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0 家宴

這處并不寬敞的庭院,就是商燕飛設下的家宴場地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露天的酒宴,因為是在山體之內,因此不用擔心什么刮風下雨。
  庭院并不奢華,也不雅致,甚至有些破敗。
  庭院里擺放著十幾個桌案,圍成一圈,已經開始顯得有些擁擠。
  桌案上放著些水果等小吃,還有豎著的標牌,表明這是誰的位置。
  已經有三人,到達這里,坐了下來。
  “大哥,不知道這次父親大人召集我們,有什么事情。”商嘲風將一枚紅色的水果扔進嘴里,一邊含糊地問道。
  老大商囚牛正襟危坐著,正閉目養神,聽了這話,他睜開一絲眼縫,聲音低沉:“父親大人閉關出來,想念我們,開設一場家宴,有什么奇怪的?”
  “大哥的話雖然有理,但父親大人哪次開設家宴,沒有重要的事情?你不覺得今天這些桌案,有點多么?”一旁,商蒲牢接口道。
  商嘲風嘿嘿笑了聲,商囚牛卻再次閉上雙眼。
  商蒲(pú)牢目光閃爍了一下,他執掌風月區,管理大小青樓,消息最為靈通不過。其實已經隱隱聽到風聲,他正要繼續說話,忽然耳朵一動:“有人來了。”
  三人的目光都轉向小院的門扉。
  吱呀一聲,院門被人推開,走進來三個人。
  魏央當先,而方白二人隨后。
  這庭院方白二人先前已來過,正是當初召見的那個私宅。
  “此處私宅乃是當年族長大人,還是少主之一時,遭到其他幾位少主的聯合打壓。族長大人以退為進,主動放棄少主之位,成為普通族人。那段落魄之時,就居住在這里。后來族長大人功成,為了警醒自己以及后輩,就將此處保留下來。歷來的家宴,都是在此地召開。”
  魏央一邊開門,一邊介紹著。
  緊接著,他發現了院中的三人:“嗯,原來已有三位少主到了。”
  商囚牛,商嘲風以及商蒲牢,都紛紛站起身來,向魏央抱拳:“魏央家老,有禮了。”
  魏央是商燕飛的五大干將之一,商家重臣。但凡少主想要競爭少族長之位,都繞不過魏央的評定。
  “三位少主都好,這兩位乃是族長大人今天邀請的貴客。”魏央拱了拱手,神情平淡。他是家老,地位比少主還要高一籌。又是重臣,不會去巴結這些少主。
  “二位,請這邊坐。”魏央將方源和白凝冰引上各自的座位。
  商囚牛等三人面面相覷,均看出彼此眼中的驚疑,詫異和好奇。
  這是家宴,何時邀請過陌生的外人?
  這兩人究竟是什么身份?居然做的位置,比我們還靠近父親大人的主位。
  魏央也坐了下來,他滿含微笑,接著道:“我向二位介紹一下,這是商囚牛,族長大人的長子,如今執掌商家的寄養場。這位是族長四子商嘲風,掌管商家城內的所有斗蠱場。這位是商蒲牢,風月區的青樓都由他負責。”
  商囚牛體格雄健,聲音低沉,一看就是性情沉穩之人。他年齡最大,已近三十。
  商嘲風一頭亂發,鼻梁很高,散發著狂野之氣。
  商蒲牢則最為清秀,身子單薄,面色白皙,長有一對桃花眼,意態風流,顯然是常年流連于花叢之中。
  “囚牛見過兩位貴客。”商囚牛率先抱拳一禮。
  魏央沒有主動介紹方白二人,三位少主都是精明的人,自然不會傻到追問。
  “三位少主有理,我乃黑土,這位是我的同伴白云。”方源介紹道。
  這兩個名字,明顯是假名。
  這更讓三位少主有些摸不準方白二人的來歷,只能打哈哈,把場面糊弄過去。
  快要臨近晚宴,陸續有少主趕來。
  有管理賭石場的商貔貅(píxiū),酒樓綢莊的負責人商狻猊(suānní),管理拍賣場的商負屃(xì),執掌代練司的商赑屃(bìxì)。還有方源已經熟悉的商睚眥。
  魏央介紹給方白二人,這些少主看到方白二人,均或多或少地流露出異色。
  他們一一坐下,人多話也跟著多了,小小的庭院漸漸熱鬧起來。
  快要臨近開席之時,門扉忽然被推開,一位少主行色匆匆地闖了進來。
  這人身材高瘦,濃眉虎目,乃是商狴犴(bì’àn),掌管著商家城的城衛軍。
  城衛軍處理糾紛,協調矛盾,維持治安,最是繁忙不過。
  和方白二人客氣了幾句,商狴犴還未坐下,忽然主位上火焰一閃,現出商燕飛。
  商燕飛此次穿了一身白袍,袖口邊角都鑲有金邊。一頭鮮紅的血發肆意散開,垂至腰間,配合英俊至極的面貌,形成他獨特的氣場和魅力。
