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8 謹慎和忍耐

紫荊令牌在方源的手中,散發著流光溢彩,明晦間如夢如幻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伙計緊緊地盯著這面令牌,神情呆滯。
  半晌后,他忽然驚醒,用恭敬無比聲音道:“尊敬的貴客,恕小人有眼無珠!請您稍等片刻,小人這就去喚掌柜的來。”
  掌柜的是個中年白胖子,聽到紫荊令牌出現,立即屁顛屁顛地跑過來。
  見到方源后,他立即深深一禮:“貴客,您的到來,實在是令小店蓬蓽生輝!”
  方源語氣淡淡,指著他特意挑選出來的石頭:“我賭了一些小石頭,勞煩你們解石。”
  掌柜的連忙一看,臉色微微一愣,怎么都是下等頑石?
  他不由地迅速掃視伙計,目光仿佛在責備:擁有紫荊令牌的,都是大人物,大顧客,你居然叫他選這些蠱?
  伙計局促不安地站在一旁,有口難言。
  掌柜向方源垂首:“貴客您要解石,毫無問題。紫荊令牌的擁有著,可在各大賭石坊免費解石。至于這些石頭打過折扣,只有……六百五十塊元石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,賭石坊的規矩,先付款后解石。”方源點點頭,從元老蠱中取出相應數目的元石。
  掌柜的麻溜地接過元石,立即轉身叫那伙計:“你速去,將段大師,黃師傅,張師傅,趙師傅,馬師傅都請出來。”
  又轉身對方源道:“貴客,解石臺在坊內,請您稍移尊步。”
  解石的五位老師傅,都在賭石坊后面的小庭院里休息著。到了他們這種層次,尋常的頑石已經不會讓他們出手了。而一些年輕的蠱師,大多是他們的學徒,則在臺前負責正常解石。
  伙計一路飛跑,來到小院,說明來意。
  “哦,請我們四個老家伙一起出去?”五位老師傅都亮起了雙眼。
  “難道有人買掉了那幾塊特等的頑石?”老師傅們頓時感到手癢了。
  伙計搖搖頭:“只是些下等頑石。”
  老師傅們臉色頓時一變,流露出不快的神色。
  段大師一聲冷哼。
  叫他們去解下等頑石,簡直是一種侮辱,對他們身份的輕賤。
  但伙計緊接著又道:“來人是大貴客,擁有紫荊令牌。掌柜的特意叫我來請五位的!”
  “什么,紫荊令牌?”
  “你確信沒有看錯?”
  “商家數千年來,外發的紫荊令牌也不過數百枚罷了。居然出現了紫荊令牌的擁有者?”
  “快快快,你們還愣著干嘛?”
  五位老師傅忙不迭地跑出小庭院,走上工作臺。
  工作臺上,年輕的解石師們都嚇了一小跳,連忙行禮問好。
  老師傅們紛紛揮手,將他們這些后生晚輩趕下臺去。
  這番動靜,很快就引起旁人注意。許多道目光,都投射過來。
  人們紛紛私語,不由地升起好奇探尋之心——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五位當家的老師傅,一齊出馬,這樣的情形難得一見。”
  “難道說,有人買下了一批特等頑石?”
  方源在掌柜的陪同下,已經來到當眾解石的工作臺前。
  但他并不靠前,保持低調,只是遠遠地望著。
  但五位老師傅年老成精,目光掃視,看到商鋪掌柜正像個小跟班似的,跟在一個年輕人的身旁,哪里還不知道方源的身份?
  但方源只是遠遠觀望,并不走上前去。
  五位老師傅心中不禁猜測:“看來這位小主兒,并不想張揚。”
  這也很正常。
  很多人在解石之前,都是這樣。賭輸了多沒面子啊!
  “看來我這次得好好表現表現,爭取給這個貴客留下深刻印象,能攀上關系那就再好不過了。”五位老師傅均暗暗盤算,磨搓雙手,躍躍欲試。
  方源選的幾塊石頭,被伙計優先呈上去。
  圍觀的眾人看到這些石頭,皆跌破眼鏡。
  “什么呀?這都是些下等石頭嘛!”
  “我沒看錯吧,這些破石頭……”
  “將下等頑石給老師傅們解,這簡直是對他們的侮辱啊。”
  但更叫他們詫異得瞪眼的一幕發生了。
  五位老師傅雙手捧起這些下等頑石,小心翼翼地放到自己面前的石臺上,神情十二分的認真嚴謹,然后均喚出拿手蠱蟲,開始當眾解石。
  五位老師傅大多都是二轉巔峰修為,唯有段大師是三轉。一時間,各種蠱蟲齊齊亮相,看得眾人目瞪口呆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!”
  “難道這些石頭,大有來頭,不是表面上這么簡單?”
