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4 晉升三轉

嘩嘩嘩……
  空竅中,潮漲潮落。一**的真元呈浪,向竅壁沖刷而去。
  浪花如雪,又閃耀著銀光,絢爛非凡,正是雪銀真元。
  房間中,白凝冰一雙手掌抵住方源后背,通過骨肉團圓蠱不斷地為其灌輸真元。
  真元一旦被骨肉團圓蠱轉化,就成了方源之物,只能由他調用。
  方源調動著綿綿不絕而來的雪銀真元,不斷沖刷周圍竅壁。
  他如今已是二轉巔峰,本身真元一片暗紅,竅壁呈晶膜,光瑩剔透。
  當初,他在青茅山,以一轉巔峰丙等資質沖刺二轉,不得不借助元石之功,耗費了三四天的功夫,這才勉強完成。過程艱難無比。
  而到他以二轉巔峰沖刺三轉,資質有限,還不得不借助人獸葬生蠱這種外力。
  如今卻大不一樣。
  不僅自身資質,增長到甲等九成,再不用借助人獸葬生蠱不提,竟然身邊還有白凝冰為其強力臂助。
  人生際遇,果真奇妙萬分。就算是方源當時,也絕對料想不到。
  厚實堅固的晶膜表面,在雪銀真元的沖刷下,很快就出現裂紋。
  裂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擴張、蔓延。片刻之后,整個晶膜都裂痕滿布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晶膜徹底破碎坍塌,無數的晶體碎片,墜落道真元海中,激起多多浪花。
  隨后,這些碎片就化為無數晶瑩的白色光點,在真元海中漸漸消散。
  一片全新的白色光膜,全面取代了晶膜的位置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絲淡銀真元,出現在海底深處。
  淡銀真元,正是三轉初階的特征。
  此刻,方源正式突破二轉巔峰,晉升到三轉。
  不提六轉蠱仙,三轉蠱師已經算是中堅力量,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,都有真正立足的能力。
  “距離出走青茅山,不過是將近一年光陰,我就重新修到三轉境界。這樣的修行速度,已經是青茅山上的三倍有余,并且資質甲等,前途一片光明。”方源握了握雙拳,心中歡喜。
  算算用時,不過三個時辰的樣子。
  真是快啊。
  若是憑他自身之力,也能突破到三轉,但至少得要一天一夜的功夫。
  雪銀真元,果然效果卓絕。
  此時再細細查看空竅。
  原先一片慘白的骨槍蠱、螺旋骨槍蠱,已經被販賣一空。
  暗紅的二轉巔峰真元,還保存大半。
  白凝冰的灌注沒有停息。
  一股雪銀真元,從天而降,如瀑布一般,沖入真元海,一陣翻騰后,漸漸沉入海底深處。
  境界越高的真元,質量便越好。赤鐵真元以及淡銀真元,只能被雪銀真元擠上去。
  在真元海底,一朵藍白相間的花骨朵兒,隨著海流搖曳生姿。
  正是三轉的天元寶蓮,號稱移動元泉,一天能為方源供應大約五十枚的元石。
  圣潔的寶蓮旁邊,就是邪氣凜然的血顱蠱。
  血色的骷髏頭上,兩個深洞一般的眼眶中,似乎偶爾間有紫焰閃爍。
  在血顱蠱的不遠處,有一顆水晶球,靜止不動。
  水晶球中,云濤幻滅,形成一位鶴發童顏,仙風道骨的老人。
  老人拄著拐杖,胡子一大把,面色平淡。
  正是元老蠱。
  原先云老人表情是喜笑顏開,但是被方源分去一半的元石后,神情就變化為平淡了。
  還有一只玉墜般的甲蟲化石,半透明的碧綠色,散發著一股清涼之氣。
  乃是二轉的清熱蠱,專門用來解讀。
  緊挨著它的,是其貌不揚的土疙瘩——焦雷豆母蠱,還有種子似的飯袋草蠱。
  而在波瀾起伏的海面上,四味酒蟲在海面翻滾,嬉戲浪花。它肥嘟嘟的身軀,不斷閃爍著紅、藍、綠、黃四色,分別代表辣、苦、酸、甜四味。
  真元海上空,則有天蓬蠱和陽蠱繞著雪銀瀑布,在嬉戲飛旋。
  天蓬蠱如大瓢蟲,半圓形乳白色的甲殼上,點綴著點點黑斑。而陽蠱則散發著溫暖的白光。
  最重要的本命蠱,還在沉眠當中,不斷地汲取光陰長河中的水,恢復著生機。
  除了空竅中的這些蠱,還有骨肉團圓蠱,形成手鐲印記,戴在方源的手腕上。
  手掌心中,寄托著血月蠱。
  舌苔上,有兜率花的印記。
  在左耳中,則藏著斂息蠱。
  兩只腳底板上,有跳跳草蠱。
  肉白骨是白凝冰所得,已經還給了她。原先還有一只鐵鉗黑甲蟲模樣的強取蠱,方源曾經用來奪取過白凝冰空竅中的蠱蟲,已經在行商途中因為缺少食料而餓死了。
  這些就是方源現有的所有蠱蟲了。
  “天元寶蓮要保留,但是我卻沒有合煉下去的秘方,現在能用用,等到修為上了四轉,它的作用就越來越小了。”
  “血顱蠱對我幾乎無用了,要培養子嗣血脈,實在太過于麻煩,耗時又耗力。當初古月一代,也是迫不得已。這個可以換掉,畢竟是血海老祖的真傳之一。興許能從寶界中換到一只好蠱。不過寶界乃是商家根本,我就算是有紫荊令牌在手……此事還得從長計議。”
