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90 不能阻擋我

“連王汗都敗了,死在演武場上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”
  “這個小子手太辣了,根本就不知道手下留情!”
  “全力以赴蠱果然是強大……”
  演武場外,眾人議論紛紛。
  方源飛腳踢破水牢,一招沖撞過去,直接將藍衣大漢撞死,戰斗戛然而止。
  藍衣大漢胸口完全塌陷,慘白的肋骨外露出來,不一會兒,鮮血就染紅了演武場的地面。
  主持的蠱師,走上場,當眾宣布方源獲勝。
  藍衣大漢的尸體,一時間卻無人處理。
  從主持的蠱師手中取回藤訊蠱,方源探入心神一看,如今已有十七場勝利,失敗零場。
  畢竟,這里只是第五內城的演武區,二轉蠱師占據絕大多數,方源的修為就占據優勢。又有全力以赴蠱在手,除去先前幾場之外,余下的皆是幾個回合,就分了勝負。
  這些勝利,給方源帶來大量的元石。
  演武場中勝一場,不僅能取走對方的蠱蟲,而且還能從演武場方面,得到元石的獎勵。
  觀戰的人越多,獎勵的元石就越多。
  “李然,這里是五萬元石,我當眾交給你,免得你今后抵賴。”在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取出一堆元石。
  李然越眾而出,在無數羨慕的視線中,笑著將這些元石收入囊中。
  “方正,你果然是有誠信的人。先前給過八萬,現在是五萬,已經是十三萬了。”他拱拱手,說了一句,便告辭了。
  人群再次轟動。
  “這個方正,之前給八萬,現在給五萬,他哪里來的那么多錢?”有人不解。
  “不奇怪。這大半個月來,他在演武場中連連得勝,全力以赴蠱的名頭,吸引了許多人觀戰。每場戰斗他至少有數千塊的元石收入。幾場下來,就是上萬塊的元石啊。”有人答道,語氣酸澀。
  “不止呢。這小子心狠手辣,幾乎每場都打死對手。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。所以他每場都能收獲兩三只蠱,把這些蠱一賣,又是一筆錢。”有人冷哼道,揭發方源的暴行。
  “這個方正太過分了,他是在踏著我輩的尸體前進啊。”有人憤怒。
  有人嘆氣:“都是魔道蠱師,何必自相殘殺?唉……”
  也有人感慨:“不過話說回來,方正這個人也有優點。說給李然二十萬元石,就真的給了。說實話,要換做是我……”
  此話一出,人群中便一靜。
  很快就有人反駁:“二十萬元石,不是沒有給全么?等給全了,再說這話吧。”
  望著方源離開的背影,人群中也有人冷笑:“這個小子好日子快要到頭了。五天之后,就是李好強行挑戰他的日子。”
  “李好?他不是升上去,到第四內場里去了嗎?”
  “還差一點點,哼,我等著看這場好戲!”
  “嘿嘿,這個小子實在是囂張,就讓李好好好教訓教訓他。”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空竅中,潮起潮落,淡銀色真元海面,掀起一朵朵的浪花。
  鋼筋蠱在海中游弋,不斷地汲取淡銀真元,同時散發出黑色的幽芒。
  鋼筋蠱形如蚯蚓,通體墨色一片,但表面并不如蚯蚓那般柔軟,而是有一層堅韌油亮的甲殼。
  它散發出來的幽光,透過空竅,直接照射到方源身體的每一處角落。
  在幽光的作用下,方源渾身的肉筋,都染上一層淡淡的油墨色,變得更加堅韌剛強。
  足足過了半天功夫,方源這才停止催動鋼筋蠱。
  他出了一身的汗,鼻息粗重,頭都有些眩暈。
  運用鋼筋蠱的感覺,并不美好,酸麻痛癢各種感覺,輪番侵襲他的神經,十分考驗蠱師的忍耐力。
  尋常蠱師,運用鋼筋蠱,至少得半年功夫。
  但方源的計劃中,卻將時間濃縮到一個月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他每天動用鋼筋蠱的時間,要比常人多出六倍,是對意志和忍耐力的嚴峻考驗。
  “必須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,進行修煉!盡快的增加實力!”
  “我需要元石,演武場是最快的斂財手段。但只要輸一場,全力以赴蠱就會被人得去。或許能動用紫荊令牌阻止,但必定也要花費其他方面的巨大代價!”
  “我不能輸!我現在就像是急速奔跑的戰馬,實力飛速提升。但只要輸一場,就是栽了一個大跟頭。發展上揚的趨勢,將遭到迎頭棒喝。”
  “商家城只是另一個起點,我怎么可以栽在這里?今生我還要成蠱仙,我要沖七轉、八轉、九轉,我要登上巔峰,看上一輩子沒有看到的風景。傳聞九轉之上,是永生的至高境界!要長生容易,但永生卻無人做到。”
  “一個生命,最高的境界就是永生,最大的**就是永生。什么財富,不過是收集癖。什么男女,不過是原始的**。什么名聲,不過是他人說的屁話,帶著**的味道!”
