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73 新盟約

白凝冰的出現,讓方源的關注度頓時驟降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這前后差距,對比太大,由不得人不注目。
  方源即便相貌普通,剛出來時,也讓魏央稱贊。更何況白凝冰本身姿容,已屬絕色。
  接下來,白凝冰也得到紫荊令牌。
  家宴中,眾人觥籌交錯,表面上其樂融融,背地里卻暗流洶涌。
  大家族中,少主們都會有明爭暗斗。因為大家族有底蘊,可以供他們折騰。
  而普通家族,類似古月寨、白家寨,則專心培養一人。并非是他們生育問題,而是主動避免少主內斗導致家族衰敗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熱情直率的一面,這些少主都是地頭蛇,結交他們對今后在商量山兩三年的生活,大有裨益。
  他坦言自己的過去,曾經是古月家的少族長。而白凝冰身份相若。
  一下子,就拉近了和一眾少主的距離。
  席間,自然有人問及青茅山成為冰雪絕域的原因,但方源并未解釋。
  只說往事不堪回首,神情痛苦,他現在有紫荊令牌在手,眾人也不敢強求。
  一些少主主動向白凝冰敬酒,但后者卻愛理不理,仍舊我行我素。
  若是之前,少主們定然暗怒不已,但如今白凝冰展露原貌,很多人都生不出氣來。
  只覺得這女子美若天仙,如冰雪仙子,這番個性配她這份氣質,倒恰巧合適。
  家宴又持續了半個時辰,這才結束。
  “我還是叫你黑土哥哥,好嗎?”分別時,商心慈美目流光,盯著方源。
  “怎么叫都隨你。”方源溫和地笑著。
  商心慈眨眨眼,柔聲道:“黑土哥哥傷勢痊愈了,值得高興,但總覺的有些距離。黑土哥哥現在有了紫荊令牌,第二內城已經可以自由出入了。黑土哥哥是住在楠秋苑嗎?”
  商心慈說的很細碎,她打從心底,就覺得方源很親近。有很多話想說。
  在這陌生的環境中,人都會下意識地從熟悉的人身上尋找安全感。
  方源知道她的心理狀態,主動地道:“我就住在楠秋苑,有空的話,可以過來玩。商家城很大,我們可以一起逛逛的。”
  商心慈頓時雙眸發亮,很開心的點點頭。
  小蝶也在一旁,高興地喊道:“這些天窩在家里頭,都快悶死了!”
  方源現在便回了原貌,小蝶看著,也不覺得恐怖了。
  隨后,商燕飛帶著商心慈,首先離場。
  眾少主沒了拘束,更見了幾分真顏色。
  許多人都像方白二人提出邀請,方源并不推脫,只說有時間必定造訪。
  這都是場面話。
  徹底散場后,二人回到楠秋苑。
  “這下你得意了?”白凝冰主動找上方源,口中冷笑。
  “得意什么?”
  “哼,你明知故問,真要我說出來?”身處商家城,有些話是不方便明說的,說了對大家都沒好處。
  方源含笑不語。
  白凝冰目光灼灼地盯著方源:“我不得不承認,我低估了你。真是厲害,盡管我恨不得將你大卸八塊,但也佩服你的手段。”
  她頓了一頓,繼續道:“明人不說暗話,你到底怎樣才能把陽蠱交給我?”
  “呵呵。”方源輕輕一笑,白凝冰主動找他,已經說明她亂了方寸。商心慈的事情,帶給她的沖擊力很大。這無疑是個機會。
  既然她想要攤牌,那就攤牌吧。
  于是方源道:“你我都是聰明人,如果我們易位而處,你會怎么做?”
  白凝冰立即冷哼一聲,雙眼瞇成一條縫,目光如刀般鋒銳:“我警告你,你不要欺人太甚!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,看誰能討得了好!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你說的不錯,這些天我也想了,你我都有把柄在各自的手上。如今這局面,何必鶴蚌相爭,讓漁翁得利?”
  白凝冰沉默不語。
  方源又接著道:“這樣吧,你護衛我到五轉巔峰,我便將陽蠱還給你。”
  “我呸!”白凝冰嘴角一扯,旋即冷笑道,“你當我是商睚眥那傻子?五轉巔峰,虧你說的出來!”
  之前說好是三轉,如今方源這廝果然賴賬了!
  雖然白凝冰心中早有準備,但此時看到方源“恬不知恥”的微笑,就有一肚子的火氣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不要不知好歹,你的命是我救的。沒有我用陰蠱,你早就魂歸青茅山了。”方源臉色一沉。
  白凝冰毫不退讓,立即反駁:“哼,若非之前我擋住古月一代,你比我先死!”
  “如果在白骨山不是我……”
  “那次你陷落沼澤,不是我救你一命?”
