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04 真想扼殺掉

方源不禁又想:“依照鐵家的反應,鐵若男應該還不知道我手中有血顱蠱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也許我現在的甲等資質,會是我最好的偽裝。”
  這點,方源猜得**不離十。
  事實上,鐵若男根本就沒有懷疑過方源的身份。
  原因,也出在資質方面。
  鐵若男一直認為,方源是古月陰荒體。十絕體的弊端,她在鐵家也了解了許多。如今這么長時間過去了,若真是方源,早就自絕于天地了。
  而且,從鐵刀苦的情報上,方源勇猛無畏的戰斗風格,也算是一個佐證。
  在鐵若男的印象中,方正就是這樣直來直往的性格。而方源那樣陰險的人,怎么可能打出如此狂猛的攻勢?
  鐵若男的第四次拜訪,終于見到了方源。
  會客的廳堂中,只有方源和鐵若男兩人。其余人皆被安置下去。
  “想不到你我再見面時,卻是這番景象。”鐵若男不勝唏噓。
  方源和方正是胞兄弟,相貌酷似。
  她唏噓,方源比她更唏噓,深深嘆息道:“過去的事情,就讓它過去吧。我不想再提了。”
  鐵若男眼中銳芒一閃:“不,有些事情是不能忘的。我這次來找你,就是為了當年的事情。你一定知道,我的父親鐵血冷是怎么死的。請你如實相告!”
  方源深深地看向鐵若男,后者毫不畏懼,和他對視,目光中流露出堅定的決心。
  她劍眉星目,這些年許是不在外闖蕩了,微黑的皮膚已經轉白,配上高挺的鼻梁和朱唇,顯露出巾幗的颯爽英姿。
  毫無疑問,她是一個美人。雖然容貌上不及白凝冰、商心慈,但身材健美,尤其是一雙長腿。再配上她獨特的氣質,讓她出類拔萃,更能勾起男人心中的征服**。
  但方源不關心她的美貌,從她的目光中,方源察覺到她對自己的身份,似乎毫無懷疑。
  這個情況很好。
  那么接下來,就是如何解釋當年的事情。
  方源清楚,如果他不拿出一個像樣的解釋,鐵若男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  對于這點,方源也有了應對之策。
  于是他又嘆了一口氣:“每每想到青茅山,我的心就一陣陣發痛。你雖然死了父親,但我卻喪失了所有的族人,被迫流浪。商家城雖好,但到底是異鄉,再沒有家的味道。”
  說著,說著,他眼眶泛紅了。
  看到方源這般,鐵若男堅定如鐵的目光,不由地柔和下來。
  同是天涯淪落人,兩人皆是受害者。相比較自己而言,失去了所有族人的方正,無疑更加可憐啊。
  “你知道嗎?你殺了我族的一位少主,若非我一力阻攔,你就會受到我族的制裁。”鐵若男換了一個話題道。
  方源臉色一變,急忙分辨道:“鐵刀苦的那件事情我知道,但我不是故意的!我挖下了坑,是要對付草裙猴,誰叫你們鐵家一路追蹤我,還踩中了陷阱?這是自找死路,怎么能怪我!”
  “殺人償命,天經地義,不是嗎?”鐵若男面色嚴肅起來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:“若是如此,那我該有多少條命才能償還?”
  臉上也在冷笑:“鐵若男,發生了這么多事情,你我都不再天真。你們鐵家在這件事情上占不住理,之所以沒有動手,主要還是因為我手中的紫荊令牌吧?”
  鐵若男倒也坦誠:“紫荊令牌,的確是主要的原因。但是紫荊令牌,只能保你在商家城的安全,出了商家城,我們鐵家勢必不會和你甘休。如果你能告訴我當初的真相,我可以擔保,只要我在一天,鐵家就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與你為難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稍稍驚訝了一下。
  這個鐵若男,看來這些年發展得很好。就算是鐵家少主,有這樣權柄的不多啊。
  “你若不相信我,我們可以使用毒誓蠱。”鐵若男接著道。
  又用毒誓蠱?
  說實在話,方源合煉言而無信蠱,煉得都有些膩味了。
  “真相其實也沒有什么,你如今是鐵家的少主,難道還猜測不出來嗎?”方源垂下頭,用眼角的余光暗暗打量鐵若男。
  他此言以試探為主,但鐵若男并未覺察出來。
  少女微微一笑:“其實就算你不說,我心中也有數。”
  方源語調頓時一變:“你已經知道了?”
