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06 拍賣(上)

颶風山常年大風不息,位于此山之上的沮家寨,從建立之時,就面臨著來自颶風的危機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沮家寨聳立在颶風山上,有數百年的歷史。以人力抗衡天災,期間許多次面臨滅寨的危機,但都險而又險地挺了過來。但是這一次,他們迎來了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颶風。
  沮家寨再也支撐不住,倒在了天災之下。
  恐怖的颶風將元泉都摧毀,沮家傷亡慘重,失去了立寨之本,只能背井離鄉,來到商家城,投靠商家,以圖再起。
  商家城物價昂貴,為了維持生計,他們不得不變賣家產。
  對于沮家來講,這是個巨大災難。對于其他人而言,這卻是個難得的機遇。
  沮家雖然是個小型家族,但能屹立在颶風山,抗衡天災數百載而不倒,顯然是有底蘊的。
  沮家變賣家產,使得這場拍賣會有了一種非同尋常的吸引力。
  因此消息一出,立即引起商家城大多數人的矚目。
  七天之后,拍賣會如期舉行。
  會上,人潮洶涌,寬闊的大廳內座無虛席。高處的包廂,更早早被瓜分一空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,利用兩塊紫荊令牌,奪得一處包廂。
  方源將包廂的窗口打開一條縫,站在一旁,感受著大廳內火熱的氣氛。
  此時拍賣會還未開始,大廳中近千人議論紛紛,嘈雜一片。
  “唉,沮家可惜了。屹立數百年,最終還是倒在了颶風之下。天地之威,人力難撼啊。”有人感嘆著。
  “這其實也沒有什么。總會有新的家族建立起來,也會有舊的家族破滅。就像前幾年,青茅山上的三個家族,一朝而滅。沮家破亡,實屬正常。”有人不以為意。
  “沮家的不幸,卻是我們的幸運。聽說這一次拍賣會上,有許多的好貨色。”有人報以幸災樂禍的態度。
  “這么多沮家的人,一下子涌入到商家城,對商家城的各行各業都要造成沖擊了。”有人則看得更遠。
  這時,人聲忽然一陣沸騰。
  “看,那是商家的少主商囚牛。”
  方源循聲望去,果然見到商囚牛,正從入口處,大步而入。
  他體格雄健,步伐沉穩。今年剛好三十歲,是商燕飛的大兒子。
  “囚牛大少主好!”
  “見過大少主。”
  “能得見大少主,小的們實在是三生有幸。”
  一時間,許多人急忙上前,向商丘牛問好行禮。
  “大家都好。”商囚牛話不多,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,沉穩應付局面。
  最后,他在眾人的注視下,走入一間包廂。
  拍賣場中,人群平靜下來。
  但不消片刻,又騷動起來。
  “嘲風少主和負屃少主也來了!”
  “他們從小到大,感情都很好。今天果然又走在一起,聯袂而至。”
  排行老四的商嘲風,依舊頭發蓬亂,一股狂野之氣。而排行十三的商負屃,則斯斯文文,作書生打扮。
  兩人一邊交談,一邊往包廂里走。一路上自有仆人開道,沒有搭理周圍的人。
  方源冷眼旁觀著,眼睛瞇了瞇。
  前世的記憶中,商嘲風險些奪得商家家主之位,是商心慈的最大敵手。他性情陰狠,又有當斷則斷的勇氣,在這點上很像商燕飛。
  而商負屃則是他的最大支持者,甘心居于其下,有智謀,擅算計。在將來的義天山正魔大戰,屢出智計,讓魔道蠱師損傷慘重,大出風采。
  這兩人,一個能斷,一個好謀,正好互補。前者執掌斗蠱場,后者負責拍賣場,都是商家城的重要領域,羽翼已成。如今是十大少主中的第三大派系。
  商嘲風和商負屃還未走進包廂,門口處又迎來一波人馬。
  商蒲牢、商狻猊、商赑屃相互之間有說有笑,一起走了進來。
  這三人在商燕飛的兒女中,分別排行八、九、十位。因為利益,組成一個小聯盟。是少主中第二大派系,勢力雄厚,暫時壓過商嘲風和商負屃一頭。
  商蒲牢執掌商家城大小青樓,意態風流,乃花中浪子。商狻猊則負責酒樓綢莊,獅口闊鼻,呼吸間噴吐兩道黃色云煙。商赑屃則身材矮胖敦厚,也是一位力道蠱師。他的核心蠱乃是龜胎蠱,有十龜之力。
  商狻猊、商赑屃武力雄渾,商蒲牢則文采風流,為三人首領。兩武一文,向來配合默契。
  這三位少主卻沒有選擇包廂,而是坐到大廳當中。
  商蒲牢最擅人際交往,所到之處,無不人流匯集。他挑起桃花眉眼,在人群中談笑風生,揮灑自如,引得場面更加熱烈。
  在他左右兩側,則傍著商狻猊和商赑屃,宛若兩具門神護駕。
  “商燕飛的這些兒女,各個都是人中龍鳳!”方源心中暗暗感嘆。
  他現在對商家十少主的格局,已經了解得很深入透徹。
  現在,商家少主中,有三大派系。
  第一派系,是商囚牛。他是商燕飛的嫡長子,單憑這個身份,就有大批的商家家老,以及族人擁護。
  第二派系,是商蒲牢、商狻猊和商赑屃。三人勢大,如今風頭正勁。
  第三派系,則是商嘲風和商負屃,隱藏著實力,等待崛起之機。
  至于其它人,商睚眥獨來獨往,氣量稍顯不足。商螭吻活潑俏麗,卻是毫無野心。商貔貅天資卓越,但玩心重……
  “我要扶持商心慈上位,不可與三大派系爭鋒。商心慈雖然能夠修行,但強行開竅,資質只有丙等,這不是根基薄弱,而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根基。”
  商心慈是商燕飛的私生子,母族是張家。張家和武家走的很近,和商家有積年舊怨。這更是商心慈的政治劣勢。
  “每年的少主考核,都是商燕飛的其他子女上位的大好良機。記憶中,商心慈是六年后,成為商家少主的。但這時間太長,我要利用商心慈這條線,就得提前將她推舉上去。今年的考核,就是一個契機。”方源心中默默思量著。
  要推動商心慈上位,就得對付商燕飛的這些兒女。既然不可與三大派系爭鋒,就得從其他人身上下手。
  這點,方源當初進駐商家城不久,就有了定計。
  正想著商心慈,商心慈就到了。
  無數雙視線,紛紛集中在拍賣場的入口處。
  “是商家的兩大族花!”
