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9 白凝冰vs鐵刀苦

憑良心說,白凝冰還真不認識鐵刀苦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方白二人離開青茅山時,鐵刀苦一行人都在他們倆屁股后吃灰。就算是白骨山傳承,最后的追擊戰,方白二人也沒有和鐵刀苦打過照面。
  等到不久前,鐵刀苦和百家眾人來到商家城后,又第一時間和方源正面相對。
  然后方源將他們引到獅子樓里去,一席話后,百家人砸鍋賣鐵,丟下五十萬跑路了。留下鐵刀苦一個人,被獅子樓拿住,充作門樓外的護衛。
  白凝冰當然不知道還有這茬。
  但鐵刀苦是知道白凝冰的。
  從百家的通緝令上,他早就將方白二人的面貌,深深的記在內心最深處。
  如今一見到白凝冰,自然一陣狂喜。
  老天待我不薄啊,蒼天有眼,讓我這么快就有了報仇的機會!
  但他狂喜之后,就是大怒。
  白凝冰輕飄飄的一句“你誰呀”,將鐵刀苦心中的憋屈、憤怒、仇恨、羞辱都統統地勾動上來,形成噴涌如巖漿的復仇怒焰!
  你這個兇手,害死我家少主,害得我險死還生,害得我被青樓逼做門衛,害得我被熟人看到,名譽掃地。
  這些統統都是你害的,你這個罪魁禍首。你居然,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誰!
  “啊啊啊啊!”鐵刀苦仰天咆哮,喊得臉紅脖子粗,濃郁的殺機毫不掩飾地爆發出來。
  當——!
  戰斗開始,鐵刀苦毫不猶豫地,向白凝冰沖殺而來。
  感受到對方凌厲的殺機,白凝冰藍眸瞇起,冷哼一聲,悍然對沖過去。
  雙方飛速接近,轉瞬就到了彼此面前。
  鐵手蠱!手刃蠱!
  剎那間,鐵刀苦雙手變成鋼鐵,同時手掌邊緣化為利刃。
  冰刃蠱!
  白凝冰雙手合十,忽的一拉,瞬間凝結出一柄冰晶戰刀。
  鏘!
  只聽一聲輕鳴,鐵手如刃,冰刃森寒,互拼一記。
  雙方交錯而過,順著慣勢奔出五六步遠。白凝冰扭腰甩手,嗤嗤嗤,三記冰錐向鐵刀苦背后打去。
  鐵刀苦低喝一聲,強硬轉身,手臂揮舞,刷刷刷,將冰錐全部斬碎,然后兇悍地再次沖向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目光一凝。
  剛剛短暫的交手,她已經明白此人乃是一位勁敵。
  “很好。正可以用他來檢驗我的蠱蟲搭配。”白凝冰戰意勃發。
  她不是方源這種怪胎,沒有豐富的經驗,只能一個個的嘗試。參加演武,一來是為了元石,二來是在戰斗中磨練出自己的一套蠱蟲來。
  迅影蠱!
  這時,鐵刀苦速度猛增,竄出一道殘留,像是尾巴拖在身后。
  他忽然加速,幾個眨眼的功夫,就沖到白凝冰的面前。
  “好快!”白凝冰瞳孔一縮。
  鐵刀苦已經伸展雙臂,兩臂高高舉起,從上往下,以斧劈之勢,狠狠地朝白凝冰砍下。
  還未砍中,銳風就撲面而來,刮得白凝冰銀發往腦后飄飛,面部隱隱發寒。
  手臂如兩柄利刃,在白凝冰的瞳眸中迅速擴大!
  鐵刀苦先用鐵手蠱,再用手刃蠱,使得他的手掌邊緣,都銳利如刀。
  不僅如此,他兩個前臂內外兩側,也變成扁平銳利的刀刃。
  鐵刀苦這一擊,勢大力沉,銳不可當,巨石都能被斬斷,更何況人脆弱的身體?