  ……
  兩人在房間里你一言我一語,激烈的爭吵了五六句,忽然齊齊閉口不語。
  二人之間的恩怨,早就是一筆糊涂賬了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兩人能走到商量出,都借助了彼此的力量。若非互幫互助,他們活不到今天。
  兩人陷入沉默,房間里的氣氛漸漸緩和下來。
  “接下來,你有什么計劃?”半晌后,白凝冰打破平靜。
  “在商家城待個兩三年吧,現在我們手上有令牌,也有元石,足夠攢一套蠱蟲。你也和那魏央交過手,蠱師身上的蠱要成套,才有威力啊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:“最多四轉巔峰,另外白骨山我也出力甚多,你那些元石要分我一半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好,咱們擊掌為誓。”
  白凝冰頓時一瞪雙眼,怒道:“你當我傻子啊,還擊掌為誓。用毒誓蠱,毒誓懂么?!”
  方源繼續點頭:“沒有問題,那就用毒誓蠱。”
  白凝冰瞇起雙眼,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惴惴不安。方源答應的這么痛快,令她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。好像自己陷入了方源的什么圈套。
  “但是。”方源話鋒忽然一轉。
  “但是什么?”白凝冰立即打起十二分的警惕。
  方源繼續道:“接下來我們若有收獲,必須三七分成。你三我七,若有蠱蟲我優先挑選,差價用元石補給你。這個條件你必須答應,已經是我的底線。”
  白凝冰暗松一口氣,這才對嘛。方源若沒有條件,那就太不尋常了。
  她和方源一路走來,從未見過他吃過虧!
  這人太陰險狡詐,尤其是今天這事情,讓白凝冰對方源的忌憚之情,猛增到一種史無前例的程度。
  三七分成,真的很過分。尤其是白凝冰的修為,還比方源要高出許多。
  但方源若不提過分的要求,白凝冰反而心中會不安,會想這家伙是不是又在動什么壞心思?方源提了之后,白凝冰反而有些放心下來。
  “三七分成,就三七分成。”白凝冰一口答應下來。
  收獲分配什么的,她不在意。她最大的目標,就是陽蠱。
  從素手醫師那里打聽到情報后,她最后一絲僥幸都破滅了。
  兩人足足商定了一晚上的細則。
  白凝冰將協約看了不下十遍,終于確認方源沒有漏洞可鉆,這才罷手。
  于是第二天,他們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去店鋪購買毒誓蠱。
  毒誓蠱是三轉蠱,因為用途廣泛,在第三內城幾乎每家商鋪都有的賣。原價一只,需要四千五百塊元石,同時需要至少黃梨令牌一枚。
  但在方源出示了紫荊令牌之后,商鋪掌柜立即將賣價削去一千五百,方源付了三千枚元石,便得到了毒誓蠱。
  九等令牌對應不同的蠱,都有相應的折扣。
  “這次我來煉化它。”白凝冰直接將毒誓蠱取了去。
  她十分小心,要親自煉化毒誓蠱,害怕方源動手腳。
  這毒誓蠱本來就是被人煉化的,在商鋪方面積極的配合下,白凝冰花費了一刻鐘的時間,便煉化了此蠱,收為己用。
  “你這商鋪可有元老蠱販賣?”白凝冰又問掌柜。
  掌柜搖搖頭,態度恭謹告訴白凝冰,元老蠱是珍稀的三轉蠱,一般只會拍賣。不過方白二人擁有紫荊令牌,只要不是大型拍賣會,都可以提前購買預拍之物。
  第三內城的拍賣區,魏央早就帶方白二人逛過。他們輕車熟路地來到拍賣區,在一處小型拍賣場中,花費了六千七百塊元石,買到了元老蠱。
  “轉眼間就耗費了近一萬元石,購買毒誓蠱的費用,我們平攤。這元老蠱的費用,也得從你的那份里扣掉。”方源提醒道。
  “這種細枝末節,我就不和你斤斤計較了。”白凝冰擺擺手,并不太在乎。她向來大手大腳慣了,對錢財不以為意。甚至還有些看不起方源的錙銖必較。
  未免夜長夢多,兩人旋即回到楠秋苑去,將毒誓蠱用了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正式確立了新盟約。
  按照盟約,方源將九十多萬的元石,倒騰出一半,放到白凝冰的元老蠱里去。
  方源失去一半的財富,但換來白凝冰這個盟友,絕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。
  而白凝冰也看到了獲取陽蠱的希望,雙方彼此忌憚,各有算計,能有這份皆大歡喜的局面十分不易。
  “接下來,你可以出手,幫助我晉升三轉了吧?”方源的臉色顯得比較陰沉。
  白凝冰得意的哈哈一笑,看到方源臉色難看,她就忍不住高興。
  這些天來她沒有給方源的修行,提供什么幫助。不過,此時盟約已成,又是另一番局面。
  “當然,今天就讓你晉升三轉罷。”她一口答應下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