  鐵若男幽幽地嘆了口氣:“十絕體在蠱師界上層,根本不算秘密。能造成那種景象,直接冰封整個青茅山,就算是五轉蠱師也做不到這一步。只是我沒有想到,你的哥哥不是古月陰荒體,而是北冥冰魄體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方源心中詫異地叫了一聲,不過面部表情卻未有多少變化,只是恰到好處地將雙眼瞇起來。
  “她怎么會認為我是古月陰荒體?”方源感到一陣荒謬。
  “等等……難怪當時,族長古月博會莫名其妙的維護我。難道說,我的修為進步,被他們認為是十絕體了?”方源這么一想,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  “若是她這么認為,北冥冰魄體反而成了我的最大偽裝。這么說來,她應當沒有懷疑我的真實身份。只要接下來,我不露出破綻的話……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的臉上浮現出復雜而又凄苦的神色。
  他沒有說話,只是長嘆一聲。
  說多了,就容易露出馬腳來,言多必失!
  鐵若男見他如此神色,更加確定心中的答案。她把聲音放緩放柔:“方正,我知道你心中很痛苦很復雜。毀掉你的家園,害得你流浪在外,殺害了你全部的族人的兇手,卻是你親生哥哥……”
  方源揮手打斷她的話,眼眶泛紅:“你不要說了,你既然已經清楚,何必再來問我呢。”
  “可是我需要明確的答案。以上這些,都是我的猜測!”鐵若男目光逼迫而來。
  方源沉重地點點頭,默默地流下淚滴。
  鐵若男見此,再不好逼迫,幽幽地道:“你知道嗎,我曾經又趕回到青茅山,看著漫山遍野的冰雪,心中一片茫然。我知道父親死于方源之手,若方源健在,殺父之仇不共戴天,我必定要殺他泄恨。但是他也已經死了……”
  “不甘心又能怎樣呢?子欲養而親不待,仇欲殺而已身死。人生大憾吶!”鐵若男長嘆,殊不知自己的大仇人方源正坐在她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語氣夾雜著一絲不悅:“方源畢竟是我的哥哥,他人已經死了,你還想怎樣?”
  鐵若男雙目炯炯發亮:“我還想知道一些事情。當初我父親接到一份神秘信箋,信上的內容我現在已經得知。是說你古月山寨中藏有血海傳承,所以我父親才不顧身上之傷,第一時間趕往青茅山。你和白凝冰,是否知情?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要是有血海傳承,我早就取用了,否則怎會在旅途中如此狼狽。”
  鐵若男飽含深意地看著方源:“血海傳承,遺禍無窮,乃是當年魔道蠱師血海老祖的遺毒。追根究底,我父親的死因源頭,也是這道傳承。方正,如果你真的繼承了這個傳承,希望你能將它交給我,算是讓我稍稍彌補一些遺憾。”
  方源繼續搖頭:“沒有就是沒有。”
  鐵若男沉默了一下:“根據情報,我知道你手中有一只蠱,血氣盎然,曾經用作遠程進攻。但是你轉修力道之后,卻幾乎不再使用它。這是為什么呢?”
  方源楞了一楞,旋即恍然。
  “你懷疑我取了血海傳承,卻故意隱藏?哼,你指的應該是這只蠱吧?”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從空竅中取出血月蠱來,主動拋到鐵若男的手中。
  “這是我族的血月蠱,你難道沒見到我哥哥使用過嗎?當時冰川爆發,我族族長和白家族長合力,拼死保下了我和白凝冰。族長將手中殘留的蠱,都交給我。我和白凝冰在流浪途中,許多蠱都餓死了,只留下這只血月蠱,因為它容易喂養。”
  方源一席話,不僅解釋了鐵若男的疑惑,同時也解答了自己和白凝冰二人,為什么能逃得一命。
  鐵若男檢查了一遍血月蠱,神色松緩下來:“原來是這樣,你家族長用心良苦,為了留下火種,不惜犧牲自己,真是壯舉!”
  方源哼了一聲:“所以我更應該好好的活下去,重建古月山寨。誰要阻擋我,我就消滅誰!”
  這算是解釋了他在演武場的心狠手辣。
  “雖然我和你相處的時間不多,但是可以明顯的感覺到,你變了很多。”鐵若男看向方源。她只是感慨,并沒有懷疑。
  遭逢巨變后,人也會發生變化,這是很正常的。
  方源坦蕩蕩地和她對視:“人都是會變的。你不是也變了么?”
  鐵若男卻搖頭:“我只是一直在走我的路而已。”
  此話后,兩人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良久,鐵若男這才開口:“鐵刀苦我會帶回去。我承諾,鐵家今后也不會繼續追究這件事情了。依附商家,是個能重建家族的好路子,許多人因此成功,也祝愿你能成功。”
  說完這句后,少女站起身,很干脆的走了。
  方源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雙眼瞇起來。
  他有一種隱隱約約的預感,這個鐵若男很不簡單,將來恐怕會給他造成巨大的麻煩。
  “真是想提前扼殺掉啊……”方源心中充滿了遺憾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