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89 力道修行有玄機

八天后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楠秋苑。
  小廣場上,星星石鋪成的方磚,視野一片清晰,星光燦爛。
  方源立在廣場一端,背負雙手,雙腳微開,雙目緊閉,呼吸深緩悠長。
  在他的面前,豎立著十幾根石柱子。
  每一根石柱,直徑皆有兩丈之粗,黑幽剛硬。石柱之間,間隔擺放,幾乎布滿了整個小廣場。
  呼……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陡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頓時,虛空中仿佛亮起一道閃電!
  沖!
  他邁開腳步,大步連跨,幾步之后,趕到一根石柱面前。
  腳步倏地停住,腰腹一扭,手臂順勢狂甩,拳頭橫掃過去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悶響,石柱顫抖,被打出一個球形深坑,一時間石屑飛舞。
  再來。
  方源憋住氣,或拳或掌,輪番進攻。同時飛腿、腳踢、肘撞、膝頂、肩靠……身體的每一部分,都被他化為犀利的進攻武器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悶響聲連綿不絕,石柱不斷顫抖,石屑不斷向四周亂飛。
  方源一口氣不停歇,攻擊如暴雨疾風,綿綿無窮。
  須臾功夫,這石柱就削減了一半體積,宛若暴風雨中的小樹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方源猛地抽腿橫擊,一聲脆響,本就岌岌可危的石柱,終于不堪蹂躪,斷成兩截,倒在地上。
  方源緩緩收腿,呼吸微微急促,額頭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。
  他放眼往地上一掃。
  這兩根斷裂的石柱,已經面目全非,表面坑坑洼洼,都是方源拳腳轟擊的痕跡。
  “這是我沒有動用全力以赴蠱,尋常的攻擊,的確難以發揮出獸力虛影。”
  呔。
  他輕喝一聲,連續兩個大跨步,猛地竄到最近的一根石柱前。
  他右手化掌,向著石柱重重地拍擊過去。
  吼!
  一只虛影棕熊,陡然在方源身后的半空中出現。它膘肥體狀,張開血盆大口,露出森白的尖牙。同時舉起右掌拍擊,酷似方源的動作。
  在這一剎那間,方源頓時感受到,自己的右掌中增添了一股澎湃的力量!
  轟。
  方源拍在石柱上,發出一聲巨響。
  兩個人都合抱不過來的粗大石柱,頓時被拍斷,轟隆一聲,砸在地上。將地磚砸出一個淺坑。
  一股反震之力,旋即向方源傳來,震得方源右掌一陣酥麻。
  方源買下棕熊本力蠱后,就一直在用,如今已經大功告成,身上增添了一熊之力。
  “先前那根石柱,打了數十次,才堪堪將其摧毀。動用了全力以赴蠱后,只是一擊,就將石柱拍斷……”
  方源感受著彼此間的差距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不是攻擊類的蠱,而是輔助蠱蟲。但是它一出,頓時就有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!
  方源表現出來的前后戰力,完全是天壤之別。
  以輔助蠱充當核心,比較少見。大多數的蠱師,輔助蠱蟲在整套蠱里面,只是充足主要支點。
  舉個身邊的例子。
  魏央就是以移動蠱光虹蠱為核心,攻擊類刀光蠱為主要支點之一,輔助類光源蠱為支點之二。光源蠱能夠極大的減少光類蠱蟲的真元消耗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能以輔助蠱的身份,卻能充作核心。從這一個方面,也可以看出它的珍貴價值。
  “不過……天蓬蠱的防御雖然可觀,但缺乏剛性。如果換成金罡蠱,效果還要更勝一籌。”方源心道。
  剛剛整個攻擊過程,他都催動著天蓬蠱。否則自己的手、腳可就爛了。
  力的作用,是相互的。
  雖然方源的骨頭都是錚錚鐵骨,但是皮肉筋血,還都是凡人。剛剛一拍,若沒有天蓬蠱保護,骨頭不會有事,但會血肉模糊。
  不過,金罡蠱暫時還沒有貨。
  方源卻已經沒錢了。
  一開始,他雖然有九十多萬的元石,但是被白凝冰分去一半。
  然后,為了全力以赴蠱,逛賭石坊花費了極多。
  再加上,整個過程中衣食住行,還有喂養蠱蟲,在商家第三內城,開銷甚大。
  而后,又是大換血,投入了大批元石。八天前,在演武場上他將僅剩下的八萬多塊元石,當眾交給了李然。
  到了現在,方源不僅兩袖清風,而且還擔負了債務。
  因為按照毒誓的約定,他還需要交給李然十二萬的元石。
  方源知道,這是必須的投入。
  名聲還是其次,主要是穩住李然,展現出真誠合作的態勢。盡管方源早在幾天前,就用言而無信蠱消去了身上的毒誓蠱。
  李然是方源的意外收獲,殺李然,會留下證據,引發商家懷疑,絕對是個敗筆,所以方源不取。
  對方源來講,李然這個棋子,雖然不好用,但很有用。將來說不定,方源還能通過李然,從武家套出五轉的全力以赴蠱的合煉秘方。
  現在,最主要的,是通過李然來穩住武家。
  三天前,李然已經通過緊急聯絡方式,聯系了接頭人。他表示方源這個人,可以利用。這樣一來,武家的報復可能性就很小了。
  本來方源就有紫荊令牌在手,動方源便會惹來商家的關注。方源又是三轉修為,得了全力以赴蠱,戰力暴漲。真要報復,還得是三轉或者四轉蠱師出手。出動這種家老層次的力量,已經打破了一流家族暗中較量的默契。
  留著李然,好處就在于此了。
  “再來。”方源將散漫的思緒收回,口中低喝一聲。
  他沉下身子,把住手臂,心念一動,隨之半成的淡銀真元灌注到直撞蠱中。
  直撞!
