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69 暴富

商睚眥滿懷心事的走了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走之前,他告訴方源,此事事關重大,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。
  只要他能考慮,就代表著已經接近成功了。
  方源已經看透了此人,知道此事已成。甚至到時候,他還可再加一筆價。
  當然,他現在正在猶豫,絕對不能再加價刺激他。
  等到他下定了決心,呵呵,到那時再加上一筆價,簡直是輕而易舉。
  兩日之后,商睚眥帶著一臉的憔悴,再次來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我同意了,就按照你所說的,我們成交!”他咬著牙,神情猶豫了良久,這才說出這句話。
  “相信我,將來你會牢牢記住這個抉擇的!來,喝酒。”方源微笑著,給商睚眥倒了一杯酒。
  商睚眥舉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
  “這是他媽的什么爛酒!”喝完之后,他就緊緊地皺起眉頭,咒罵一聲。
  “這是最便宜的米酒。少主大人,我可沒有錢買什么好酒。”方源輕笑一聲。
  “你馬上就有錢了。呼……”商睚眥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他先前思考的時候,思想急劇斗爭,非常痛苦。但當真正做完這個決定之后,他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。
  “好吧,協約我已經準備好了,你看看。”方源遞過去一份資料。
  商睚眥剛剛看了一眼,就怒目圓瞪,狠狠地盯住方源,拍著桌子連聲咆哮道:“九十五萬?你居然又漲價!上一次,你說八十萬,這才過了幾天,你就漲了十五萬?!你以為我富可敵國嗎?混蛋!你以為我的元石是搶來的嗎?!”
  方源好整以暇,微微帶笑:“已經過去三天了,價格自然要漲的。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  商睚眥額頭青筋直冒,騰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身來:“你當我好欺負嗎?我可沒有那么多的錢!你一個小小的傳承,居然要價九十五萬,你還真敢獅子大開口!”
  “稍安勿躁,怒極傷身啊,少主大人。這可不是一個小小的傳承啊,關系著你的少主之位呢。想想看,每年一度的考績,都要淘汰一位少主。底下多少人眼巴巴地望著呢?”方源語氣悠悠。
  一聽到少主之位,勃然大怒的商睚眥頓時泄了氣勢。
  方源看他神色,也知道九十五萬這個數目,估計是壓榨得狠了,超出了他的承受極限。于是退讓一步,道:“好了,好了,那就九十萬元石吧,算我怕了你了。”
  商睚眥緩緩地坐下。
  他才上位一年而已,又要兼顧考評,真正摸進私人腰包里的元石,也不過四十萬余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場交易之后,他一年的辛苦積累,就打了水漂。好不容易,賺下些許家產都沒有了。
  不過事關少主之位,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。
  他沉默了片刻,終于點頭道:“那就九十萬元石,不過紙張協議我信不過。我們需要發毒誓,用毒誓蠱!”
  方源面現猶豫之色。
  “怎么你怕了?不用毒誓蠱,我怎么能確定你不會攜款私逃呢?這點必須做,沒有商量的余地!”商睚眥態度很堅決。
  方源其實也料到有可能,會發生這種情況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我先來吧。”方源伸出左手。
  商睚眥這才露出一絲笑容,喚出毒誓蠱。
  毒誓蠱是一種紫紅色的小蟲,不過手指頭大小,口器猙獰,屬于三轉消耗蠱。
  它飛到方源左手的食指上,咬上去。
  頓時,一股鉆心的疼痛突襲方源的神經。
  方源忍住疼痛,開始宣讀文書上的內容。他讀完后,毒誓蠱從手指頭大小,膨脹一倍,吸取了方源大量的心血。
  隨后,毒誓蠱又飛到商睚眥的手指尖上,開始吸血。
  商睚眥捏著文書,用顫抖的聲音讀完所有內容,毒誓蠱又膨脹了一倍。
  他痛得臉色慘白,齜牙咧嘴,倒抽著冷氣:“這該死的協約,怎么這么多字!你就不能少寫點嗎?沒有什么要補充的了吧?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。
  商睚眥嘴角翹起,流露出笑意。但他此時臉色扭曲,倒顯得笑容有些猙獰。
  砰。
  充血嚴重的毒誓蠱,突然發生了爆炸。
  但卻沒有血液四濺,反而化為無數的紅色光點。
  光點紛紛飛向方源和商睚眥,如同雨點匯入湖面,融入到兩人身體里去。
  這個現象,表明毒誓已經生效。
  如果雙方閱讀的內容,不符合真實的心意,毒誓蠱自爆后,就會化為一灘膿血。這種情況,就意味著雙方或者有一方發出違心的誓言,導致毒誓蠱使用失敗了。
  看到這樣的情形,商睚眥笑意更甚。
  他看向方源:“嘿嘿,我們已經發下了毒誓。如果你將來改變心意,做出了違背誓言的舉動。那么就會化為一灘膿血而亡。”
  方源面色不變,只說道:“元石呢?”
  商睚眥聳聳肩:“放心,我怎么可能敢去違背毒誓。給你!”