  饒是白凝冰有冰肌玉骨護體,也不敢攖其鋒芒,只能暫退。
  白凝冰一邊倒退,一邊揮舞手中冰刃抵擋。
  鐵刀苦則雙臂掄起,仿佛風車般狂舞,一記記的手刀飛速砍劈。
  鏘鏘鏘……
  冰刃和手刀相互碰撞的聲音,連綿不絕。
  白凝冰又凝出一柄冰刃,雙刀在手,一路后退,抵擋鐵刀苦的迅猛狂攻。
  冰刃蠱是二轉冰刀蠱的進階蠱,刀身更堅硬,刀刃更犀利。
  但鐵刀苦同時是運轉的三轉蠱,他是用鐵手蠱和手刃蠱搭配,手刃蠱就是他身上整套蠱蟲中的核心。
  一時間,冰屑飛舞,冰刃上斬痕密布。
  鐵刀苦掀起鐵刃狂風,他比白凝冰更年長,比白凝冰更老道,再加上怒氣勃發,打出氣勢,一口不停歇,將白凝冰逼退足足數百步。
  鐵刀苦能被鐵家少主看中,倚重為左膀右臂,自然有其過人之處。
  若鐵家少主日后成為族長,那鐵刀苦便是類似魏央這般的家老重臣!
  白凝冰被狠狠壓制,守久必失,身上被割出數道血口,鮮血飛灑一路。
  “這樣不行……霜吐蠱!”白凝冰猛地調動真元,灌注到舌頭上。
  在她的舌頭上,有著一片六角冰花的淡藍印記,正是霜吐蠱寄托的象征。
  她猛地雙腮鼓起,然后哈出一口寒氣。
  淡藍色的寒氣,頓時罩住鐵刀苦,讓他的雙臂,大半個胸膛,都染上一層冰霜。
  一陣寒意襲來,鐵刀苦渾身打了個冷顫,仿佛是在炎熱的夏天,被兜頭澆上一捅冰水,攻勢頓時緩慢下來。
  白凝冰連忙后躍,拉開和鐵刀苦的距離。
  鐵刀苦還想再貼上去,但白凝冰豈會給他機會?
  冰錐蠱!
  雪球蠱!
  一根根尖銳的冰錐,一團團凝實的雪球,接連向鐵刀苦打去。形成一陣密雨似的攻潮,將鐵刀苦的沖鋒硬生生地遏制住。
  白凝冰吐出一口濁氣,鐵刀苦的攻勢狂猛迅捷,直到此刻,她才緩過一口氣。
  “這人明顯遠戰不足,擅長近戰。但比拼刀術,我怎么會輸給你?冰晶蠱!”
  白凝冰心高氣傲,銀發飄逸,一對寶石般的藍眸暴射出凌厲的寒光。
  先前的刀傷,已經停止流血。這是冰肌的止血效能。
  冰晶蠱是白凝冰的本命蠱,一經催動起來,只聽一陣咔嚓的結冰聲,響遍白凝冰的全身。
  血肉消失不見,全部轉化為鉆石般的晶瑩冰塊。
  乍一眼看去,白凝冰就仿佛成了一具冰雕。她的表情消失了,原本冷漠的面容,更顯得冷酷至極。眼皮也眨動不了,一雙藍眸表面,也凝結了一層厚實的透明冰霜。
  她渾身微微的膨脹起來,身高增添兩三寸,整個人增添一分冷酷的霸氣。
  先前被鐵刀苦一陣猛攻,讓她連催動冰晶蠱的余力都沒有。現在終于催動了出來。
  蠱師用蠱,都得分心。
  不管是作戰,還是煉蠱,皆是如此。強如方源,都不過只能做到穩定的一心三用,一心四用的時間不能太長,否則就會出現失誤。
  剛剛白凝冰極力抵抗鐵刀苦的快攻,心神高度集中,一絲一毫都不能大意。若是在那種節骨眼上分心強催冰晶蠱,必然會有破綻產生。被鐵刀苦捕捉到,那就后果嚴重了。
  任何改變,都會耗神。反而維持不變,只需要一個念頭。
  “現在輪到我了。”
  她輕輕一喝,邁開大步,帶著冷酷的殺機,向鐵刀苦直沖上去。
  鏘鏘鏘……
  雙方狠狠的撞在一起,皆展開猛烈的攻擊。
  以攻對攻!
