的英雄事跡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嘛。”方源笑道。
  小蕭頓覺方源這個人,雖然長得丑,又缺了只耳朵,卻看得十分順眼。
  比那個叫“白云”的怪癖家伙,要對脾氣多了。
  “好!”小蕭亦笑道,“正所謂不打不相識,我知道一家酒樓,剛開的,價錢便宜,菜還挺好。今天不能讓二位請,我來我來。也請魏大哥賞光!”
  方源瞪眼:“這哪成?”
  “小蕭算得上半個地主,二位是客,就讓小蕭請吧。”魏央打圓場。
  方源思索了一下:“也行。這次你請,下次我來!正好我手里沒錢,等我賣了秘方,有了錢,請二位吃頓好酒。說實在話,小弟初來乍到,已經被商家城的物價嚇到啦。”
  這話有些俏皮,又坦誠自己手頭拮據,頓時惹得魏央和小蕭輕笑,均覺得方源是個光明磊落的漢子。
  唯有白凝冰深知方源演技,此時看著,心中已經習慣。
  席間,三人喝酒談笑,通報姓名,關系又拉近一層。
  唯有白凝冰喝水,我行我素,自得其樂。
  小蕭姓蕭名炎,二十七歲,擅長火類蠱蟲。近日修為提升一個小境界,達到了三轉中階。這才打破第四內城的演武區,到達第三內城里來。
  “黑土白云不過都是假名,其實我真名是古月方正,她叫做白凝冰。”方源假借醉酒,主動暴露一些內容。
  他們有百家的通緝令,只要商家調查,這事情根本瞞不住。方源索性說出來,反而能落得個坦蕩的印象。
  蕭炎頓時有些感動。
  他和魏央都是魔道蠱師,方源能夠把“真名”告訴他們倆,這就是“交心”之舉啊。
  “姓古月……”魏央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這可是個有份量的信息。看來,族長交給他的任務,已經圓滿完成了啊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