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93 法則碎片大道之痕

密室中,方源盤坐在蒲團上,雙目緊閉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淡銀真元不斷地催動,灌注到自力更生蠱上。
  自力更生蠱,位于方源的空竅當中,正在海水中潛游。
  它形如蟑螂,體型扁平,通體黑褐色。長絲觸角,分有前后雙翅。
  這是三轉的治療蠱,方源前段時期大換血時所購。
  自力更生蠱幾乎可以說是,力修蠱師的絕配之蠱。
  蠱師的力量越強,自力更生蠱的治療效果便越優秀。反之,力氣越小,療效就越差。
  自力更生,自力更生,便是從力氣上獲取出更新、生長的效能。
  方源已有雙豬一熊一鱷的力量,此刻催動自力更生蠱,治療效果已然和肉白骨持平。這還不是它的極限,當方源今后繼續增添新的力量時,它的療效會更超越肉白骨,再不斷地往上拔高提升。
  但自力更生蠱也有弊端。
  那就是不能給他人治療,只能給蠱師本身使用。
  這就大大限制了它的應用。
  再加上它價格昂貴,屬于珍稀蠱,高達四萬五千塊元石!比劍影蠱還要貴得多。所以力道蠱師雖多,但是很少人有買得起的。
  和上古不同,如今力道蠱師大多都位于底層,干苦力買賣。低轉境界的多,高轉的少,出彩的更少。傲立巔峰的極為稀有,縱觀南疆,也就武姬娘娘一人罷了。她還是憑借的上古力道傳承。
  這是個力道沒落的時代。
  現在,方源正在利用自力更生蠱,進行自我的療傷。
  在和李好的一戰中,他受了傷。
  導致受傷的罪魁禍首,不是李好,也不是背山蛤蟆,而是方源他自己。
  在激烈的戰斗中,他攻勢狂放威猛,持續良久。導致肌肉拉傷,肌腱斷裂,就連天蓬蠱也十分萎靡,需要修養。
  幸好他事先用了鐵骨蠱,鐵骨錚錚,沒有什么事情。否則連骨頭都要斷裂。
  常人發力過猛,就會拉傷肌肉。炮彈打得越多,炮口就越容易炸膛。
  任何的力量,都需要基石承載。這點,在力道蠱修身上,尤為如此。
  方源雖然有天蓬蠱,鐵骨,但是力量太強,招數綿綿不斷,肌肉承擔不住,內臟、血液等等的負擔,都很大。
  一戰下來,他渾身都是暗傷。
  就連出汗,都滲出血漬。
  “用自力更生蠱療傷,這已經是第五個時辰了。主要還是鋼筋蠱效果,導致治療艱難。”方源心中有分寸。
  在此之前,他一直用鋼筋蠱改造自身,鍛煉置身。導致肌肉中的大筋,都染上淡淡的黑色,透著金屬光澤,變得更加堅韌。
  如今這些大筋不是拉傷,就是直接斷裂,要續接生長,要恢復治療,比常人的筋肉困難多了。
  為何如此?
  常人也許說不清楚,只知道有這樣的現象。但方源心中清楚,他前世到底是蠱仙,知道這其中涉及到天地規則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。
  蠱蟲身軀或大或小,蘊藏著天地大道的法則碎片。
  鋼筋蠱的效果,是將蠱師身體中的筋腱,鍛煉得如鋼鐵般堅韌。這就使得方源的大筋上,永久附著相應的法則之力,大道之痕。
  自力更生蠱要治療,不僅是恢復本身的肉筋,更要克服、覆蓋這層法則之力。
  好在這段法則,不和治療法則對立沖突。否則就不是治療方源,而是傷害方源了。
  同樣的,棕熊本力蠱,黑白豕蠱、鱷力蠱也是如此。
  它們本身蘊藏著關于“氣力”的一段大道法則碎片,附著在方源的體內,就成為獸力虛影潛伏起來。全力爆發之后,才會肉眼可見。
  什么是獸力虛影,究其本質,就是力量的道紋——天地大道的痕跡!
  再舉個例子——毒誓蠱。
  它是關于約束的法則,布置在蠱師體內,同時約束對方。
  這道紋平時并不可見,但是在言而無信蠱的作用下,就能顯露出來,然后被其消滅。
  言而無信蠱中蘊藏的法則,就是和毒誓蠱對立的。只是前者更強一些,所以能起到克制的作用。
  再拓展開來,為什么光虹蠱、移形蠱,需要蠱師本身潔凈呢?
