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84 得手

“武然,如果為了家族,讓你犧牲前途,你愿意嗎?”
  “愿意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武然,若是為了家族,你必須犧牲名譽,你愿意嗎?”
  “愿意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武然,如果家族,需要你貢獻你的性命,你愿意嗎?”
  “我愿意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果然沒有看錯你,武然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從你爺爺,到你父親,再到你,都是武家的忠臣!現在,家族就有一個任務給你,這個任務需要犧牲你的前途,犧牲你的名譽,甚至會犧牲你的生命。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,為了家族,我愿意!”
  ……
  黑暗中亮起精芒,李然猛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呼……”他吐出一口濁氣,從床榻上坐起來,口中喃喃,“又做夢了。”
  這個夢,并非虛構,而是源自于他記憶的最深處。
  “李然”是他的假名,他真正的姓名叫做“武然”!
  武這個姓,在南疆代表的意義相當重大。因為那代表著南疆的第一霸主,武家!
  十一年之前,武家族長武姬娘娘,親自接見了武然,交給他一個秘密任務——
  打進商家高層!
  為此,他隱姓埋名,單獨在外闖蕩三年后,來到商家城定居下來。
  這一潛伏,就是八年!
  “八年了,整整八年了。武家的族人早已經將我忘記了吧?武然已經被死亡了,這個世界上只有李然。”
  李然不禁在心中長嘆。
  潛伏的太久了,以至于他都差點忘記了自己的本名。
  在這里,他披著面具,生活了整整八年,偽裝成一個浪蕩子,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底層蠱師。哪怕對曾經深愛自己的妻子,也沒有透露出半句。
  這期間,他每半年才外出,與武家聯系一次。從來都是單線聯系,將隱秘功夫做到了極致。
  直到一年前,碰頭人告訴他,家族要啟動他這顆棋子了。他當時心中之激動,實在難以用語言來表達!
  “熬了八年,終于被啟用了,一切都將不同!”李然不勝感慨。他心念一動,從存儲的蠱中取出一塊頑石來。
  這頑石方方正正,仿佛磚頭一般,表面則星光點點。
  這是一塊星辰石。
  若是方源在此,定會發現這塊石頭,和賭石坊的那塊墊腳石十分相似。
  李然用雙手輕輕撫摸著這塊頑石,眉頭微微地皺起來。
  作為間諜,他花了近十年的時間潛伏,打造了一個絕對透明的過去,一定能贏得商家方面的信任。
  但是,光有信任還不夠,他還需要超越常人的才能,才能在商家城的演武場中稱雄。如此,才能被商家看中而提拔,最終成為魏央一樣的外姓家老,執掌商家權柄。
  這股才能的出現,也得要自然而然,不能太突兀。
  為此,武家族長武姬娘娘,親手為他選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是一只飽含傳奇色彩的蠱。
  從上古的力道傳承中得來,在如今這個世界中,可以說絕跡的極珍蠱!
  有了這個蠱,李然就能脫穎而出,稱雄演武場。
  如何得到這只蠱,而不引起懷疑,武家方面也安排好了。
  那就是賭石。
  運氣是最做不得準的,而且頑石中封存了上古時代的蠱,也十分正常。
  魔道蠱師衛神經,已經被武姬娘娘秘密收入麾下。偽造一顆雜等頑石,自然是手到擒來的事情,不怕別人識破。
  李然也花了心思。
  為了讓別人確信這是賭石坊里的頑石,而不是他自己帶來的,他特意選中了一家賭石坊中的墊腳石。
  這塊墊腳石,放了許多年,人來人往,沒有人注意過它。
  李然先和武家溝通,讓衛神經偽造出一顆外形相似的星辰石。
  然后他的計劃,是趁人不注意的時候,將手中這塊星辰石和墊腳石對換。他是蠱師,又踩點了半年,自然知道什么時候,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,偷梁換柱。
  等到他解開這個星辰石,整個賭石坊的人都會給他作證,證明他的好運氣。
  他得了這蠱后,就將會洗心革面,演繹一番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故事。他會崛起,會找回自己的妻子和兒子,會成為商家的外姓家老,最終完成任務,帶著妻、兒回歸武家。
  一想到自己的妻子、兒子,李然心中便涌起一股愧疚之情。
  他深愛著自己的妻子,她是那么的善良,那么的堅強。
  同時,作為一個父親,他更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東西,都拿來給自己的兒子。
  原先他只是利用,但是朝夕相處,日久生情,愛情讓他漸漸不能自拔。兒子的出世,更讓他牽腸掛肚。但是最終,因為任務和自己的特殊身份,他不得不選擇暫時離開。
  “現在你們一定很恨我吧,我做了太多讓你們失望的事情。但是沒有關系,快了,就快了,我被啟用了,我將帶給你們幸福!”
