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107 拍賣(中)

時間流逝,越來越多的人物,陸續進入拍賣場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“看,那是商家五干將之一的白光刀客!”有人叫道。
  魏央的稱號,就是白光刀客,他也來了。
  “我已經打聽過了,你要的苦力蠱,是第十三件拍賣品。不過,商睚眥已經在第五號包廂,聽說他特意收攏了手頭上的資金,你要小心啊,方正老弟。”魏央走進包廂,特意叮囑道。
  按道理來講,拍賣品的順序是不透露的,包廂中貴客的身份更要保密。但魏央是商家五大重臣之一,掌管著商家最大的情報機構風雨樓,要刺探這些情報,手到擒來。
  魏央拍拍方源的肩膀,仍有些不放心:“這次商睚眥來者不善,手頭上至少有一百二十萬的元石。苦力蠱是力道蠱師的珍寶,除了商睚眥之外,還有兩位是你最大的競爭者。一位是商赑屃,一位是巨開碑,你都要注意。”
  老十商赑屃,有龜胎蠱,身負十龜之力,是不亞于方源的力道蠱師。他本身掌管商家城的代練司,代練司雖然油錢不多,但他的八哥商蒲牢掌管青樓、九哥商狻猊管理酒鋪綢莊,都是日進斗金的地方。商赑屃若要苦力蠱,作為一個派系的盟友,商蒲牢、商狻猊必定會出手幫助。
  除此之外,就是巨開碑。
  此人已經是四轉修為,在第三內城的演武場中稱雄。
  四轉修為是什么概念?
  放在普通的家族中,就是一族之長!
  巨開碑乃是四轉蠱師,但偏偏留在演武場中,將雪花般紛飛而至的各種招攬信箋拒之門外。
  “不打敗炎突,絕不離開演武場!”他這樣對外宣告。
  炎突也是四轉蠱師,和巨開碑同稱為“演武半邊天”。雙方彼此都立志打倒對方,做到真正稱雄后,才會滿載榮耀離開演武場。
  炎突是火道蠱師,對苦力蠱不會有什么企圖。但巨開碑卻是貨真價實的力道蠱師,他得勝無數場,只有和炎突戰斗時才互有勝敗,手中定然積攢了大量元石!
  因此,不管是商赑屃,還是巨開碑,都是方源的競爭對手。
  “老哥我這里有些余錢,你先拿著用。”接著,魏央遞給方源一顆元老蠱。
  商螭吻不禁側目,暗暗吃驚。
  她知道魏央和方源一直走的很近,但是卻沒有想到交情如此深厚!
  她事先了解過:這場拍賣會中,有一只光類蠱,對魏央幫助很大。沒有想到,魏央居然為了方源,將手中的元石交給方源。
  看這元老蠱中的云氣老人笑逐顏開的模樣,便可得知這元老蠱中,至少有近百萬的元石!
  這就幾乎等于,魏央主動放棄了那只蠱蟲。
  “魏大哥,你這是……”方源顯露出一絲猶豫之色,同時面目中,又流露出感動之情。
  “別多說,收起來。這是借給你的,不是送你的。將來我就是你的債主啦。”魏央哈哈大笑,不給方源拒絕的機會,硬是將手中的元老蠱塞給方源。
  一旁的商心慈,也掏出一只元老蠱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這是我的一份。”
  她的元老蠱上,云氣老人顯得愁眉苦臉。可見里面元石,在十萬到三十萬之間。
  商心慈的這些錢,都是商燕飛每個月給她的零花錢。她省吃儉用,積攢下來的,如今都給了方源。
  “說多了,就是矯情。這些我都收下了,今后必當報答!”方源哈哈一笑,向兩位拱拱手,收下元石。
  商心慈淡淡而笑,并不在意方源的報答。就算是將這些元石直接送給方源,她都不會心疼。只是她知道,以方源的性格,卻不會接受她的直接饋贈,所以只能“借”。
  “這就對了。”魏央頷首。
  他很看好方源,尤其欣賞方源恩仇必報的鮮明個性。
  一旁,商螭吻猶豫了一下,卻終究沒有掏出元老蠱。
  她美目中,光芒流轉,岔開話題:“你們看,巨開碑來了。”
  拍賣場的入口處,出現一位威猛雄壯的男子。
  他正值壯年,身高八尺,渾身皮膚緊湊,塊壘層層。走動間,每一步距離都相等,體現出他嚴謹古板的性格。
  他就像是一座高塔,巍峨聳立,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一股壓迫感。使得周圍人不敢靠近他,卻又紛紛向他投去敬畏的目光。
  他就是巨開碑。
  四轉蠱師,當今第三內城演武場中占據巔峰的強者!