  也是如此原因。
  力道的法則,會干擾到光之法則,空間法則的運轉。力之道紋如果太強大,就會知道導致后兩者使用失敗。
  “蠱師用蠱,其實利用的是各種大道法則的碎片。蠱是碎片的載體,是一種天然的工具。蠱師煉蠱,同樣如此,也是融合法則,凝練法則。養蠱、用蠱、煉蠱……蠱修不是小道,是真正的大道!在修行中,蠱師師法自然,通曉天地。所以才有長生之法,才有成就不朽的希望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早有明悟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因為困難多壯志,不教紅塵惑堅心。今身暫且棲草頭,它日狂歌踏山河。”
  書房中,商燕飛口中喃喃,咀嚼著方源長嘯之詩,面容上饒有趣味。
  “因為困難重重,反而壯志凌云。紅塵滾滾,也不能束縛自心。真是好大的氣概!尤其是最后一句。這是把我商家城,當做草頭嗎?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,依我看,方正應該說的是那對手李好,弱不禁打罷了。”一旁的魏央抱拳道。
  商燕飛搖搖頭:“無妨,我還沒有心胸狹小到這種程度。只是有些可惜啊,我錯過了一場好戲。不過雖然沒有親眼看到,但也能想象得出方正大發神威,打出氣勢的情景。”
  商燕飛身居高位,眼界寬廣,心胸開闊。對方源的志向,大度包容,并且加以欣賞。
  被商燕飛一提,魏央腦海中頓時浮現出當時生動的畫面,語氣唏噓:“的確如此。當時那個場面,方正氣勢剛猛至極,蓋壓全場,震懾眾人,無人出聲!”
  商燕飛撫掌,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慢慢踱步到窗口:“千軍易得,一將難求。可惜這個將,心高氣傲,連我商家城都不放在眼里。也是,他雖然艱難困苦,但都闖了過來,并且屢屢收獲,修為更是勇猛精進。這就把他的性格培養成了。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,分析的極是。年輕人,總是有這種闖勁,無法無天。”魏央垂首,附和道。
  商燕飛看向窗外,漸漸地瞇起雙眼。
  方源把商家城比作草頭,這樣的志向大得嚇人,絕對是雄心壯志。但商燕飛本人,并不在意。
  他是站在巔峰,俯瞰南疆的男人,自有胸懷容納。而商家城,也不是被人比作草頭,就真的是草頭了。
  他在意的是前一句。
  因為困難多壯志,不教紅塵惑堅心……
  這個世界上,志大才疏的人多的是。而有志向又有天賦才華的,很少,簡直是萬中無一。不僅有志向才華,更有堅強意志的,則簡直是罕見!
  有志向,有才華不可怕,但再增添這股絕不屈服的鋼鐵意志,就令人擔憂了。
  這樣的人,在歷史上,常被人稱之為英雄、梟雄,或者奸雄。
  這種人,往往能改變歷史,創造歷史!
  這樣的人,怎么會屈居人下呢?怎么能為商家所用呢?如果不能用,魔道有此子,必定絞動天下風云,掀起腥風血雨。遠非正道之福啊……
  想到這里,商燕飛忽然開口:“我聽說,方正奪了那個李然的機緣,為了心安,主動償還二十萬元石。現在還了多少了?”
  魏央便答道:“已經還了十三萬,還差七萬的缺口。不過依屬下來看,也快了。”
  聽了這個回答,商燕飛心中的擔憂緩解了下來。
  他點點頭:“也是。但凡志向宏偉者,從不拘小節,區區二十萬元石算得了什么?呵呵呵。”
  又想到方正救商心慈的事情,商燕飛不由地失笑一聲。
  此子性情有些可愛,行事很有原則,有恩必還,有仇必報。卻非那毫無禮儀道德,無所顧忌的危險性格,有這點,就有招攬控制的希望。
  只是他現在正是風頭正勁之時,招攬希望不大,須得緩緩圖之。
  等到他被現實重挫,以情感動,替商心慈招攬到麾下,有這樣的臂助,自己也就稍稍放心了。
  “也罷。方正,就讓我看看你能走到哪一步吧……”商燕飛心中沉吟著。
  他目光犀利,對整個局面洞若觀火。
  方源轟殺了李好,在整個演武區都引發了轟動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的強大,讓人萬分矚目。
  很多人,開始意識到方源是個硬茬。但另外一方面,也更激起了其他強者的注意和覬覦。
  方源接下來會渡過一段安穩的時間,但緊接著,他的日子就不好過了。
  依他的心性,必定會撞得頭破血流。到那時,他就會認識到自己的弱小。
  就先借著演武場之力,壓一壓他,磨一磨他。
  正如商燕飛所料的這樣,方源迎來了不戰而勝的輕松日子。
  李好是什么人?
  第五內城的演武場中,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,本來都要升到第四內城中去了。
  連他都慘死在方源的鐵拳之下,還有什么人能制住方源?
  但是強行挑戰,不能取消,原先想撿便宜的魔道蠱師們,只好捏著鼻子強行登場。
  剛開始,還會有人顧及著面子,試著和方源交手幾次。
  但方源重傷數人,打死一人之后,他們再不敢托大了,往往戰斗一開始,他們就主動認輸。
  十九勝,二十場勝,二十一場勝……
  方源的上場,不再是戰斗,而成了走過場,領元石。
  可以說是春風得意。
 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一支百家的追緝隊伍,來到了商家城腳下。
  (ps:最近需要出一趟遠門,需要大量真元催動飛機蠱。所以兩更蠱催不起來了,只能催一更蠱了。一直到七月十號左右,期間也許一更蠱都催動不了。無奈……以上通知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