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68 大大低估了方源的無恥

“古月方正?”聽到魏央的匯報后,商燕飛微微地皺起眉頭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古月這個姓很特別,商燕飛搜索記憶,很快就找到出處。
  “古月一族,青茅山上的三家之一,好像有幾百年的歷史了。青茅山……”商燕飛雙眼微微一亮,他想到了大半年前的一個情報。
  青茅山遭受到神秘打擊,在一夜之間,從綠水青山變成冰天雪地的絕域。
  沒有人知道,在青茅山上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  至今覆蓋整個青茅山的冰雪還未完全融化。
  但人們從種種痕跡中,看到蠱師間發生大戰的痕跡。
  如今青茅山的覆滅,成了一個神秘事件,已經在南疆廣為流傳,對于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更是眾說紛紜。
  但是對于某些人來講,青茅山上的痕跡,就太明顯了。
  十絕體的秘密,在蠱師界的高層,已經算是半公開的信息。
  商燕飛在得知這個情報的第一時間,就猜到,這一切很有可能是十絕體之一的北冥冰魄體造成的。
  “如果是這樣,那古月方正的來歷就能解釋了。墓碑山的調查隊伍,也傳回了書信,沒有任何疑點。”
  商燕飛在心中迅速勾勒出整個事件的大概輪廓。
  “那么接下來,只剩下一個疑問。他們為什么要隱姓埋名,躲在商隊當中呢?”
  商燕飛已經猜出許多可能,但這事情還正在調查當中。
  “對了,你和他們切磋了一番,他們的身手如何?”商燕飛問道。
  魏央面容一肅,恭聲地稟告道:“天縱之資!假以時日,此二人必能超越我。”
  “哦,竟然能得到你這么高的評價?”商燕飛小小的驚異了一下。
  魏央點點頭,繼續道:“他們兩人雖然用蠱蟲遮蓋了氣息,但是在戰斗中能堅持那么久,至少應該都是三轉修為。再憑他們的年紀就可推測,這兩人應該都是甲等資質。”
  商燕飛笑道:“可是魏央你要知道,甲等資質,只是一種天資,并不代表一切。魏央你只有乙等資質,卻是我的外姓家老。這些年,死在你手中的甲等有多少?呵呵,你就是最好的明證。”
  尋常山寨中,出個甲等資質,就是件了不起的事情。
  但對于商家而言,甲等資質卻很常見。
  一來是因為家大業大,族人眾多。二來,可以招攬魔道蠱師,能從演武場脫穎而出的魔道蠱師,資質必定不俗。三來,是商家財富如山,完全有能力購買到改變資質的蠱。
  “承蒙族長大人夸獎,屬下愧不敢當。”魏央謙虛了一聲,繼續道,“屬下亦知道這個道理。因此更加確信,這兩人絕非池中之物。”
  “他們二人深富戰斗才情,對戰斗局勢有一種天生的敏銳,簡直就像是為戰斗而生。他們的蠱蟲殘缺不全,但偏偏憑借著那兩三只蠱蟲,堅持許久功夫,實在叫人意外。”
  “就心性而言,這兩人身具韌性,深陷劣勢,卻毫不氣餒。在我施加的壓力下,他們能臨陣突破,不斷的調整,配合更加默契,陣腳越來越穩,進步極其明顯。”
  “具體來說,兩人又有區別。古月方正生性直爽,勇氣絕倫,橫沖直撞,天生有一股氣概。而那白凝冰,則思維敏捷,凡事謀定而后動,戰斗中一直在試圖尋找我的破綻,目光犀利。尤其是古月方正,在我坦言擁有光源蠱后,他主動認輸,十分坦然,心胸之開闊絕非常人。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,這兩人實乃是平陽崗的幼虎,淺沙灘的雛龍。一陽一陰,一剛猛霸道,一陰柔謀算,珠聯璧合,雙星閃耀,交相輝映。若能招攬之,為商家效力,大善!”
  商燕飛不禁動容。
  先前他還沒有把方白二人看在眼里,但聽魏央如此說,不由地興趣大增。
  “魏央你跟隨我這么多年,你的目光我是信任的。不過你無需妄自菲薄,就算是將來他們成長起來,也未必及得上你。你受制于資質不足,否則以你的才華,會比現在更加卓越。你無須掛懷,接下來若有脫胎蠱,我會幫你留下來。”商燕飛道。
  脫胎骨,能令蠱師資質上漲,珍稀無比,價值巨大。
  魏央頓時感動得雙眼泛紅:“族長栽培之恩,屬下沒齒難忘!”