  “財富、美色、名聲、地位,追逐這些的人,簡直是鼠目寸光。地球上是沒有辦法,每個人都必死無疑,只能追求這些東西,不然生命就無趣了。但在這個世界,元氣充沛,有永生的可能為什么不去追逐?”
  “為了永生,財富、美色、名聲、地位,都可以拿來利用,也都可以舍棄!為了永生,畏懼不能阻擋我,我將勇往直前!為了永生,懶惰不能阻擋我,我不會有一刻懈怠!為了永生,疼痛不能阻擋我,神魔不能阻擋我,天地也不能阻擋我!”
  這般想著,方源漆黑如墨的雙眸中,像是燃燒著殷紅的魔焰。
  休息時間一過,他毫不猶豫,再次催動鋼筋蠱。
  黑色的幽光照射他身體的每一處,甚至透出肌膚。
  寂靜的密室中,他面容冷酷至極,宛若鋼鐵澆筑的雕塑,透著頑固不化的強硬。
  什么樣的酸麻痛癢,都不過是心湖中的點點漣漪。
  旁人受不了,不代表方源受不了!
  如果說偏執是魔,那方源就是魔中之魔。
  死再多次,也絕不會改變他的心志!挫折再多,也只能充作薪柴,讓他心中的野心魔焰燃燒得越來越旺。
  ……
  轟!
  巨大的轟鳴聲,回蕩在演武場上。
  土石翻飛,氣浪橫掃,對手雖然逃脫了致命一擊,但仍舊被氣浪很推一把,連退十幾步。
  煙塵散去,造成這一擊的罪魁禍首,顯露真身。
  這是一只巨大的蛤蟆!
  它的比猛犸還要龐大,鼓起的雙眼好似磨盤。它渾身青灰色,大大的肚皮,強健有力的四肢,皮膚上長滿了青綠色的苔蘚,甚至還有石塊鑲嵌在上面。
  最引人矚目的,是它的背。
  它的背高高隆起,竟似背了一座小山峰!
  這山峰貨真價實,全是堅硬的山石,高有一丈半。塊壘層疊,刀砍斧劈一般,山石上同樣蔓延著青苔、青草,甚至還長著兩三棵小樹。
  這是三轉蠱,名為背山蛤蟆。厚重敦實,最擅長的一招,就是高高躍起,然后泰山壓頂般地砸落下來。
  剛剛就是它施展了拿手好戲,整個演武場就好像地震了一般,叫周圍觀戰的人都立足不穩,東倒西歪。
  “這樣的攻擊,真是太強了!”
  “聲勢浩蕩,就算是旁觀,也感到心驚肉跳。”
  “背山蛤蟆簡直是個堡壘,攻防一體,最大的缺點就是速度不行。但是它的主人卻完美地填補了這項缺陷!”
  眾人議論紛紛,視線先是集中到背山蛤蟆,然后不約而同地轉移到另外一位蠱師的身上。
  這位蠱師,一身花袍,身材瘦削,相貌清秀。
  他雖是男子,卻涂了粉底和胭脂,正站在演武場的另一邊,剔著修長干凈的手指甲。
  他姓李名好,三轉修為,戰斗經驗十分豐富,尤其擅長對付力道蠱修。
  “就憑你,也想跟我斗?呵呵,主動認輸吧,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了。”李好盯著自己的手指甲,看都不看對手一眼。
  “可惡的家伙,居然這樣看不起我!我和你拼了!”對手也是在演武場混的人,卻當眾受到這樣的侮辱,氣得臉色扭曲,咬牙切齒,向李好撲殺過來。
  李好靜靜地看著他,迅速地朝自己沖來,嘴角浮現出絲絲冷笑:“還是學不乖啊,受到的教訓不夠么。那么,就讓你在嘗一次這種特別的滋味吧。”
  移形蠱!
  李好雙目綻放奇光,看向自己的背山蛤蟆。
  一個呼吸之后,他倏地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背山蛤蟆的位置上。
  而同時,背山蛤蟆則出現在他原先的位置。
  通過移形蠱,他和背山蛤蟆互換了位置。
  他的對手原本沖向李好,結果一瞬間,他的面前出現了背山蛤蟆。
  砰!
  背山蛤蟆縱身一跳,如山峰橫飛,將這對手輕松撞飛。
  戰斗在眾人意料中結束!
  “背山蛤蟆搭配移形蠱,這樣的戰術,簡直是無解。”
  “沒有錯。移形蠱不僅可以置換背山蛤蟆,還可以置換對手。這就完全彌補了背山蛤蟆移動不足的弱點。”
  “這一場后,李好就是二十九場凈勝了,再打一場,就能升上第四內城。”
  “趕緊升上去吧,他在這里已經無人可制了。”
  “下一場和誰打?咦,居然是那個走了狗屎運,得到傳奇蠱的小子。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