  “巨前輩,我家少主商睚眥,特邀您到五號包廂一敘。”
  “巨大人,我家蒲牢少主,已經在四號包廂,為您擺好了酒宴。”
  “巨開碑閣下,這是我家嘲風少主的請帖,請您收下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時間,許多家奴擠過人群,代表著各自背后的少主,向巨開碑伸出橄欖枝。
  但巨開碑冷哼一聲,看都不看這些人一眼,徑直往大廳第一排坐下。
  家奴們彼此相覷一眼,都無奈散去。
  時間流逝著,巨開碑之后,又有大人物前來。
  此人不胖也不瘦,不高也不矮,相貌普通,但面孔奇異。
  左半邊的臉,通紅一片,右半邊的臉,卻是一片慘藍色彩。紅藍兩色,將他的臉龐分成兩部分,從他的鼻梁中間,筆直地分成兩種色彩。
  “他就是商不離,想不到他也來了。”魏央第一時間,給方源介紹道。
  “果然是他。”方源微微點頭,心中有數。
  商不離,外號“兩面人”。乃是商燕飛座下的第一干將,他有四轉修為,掌握冰火兩類蠱蟲。
  他是商家的第一重臣,更是商家族長,掌管奴隸買賣的貿易,位職還在魏央之上。
  商不離的出現,自然引起無數的恭維和拍馬。他面容倨傲,眼睛瞇著,在人群中緩緩踱步,享受著眾星捧月的快感。
  他的權勢比十大少主還要重。
  少主們只能掌管商家城的一些買賣,但是商不離作為第一重臣,卻執掌著整個商家的奴隸買賣。
  “商不離,你就不能走快點。磨磨蹭蹭的,像個男人嗎?”就在這時,背后忽然傳來不悅的聲音。
  商不離的地位,在商家城中,幾乎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還有誰敢對他如此無禮斥責?
  偏偏商不離聽了這話,立即心頭一顫,把頭一縮,轉過身來,對說話的人點頭哈腰:“原來是素手醫師大人當面,商不離向您問好。”
  來者正是素手醫師。
  她乃是南疆四大醫師之一,五轉修為,曾經替方源治療過傷。
  她仍舊是一身白衣,面罩白紗,教人看不出真容,但曼妙凹凸的身材卻遮掩不住。
  商不離卻不敢看她的身材,將目光移到素手醫師的腳邊地板上。
  素手醫師和族長商燕飛恩怨糾纏不清,在商家地位極高,是商燕飛的紅粉知己,商不離縱有雄心豹子膽,也不敢對她不敬。
  “你別擋道就行。”素手醫師冷哼一聲,帶領著八位白衣奴婢,走過商不離身邊,進入一所包廂,消失在眾人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商不離摸摸鼻子,苦笑無聲,在素手醫師面前他也只能認栽。
  不久,又有許多人物接連登場。
  和巨開碑齊名的炎突,商燕飛的第五干將易火,來自翼家的翼不悔家老,飛家的飛鸞鳳家老等等。
  “這次的拍賣會,簡直就是一場群英薈萃。有成名的蠱師,也有新生代的力量,有獨行的好漢,也有家大勢大的首領。這些人中,不曉得有多少,會成為我的阻礙呢?”方源心中思量。
  “教諸位久等,下面拍賣會正式開始!”主持的女蠱師,年輕貌美,站在臺上用著擴音蠱。
  她知道眾人早已經不耐煩,說話言簡意賅,立即開始介紹第一件拍品。
  霜箭蠱。
  四轉蠱蟲,形如蚊蚋。通體湛藍似冰,口器如針修長。
  這種冰行蠱,乃是沮家寨的收藏。就好似古月山寨,也收藏過和月系蠱不相關的許多蠱蟲。
  “霜箭蠱一經催動,霜氣四溢,凝結出一枝箭枝,飛速射敵。眾所周知,它的最大優點,就是真元消耗甚少。甚至三轉蠱師都能催動。底價七萬元石!”女蠱師干脆利落地介紹道。
  “七萬五千。”
  “八萬!”
  “八萬五千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價格交替上揚,到了九萬時,報價的速度明顯地緩慢下來。蠱師們每一次報價的漲幅程度,從五千縮減到三千。
  當過了十萬的關口之后,原本三千的漲價幅度,縮減到了一千。
  “十一萬。”白凝冰忽然開口。
  “九號包廂的貴賓,出價十一萬!”主持的女蠱師聲調不禁往上一揚,這還是首次有貴賓出價。
  “十二萬。”商睚眥的聲音,從五號包廂傳出。
  白凝冰雙眼一瞇,立即開口:“十三萬。”
  商睚眥緊接著道:“十四萬。”
  白凝冰深深地望了一眼方源,再開口道:“十五萬。”
  方源聳了聳肩。
  這次競價,明顯是商睚眥為難己方。白凝冰因為和方源同處九號包廂,因此遭受了商睚眥的打擊。可謂是躺著無辜中槍。
  “十五萬買只霜箭蠱……哼,我就是要讓你們這樣難受!”五號包廂中,商睚眥陰冷一笑,沒有再報價。
  白凝冰雖然最終買下了霜箭蠱,但是卻多付出了四萬元石。
  “看來這一次,商睚眥來勢洶洶啊。”魏央嘆了口氣。
  商心慈也皺起眉頭,為方源擔憂。
  (ps:在外九天,用的都是存稿。剛剛回來,需要休整和恢復,才能進入狀態。預計周五、周六兩天14點一更。周日開始兩更,分別在14點,20點。)
  (ps:大家有意向的,可以申請龍套了。義天山正魔大戰,都會有露臉的。在起點書評區,“三王傳承和義天山正魔大戰龍套報名樓”這個帖子下申請。申請時請注明:1姓名,2流派(力道、火道、水道等),3陣營(正道、魔道),4自身攜帶的蠱蟲,5過往身份歷史介紹。其中姓名、流派、陣營不做修改,后兩項“蠱蟲”和“身份背景”會稍作修改,以防影響平衡。至于先前的龍套,也會有出場,請讀者朋友們放心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