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71 商燕飛的酬謝

“女兒?”
  一干少主皆流露出驚異的神色,彼此相視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商睚眥恍然大悟,一拍額頭,原來是這樣子。因為如此,父親大人才禮遇這兩人!
  神秘的面紗剝去,商睚眥看向方源的目光,隱藏著深深的仇恨。
  他已經不再懼怕。
  如今已經知道你的底細了,待我渡過這次考評,緩過氣來,再來慢慢地對付你們倆個王八蛋!
  一時間,小院中一片安靜。
  商燕飛含笑,目光掃視周圍,留給眾人接受的時間。
  方源很“配合”地表現出震驚,兼具恍然,又帶著懷疑的神色,口中喃喃:“難道說?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商燕飛看著他,點點頭,“正是你們二人在行商途中,一路護衛的張家小姐。她正是我的女兒,從她剛剛踏入商家城,我就感應到了她的血脈,如今已經相認。”
  “張心慈!”白凝冰脫口而出。
  商燕飛朗笑一聲:“呵呵呵,如今她已經不姓張,而姓商。二位救了愛女之命,就是我們商家的恩人。所以當得起我們一家人敬酒。”
  正說著話,院門被人輕輕推開。
  少女蠱師田藍一身丫鬟裝扮,推開門后,回到商心慈的身邊。
  “小姐……”小蝶看著滿院的人,不禁膽怯。
  “我們進去吧。”商心慈輕吐出一口濁氣,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,走進庭院當中。
  忽然,她腳步一滯,臉上涌現出驚喜交加的神色。
  她看到了方白二人。
  “竟然真的是她!”看到商心慈的這一刻,白凝冰的瞳孔驟然縮成針尖大小,她徹徹底底的震驚了!
  整個場中,沒有人了解她此刻心中的震駭之情。
  白凝冰心中的這份震駭,不是來源于商心慈,而是針對方源。
  她冰雪聰明,當商心慈露面的這一刻,她恍然大悟,終于知道方源一直隱藏著的真正目的!
  張心慈就是商心慈,所以他一路上保護她。他怎么知道她的身份?這一切都是他的陰謀嗎?!
  一時間,白凝冰思緒澎湃,心中掀起驚濤駭浪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白云姐姐,你們怎么會在這里?”商心慈一瞬不瞬地盯著方源,雙目放光。
  “慈兒,為父說過要給你一個驚喜,沒有說錯吧?”商燕飛溫和地笑著。
  商心慈萬福一禮:“謝謝父親大人,這是慈兒來到商家城最開心的一天。”
  經過這些天的迷茫,她已經接受了商燕飛就是自己親生父親的事實。
  不管父親有多么對不起母親,他到底是自己的親人!
  哪怕商心慈心中對商燕飛仍有著怨氣和恨,但親情這種至深的羈絆,對于善良的她來講,永遠斬不斷。
  商燕飛聽到商心慈首次稱呼自己為父親,頓時嘴角翹起,流露出濃濃的笑意。
  商心慈又轉過頭來,帶著一絲惶急之色,向方源解釋道:“黑土哥哥,我不是有意騙你們的。娘親去世前,囑托我前往商家城。她的苦心,我也是見到父親之后才真正明白。”
  這話如一道霹靂般,擊中白凝冰的心。
  幽藍的眸子瞇成一條線,她心中極度的震驚和疑惑:“竟然連商心慈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嗎?為什么?為什么方源會一清二楚?”
  原本方源在她心中,就籠罩著一層迷霧,看不分明。
  如今,白凝冰心中的迷霧陡然加深一層,方源變得更加神秘莫測!
  “原來如此,我說怎么商家會如此禮待我。原來如此啊……”方源仰頭長嘆一聲,繼而緩緩搖頭,不甚唏噓感慨,“想不到,真的想不到你竟然是商家族長的女兒!”
  “黑土哥哥,你能原諒我嗎?”商心慈攥著手,語氣緊張。
  商燕飛微微皺起眉頭,看女兒的這神態語氣,似乎這小子在她心中份量不輕啊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沒有關系,我怎么可能怪你呢。不知者無罪,事實上我也騙了你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商心慈神情一楞。
  方源摸摸鼻子:“黑土白云不過只是化名。”
  商心慈頓時微笑起來,輕輕地道:“這個我早就猜到啦。”
  方源故意猶豫了一下,終于還是咬牙抱拳道:“說來慚愧,我的真名叫做古月方正,這位是我的同伴白凝冰。”
  “古月方正,方正……”商心慈將這個名字放在嘴里咀嚼了半天,牢牢記在心中。
  商燕飛臉上的笑意越發濃郁,他很欣賞方源的坦誠。
  事實上,他已經詳細地調查過了。
  古月山寨雖然覆滅,但商家能量巨大,從賈家那邊仍舊得到了許多情報。
  古月山寨中的確有古月方正這個人,并且這個少年擁有甲等資質,被古月一族當做少族長培養。
  同樣的,也有白凝冰,已經被定為白家寨的少族長。
  兩人皆有天才之名。
  至于他們為什么要冒名偽裝,潛入商隊,這個更加容易調查。
  因為白骨山的一道傳承,百家的僅有的兩個少主死在方白二人手中。同時,傳承也被他們奪走大半。
  百家發布的通緝令,就是最好的明證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,說實在話,我剛剛心里一直犯嘀咕呢。”商蒲牢哈哈一笑。
  “孩兒恭喜父親大人。”商赑屃道。
  “有什么麻煩,就跟大哥講。”商囚牛看向商心慈。
  “太棒了,我又多了一個姐妹,這次家宴來得值。”商螭吻歡笑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少主們從驚訝中回過神來,紛紛獻上賀詞。
  “這是大家同喜的事情,因為你們又多了一位親姐妹。”商燕飛掃視眾子女,對他們的心理狀態,十分了然。
  “商心慈的出現,無疑是一種威脅。”
  “從此以后,競爭少主的人,又多了一個。”
  “想當初,商拓海不就是父親大人的私生子嗎?如今他已然是商家的少族長!”
