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5 罪犯必要嚴懲

方源眉頭微挑,目光輕掃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百戰獵,他是有印象的,百家的后輩第一人,一起喝過酒。
  百蓮他更是熟悉,曾經陪同自己一段時間,對他動用過美人計。可惜區區美色豈能動搖方源的心?結果被方源將計就計了。
  其他人,如百風、鐵刀苦等,方源卻不認識。
  不過就算如此,方源也知道這行人的來歷和動機。
  這是苦主找上了門。
  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古月方正,你殘害我百家兩位少族長,就算是逃到商家城來,也不行!”百風低喝道。
  “方正,你埋下陷坑,轟殺我鐵家少主以及族人近世人。此仇不共戴天,我鐵刀苦是必取你項上人頭!”鐵刀苦神情激動,手指著方源的鼻子,咆哮著道。
  這片的動靜,立即吸引了周圍路人的注意。看熱鬧是人的天性,無數道目光頓時集中在這里。
  “哦,你是鐵家的人?怪哉!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殺了你的族人?”方源冷笑一聲。
  “你休要狡辯!你有焦雷豆母蠱,挖了大坑,用心險惡之極。我鐵家一行人就是踩在你的坑上,被炸得尸骨無存。我們一路追蹤你,除了你還會有誰?”鐵刀苦雙眼近乎噴火,恨不得立即將方源大卸八塊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楞了一下,旋即笑起來,“原來如此,看來我這坑是挖對了。謝謝你告訴我這個好消息,讓我心情舒暢。”
  “你!”鐵刀苦瞪圓雙眼,怒發沖冠,“你承認了!你居然承認了!很好,好的很,方正,你必死無疑了。你竟然敢殺了我鐵家的少主,你這是跟我鐵家為敵!”
  “為敵又怎樣?”方源聳聳肩,冷笑著道,“真是可笑,我挖了坑,是為了對付草裙猴用的。結果你們踩上去了,只能怪你們鐵家不長眼睛。再說,我犯了什么罪,你們鐵家憑什么追蹤我?自找死路,呵呵呵,死的好,死的妙啊……”
  這番話,讓周圍人目瞪口呆。
  “他居然直接挑釁鐵家的人?”
  “方正是瘋了嗎?鐵家可是不弱于商家的南疆霸主之一啊。”
  “鐵家四處緝拿魔道蠱師,有名垂天下的鎮魔塔,是魔道的克星。他竟然殺了鐵家的少主!”
  “他有紫荊令牌在手,有恃無恐!只要在商家城一天,就是商家的貴客。就算是鐵家家主來了,商燕飛大人也要保護他。若不護住他,消息往外面一傳,就是商家怕了鐵家。嘿嘿……”
  周圍人的議論聲,讓怒火中燒的鐵刀苦稍微冷靜了下來。
  方源有紫荊令牌在手,如今修為又是三轉,對付他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容易了。
  “哼,方正,你休要以為躲在這里,就安全無憂了。你想靠演武場這條路子成為商家的外姓家老?想得美!我告訴你,只要有我百風在這一天,你就不可能在演武場稱雄霸道!”百風家老陰測測地道。
  鐵刀苦跟著道:“方正,我會在演武場結果你。你逃不了的,你犯下大罪,必須要受到嚴懲!”
  “哦,你們想要在演武場阻擊我?”方源眼中閃過一絲冷光。
  他并不害怕這些人,哪怕百風、鐵刀苦、百戰獵、百蓮都是三轉蠱師。
  要通過演武場來對付自己,他們也發揮不出人數上的優勢。
  “只是我如今的處境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中沉吟,忽然輕輕一笑,對百風道:“你們百家得了白骨傳承,居然還不滿足,還想來對付我?沒有我,你們哪里發現得了白骨傳承?哼,看來你們是不想知道兩位少族長的下落了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頓時讓百家一行人流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  聽方源這口氣,好像兩位少族長并沒有死啊……
  “方正,你什么意思?”百風立即問道,臉色驚疑不定。
  “方正,你休想用花言巧語哄騙我們。我們幾乎搜遍了白骨傳承,兩位少族長的影子都找不到。”百蓮冷喝出聲。
  “白骨傳承,是我發現的,你們百家難道自認為比我更了解嗎?可笑!”
  方源不屑地嗤笑一聲,接著道:“我怎么可能帶上那兩個累贅撤退,你們也不用腦子想想。哄騙你們?哼,鐵家我都不怕,我還怕你們區區百家。”
  “方正,如果兩位少族長都還幸存。我想這就是個誤會,我們百家……并非是不明事理的家族。”百風斟酌著詞句,企圖穩住方源,從他口中套出自家兩位少族長的下落。
  “想要知道,呵呵,也罷。正巧我餓了,請我吃飯吧,就去第三內城最豪華的那家獅子樓。”方源淡漠地道。
  百家一行人面面相覷。
  兩位少族長的下落,非同小可,事關百家一族的未來。
  盡管百家恨極了方源,但百風家老終究咬咬牙,點頭道:“好,就去獅子樓!”
