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03 鐵若男

“鐵刀苦,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鐵若男看到鐵刀苦戴著黑眼罩,有些意外地問道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鐵刀苦臉上涌現出一抹尷尬之色,實話實說道:“屬下的眼睛,是被白凝冰所傷。”
  幾個月前,他和白凝冰一戰,就像是遭受了當頭一棒。
  失去了左眼,他的戰斗力暴降,手刃蠱也被白凝冰無情地選走,他再也不是白凝冰的對手。
  但鐵刀苦沒有放棄。
  他心性堅毅,咬著牙扎根下來,靠著演武場作戰,還有承接一些護衛、追查等任務,在商家城生存下來。
  他就像是一頭孤狼,默默地舔舐傷口,一邊暗暗地關注著方白二人,一邊努力積攢實力,同時報信給家族。
  正是因為他的來信,才有了鐵若男這一次主動帶隊出現。
  “白凝冰……居然能傷到了你。鐵刀苦,你的情報有所疏漏啊,為什么在信中沒有提及這個事情?”鐵若男皺起眉頭,語氣有些不悅。
  這不是羞于啟齒嘛……
  鐵刀苦訕笑一聲,他也是三轉蠱師,有著自己的尊嚴和臉面。
  不過面對鐵若男的責問,他還是垂下了頭,恭聲答道:“是屬下的錯。”
  他是個驕傲的人,但是面對鐵若男他態度十分恭敬。
  已經有兩年了吧。
  兩年多前,鐵血冷的死訊傳回鐵家寨,整個家族都陷入悲痛當中。
  五轉的蠱師戰力,已經是傲立世俗之巔,就算是鐵家這樣的龐然大物,損失一位也要肉疼。
  更何況,這是神捕鐵血冷。
  威名傳遍南疆的男人,可以說是鐵家的一面旗幟。
  鐵血冷的死,是整個鐵家的損失,是整個正道的損失。
  就在族人們悲傷、哀痛的時候,鐵若男,作為鐵血冷的親生女兒,她站了出來。
  她原先一直跟隨父親,在南疆闖蕩。回歸家族后,勇闖鐵家十三堂,在擂臺考較中,擊敗年輕敵手,成為鐵家八少主之一。擔任鐵家內務后,又屢屢查破謎案,教貪污受賄者無處藏身,令罪犯繩之以法。
  鐵血冷倒下了,但是鐵若男卻冉冉上升,接過了父親的旗幟,成了兩年來鐵家上下,都在矚目的新星!
  鐵若男名聲漸傳,就連鐵刀苦這樣遠在商家城的人,也屢屢聽聞她的事跡。
  鐵家和商家的政策不同,鐵若男就算爭奪不到鐵家族長之位,至少也是一方重臣,鎮守一山的大將。
  她年紀歲輕,卻也到了三轉高階的境地。天才之名,實至名歸。
  不管是鐵若男的現在,還是將來,都值得鐵刀苦俯首。
  “鐵沐,去看看他的傷。”鐵若男揮了揮手,道。
  鐵沐長相清秀,是隨隊的治療蠱師。他立即走上前去,當眾查看鐵刀苦的眼睛。
  只是幾個呼吸,鐵沐就稟告道:“眼睛廢了,屬下無能,要想治好,須得五轉蠱師出手。”
  他這是自謙之詞,他也不過二十八歲,修為卻到了三轉巔峰,是鐵家支脈中涌現出來的家族精英。
  許多人招攬他,但他獨獨投靠到鐵若男的麾下。
  鐵若男這些年,擔任少主,勢力急劇膨脹,麾下收攏了不少精英人物,鐵沐只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“商家城中,就有一位素手醫師,乃是五轉高手。鐵刀苦,你拿著這些錢,把眼睛治好。”鐵若男掏出一顆元老蠱,扔給鐵刀苦。
  “謝少主。”鐵刀苦接過,不禁生出感激之情。
  素手醫師的治療費用極為昂貴,這些年他在商家城生活簡樸,一直在為自己的眼睛攢這筆錢。
  但十萬元石,可不是小數目。商家城物價又高,鐵刀苦又買了一只手刃蠱,缺口太大。
  他直起腰來:“屬下已經為少主預定了園林居住,請隨我來。”
  哪知鐵若男一揮手:“先不急,帶我去楠秋苑。你的情報中,不是說方白二人,就居住在楠秋苑嗎?”