  蠱蟲的奇妙力量,立即讓他的雙腿,不受控制地向前飛奔。
  砰砰砰!
  在一條筆直的直線,他疾走十多步,連續撞倒三根石柱。到了第四根石柱,不斷搖晃,卻最終沒有倒下。
  這還是方源沒有動用全力以赴蠱的情況下。
  直撞蠱是方源買下的移動蠱,效果是強行突破。
  若無阻礙,筆直向前沖出五十步,沖勢頓止。若有阻礙,就會少于五十步。
  這蠱比跳跳草要更適合方源。
  跳跳草的彈跳力,是本身蠱蟲的力量。而直撞蠱的力量,源自方源本身。
  方源的力量越強,直撞蠱的強行突破效果就越好。和李然一戰,方源同時催動了山豬虛影,簡直是完美搭配,一下子就將李然重創!
  橫沖!
  方源再催動一蠱,整個人頓時橫向沖出去,像個霸道的螃蟹,撞得石柱倒地。
  這就是橫沖蠱,和直撞蠱類似,但是橫向沖鋒。
  方源賣掉了跳跳草,購買了橫沖蠱、直撞蠱,充當自己的移動蠱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兩只蠱能在移動中發力,極為適合力道蠱師。讓移動本身,就成為了一種攻擊的手段。
  “等我到了四轉,就可將這兩只蠱合煉成橫沖直撞蠱,接著使用。”
  這算是長遠投資,從側面為自己省錢。
  接下來,方源交替使用這兩只蠱蟲,化身為一頭蠻牛,在小廣場上縱橫沖撞。
  這次,他一心兩用。
  不僅用橫沖蠱或者直撞蠱,還在同時動用全力以赴蠱。
  石柱不斷地被撞飛,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,發出悶雷一樣的響聲。
  “動用豬力虛影,能撞飛五根石柱,撞倒八根。動用熊力虛影,平均撞飛七根,撞倒五根石柱。動用鱷力虛影的話,能撞飛三根石柱,撞倒四根。”
  方源細心體會這其中的微妙。
  顯然,山豬之力適合沖撞,沖鋒的距離長,全程效果好。棕熊之力前半程力量強大,后半程就虛弱了。至于鱷魚之力,不太適合沖撞這樣的攻擊方式。
  “目前的全力以赴蠱,只能催動一只蠱的力量。不能同時催出豬力虛影和熊力虛影。也就是說,我的雙豬之力,算是有些浪費了。換成其他獸力,能增強其他方面的進攻能力。”
  “如今我有雙豬、一熊、一鱷之力,又達到了身體承擔的極限。是時候,動用鋼筋蠱了。”
  方源已經將鋼筋蠱買到手上。
  鋼筋鐵骨相互配合,可謂相得益彰。
  不過鋼筋蠱,和鐵骨蠱不同。后者是消耗型蠱,前者則需要一段時間的連續使用,才會量變達到質變,在方源的身上形成鋼筋效果。
  招呼家仆過來收拾廣場殘局,方源便回到密室當中。
  他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費,開始催動鋼筋蠱改造自身。
  三天之后,第五內城演武場。
  一位藍衣大漢站在方源的面前,氣喘吁吁,心有余悸。
  “只是和這小子交戰五六個回合,我受了重傷。全力以赴蠱,真不是蓋的……招招都能打出獸力虛影,實在太恐怖了!”
  這位藍衣大漢緊緊地盯著方源,勉強振奮精神。
  “不能輸!只要擊敗他,按照演武場的規矩,我就能得到全力以赴蠱。有了此蠱,我也能修力道!”
  藍衣大漢想到這里,猛喝一聲,再次向方源撲去。
  水牢蠱!
  他張開大口,吐出一團藍色水球。水球迅速壯大,將方源整個人都罩入其中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在水中揮起拳頭,隨意一擊。
  豬力虛影!
  水球晃動三下,強烈變形,卻沒有破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,為了對付我,我可是專門借的高利貸,買的這三轉水牢蠱啊。”藍衣大漢得意的大笑。
  方源目光凌厲,毫不慌亂,又拍出一掌。
  熊力虛影!
  水球猛地顫抖,劇烈形變,差點就要破掉,但最終還是還原成球狀。
  “獸力剛猛,水流至柔,以柔克剛,你是打不破的。”藍衣大漢輕吁一口氣,放下心來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。
  方源抬腿側踢,鱷力虛影!
  鱷魚和山豬、棕熊不同,它是兩棲生物,熟識水性。
  啪!
  水球乍然破碎,效果立竿見影。
  “什么?!”藍衣大漢大驚失色。
  直撞蠱!
  砰。
  藍衣大漢被方源撞飛出去,大噴鮮血,足足飛了二十步,這才落到地上。
  他掙扎欲起,但爬了一半,就再次倒下去。
  一動不動。
  他死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