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97 拍賣會

“這群人在里面干什么,都已經過去大半個時辰了……”密室的門外,鐵刀苦抱臂站立,心中疑惑越來越深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密室隔絕聲音,但并不牢固。一旦開打,他必定能第一時間察覺。
  但問題是,至始至終,都安安靜靜,叫鐵刀苦心中琢磨不透。
  吱呀。
  就在這時,房門忽然從里面打開。
  “刀苦大哥,請進來吧,我們已經談完了。”百家的一位蠱師道。
  鐵刀苦邁進密室,首先就看到被百戰獵拳頭砸毀的酒桌,各色佳肴混雜一起,落在地上,一片狼藉。
  鐵刀苦不禁挑了挑眉頭。
  很顯然,這酒席已經吃不成了。就算能吃,在場的百家眾人也沒有胃口。
  他們臉色灰敗,神情呆滯,似乎受到極大的創傷。
  唯有方源面色如常,甚至還帶著些紅潤的光彩。
  剛剛他已經和百家眾人達成協定,并且當場用了毒誓蠱,一切已成定局。
  “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鐵刀苦驚疑不定。
  “我先走了,希望你們好自為之。”方源丟下這句話,走出密室。
  “方正,你給我在演武場上等著!”鐵刀苦低吼道。
  方源理都不理他,身影轉出,消失在眾人視野中。
  “諸位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鐵刀苦萬分疑惑,掉頭便問。怎么談了一會兒,百家的這些人神情都變了,感受不到他們絲毫的復仇氣焰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百風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他抬起頭看向鐵刀苦,目光很復雜:“鐵老弟,事發突然,不便告知。我們百家退出了,不再對付方白二人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鐵刀苦頓時失聲,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“我們百家家業小,容不得折騰。告辭了!”百風起身,率先走出密室。
  “諸位不用擔心,他投靠商家,難道我鐵家就不是南疆霸主了嗎?”鐵刀苦急忙勸說道。要對付方白二人,當然是人手越多越好。若是百家撤走,他就勢單力孤了!
  但他哪知道其中的隱秘?
  他勸說不到點子上,百家執意分別,終究阻攔不住。
  望著百家一席人離去的背影,鐵刀苦臉色冰寒至極,口中喃喃:“不戰而屈人之兵,方正你耍了個好手段!但別以為我鐵刀苦會放棄。哼!”
  他心志堅毅,旁人放棄了,但他仍舊選擇堅持。
  他決定,現在就去演武區報名,他要在演武場上狙擊方源!
  “客官,請留步。”店中伙計趕來,很客氣地攔在他的面前,臉上堆起笑容,“您還沒有付賬呢。”
  “啊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五十萬元石,這么大的一筆款子,還只給我們一天時間,怎么籌啊?”走在寬闊的街道上,百蓮憂心忡忡地道。
  “以我百家家老的身份,可以去錢莊借貸三十萬。剩下的二十萬缺口……只好當掉小龍卷了。”百風已經有所覺悟。
  百家等人不禁動容。
  百戰獵失聲道:“家老大人,你的小龍卷蠱,可是你的核心蠱,真的要當掉嗎?”
  百風露出一絲苦笑。
  “就算是家老當掉小龍卷蠱,也不能湊夠二十萬。把我的蓮衣蠱也當了吧。”百蓮緊抿雙唇。
  這么一說,百家的其他人都有了覺悟。
  “把我的思若泉涌蠱也當了。”
  “還有我的小鉆風蠱。”
  “我的三叉骨槍,也貢獻出來……”
  百風緩緩點頭:“諸位能舍小我為家族,我百家何愁不興旺?今日恥辱,來日必當千百倍地報還!不過現在,還是以家族為重。此事以我為主,回到家族,這事情皆有我承擔。”
  “家老大人!”眾人驚詫。
  復仇不成,反而簽訂了如此喪權辱家的條約,雖然是最正確的選擇,但是回到家族必定壓力重重,飽受非議。
  政治斗爭,無處不在。
  但百風將整個事情一力承當下來,無疑是保護了百蓮、百戰獵等人的政治前途。
  百風露出一絲慈愛的笑容,嘆息著道:“你們不要多說了,我已經老了。家族的未來,在你們的身上。沒有付出和犧牲,哪里會有收獲呢?正是因為有無數人的犧牲,無數人的忍辱負重!才有家族的榮昌繁華,才有我們親人的笑顏。”
  “嗯!”百蓮、百戰獵紛紛點頭,皆有所領悟。
  他們灰敗的臉色漸漸消失,數對眼眸中各有一抹光澤越來越亮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三天之后,大型拍賣會。
  “諸位,你們看到的是一只霜息蠱。三轉蠱蟲,能吐出冰霜之氣,有凍傷緩慢對手的效果。霜息蠱的最大優點,就是每次只消耗半成的淡銀真元。底價兩萬三千塊元石!”一個圓臺上,主持的蠱師催動著擴音蠱道。
  “兩萬五千。”
  “兩萬八千。”
  “三萬!”