  “呃……是,是的。”鐵刀苦楞了一下,沒有料到鐵若男這么直接。
  “在前面領路吧。”鐵若男吩咐道。
  “是。”
  鐵若男本身就是雷厲風行的性子,但是片刻之后,她卻吃了一個閉門羹。
  “對不起,我家兩位主子都在密室修煉。”楠秋苑的門童很客氣地道。
  “怎么,害怕了?想當縮頭烏龜么!”鐵刀苦不屑冷哼道。
  門童經過商家的特意訓練,素質很高,瞥了一眼鐵刀苦,仍舊堅守在門口,不放眾人進去。
  鐵若男堂堂鐵家少主之一,也不會和這小孩計較。
  她笑了笑,取出一份拜帖,遞給門童:“無妨。請小童子帶回我的拜帖。我與你家主人有著交情,我們晚上再來拜訪。”
  “大人的拜帖我一定轉交,只是我家兩位主人閉關,什么時候出來,從未有過準數。說不得今天晚飯就不吃了。”門童在眾人臨走前提醒道。
  到了晚上的飯點,鐵家眾人又來,再次遭拒。
  “我看這方白二人,是害怕少主之威,縮在里面不敢出來了。”
  “也許這是一場下馬威,特意針對我們的。”
  鐵家眾人猜測著,語氣不忿。
  他們兩次主動拜訪,居然受到這樣的待遇。這兩個家伙真當自己是大人物了?就算是商家少主,也得丟下手中事務,來款待自己。
  “稍安勿躁,那我們明日早晨再來吧。”鐵若男安撫眾人,又遞拜帖,神情若有所思。
  結果到了第二天清晨,楠秋苑仍舊大門緊閉。
  鐵家眾人的情緒積蓄到了極點,差點要砸門而入,被鐵若男勸止住,再遞了一次拜帖。
  他們一行人剛走,方源從密室中出關來。
  “鐵若男?”聽到家奴的稟告,方源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。
  他知道此女乃是鐵血冷的親身女兒,但她沒有死在青茅山上嗎?
  鐵血冷飛出青銅面罩似的山丘巨傀蠱,以及鐵手蠱,救走鐵若男的時候,方源正和白凝冰激戰,被白相仙蛇的迷津霧遮蓋視野,沒有看到那一幕。
  等到霧氣散去,就找到了鶴群的攻擊,場面混亂激烈,沒有一絲的閑暇。直至白凝冰自爆,方源也沒有再看到過鐵若男。
  因此,在方源的印象中,一直都還以為鐵家的父女倆,皆喪命在青茅山上了。
  “沒有想到這個鐵若男還活著,不僅如此,還成為了鐵家的少主。”方源拿著三張拜帖,看了一眼,眉頭就深深的皺起來。
  看到鐵若男這個名字,他第一時間就從心中涌起一股抹殺掉的沖動。
  這個人,太礙眼了!
  是青茅山的幸存者,她接觸過自己,也接觸過古月方正,對自己有著巨大的威脅。
  如果自己的真實身份被揭穿,那么勢必要影響到如今穩定的生活,商家城這個辛辛苦苦爭取出來的發展環境,恐怕也要丟失了。
  但是,偏偏鐵若男這個人,方源暫時還動不了。
  鐵家少主這個身份,商家城這個地方,都不允許方源殺掉她。
  “還是弱啊……若擱在前世六轉時,這種小角色一個手指頭就能滅掉她。”方源心中一嘆。
  他雖然戰力飛漲,變強的速度讓人驚嘆,但若殺掉鐵若男,這個后果他目前還承擔不了。
  甚至,他到現在,連真名都不能展現。
  一山更比一山高,強中自有強中手。五轉才是世俗巔峰,而他不過是三轉罷了。
  方源很快收拾心神,鏟除是最直接的方法,但既然不能用,那就得想辦法應對這個不速之客。
  “青茅山上的事情,一直沒有暴露出去。看來這個鐵若男,也一定不知情。否則的話,當初就不會僅僅派遣一隊人馬,來追捕我了。”
  “她連送三張拜帖,是故意顯露出勢在必得的決心,一定要和我見面。看來是想從我的口中,得知當初發生的事情。畢竟,她的父親就是死于青茅山。”
  “那么現在的關鍵是,我以古月方正為名,她是否對我的真實身份有所懷疑呢?”
  “如果懷疑,那我該怎樣打消掉這樣的懷疑?”
  “再退一步,萬一我的真實身份暴露,又該怎樣去彌補呢?在商燕飛的情報中,我資質普通,弟弟才是甲等資質,我該怎樣解釋資質的變化……”
  方源腦中急速思索。
  他老謀深算,生性謹慎,凡事都不慮勝先慮敗,這一次的重大危機也不例外。
  他很快就想到了對策。
  “若真到了這一步,就那就將血顱蠱賣給商燕飛吧。商燕飛一直在收集血海真傳,血顱蠱賣給他,他還能給商心慈提升資質。他這么溺愛商心慈,為了她不惜動用人力勝天蠱,逆天改命。這個交易,他拒絕不了。”
  亮出血顱蠱,方源也就解釋了之前隱瞞身份的苦衷。
  但事情沒有發展到最糟糕的地步,方源是絕對不會將血顱蠱賣出去的。
  “血顱蠱對于一個家族而言,是量產天才的神蠱。我若賣給商家,商家的勢力就膨脹得太厲害了。血顱蠱雖然對我已經喪失了利用價值,但是卻其他人而言,卻大大不同。”方源此時還不知道方正還活著,并且實力也在飛速成長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