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08 拍賣(下)

“諸位請看,這是一根千年風柳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”女蠱師指著臺上的事物,徐徐介紹著。
  “風柳這種植株,乃是罕見珍稀的煉蠱輔料。生活環境特殊,需要風的力量,才能持續不斷的成長。因為颶風山常年大風不止,因此產有大量風柳。”
  “尋常的風柳,只有數十年,上百年。但作為此次的拍品,這根風柳,有上千年的年齡,可用做五轉蠱的合煉輔料!底價五萬元石,現在開始拍賣。”
  女蠱師的話音剛落,就有人開始叫價。
  “五萬五千!”
  “五萬八千。”
  “六萬五千。”
  “七萬。”
  價格不斷地上漲,許多人都參與了競價,大多數都是專業的煉蠱師。
  千年風柳相當少見,就算是沮家,在颶風山上屹立了數百年,如今已只有十八條存貨。
  風柳沒有樹干,只有扎根在山石中的根,以及僅僅一條的枝。
  當大風刮起來時,這根唯一的枝條,就會隨風飛舞,仿佛海底的修長水草。
  臺上的這根千年風柳,已經被人為的盤起來,但總長度絕對超過百米。
  方源試著摻和一腳,報了個價格。果然那邊商睚眥立即開口,將價格提高五千。
  但最終,風柳被一位煉蠱大師收入囊中,花了近十萬的價格。
  “千年風柳,已經是第八件拍品。在此期間,我嘗試出手,每次都遭到商睚眥的狙擊。我若不出手,他就不出手。看來此人參加拍賣,是專門過來和我作對到底的。”方源目光閃了一閃,對商睚眥的狹小氣量認識得更加深刻。
  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。
  第九件拍品,第十件拍品……
  “下面展出的,是第十二件拍品。這是一只追風蠱,四轉移動蠱,可令蠱師有追風的速度。底價十八萬。”女蠱師清脆的聲音,在整個拍賣場中回響。
  “十九萬。”
  “二十萬!”
  “二十二萬!”
  “二十五萬!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追風蠱是熱門拍品之一,一出現,就掀起了拍賣場的第一個**。
  很多人都參與競價,以往悄然安靜的包廂,更是接連喊出報價的聲音。
  風、光、電、云四類蠱中,移動類的蠱都十分出色。追風蠱是四轉蠱蟲,帶給蠱師的速度增幅很大。
  方源試著喊了個價格,那商睚眥立即跟上,把方源的報價壓下去。
  方源不再報價,兩人的價格旋即淹沒在隨后的報價聲中。
  不時有新的競爭者,加入這場角逐,但同時更多的人望著節節攀升的價格,無奈地選擇放棄。
  當追風蠱的價格,上漲到三十五萬的時候,只剩下兩位蠱師在競爭。
  一位是翼家家老翼不悔,另一位則是飛家的家老飛鸞鳳。
  翼家和飛家的關系并不融洽,兩位家老的競爭也摻雜著火氣。
  最終,追風蠱以四十四萬的高價,被翼不悔家老買下。
  方源盡管有兩百多萬的元石,卻沒有參加角逐。
  追風蠱蘊藏風的道紋,他若運用,身上的各大獸影都會有干擾作用,效果會大打折扣。因此追風蠱并不適合方源。
  “若是四轉的仙風蠱,我倒是有意向拍買,可惜只是追風蠱而已。”
  方源掌握著一道秘方,可以用仙風蠱和七顆明星蠱等一些輔料,一起合煉成“定星蠱”,而定星蠱又是合煉定仙游蠱的主要蠱蟲之一。
  入夢游、逍遙游、定仙游、酒神游,合稱為四大移動蠱。
  這四種蠱,都是六轉蠱。
  其中,入夢游可以讓蠱師進入他人的夢境。逍遙游,最擅長閃避攻擊。定仙游,能讓蠱師傳送到天底下任何想要去的地方。酒神游,則最為特殊,最早出現在《人祖傳》,這里暫且不表。
  方源有前世記憶,因此掌握著逍遙游蠱、定仙游蠱兩道秘方。其中定仙游蠱,最為方源所需,可惜合煉成功率極低,而且合煉的材料都籌集不全,只能暫且作罷。
  “好了,接下來是本次拍賣會的第十三件拍品。一只……苦力蠱!”
  女蠱師在臺上洋洋灑灑的介紹一番,其實不用她說明,許多蠱師的眼睛已經亮起了光輝。
  “這只苦力蠱我勢在必得,誰也阻止不了我。二十萬元石!”不待女蠱師報價,方源已經開口高喊。
  方源的話引發了巨開碑的不快:“年輕人,就是急躁。我出二十五萬。”
  “三十萬。”另一旁,商赑屃緊接著開口。
  “五十萬!”方源報出一個驚人的價格。
  整個拍賣場頓時一片嘈雜。
  “聽著聲音,應該就是古月方正!”