  “春秋蟬、元老蠱、骨肉團圓蠱不用多說,血月蠱盡管好養活,但攻擊不足,無法配套。兜率花最好也能換掉,在拍賣場有更好的選擇。斂息蠱要暴露,但跳跳草必定要剔除掉。它本來就是救急用的。”
  “除去這些之外,我還有購買大量的力蠱,在偵察、移動方面也要有所補充。同時現在已經穩定,得到商家的信任,賭石坊那邊,也可以嘗試接觸了。”
  方源仔細思量著。
  他身上的蠱,本來就是東拼西湊來的,并不搭配成套。而且又有缺失,嚴重影響他的戰斗力。
  現在到了商家城,難得有穩定發展的機會。他必須趁此良機,抓緊時間,務必在兩三年內,使得蠱蟲配套,戰力成型,修為盡可能的提高。
  過了這個時間,緊接著就是三王傳承,然后是義天山正魔大戰,波及整個南疆。都是風云際會,群英稱雄之時。若沒有相應的實力,只能淪為犧牲品。若是有參與的資格,憑借方源重生的優勢,必定能夠獲取巨大的好處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屬下魏央參見族長大人!”書房中,魏央跪倒在地。
  商燕飛停下手中的筆,抬起頭來:“魏央,坐,這里只有你我二人,不必太拘束。”
  “謝族長賜座。”魏央站起身,坐到一旁。
  商燕飛笑起來,眼中閃過回憶之色:“你啊,還是這么一本正經的樣子。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時,你還沒有稱雄演武場,而我也還只是一個商家少主。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,我能登上族長之外,還多虧了你在我身邊幫襯著。”
  “屬下愧不敢當!”魏央連忙站起身來,抱拳道,“屬下才智愚鈍,只知效死力罷了。族長大人英明神武,魏央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我雖是英明神武,但總歸是勢單力孤,唯有集合你們之力,才能成勢,才能坐大。雙拳難敵四手,一個好漢也得三個幫。你說是嗎?”商燕飛飽含深意地看向魏央。
  魏央立時發覺商燕飛意有所指,但卻不解其意,只得抱拳:“屬下慚愧。”
  商燕飛陡然轉過話題:“我原先還以為,那白凝冰是女扮男裝,畢竟許多家族都是重男輕女。但是今天聽素手醫師說,白凝冰曾向她打聽陰陽轉身蠱的事情。看來此中還有內情。不過她究竟先前是男是女,都是細枝末節,已經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她和那方正,是否能為我商家效力。”
  魏央恍然大悟:“屬下明白了。”
  “嗯,明白就好,下去吧。”商燕飛揮揮手。
  “屬下告退。”
  看著書房的門打開又輕輕關上,商燕飛倚靠在座椅中,緩緩閉上雙眼。
  方白二人能在百家手中搶奪傳承,又能護送商心慈一路,可見兩人勇謀兼備。
  資質又甚好,據情報上的信息都是三轉。
  他們才二十歲不到啊,真是好天資!
  關鍵是,他們還能知恩圖報,這就是品行端正,讓人放心。
  還有一點,他們并非是泥腿子出生,本來就是兩大山寨的少族長,本身就有著深厚的正道烙印。
  商燕飛執掌商家這么多年,看過年輕俊彥無數,但極少能有方白二人這般,令其動心的。
  但商燕飛要招攬方白二人,卻并非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商心慈。
  他睜開雙眼,忽然化作一道火光,消失在書房。
  再出現時,他已經置身在一處巨大的走廊中。
  走廊兩側,立著高大的石柱。地面鋪著白銀色的正方大石磚。商燕飛站在石柱旁,如筷子旁的一只螞蟻。
  他緩步前行,偌大的走廊中空無一人,只回蕩著他的腳步聲。
  片刻后,他來到走廊的盡頭。
  一面朱紅色的巨門,展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巨門有走廊的立柱之高,寬有近十丈。門上沒有把柄,卻雕刻著一張巨大的人臉。
  人臉往外凸出,閉目沉睡,用的是陽刻的手法,惟妙惟肖。
  商燕飛來到門前,仰望著朱紅巨門,沒好氣地道:“活寶門,別裝睡了,有意思嗎?你這把戲已經玩爛了。”
  巨門上的碩大人臉,陡然睜開雙眼,瞪向商燕飛,埋怨道:“哎呀呀,小飛飛,你長大了,越來越不可愛了!”
  它說這話時,巨口大張,呼出一陣狂風,商燕飛赤發一陣飛舞。聲音如雷霆轟鳴,整個走廊都回蕩著嗡鳴之聲。
  商燕飛眼角抽搐了一下:“廢話少說,我這次是來換寶的。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