  李然不由地握緊雙拳,眼中閃過堅定的光。
  明天他將去演武場,進行一場戰斗。后天,他就將這枚星辰石帶到任意一個賭石坊去,演一出好戲。
  “本來準備用那墊腳石做掩護,可惜世事難料,那塊墊腳石居然被人選了。呵,那個家伙真是傻瓜,這種品相的星辰石,都會去選。不過……后天我也要當一次傻瓜了。”
  李然笑笑,將星辰石重新收入存儲蠱里去。
  自己的計劃雖然起了波折,但是不要緊,只是一個小小的意外。原先他也預計過這種可能。
  他重新躺下去,不一會兒,便陷入沉睡之中。
  這一次,他再沒有做夢。
  第二天醒來,他感覺很好,精神抖擻,一切都充滿了希望。
  他覺得自己仿佛就是行走在黑暗山谷中的旅人,經過漫長的跋涉,終于有一天,見到前方的光明,看到了山谷的出口!
  八年的堅持有了結果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!
  一切也會變得更加美好!
  懷著這樣的信念,他來到演武場。
  這一次的對手,他早就打探清楚了,是一位二轉巔峰的蠱師,常年廝混在第五內城的演武場里,是一個熟面孔。
  哪怕再弱小的蠱師,能夠常年混跡于演武場而不倒,總有立身之本。
  李然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輕視,他手中的蠱都有些爛,品質并不算優良。在加上要偽裝自己,不能拼殺得太兇狠,因此此戰是勝是敗,還在兩可之間。
  果然,戰斗進行下去,不出李然所料。
  從試探,到對拼,雙方都是半斤對八兩,僵持不下。
  戰斗場面很是難看,場外僅有的幾個觀戰者都發出噓聲。
  忽然,李然雙眼閃過一道隱晦的亮光。
  機會!
  他敏銳地抓住對方一個破綻,正要展開突擊。
  忽然,他心中一痛,渾身猛地僵直,反而被對手反攻,將他打飛出去。
  李然受到重擊,痛得悶哼一聲,身體被狠狠地推出去十幾步遠,方才剎住腳步。
  一絲血跡,從他的嘴角處溢出來。
  然而和身體上所受的創傷,完全和他此刻心中的震驚和恐懼相提并論!
  “我的花苞蠱,我的花苞蠱!怎么會突然和我失去了聯系?那里面,可是收藏著星辰石啊!!”
  與此同時在,在李然的住處。
  床板被掀開,露出里面的一個暗格。
  方源站在暗格旁,手中捏著一只花苞蠱。
  此蠱乃是二轉蠱,用于儲藏東西。形如花骨朵兒,通體淺藍色,卻是水晶質地,晶瑩剔透。
  它雖然是李然的蠱,但是在春秋蟬的氣息下,仍舊瞬間就被煉化。
  方源心神掃去,花苞蠱中藏著許多雜物。有一袋大米,有油鹽醬醋,還有劣質的茶磚,三四十塊元石,還有幾塊頑石。
  “就是這個!”方源心神一震,催動真元,從花苞蠱中射出一道黑光。
  黑光落到方源的手掌上,化為一塊星辰石。
  它品相極差,四四方方,像塊磚頭似的,和那塊墊腳石極為相似。
  星辰石現身的這一刻,整個世界都仿佛安靜下來。
  方源瞳孔猛地一擴。
  咚咚咚咚……
  心跳聲不斷加速,清晰地傳入他的耳畔。
  包括這個簡陋的小屋,屋外行人熙熙攘攘的聲音,周圍的一切都淡去,只剩下方源自己,以及手中的這塊星辰石。
  手托著不輕的星辰石,從石頭表面傳來的清晰的冰冷觸感。
  方源的雙眼漸漸地散發出熾熱的目光,同時,他的嘴角漸漸勾起,逸散出一絲笑意。
  這笑意旋即擴大,他嘴巴張開,發出無聲的歡笑!
  傳奇蠱,終于落入我手!!
  他在心中激動地吶喊:“果然和我的猜測一樣,這個李然是其他家族派遣的內奸臥底!我在青茅山,曾用賭石來掩蓋酒蟲的出處。他也有相同打算。難怪,那塊墊腳石中沒有蠱。前世的傳聞,也都是他排演的一場戲啊。”
  “今天他要去演武場進行戰斗。不管他是否隱藏實力,根據他之前的戰績,此戰的對手實力和他相差不多,因此勝負難定。包含傳奇蠱的星辰石如此重要,帶著身上很不方便戰斗,依他謹慎的性格,也不會藏在存儲蠱中隨身攜帶。”
  因為若他輸了戰斗,身上的蠱蟲就要被對手選取一只去。
  他知道星辰石中藏有傳奇蠱,萬一對手選了他的存儲蠱,豈不是弄丟了星辰石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