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94 蒼天無眼啊

“終于到達了商家城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”望著滿山的建筑,百風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他是百家的家老,當初他年輕時,游歷南疆,就曾經來過商家城。如今再來,青春不再,物是人非,卻是帶著追緝魔道蠱師的任務而來。
  “你們說,那兩個魔道賊子真的走了這條路嗎?”百蓮語氣擔憂。
  “應該就是這條路了。我們以無足鳥的墜落地點,分散了幾路。其他方向,都沒有收獲。惟獨此條道路,殘留可疑痕跡。”一旁的鐵刀苦道。
  他心中也不太確定。
  鐵家雖然在追蹤方面是南疆第一,但他是攻擊蠱師,而且南疆多山林,環境復雜多變,容易藏身,追蹤困難。
  “也許他們兩個早就死在路上,葬身獸口之下了。”一位同伴樂觀地道。
  這可能性很大。他們沿途發現了許多殘骸,以及獸潮沖擊商隊留下的大量痕跡。
  “我倒是希望他們還活著!”百戰獵咬牙切齒。他的爺爺就是被方白二人殺死的,他要親手把方白二人殺死,才能排解心中的滔天仇恨。
  “好了,我們先進城再說吧。如果沒有發現,就花些元石給族中送信,看看族長大人怎么安排。”百風率先邁出腳步。
  一行人風塵仆仆地來到城門口。
  巧合的是,這城門就是方白二人當初進入的關卡。
  “要進入城池,每人十塊元石。”城門的守衛攔下他們。
  百風拿出了一道黃梨令牌,晃了晃。
  守衛看了,確認無誤后便道:“黃梨令牌可免三人的入城費。”
  百風一行六人,繳納了三十塊元石。
  “這位大哥,你可見過有這兩個人進城么?”百戰獵手指著城墻上的一則通緝令,問道。
  這正是追緝方白二人的通緝令。
  但是通緝令的表面,已經被一張新的通緝令,覆蓋了大半。
  這是常態。
  每過一段時間,總會有新的通緝令產生。
  城衛勃然變色,對百戰獵低喝道:“你這是什么話?有我把守的城門,怎么會有魔道蠱師進入。你當我是瞎子嗎?你是在污蔑我,污蔑商家的正直青年!”
  百戰獵神情一滯。
  百風家老連忙道歉,在商家城,他就算是百家的家老,也得收納起架子。
  城衛見百風到底是三轉蠱師,也不敢過多追究,只是口中罵罵咧咧。
  直到鐵刀苦神色不快,亮出身份:“行了,你閉嘴吧。你們商家是什么樣,我鐵家還不清楚嗎?”
  城門守衛這才止住話。
  百家一行人吃了這記下馬威,頗有些灰頭土臉,走進了外城。
  “我們先吃些飯菜,這些天奔波,都疲累不堪了。好好休息一下,并不耽誤追緝。我正好知道第五內城里,有一家不錯的飯館。就在演武區,想當初我也參加過演武,打到第四內城呢。”百風家老提議道。
  這建議甚好,贏得了眾人的歡迎。
  一行人進入第五內城,來到演武區。百戰獵、百蓮幾位小輩,立即就被演武區的熱烈氛圍所感染。
  走的路上,不斷地聽到路人興奮交談的聲音。
  “壇鏡這一次終于報仇了,把施南生打趴下了。施南生揚言要報復回來,這兩人仇怨越積越深了。”
  “袁空掌握了病云蛾,戰力又上升了一段,幾乎可以在第五內城的演武場稱霸了。”
  “稱霸,呵呵,等古月方正升上第四內城再說吧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古月方正!!!”
  百家一行人無不瞳孔一擴,如遭雷擊。他們腳步倏地停住,數道眼神閃電般地射向那個說話的路人。
  把那路人著實嚇了一跳。
  半柱香之后。
  演武場中,方源施施然走上場。他此次的對手,是一位中年大漢,五大三粗,膀大腰圓,胡須如鋼鬃,長得兇神惡煞。
  當——!
  一聲脆響,代表著戰斗正式開始。
  “我認輸!”中年壯漢第一時間,開口大叫。叫得干脆,叫得利落,叫得讓周圍的觀戰者大為不滿。
  “怎么又是這樣?”
  “丟不丟臉啊,還沒打,就認輸了。”
  “丟臉總比丟命好啊,現在第五內城這里,誰敢和方正打?全力以赴蠱,實在太猛了!”
  眾人興嘆唏噓。
  戰斗剛剛開始,然后便結束了。
  主持的蠱師走上來,要去雙方的藤訊蠱,修改了內容后,又返還給對方。
  中年大漢轉身離去,主動認輸是一種恥辱,但形勢比人強,誰叫方源心狠手辣至極,從不留手呢。他不敢冒險爭面子。
  方源卻沒有立即走,而是當眾取出四萬塊元石,交給李然。
  這一幕,又再次引發了眾人的議論。
  “又是四萬塊元石,真的又給了!”