  “嗯,我商燕飛是絕不會虧待任何一個忠心跟隨我的人。你下去吧,這些天繼續招待他們,探探他們對我商家的想法,看看能否招攬之。”
  “是,屬下領命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轉眼三天之后,楠秋苑。
  會客廳中,方源和商睚眥面對面的坐著。
  方源悠然地品著茶水,而商睚眥的臉色卻不好看。
  “這幾天來,我滿懷誠意地來找閣下。但閣下的開價,竟然一次比一次高。原先不過是六十五元石,幾乎每天漲數萬,到今天,閣下居然開價八十萬!閣下是否在戲耍我,當做消遣?”商睚眥胸中憋悶無比,咬牙切齒地道。
  換做先前,他早就發火,把手中的杯盞狠狠地摔在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但是現在不行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這家伙能上達天聽!
  不曉得他們究竟和父親大人是什么關系!
  這些天來,魏央一直招待著這兩人,陪同他們逛街游城。
  魏央是什么人?他號稱第三干將,乃是父親大人的心腹!
  他的行為,更多時候,代表的不是他本身,而是商燕飛的傾向和意志!
  但這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兩個家伙,究竟怎么會讓父親大人如此禮遇呢?
  商睚眥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事發之后,他就瘋狂的展開調查。
  但沒用。
  他只是區區一個少主,勢力局限于商家城。遠沒有商燕飛那般巨大的能量。
  查不到結果,商睚眥就只好猜測。
  父親大人究竟為什么要示好?
  是因為他們手中的傳承嗎?不,一道傳承可能振興一個普通的家族,但是商家卻不同。除非是六轉蠱仙的傳承,否則都是錦上添花罷了。
  還是看重他們兩人是人才?也不對,演武場那么多忠心耿耿的魔道蠱師,巴巴地想要依附商家,而且又都很能打。那些人父親都看不上,還能看中他們?反正商睚眥是看不出來什么。
  兩種猜測被排除之后,一個念頭不由自主地冒出來。
  難道在他們兩個當中,有人是父親的私生子?
  那個商拓海,如今的少族長,不就是父親的私生子嗎?
  當商睚眥再一琢磨,又覺得不對。
  親生血脈的意義重大非凡,商拓海一被發現,就被牢牢地保護起來。哪像眼前這兩人?
  商睚眥苦苦思索,毫無進展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他對方白二人更加忌憚。往往未知是最恐怖的。
  方源察覺到,這些天來眼前的這個商睚眥少主,已經越來越焦躁不安,越來越不耐煩。
  這正是他想看到的。
  每次加價,都是他故意為之。
  如果他一次性從六十五萬加到八十萬,那肯定談崩掉。但一次次增加數萬,反而能磨掉了商睚眥堅決的反對之心。
  時機成熟了。
  方源放下手中的茶杯,微笑道:“一個貨物都是有其價值的。對于其他人來講,這只是純粹的蠱師傳承罷了。但是對于閣下,卻是保住少主之位的最后希望。”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價格就應該高一些。隨著評定考核的日期越來越接近,這道傳承的價值就越來越大。因此我每隔一日就加價一次,難道不是件理所應當的事情么?”
  “呵呵,如今開價低了,怎么能對得起這個最后的希望?怎么能對得起商家少主這樣的重要權位?要知道只有商家少主,才能競逐少族長之位呢。”
  商睚眥聽了這番話,眼角氣得直抖。
  方源這是在要挾,這是在坐地起價!
  做人怎么能這么無恥?
  商睚眥恨不得把方源大卸八塊。但他想到少主之位,終于還是硬生生地忍耐下來:“你的打的好算盤。我要是花八十萬買下來,這就是一筆虧本買賣,反而會降低我的評價。負責考評的那些家老,不是笨蛋!所以,這價格我根本不可能買的。”
  方源早料到商睚眥會如此說,他的嘴角微微翹起,浮現出一抹笑意:“所以我有一個很好的辦法。明面上我賣給你六十五萬,但實際上你給我八十萬。你保住了你的少主之位,我也賣出了一個理想的價錢,不是皆大歡喜么?”
  商睚眥頓時變色,瞪圓了雙眼看向方源:“你這是要我做假賬?這絕對不成!要是被發現,不管什么時候,我都會立即被撤銷少主之位,并且會受到相當嚴重的懲罰。”
  方源輕佻眉頭:“話不能這么說。誰說是假賬?我賣給你秘方,這是一碼事。而你樂善好施,覺得我為人正直,送給我一些元石當做禮物。這兩件事情毫無關聯嘛!”
  一時間,商睚眥只能愣愣地看向方源,不知說什么好。
  他原先覺得方源這人無恥,現在他發現,原來之前他大大的低谷了方源的無恥程度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