  一輪激烈的報價聲后,霜息蠱以三萬八千枚元石賣了出去。
  方源俯瞰著圓臺,靜靜地坐在位置上。
  他的這個位置,是高處的包廂,叫人看不出身份。這是紫荊令牌擁有者的福利。
  小型拍賣會,他可以靠著紫荊令牌,提前購買拍品。但是大型拍賣會,就不可以了。
  “請看,這是一只炎心蠱,形如微型火山。蠱師煉化之后,寄托在心臟當中。眾所周知,它有增強火類蠱蟲攻擊的效果。三轉的炎心蠱,起拍價三萬元石!”臺上,蠱師高聲喊道。
  他話音剛落,立即就有人報價:“三萬五千!”
  一下子,將價格太高了五千塊元石,顯出一股氣勢。
  但這并不能阻止有意者的熱情。
  “三萬六千!”
  “三萬八千。”
  “四萬……”
  價格最終定格在四萬二千上。
  “看來這些人拍買東西,還是理智的。這個價格很合理……”方源坐在包廂中,看了一會,心中漸漸有數。
  商家城貿易頻繁,這種大型拍賣會每隔一段時間,就會舉辦一次,在商家城生活的蠱師,都已經習慣了,拍買時也學聰明了。
  誰都不是傻子。
  當然,偶爾也有一擲千金的主兒。
  不過,方源觀察了半天,今天的拍賣會似乎沒有。
  這是他的幸運,也是別人的幸運。
  若真有這樣的人,方源就要出手提價,提前將此人的資本掏空。這種斗智斗力,對方源來講,是小兒科了。
  大型拍賣會上,都是珍稀蠱。至少是三轉,或者以上,三轉之下的幾乎沒有。
  除了蠱蟲之外,還有珍稀的喂蠱食料、珍貴少見的煉蠱輔料、煉蠱秘方、有關某些傳承的信息、品相極棒的頑石,以及女奴、男奴、活捉的獸王等等。
  霜息蠱、炎心蠱這種,賣個三四萬塊的價格,和其他拍品比較起來,只能算是低價。
  很快,方源就看到一只四轉的草木皆兵蠱,賣出了二十五萬元石的價格。
  草木皆兵蠱,能將蠱師周圍一定范圍內的花草樹木,轉為攻擊手段。放在南疆這種地方,絕對是一柄殺器。
  普通的四轉蠱,也就一到十萬的樣子。草木皆兵蠱的價格,已經是通常五轉蠱的價格了。
  方源此時手中雖然捏著五十萬,但放在這拍賣場中,真心不多,也就兩只草木皆兵蠱的事。
  一蹴而就蠱,乃是四轉珍稀蠱。
  競價成功后,方源花掉了十八萬多的元石。
  隨后,他又花費總共八萬三的元石,買了一只白銀舍利蠱,一只金罡蠱。
  再之后,就沒有再出手了。
  元石不能亂花,要花在有用的地方。目前全力以赴蠱為核心,自力更生蠱有了,還缺少一只苦力蠱。這貨可不便宜,而且極稀少,就算是商家城也不多見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用的人少,合煉的成功率又極低!
  蠱蟲的買賣,也是符合市場供應需求的。需求少,成本高,貨物自然就少了。
  “苦力蠱如果買不到,那就只好自己合煉。只是這成功率令人頭疼吶。”
  “白銀舍利蠱到手了,卻無須急著用。若是我獨自修行,越早用越好,但如今靠著白凝冰。這白銀舍利蠱還是留著后面再用。”
  “今天用了二十七萬多的元石,還剩下二十二余。留著慢慢攢,每兩年商家城都會有一場超級拍賣大會。”
  “李然告訴我,百家一行人確實已經離開了商家城。雖然敲詐了三百萬,但不能小看這個家族。忍辱負重,又有犧牲精神,難怪前世百家會崛起。百家現在借著開發白骨傳承的由頭,大肆搜索白骨山的元泉。進度可比前世要快多了,不得不提防。”
  “百家已經追到這里,鐵家還會遠嗎?鐵家、鎮魔塔……至于那個鐵刀苦,暫時還不足為慮。”
  正當方源為未來謀慮的同時,獅子樓門口。
  供十八位異域少女,站成兩排,相互之間談笑無忌。
  她們無不穿著暴露,粉香撲鼻,浪乳豐臀,風情萬種。
  沒有主動攬客的話,單憑她們這樣站著,就是絕好的招牌,吸引無數男蠱師流連而至。
  鐵刀苦一臉冷酷地站在旁邊,和幾位其他蠱師,一起充當著門衛。
  丟臉啊!
  他心中羞燥至極。
  想不到獅子樓的酒宴這般貴,自己無錢付賬,只好為人家干活賠償。
  “想我堂堂的鐵家蠱師,居然干這種事情!對方有背景,絲毫不顧及我是鐵家人。唉!不要看我,千萬不要有熟人看見我……”鐵刀苦心中不斷祈禱。
  “咦!這位不是鐵刀苦兄臺嗎?你怎么在這里?”一個聲音道。
  鐵刀苦頓時呆住。
  是熟人……
  熟人……
  人……
  “啊啊啊!方正,你給我等著!”鐵刀苦額頭青筋直冒,心中瘋狂咆哮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