  獅子樓并非是單純的酒樓,而是規格豪華的青樓。
  此樓專門從北原、東海、西漠處,引進異域女子,盡皆豐臀浪乳,風情萬種。又有一絕,號稱獅子肉球,乃是人體宴。
  將用獅子肉、老虎肉等各種珍貴食材,做成的肉圓子,擺放在身形曼妙,胸襟雄闊的女子身上。
  取名獅子肉球,含義深刻。不僅吃菜,也“吃”人。
  但方源來此,卻并非對“獅子肉球”這道菜有興趣。而是此樓大有背景,有許多密室。許多商家族人,為了遮掩名聲,常常選了密室私密風流,不虞消息走漏。
  方源選了一處密室,和眾人坐下。
  一桌的酒席,菜香撲鼻。卻未點那道“獅子肉球”的招牌菜。
  “說吧,我們家族的兩位族長,到底在哪里?”百風一坐下,就急不可耐地問道。
  “諸位想要知道,還請這位鐵家的蠱師,暫退門外。”方源深深地看了一眼鐵刀苦。
  “為什么?”鐵刀苦目光如刀,狠狠地向方源剮來,心中莫名地涌出一股不妙的情緒。
  “因為這是我和百家的私事!”方源語氣強硬,“我要保證這里,除我之外,都是百家的人。否則,我是不會說的。”
  百風猶豫了一下,事關兩位少族長,他不得不慎重,因此轉頭看向鐵刀苦。
  鐵刀苦冷哼一聲,不悅地走出密室,帶上房門。
  密室內外,聲音隔絕。
  “說吧,我家少族長的下落,休要哄騙我等!這里是商家城,有大把的蠱蟲,可以證實你的話。”百風厲色問道。
  方源施施然舉起酒杯,喝下一口酒:“下落?當然都死了,你們還真是天真!我既然與你們百家為敵,當然是斬草除根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!”
  “你竟然敢耍我們?”
  “方正,你找死!!”
  百家一行人勃然大怒,騰的站起來,怒氣沖天,逼向方源。
  但雷聲大,雨點小。
  這里不是百家山寨,方源有紫荊令牌,本身實力又不俗。要殺得方源,必要付出慘重代價。關鍵是,這樣殺了他,就是和商家作對!
  你們百家在我商家城,殺我族的貴客,呵呵。
  百家如今有元泉干涸的危機,正是風雨飄搖之際。又得白骨傳承,各方虎視眈眈。再惹上商家這個龐然大物的話,后果不堪設想!
  方源安坐在位置上,抬眼掃了一眼眾人,然后淡淡的說了一句話。
  “我其實挺佩服你們的。你們百家元泉即將干枯,自身難保,卻還有閑情逸致,跑來對付我。呵呵,真是了不起。”
  這話如一道晴天霹靂,瞬間狠狠地轟擊,令家老百風心湖一炸。
  他驚駭欲絕,脫口而出:“這事情,你怎么知道?!”
  這消息被百家高層秘密封鎖,就算是百戰獵、百蓮都不知情。但方源卻一語道破,怎么不叫百風震恐?
  “當然是從貴族的兩位少族長口中得知。在我殺他倆之前,他們跪地求饒,企圖用這個消息得到我的信任,換取活命的機會。”方源睜眼說瞎話,反正死無對證,隨他如何編造。
  “不可能!這個消息,只限于族長和幾位家老知道。兩位少族長年幼懵懂,怎么可能讓他們知道這個消息?!”百風當即反駁道。
  方源撇撇嘴:“也許他們是在玩耍的時候,無疑中聽到的?畢竟他們的母親可是你們的族長啊。這個都是細枝末節而已。”
  “家老大人,元泉干涸,他說的是真的嗎?”
  “竟然有這樣的事情,家族的元泉一旦干涸的話……”
  百蓮、百戰獵等人,紛紛發問,神情惶急。
  元泉是一個家族的根基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一旦失去元泉,再強的家族,也是無根的浮萍。
  百風被他們這一問,頓時驚醒,心中暗叫糟糕。
  也許方源還只是猜測,兩位少族長終究是孩童,可信度并不高。但自己此番失態,失了分寸,卻無疑從側面證實此事。
  百風心中懊悔至極,恨不得打自己一個嘴巴。他生性就是急躁,藏不住事情。要不然年輕的時候,也不會被父親趕出家族,逼他闖蕩打磨氣性。
  這些年來,他養了些城府,但終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。
  這其實也怪不得他,主要還是元泉太過重要,百風心中背著這個包袱,壓力重生。就像是積蓄著的火山,被方源輕輕一點,就忍不住爆開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