  “這個古月方正雖然狠辣,但說到做到,二十萬元石,如今已經給的差不多了。只剩下三萬塊元石的缺口。”
  “李然用這些元石購買蠱蟲,在演武區也開始展露頭角了,真是叫人羨慕嫉妒啊。”
  “有恩必還,有仇必報。從這點上來講,我很佩服古月方正。”
  “這一場勝了,他就是二十九場凈勝,還差最后一場,就要升上第四內城。”
  “趕緊走吧,在這里誰敢對戰他?連李好都死在他的手里……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古月方正,千辛萬苦,終于讓我們發現了你!”人群中,百戰獵咬牙切齒,臉色恨得都扭曲起來。
  其他的同伴,臉色也十分難看。
  他們辛辛苦苦追緝這么久,一路奔波勞累,吃了多少苦頭。結果到頭來,卻發現他們要捉拿的人,在商家城混得風生水起,簡直是春風得意。
  在此之前,他們還不斷猜測,方源說不定已經慘死在野獸的口中,被消化成糞便排泄出去了。
  此情此景,和他們的預計,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  方源不僅沒有困頓,反而活得很好,甚至換了蠱蟲,戰力和修為統統暴漲。
  這叫他們情何以堪!
  “蒼天無眼啊,怎生叫這惡賊如此得志?”百風仰天長嘆。
  “他運氣也太好了,救下了商家族長的私生女,居然得了紫荊令牌!在商家城里,我們根本動不了他。他受到商家的保護!”百蓮恨得牙根發癢,從路人那里她了解到了很多。
  殺死兩位少族長的仇人,明明就在眼前,但偏偏他們拿方源沒有辦法。
  “不僅是他,還有那個白凝冰,也有紫荊令牌。如今也參加演武,戰績相當不錯。”身邊的同伴嘆息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世道啊,壞人得志,好人卻慘死。唉!”
  “其實要動他倆,也不是沒有辦法。他們可以參加演武,我們也可以。”鐵刀苦沙啞著嗓子,目光尖銳如刀。
  他從百家族長處得知,方源手中有著焦雷豆母蠱。
  如今,他已經確信方白二人就是殺害他的少主人的兇手!
  緝拿方白二人已經不可能了,那么就殺掉他們倆個!如此才能為少主報仇,鐵刀苦才有臉面回轉鐵家。
  “不錯!這是個好方法。”百風眼前一亮,精神振奮起來。
  借助演武場的規矩,方源就算有紫荊令牌,也保護不了他。就算殺不了他,奪走他的全力以赴蠱,也能遏制他的成長。
  說實在話,他的成長速度太可怕了,叫人心驚。絕不能讓他這樣成長起來!
  “等等,百戰獵去哪了?”百蓮忽然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走出這處演武場,沿途的路人都不由地給他讓路。
  無數目光,集中在他的身上,有畏有敬,也有冷漠、仇視等等。
  “我雖然殺了許多蠱師,但名聲卻并不臭。每一次當眾給李然元石,都是一場造勢。二十萬元石,還差三萬了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走著,一邊心中琢磨。
  和李好一戰,他繳獲了三只蠱,卻沒有背山蛤蟆,也沒有移形蠱。
  背山蛤蟆被他硬生生打死了,移形蠱是李好的本命蠱,李好死后它也隨之消亡。
  不過那一戰,觀戰人數眾多,方源還是得到了六千多塊的元石。
  這一個多月來,不斷連勝,除了自己留下一小筆元石,其余的湊齊四萬,就交給了李然。
  因為這番舉動,再加上李然的回應,武家方面暫時沒有對方源動手。
  這就贏得了寶貴的發展時間。
  “如今我已有二十九場凈勝,再勝一場,就要升到第四內城去。第四內城競爭壓力更大,強手如云,不過贏了之后,收獲就更多。如今鋼筋蠱已經用畢,我可以再添其他獸力虛影。只是……”
  只是增添獸力虛影,是個水磨工夫,至少得兩三個月,才能完全見效。
  方源升到第四內城之后,壓力巨大,急需增添新的力量,應對局面。
  “最近的一場大型的拍賣會上,有只一蹴而就蠱。我若能得到它,就能一夜之間,獲得新的獸力虛影。可惜我元石太少,連參加拍賣的資格都沒有……”
  錢到用時方恨少!
  正當方源思索,該是向誰借錢的時候,一個少年忽然出現,攔住他的路。
  “古月方正,你可還認得我!?”百戰獵怒吼道。
  “戰獵!”
  “戰獵,你不要沖動。”
  百家一行人隨即趕到,形成一個針對方源的半包圍。
  雙方對峙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