  白凝冰雙刀在手,揮舞縱橫。鐵刀苦以手化刃,更為靈活刁鉆。
  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,雙方就出手了上百次,白色的冰刃和黑鐵般的手刃,閃電般相互交擊,快到形成一片朦朧的黑白光影。
  周圍的觀戰者并不多,看到這一幕,均倒抽冷氣,駭然不已。
  勢均力敵!
  白凝冰化身冰晶,整個身軀都宛若堅冰,鐵刀苦砍在上面,只能砍出一道道的冰痕。
  反觀,鐵刀苦的防御蠱也十分出色,讓他化身為黑色鐵人,冰刃砍在上面,劃出一道道的斬痕。
  但漸漸的,鐵刀苦感到壓力。
  白凝冰對自身防御放下心來,心神更多的專注于進攻,很快,越打越是犀利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,竟然臨陣提高。戰斗才情如此出色,把我當做磨刀石,淬煉刀術!”鐵刀苦暗暗震驚,他可以明顯地感覺到白凝冰的攻勢,在壓迫下變得越來越簡潔,越來越有威脅。
  他心神激蕩,手上動作一緩,頓時叫白凝冰白凝冰捕捉到一個破綻。
  “好機會!”白凝冰眼中精光驟放,右手一刀砍向鐵刀苦的腦袋。
  鐵刀苦躲閃不及,只能硬抗。他對自己的防御很自信,每一個近戰蠱師,防御力都不會弱。只要不被砍中眼睛,一切都沒問題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白凝冰催動空竅中的一只蠱蟲。
  冰爆蠱!
  砰!
  白凝冰右手的冰刃頓時發生了猛烈的爆炸。
  這一變化,讓鐵刀苦猝不及防,爆炸的力量將他的防御撕開。
  他下意識地閉上眼睛,劇痛頓時襲來。
  “不好,被她算計了!”鐵刀苦心中抖沉,他戰斗經驗豐富,膽大心細,遭逢劇變,卻不慌亂,連忙開啟迅影蠱后退。
  白凝冰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良機,也催動移動蠱,猛追不舍,舉刀狂砍。
  鐵刀苦聽聲辨位,靠著豐富的經驗,和敏銳的直覺,居然抵擋住白凝冰大不服的進攻。
  但白凝冰牢牢占據上風,已成事實,鐵刀苦想要翻身,希望渺茫。
  狂退中,他勉強睜開雙眼,發現自己的左眼已經瞎掉,右眼也受重創,視野中彌漫著一片血色。
  “我認輸!”他扯開喉嚨大喊。
  “勝負已分,雙方停手!”主持的蠱師立即宣布道。
  白凝冰冷笑一聲,攻勢更急。
  但忽然一股巨大的無形力量,將她和鐵刀苦強行分開。商家城在演武場上,自有其布置。
  只要讓主持蠱師反應過來,當即出手,鮮有能強殺的情況發生。
  “哼!”白凝冰滿臉的不悅,她發現這股力量前后左右包裹住她,讓她動彈不得。
  她只能停手了。
  鐵刀苦呼呼的喘著粗氣,消去防御,連忙展開治療。
  他也有治療蠱,但肯定治不好自己的左眼了。只能暫時穩住右眼的傷勢,盡力保住右眼。
  “這個小賊果真卑鄙無恥至極,我遭了她的暗算,差點就要身死。可恨!可恨!”鐵刀苦心中還殘留著余悸,又混著憤怒和仇恨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