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05 苦力蠱

鐵若男果真走了。
  如她所言,帶走了鐵刀苦。
  鐵刀苦是什么樣的人,方源也很清楚。
  能和白凝冰長久激戰,很顯然是個好手,戰力不容小覷。如今也被鐵若男招攬至麾下。
  “這個鐵若男必須要鏟除,留下她絕對是個巨大的隱患。”方源心中有強烈的預感,皆因鐵若男和他,以及白凝冰有共同之處——
  都是找到了自己人生之路的人。
  這樣的人,有大毅力,大勇氣,只要不夭折,一定有巨大成就。
  鐵若男也是甲等資質,同時更有鐵家在背后撐腰。
  她是鐵家八少主之一,從這點上比較,方白二人盡管各有一塊紫荊令牌,卻也算不得什么了。
  “若就這樣按部就班的發展下去,我和白凝冰都要被她漸漸甩下去。唯有依靠三王傳承,才能縮短其中的差距。”方源心中有譜。
  按照常規的發展速度,方白二人都不會是鐵若男的對手。后者乃是鐵家少主之一,資源雄渾,方白二人比不上。
  唯有不走尋常路,冒險走捷徑抄近路,才有縮短差距的可能。
  而三王傳承、義天山正魔大戰,就是這樣的“捷徑”和“近路”。
  春來春又走,秋去秋回來。
  光陰的長河流轉不息,又是一年多過去。
  楠秋苑,密室。
  方源盤坐在蒲團上,額頭不斷地滲出汗滴,咬緊牙關,忍耐堅持。
  他正在煉蠱。
  已經到了關鍵時刻。
  一團赤、橙、綠三色的光團,懸浮在半空當中,有栲栳大小。將他的面龐映照上一片彩霞。
  一心四用!
  “石龜負力蠱,去。”
  隨著方源心念一動。頓時,一道淡墨色的光,從他空竅中飛出來,一頭扎進三色光團當中。
  石龜負力蠱的添加,立即讓三色光團產生劇烈反應。
  原先光團中,只有赤、橙、綠三色,如今又添加上一道黑墨色。
  四色相互角逐絞殺,誰也壓不過誰,陷入到一場大混戰中。
  一時間,四色光輪彪轉,就仿佛是水突然沸騰,又好像是有一只大手在其中猛烈攪拌!
  轟。
  突然間,一聲輕微的爆響。
  光團炸裂開來,形成一片四色光雨。光雨來得快,去的快,眨眼間,密室就沉入一片黑暗當中。
  一切煙消云散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……”幽暗中,方源輕輕地嘆了口氣。
  他的鼻腔中,緩緩地流出兩道血跡。同時,魂魄也因為煉蠱失敗,而受到反噬。讓方源感到一陣陣的頭暈目眩。
  算起來,這已經是第四次失敗了。
  “這一年半來,我從第四內城,打到了第三內城。但苦力蠱卻一直買不到。”
  方源知道其中的原因。
  一來,是因為苦力蠱的確稀少至極,而且價格昂貴,就算是在商家城也不多見。
  二來,則是因為掌管商鋪這一塊的商睚眥,暗中對方源下絆子。
  商睚眥是商家的少族長之一,正掌管著商家城商鋪這一塊。方源要買苦力蠱,商睚眥就暗中做手腳,千方百計的阻止方源。
  在兩年前,方源來到商家城,曾經敲詐勒索過商睚眥。因此就和他有了過節,商睚眥靠著白骨傳承,通過了家族考核之后,保住了自己的少族長之位。雖然礙于毒誓蠱,不能對方源有致命攻擊,但是這樣報復方源,還是可以的。
  商睚眥到底也是商燕飛的兒子,吃一虧長一智,經過挫折后,奮發圖強,一掃頹廢,謹于酒色,越加精明。
  他依靠家族制度,來對付方源,使陰刀子,就算方源有紫荊令牌,也無濟于事。
  擁有紫荊令牌,算得上商家的貴賓。但到底還是外人,不如商睚眥的商家少族長身份。
  買不到苦力蠱,方源只好自己煉。
  但合煉苦力蠱的成功率,實在太低。
  算上今天這一次,方源已經前前后后合煉了四次。先后損失了棕熊本力蠱、駿馬馳力蠱、青牛勞力蠱、石龜負力蠱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珍貴的輔料,以及大量的元石。
  幸好方源在演武場上逢戰不殆,才積攢了資本,承受住煉蠱失敗的損耗。
  “唉,這次失敗,只有等到傷勢復原,再去嘗試了。”方源嘆氣。
  煉蠱需要謹慎。
  煉蠱失敗,會令蠱師的身軀、魂魄都受到反噬傷害。身軀上的傷害,很容易解決。但是因為一心多用,魂魄上受損,卻是非常麻煩的事情。
  蠱蟲的轉數越高,越是珍稀,失敗的后果就越嚴重。
  所以,煉蠱大師們也常常因為煉蠱失敗,而重傷臥榻,甚至因反噬而死亡。
  直接治愈魂魄之傷的蠱,不是沒有,但都非常珍稀,通常都被大家族秘而不宣地掌握著。
  方源這次魂魄受傷,會導致他其后一個多月,都會伴隨有輕微的眩暈癥狀。
  眩暈感會讓方源的戰力受損,尤其在高手對戰中,這些微的破綻就更顯得致命。