  “五位老師傅如此慎重嚴肅的神情,我還從未見過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臺上,蠱蟲飛舞,五位老師傅賣弄著自己的獨到手段。
  段大師,修為最高,是賭石坊的當家解石大師。他擅長酸液法解石,先取出一個海碗,然后喚出一條蛇蠱,噴出綠色酸液。
  然后,他小心翼翼地將頑石放置在酸液當中。
  不斷有氣泡,咕咕地冒出來。
  半晌后,他雙手罩住一層流光,取出縮小了一半的頑石。再將它放置到另一種酸液當中去。
  而張師傅用的是元磁解石法。他雙手呈掌,掌心相對。頑石在他的兩只手掌中央,凌空懸浮。不斷有細小的石屑,被元磁的力量吸攝而出。
  還有其他師傅,有的喚出蛤蟆蠱,利用蛤蟆的舌頭不斷舔舐頑石。有的用火烤燒,有的控制一團小旋風,將頑石放入風中切割。
  一眾年輕的解石師,在老師傅們的身后,看得目瞪口呆。
  區區下等頑石,何須如此大張旗鼓,簡直是殺雞用牛刀,大材小用!
  難道老師傅們此舉,蘊藏著深意?不行,我得好好觀察。
  觀察的結果,讓眾人瞠目結舌。
  這些下等頑石,解開來之后,沒有一個有料的。不是實心,就是空心,甚至連一具死蠱都沒有。
  “什么玩意啊,還以為有蹊蹺呢。”
  “原來都是普通的下等石頭啊。”
  “這些老師傅跑來干嘛,真是浪費我的時間……”
  圍觀的眾人大失所望,紛紛拂袖而走。
  聽到這些話,掌柜的臉色有些蒼白。以往他見賭客選中的石頭中,沒有開出蠱蟲來,心中都無限歡喜,但是此刻,他卻恨不得自己塞進幾只蠱蟲進去冒充。
  紫荊令牌的貴客,可不能輕易得罪啊!
  他小心翼翼地看向方源,剛想要說些什么安慰的話來。
  但方源已開口微笑道:“不妨事,看來我今天手氣不佳,就不再賭了。下次有時間再來吧。”
  掌柜和伙計,一直將方源恭送到門口。
  他們還想送出街道,但被方源阻止。
  一直到方源的身影,消失在街口,掌柜這才直起腰來。
  他轉身就給身邊的伙計,一個暴栗。叫你怠慢了貴客!
  伙計捂住生疼的腦袋,不敢說一句話。
  方源今日來此,只是試探罷了。
  如今發現了目標,此行就已經得到圓滿。
  至于那星辰石卻不能直接出手,還得費一番波折。
  方源要得到那蠱,就得解星辰石。他沒有手段去自己解石,要湊齊一套專門解石的蠱蟲,所耗甚大,因此就得交給賭石坊中的老師傅。
  老師傅當眾解石,便會引發轟動。若要動用紫荊令牌,要求他們秘密解石,也不妥當,更會讓人疑心。
  若方源一上來就開出傳奇蠱蟲,未免運氣太好了。
  方源毫不懷疑商家的龐大能量。商燕飛剛剛調查過弟弟古月方正,必少不了哥哥古月方源。
  青茅山無人幸存,那么商家的情報主要來源,就是賈家曾去青茅山的商隊。
  古月方源在賈家商隊中賭出癩土蛤蟆的事情,必然也就曝光了。
  商燕飛是聰明人,聰明人都會多想多疑。
  若方源這次賭出傳奇蠱,商燕飛很自然,就會將他和賭出癩土蛤蟆的古月方源聯系在一起。
  這樣的聯想,是很危險的。
  又是兩個相貌相似的人,商燕飛會不會忽然靈光一現,猜測方源的真正身份?
  況且賭石牽涉利益重大,若商燕飛懷疑方源有手段可測石中是否有蠱,那他必定會動心,甚至動手。
  方源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手段,但他身上一些蠱蟲卻不能曝光。
  尤其是春秋蟬。
  尤其在商量山,商燕飛還不是首要威脅。真正的首要威脅來源于六轉蠱師。
  霸主級的勢力,幾乎背后都有六轉蠱師。
  蠱師到達六轉,均深居淺出,一閉關就是十幾年。皆因力量達到質變的程度,他們均有不得已的苦衷,需要為自己負責。
  但若是春秋蟬暴露,這些六轉蠱師必定會蜂擁而至。
  小不忍,則亂大謀。
  方源生性謹慎,怎可能在這些小地方犯下大錯誤?
  杜絕一切暴露春秋蟬的誘因,哪怕擔負著星辰石被人發現的風險。
  依照前世記憶,傳奇蠱被發現的可能性很小。但就算被發現,方源也有相應的彌補和解決的辦法,總好過自己惹來懷疑,進而春秋蟬曝光的威脅。
  “接下來的這些天,我便多去賭石區逛逛,買一些石頭賭一賭,給人留下一些印象。”
  方源一路思量盤算著,走回楠秋苑。
  白凝冰已經從風雨樓回來了。
  “正等你呢。”說著,她將購買的冰晶蠱遞給方源。
  方源動用春秋蟬的氣息一催,就將其煉化,然后拋回給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幫助他修行,他幫助白凝冰煉蠱,這是毒誓的一部分內容。
  白凝冰拿著冰晶蠱,走進密室煉化去了。
  方源也走進另一間密室,他要開始煉一種蠱。
  蠱名——言而無信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