  “兒等見過父親大人。”眾少主紛紛起身,然后半跪在地上,齊聲道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。”魏央站起身。
  同一時間,方白二人也起身行禮。
  “都坐。”商燕飛半躺在寬背座椅上,隨意地揮了揮手。
  頓時,灑出一片絢爛的七彩華光,如雨滴,似云霧。
  華光落到眾人的桌案上,化為一份份精美佳肴,小院內頓時菜香四溢。
  方源一眼便認出來,這是錦繡食盒蠱。
  商燕飛特有的五轉蠱,專門用來儲藏佳肴。佳肴放置在里面是什么樣的狀態,取出來便是什么樣的狀態。
  方源前世在商隊里打拼,古月山寨滅亡后,他更是無依無靠。時值義天山突然崛起,魔道蠱師結成聯盟,聲勢浩大,碰觸到正道底線。
  各大家族聯合起來,圍攻義天山。
  聯軍首腦之一的商燕飛,犒賞三軍,就用的這錦繡食盒蠱。
  只是一揮衣袖,數萬人都有了美食犒勞,極大地振奮了聯軍士氣。
  從那之后,錦繡食盒蠱就成為了商燕飛的一個標志,傳為世人口中的趣談。
  當時,方源靠著穿越者的優勢,成為了底層的小頭目,加入了一支行商隊伍,負責押送物資供給正道聯軍。
  他親眼看到商燕飛動用錦繡食盒蠱的盛況。
  漫天的七彩霞光,蒸騰灼照,絢爛奪目,映照天地,氣象宏大。
  “想不到今生,我‘提前數年’就看到這錦繡食盒蠱,同時自己還成了商家的座上賓客。”方源暗生感慨。
  前世今生形成鮮明對比,這就是重生的巨大優勢。
  而這重生的優勢,來自春秋蟬,正是他整個前世努力奮斗的積累和成果。
  商燕飛布下菜肴,緊接著又對眾子道:“今天有兩位貴客在此,你們都要一一上前敬酒。囚牛,你是老大,你先來做個榜樣。”
  父親大人親口吩咐下來,商家少主雖然心中疑惑,卻無人敢怠慢。
  商囚牛立即起身,舉起酒杯,聲音低沉:“囚牛敬二位貴客。”
  剛說完,他便一仰脖子,就杯中酒一飲而盡。
  方源陪了一杯酒,白凝冰仍舊只喝水。
  這些少主當中,囚牛最大,已近三十,面貌上更顯得相當老成,乍一看還以為是四十歲的。
  反觀他的父親商燕飛,宛若是二十來歲的小年輕。父子倆若站在一塊對比,也是件蠻有趣的景象。
  “宴會開始之前,就已經和二位貴客聊過啦。初次見面,相談甚歡。二人貴客若有空,可到我場下去玩玩,斗蠱絕對有趣呢。”商嘲風亦站起身來。
  方源嘴角微笑,雖然是初次見面,他卻對商嘲風比較了解。
  此人好斗狠爭勝,性子又有點陰鳩。前世差一點成為商家少主,曾經一度是商心慈的最大掣肘。
  “四哥的斗蠱太血腥了,還是美人歌舞怡情。”商蒲牢反駁一句,跟著向方白敬酒,一對桃花眼閃著光,“小子愿請二位貴客暢談風月。”
  “有空的話,一定一定。”方源說著場面話,含笑喝酒。
  這場家宴,在他眼里,也算是一場名人宴。
  這些商家少主,大多數都在將來的南疆,有一番自己的演繹。
  商燕飛子女眾多,這些人能夠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,自然有過人的能力。堪稱人中龍鳳,石中美玉。
  且又各有不同性格,以及行事之風格,此時他們齊聚一堂,宛若明珠,散發著或明或暗的光輝,交相輝映。
  長子商囚牛,二子商睚眥,四子商嘲風,八子商蒲牢且不多說。
  九子商狻猊,獅口闊鼻,似乎用了什么蠱蟲,每次呼吸時,從鼻腔都都噴出兩股淡黃煙氣,繚繞在身邊。
  十子商赑屃,身材矮胖敦厚,似乎并不起眼。但方源卻知,他身上蘊藏巨力。但比力氣,比自己還要強上數倍有余。
  十二子商狴犴,后來和鐵家聯姻,成為了繼鐵血冷之后,南疆公認的第二神捕。
  十三子商負屃,頗有智計,正道聯軍圍攻義天山時,他屢屢獻計,令魔道蠱師吃盡苦頭。
  還有二十一子商貔貅,年紀最小,大器晚成。許多年后,商家破落,他投身魔道,成為南疆中惡名遠播的魔頭。
  “父親,對不起,我來晚啦。”敬酒的過程中,院門被推開,走進來一位少女。
  她是商螭吻,排行十六,掌管演武場。雙眸靈動,面若桃花,性情活潑,是個俏美人。
  看著眾子都敬了酒,最終商燕飛也舉起手中的酒杯,面對方白二人:“感謝二位,一路上保護了心慈,才使得我新得了一位女兒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滿堂皆驚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