  所以方源通常,都是每隔一個月嘗試一下。留下充足的時間,進行魂魄上的休養。
  煉蠱雖然失敗,但今天的修行還沒有結束。
  方源靜心等待,不一會兒,聽到門外響動,他便打開密門,迎來白凝冰。
  這一年多來,白凝冰進步神速,也打到了第三內城,形成了一套蠱蟲組合。和方源并駕齊驅,鮮有敗績,共稱為演武場此代兩大新星,受到許多人的矚目。
  兩人都沒有說話,只是點了點頭。
  白凝冰盤坐到另一個蒲團上后,便伸出手掌,緊貼方源的后背,向其灌注雪銀真元。
  白凝冰故意壓制自己的修為,如今仍舊還是三轉巔峰。
  但方源修為進步神速,如今離那三轉高階只差區區半步之遙。
  兩個時辰之后,白凝冰停止真元的灌入,緩緩抽回手掌。
  方源慢慢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的氣息更加充盈,隱隱有一種滿溢之感。這是修為即將有所突破的征兆。
  “離三轉高階越來越近了,用不了多少天,就能突破。”方源心中很平靜的分析著。
  “等到突破到高階,就用了那只白銀舍利蠱,直接將修為催到三轉巔峰。這樣一來,就能趕得上白凝冰了。同時,也能延緩春秋蟬對空竅的壓力。”
  春秋蟬是方源的本命蠱,高達六轉。
  這一年多來,在沉眠中吞吸光陰長河中的水,休養生息,氣息越來越強,對方源的空竅再次產生壓力。
  但這次的情況,比青茅山之時,要好上許多倍。
  方源的修為,進展神速,有三轉的空竅,并沒有青茅山時那般緊迫了。
  這一切的功臣,還是骨肉團圓蠱,以及白凝冰。
  修行既已結束,白凝冰緩緩站起身來,率先走出密室。
  整個過程,她都沒有說一句話,冷若冰霜。
  但方源其實也不是多話的人,這一年多來,兩人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相處方式。
  方源暗暗尋思:“等我晉升到三轉巔峰,白凝冰的真元對我的幫助,就不多了。不過,我和她朝夕相處,從她的氣息中的微弱變化,隱隱可以察覺到她距離四轉境界,已經不遠了。”
  哪怕白凝冰極力拖延,但是十絕體的詛咒,并沒有消失,一直在發揮著作用。
  按照白凝冰透露,她的資質又回升了兩分,達到九成三分。
  再增七分,達到十成,她將再次還原為北冥冰魄體。
  “等到她有四轉修為,就有黃金真元,對我沖刺四轉境界,幫助極大。”
  “從某種方面來講,白凝冰和我是同命相憐。我有春秋蟬,她有北冥冰魄體……”
  七天之后,方源從魏央處收到一個好消息。
  拍賣會!
  “颶風山上發生了百年一見的天災,沮家寨被毀,沮家殘眾歸附商家城,要拍賣大量家族收藏,維持生計。因此不久后,將有一場拍賣會。”
  說完,魏央特意告訴方源:“方老弟,你的運氣到了。我查到,這次拍賣會上就有一只苦力蠱。”
  方源對苦力蠱的需求,魏央自然清楚。方源也曾經拜托后者四處打聽。
  “關鍵這次的拍賣會,受到商家城上下重視,商睚眥少主卻不方便搗鬼的。”魏央又道。
  商睚眥和方源的矛盾,在商家高層并不算秘密。
  “苦力蠱!”
  “沮家寨!”
  方源眼中一亮。
  沮家寨有數百年的歷史底蘊,此時變賣家產,定然有許多好東西。苦力蠱就是其中之一,方源一直苦苦追尋而不得。
  “這一年多來,我積攢了近百萬的元石。要拍買苦力蠱,有很大把握。”
  “像沮家寨破滅的例子,倒不罕見。這世界除了**,還有天災。颶風山上大風終年不歇,雖是靈山,有元泉根基,卻環境惡劣。沮家的庫藏中,說不定還有許多令人心動的寶物。”
  “參加拍賣會!”方源立即這樣決定下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怎么,這沮家家產中有一只苦力蠱?”一處書房中,商睚眥緩緩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一只手上,拿捏著文書,上面記載著大部分拍賣會上的內容。
  另一只手,則擺在書桌上,食指敲動著桌面。
  “想不到方正的運道這么好,我千方百計地阻止,終于還是讓他要拿到苦力蠱了。這次拍賣會,連父親都在關注,我不好再干涉。”
  “不過,方正啊……要想拿到苦力蠱,可不那么容易。我也可以參加拍賣會,有我來阻擊你,定要叫你損失慘重!”
  商睚眥不由地發出一聲冷哼。
  當年,方源勒索敲詐他,一直讓他懷恨在心。
  他氣量狹小,見不得方白二人崛起,一定要見到方白二人的凄慘,才能稍減心頭恨意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