  “真是漂亮……”
  “商螭吻少主原本俏麗玲瓏,但和商心慈小姐一比起來,頓時黯然失色了。”
  眾人議論紛紛。
  商心慈和商螭吻手挽著手,有說有笑,走進拍賣場。
  商螭吻身著絢爛彩衣,面若桃花,嫵媚嬌柔。商心慈則一身綠裙,黑發如瀑,柳眉下雙眼如月。肌膚若雪,粉嫩櫻唇。清雅如蘭,溫柔若水。時而淺笑,純潔無暇,絕世佳人,讓人不由地目光迷離。
  在兩人的身邊,有四位丫鬟。
  其中兩位,便是田藍和小蝶,商心慈如今的貼身丫鬟。
  丫鬟們阻擋住大群獻殷勤的少年郎,商心慈、商螭吻徑直地走向方源所在的包廂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白云姐姐。”商心慈柔聲行禮,聲音中難掩喜悅和興奮。
  商燕飛利用人力勝天蠱,為她強行開啟空竅。這兩年來,又陸續用了許多珍稀蠱,為商心慈提升資質。使得她原本最差的兩成丁等資質,一步步地硬推到丙等五成久,距離乙等只差一分。
  商燕飛付出這樣大的代價栽培她,又很多次親自教導,商心慈感受到他深沉的父愛,先前的罅隙已經大部分消散,感受到了幸福。
  商燕飛又為她挑選了許多名師,來教導她。商心慈深居淺出,為蠱師修行補課。她聰慧懂事,經歷磨難,對力量有渴求,并不嬌氣,嚴格要求自己,進步神速,讓商燕飛欣慰不已。
  這次拍賣會是個難得的放松機會,她又收到方源的邀請,本來想單獨前來,但是半路上卻碰到了商螭吻。
  “方正,我不請自來,你不會趕我走吧?”商螭吻嬌笑一聲,緊跟著商心慈進入包廂。
  “豈敢,請坐。”方源微笑著招呼道。
  白凝冰則安坐一旁,聽到這邊動靜,卻沒有起身,表情冷淡。
  商螭吻好奇地看了這位冰雪美人一眼,心道:“外人都傳白凝冰性情冰冷高傲,果然沒錯。”
  旋即,又看方源一眼。
  “其實這方正,性情也傲得緊。自從他達到第三內城,屢戰屢勝,未嘗敗績,引來許多勢力主動招攬。商嘲風、商囚牛、商蒲牢等人,甚至親自宴請過他,都被他拒絕。這兩人能走在一起……嘿,果然是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。”
  商螭吻掌管商家城的演武場,對方源、白凝冰的情況,十分清楚。
  方白二人自從參加演武,就沒有一場敗績,天資卓絕,已經成為演武區上的風云人物。勢頭之盛,甚至直逼演武場的兩大四轉蠱師巨開碑和炎突。
  任何一人,都能看出方白二人的無量前途。商家少主任何一人,若能得方白二人相助,勢力必將膨脹。
  不過她商螭吻沒有野心,對方白二人沒有招攬**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好久不見了,你還好么?聽說你和騰灸龍的蠱師交過手……”商心慈坐到方源的身邊,眉目凝在方源的身上,關切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:“距離上一次見面,不過才過了十天而已,何以‘好久不見’?至于騰灸龍,他還阻擋不住我的連勝腳步,已經被我干趴下了。現在這個演武場中,只剩下巨開碑和炎突二人才是我的威脅,其他人不足為慮。”
  方源平淡的話語中,透露出睥睨群雄的豪氣,聽得商螭吻美目閃光,商心慈芳心搖曳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