  他掏出一只蠱。
  這蠱如球,宛若水晶所致,半透明,巴掌大小,球中有云翳,宛若封著朵朵白云。
  這白云形狀奇特,宛若一位拄著拐杖,佝僂腰背的老人。
  老人白發垂髫,仙風道骨,臉上皺紋都栩栩如生,正慈眉善目地笑著。
  此乃元老蠱。
  專門用來,也只能用來存儲元石的蠱。
  所謂術業有專攻,元老蠱只是三轉蠱,但是卻能存下百萬封頂的元石。
  “這里面只有八十七萬元石,剩下的三萬塊元石,我再找時間籌措給你。”商睚眥帶著萬分不舍之情,將元老蠱遞給方源。
  這里面,有六十萬的商家貨款。剩下的二十七萬,是商睚眥近乎全部的私人資產。
  方源接過后,他又主動配合方源煉化。
  元老蠱易主,球內云煙頓時發生變化,里面的老人原本面對著商睚眥。此時改變了方向,開始面對方源笑著。
  方源隨手移動元老蠱,只要一改變方向,球內云煙都會發生轉變,云老人始終會面對方源笑。
  其實這元老蠱蠻有趣的。
  如果里面的元石量少,云老人就會愁眉苦臉。若是儲量適中,云老人就會面無表情。元石儲量越多,云老人就越是喜笑顏開。
  商睚眥見方源擺弄著元老蠱,便明白方源知曉此蠱如何運用。
  他哼了一聲:“這元老蠱也價值不少錢,我不可能白送你。這元老蠱我是從拍賣場而得,花了我六千六百塊元石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三轉蠱市價都以千計,元老蠱又是比較少見,絕對值這個價。
  他當即掏出元石給了商睚眥。
  商睚眥用普通的存儲蠱,收了這些元石,心中滿不是滋味。
  這本來應該是他的元石!
  “罷了,能夠保住少主之位,就有一切的可能。元石會重新賺回來,而這個坐地起價,要挾我的家伙,也會不得好死!”
  商睚眥本來心胸就不寬廣,方源掏空了他所有的錢財,剩下的三萬塊元石他還得四處借貸。
  白骨秘方的正常售價頂多六十萬,方源賣給他九十萬。
  商睚眥捏著鼻子,吃了這么一個大虧,已經恨極了方源。
  “剩下的五萬塊元石,我會在三天內給你。此事你知我知,絕不能讓第三者知道。就算是你的同伴也不能,你最好別妄圖鉆空子,沒有用的。”商睚眥起身欲走,他已經快要受不了了。
  多看一秒方源這張丑陋的臉,他心中的怒火就會積攢一分。
  “協約是沒有漏洞的,你也看過,不是嗎?”方源表情淡然。
  商睚眥冷哼了一聲,他出生商家,從小就耳濡目染,又執掌商鋪這塊一年,就算有漏洞也瞞不過他的眼睛。
  “諒你也不敢違背誓言。”他不屑地嗤笑一聲,轉身離開這里。
  方源并不放在心上,他知道商睚眥此時的心情,也十分理解。
  對于毒誓,他并不打算違背。
  毒誓蠱的約束力,很強。否則也不會被蠱師們廣泛使用了。
  不能泄露給不知情的第三者,那就是絕對不能。任何擦邊球,都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。
  就像剛剛,方源交給商睚眥六千六百塊元石。
  似乎這個行為是多此一舉,明明可以在剩下的三萬塊元石中扣除嘛。
  但是不行。
  毒誓中,規定是九十萬,那商睚眥就得掏出九十萬塊元石,交給方源。
  這就是硬性規定。
  三天之后,商睚眥籌集了三萬塊元石,交給方源。
  而方源也將秘方給了他,當然,最有價值的骨肉團圓蠱的秘方,是不可能賣的。
  商睚眥只知道骨槍蠱、螺旋骨槍蠱等,查看了秘方后,發現不少其他的秘方,都是以骨槍蠱為基礎的,他對此感到滿意,心情還因此稍微好了點。
  方源又將骨槍蠱,螺旋骨槍蠱,以及骨刺蠱,都拋售給了他。
  依照原先的賣價,是四萬零六百二十塊元石。
  如此一來,這場交易的結果是,方源手中暴漲了九十三萬四千零二十塊元石。再加上他之前手中的一些積蓄,總共元石達到了九十四萬五千。
  方源將絕大多數元石,都存入元老蠱中。當然為了防止意外,他也存放一些在身上,以及兜率花中。
  “前世這個時候,我還在商隊里摸爬滾打,身上最多有五六十塊元石吧。如今卻有了近百萬的身家。”
  方源對比了一下記憶,重生的巨大優勢可見一斑。
  當然,他也冒了巨大的風險。
  風險越大,收益越高,世界上從未有白吃的午餐。付出不一定會得到,但想要得到,前提必須是要有付出。
  轉眼又是三天過去。
  商家的調查結束了,魏央帶來商燕飛的邀請:“二位貴客,我家族長大人設下了家宴,特命我來邀請二位。”
  “家宴?這一刻,終于到來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道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