  “其實不用擔心,張家依附于武家,和商家有世仇。商心慈毫無根基,很容易對付。”
  少主們臉上泛著笑容,心中卻有不同的思量。
  帝王家中無親情。
  帝位牽扯到無上的利益,就算是親情也敗在利益之下。
  商家乃是南疆霸主,誰若將來登上族長之位,就是整個南疆的幾位話事人之一。位高權重,登臨世俗之巔峰,自然利益極大。
  哪一代的商家族長,不是經過一番慘烈的斗志,才艱難上位的?
  商燕飛是過來人,更清楚此中內情。
  因此,他心中更加憐惜商心慈。
  如今公開商心慈的身份,雖是愛護她,但又將她陷入斗爭當中。
  “來,慈兒,坐我這邊。”商燕飛拍拍身下的座椅,道。
  “是。”商心慈答應一聲,深深看了方源一眼,方源含笑向她點點頭。
  商心慈走過去,坐到商燕飛的身邊。
  小蘭、小蝶兩位丫鬟,則站在他們身后兩側。
  這一幕眾子看在眼里,神情各異。
  他們長這么大,還從未見過父親大人如此喜愛一位子女。
  就算是當初的私生子商拓海,也沒有這般待遇!
  “好了,都坐下吧。”商燕飛招招手,又看向方白二人。
  他開口道:“古月方正、白凝冰,你二人救下我的愛女,并把她護送過來。我們一家人都對此身懷感激之情,你們想要什么,都可以提出來,我身為商家族長,將盡力滿足你們。”
  少主們不由地向方白二人,投來羨慕的目光。
  這可是商家族長的感謝,南疆霸主之一的承諾,份量之重,可比青山!
  但方源卻搖頭:“族長大人,我們之所以保護商心慈小姐,是因為之前受了小姐的恩惠。恩情早已相抵,已經兩清了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眾人都流露出詫異之色。
  商負屃很快就反映過來,不禁瞇起雙眼,暗贊這回答之妙。
  方白二人救下商燕飛的親生女兒,商燕飛必定有重賞。若是連這樣的功勞,都不重賞,那么外人怎么評價商家?萬一將來商家少主遇到危難,誰還會出手相救呢?
  商心慈見方源竟然不要獎賞,暗暗心急,對商燕飛開口道:“父親大人,其實這次行商途中,黑土大哥損失了許多財貨的。”
  商燕飛是多么精明的人物,商心慈的話還未說完,他就明白了親生女兒的心意。這是替方白二人討賞錢呢。
  他點點頭:“兩位既是蠱師,那就以一百萬元石相贈,聊表謝意。”
  聽了這話,許多少主差點都要流下口水。
  他們雖然掌握商家城許多產業,但眾目睽睽,又有每年的考核評定,難以中飽私囊。
  商睚眥才華也有,就是貪得太多,才導致業績岌岌可危。
  方源卻再次搖頭:“實不相瞞,在下曾經虎口拔牙,搶到了一個傳承。如今賣了秘方,暫時不缺元石。”
  “哦,是這樣啊。”商燕飛飽含深意地看了商睚眥一眼。
  商睚眥頓時被嚇得心臟漏跳一拍,口干舌燥,額頭迅速滲出冷汗。
  商睚眥的事情,商燕飛又豈能不知道?即便是做假賬,他也能猜測出一些端倪。
  但商睚眥畢竟是自己的兒子,雖然違反了商家規矩,但只要不暴露出來,也算是他的本事。
  到了他這個高度,早就明悟出來:遵守規矩不算是本事,真正的本事是破壞規矩而享受利益,卻不受懲罰。真正的大本事,是破壞舊秩序,建立新規矩,一直享受利益。
  商燕飛借機敲打了商睚眥一下,接著,便又說出了另一個酬謝的方案。
  商心慈只是聽了一半,雙眼就散發出熠熠之光。
  這的確正是方白二人最需要的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