  “他真是財大氣粗啊,為了一個苦力蠱,叫出五十萬的高價。”
  “他在演武場贏了那么多次,財力很雄厚。”
  人們紛紛感嘆,一些力道蠱師一臉的苦澀,他們原本還對苦力蠱抱有期待,也想嘗試一下,但沒想到方源這樣一搞,他們還未報價,就提前出局了。
  就連臺上的女蠱師也是一臉的意外。
  苦力蠱乃是四轉蠱,但力道蠱蟲向來對真元要求不高,三轉境界也能勉強運用。一般市價都在三十八萬左右,比追風蠱的價格還要差一些。
  沒有想到,方源一開口就是五十萬,直接高出十二萬元石上去。
  “現在的年輕人,真是有干勁啊。”巨開碑感嘆一聲,不再報價了。五十萬的元石,足夠他買些其他蠱,對他更有幫助。
  “八哥、九哥……”商赑屃猶豫地看向身旁兩位少主。
  九哥商狻猊沒有說話,只是看向商蒲牢。
  “十弟,這就要看你的意思了。你想要爭,我們做哥哥的自然力挺你到底。”商蒲牢笑著鼓勵道。
  商赑屃咬了咬牙:“五十萬……實在得不償失,罷了,就讓他方正得去吧。”
  他也放棄了角逐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勢在必得的決心,一下子將兩位競爭者都打下去。
  “五十萬第一次。”
  “五十萬第二次。”
  “五十萬第三……”
  “慢著,我出五十一萬。”就在女蠱師即將一錘定音的時候,從五號包廂中傳出商睚眥慢條斯理的聲音。
  “哼,商睚眥,就憑你也想阻止我?六十萬元石。”方源立即開口,語氣中流露出一股不屑之情。
  商睚眥冷笑:“方正你想玩,我就陪你玩下去。六十一萬。”
  拍賣場一片轟然。
  “方正和商家少主杠上了!”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方正有紫荊令牌在手,乃是商家貴賓,不懼商睚眥的少主身份。但商睚眥掌管商家城的大小商鋪,財力更雄厚。這將是一場龍爭虎斗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七十萬!”方源大叫一聲,“商睚眥你栽在我手中,乃是我的手下敗將。看來上次是你接受的教訓不夠啊。”
  商睚眥立即反駁:“放你的臭屁,看這次究竟是誰教訓誰!七十一萬!!”
  此話傳出,眾人又是一陣沸騰。
  商睚眥和方源的矛盾,在商家城高層不是秘密。但是對于尋常蠱師而言,卻是個大八卦。
  一時間,人們開始紛紛猜測,商睚眥究竟為何和方源結仇。
  “很顯然,商睚眥曾經在比斗中敗給方源,因此要報復他。”
  “何必計較這些原因。睚眥少主氣量狹小,就算是走路時與路人磕磕碰碰,他都會報復。再加上方正是個無法無天的主兒,兩人不鬧出矛盾才稀奇呢。”
  “你們都猜錯了,我已經打聽到了,商睚眥和方正二人一次同上秦艷樓,都對頭牌安漁姑娘有意。但最終方正得手,因此商睚眥記恨在心。”
  “真的假的呀?”有人旋即表示懷疑。
  剛說話的那人,表現是凜然無畏的樣子,一指某處座位:“你們看,那里就坐著安漁姑娘。你們不用懷疑我,只需問問她就成。”
  于是,眾人向安漁姑娘投去詢問的目光。
  安漁姑娘也楞了,沒想到忽然牽扯到自己。但她忽然看到,人群中老鴇正向她眨眼示意。
  她頓時明白,這是一場靈機一動的炒作。須知像她這種身份的青樓女子,只有這樣炒作,才能令自己身價更高。
  她沒有正面回應,垂下頭,臉上布滿了紅暈。只做出這番神態,頓時就讓懷疑的人相信了大半。
  “果然是這樣。”
  “看安漁姑娘的神態,答應呼之欲出了!”
  “你們不知道內情,但我知道。歷來美人配英雄。安漁姑娘為什么喜歡方正呢?”
  “為什么呀?”
  “嘿嘿……因為商睚眥單薄干瘦,下面不行啊。但方正卻龍精虎猛,每次沖擊,都能動用全力以赴蠱。山豬的沖撞力,棕熊的拍擊力,鱷魚甩尾似的絞勁,還有駿馬的奔馳力,青牛的持久力,石龜的耐力……嘖嘖,這樣的男子,哪個姑娘不喜歡呢?”
  “哦——!”頓時,許多男子都發出心領神會的頓悟聲。
  許多女子也不由地夾緊雙腿,滿臉紅暈,陷入到遐想當中。
  安漁姑娘的頭,垂得更低了,心中則暗暗歡喜:“老娘要火了,老娘要火了!”
  拍賣場大廳里眾人集體八卦的時候,方源和商睚眥的競價,已經飆升到八十一萬。
  “方正,今天有我在,你必輸無疑。放棄吧,你是斗不過我的。”商睚眥得意的大笑,他又一次增加一萬元石,就是為了惡心方源。
  “你以為我會怕你!不就是八十一萬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方源發出一聲冷哼。
  “少主,可以了,該收手了。”一位家奴小心翼翼地覲言道。
  商睚眥猶豫了一下:“我心里有數。方正對苦力蠱勢在必得!等方正再加價,我再加一次,然后再收手。這個蠢貨,花了八十多萬,買只苦力蠱,足足是兩倍多的價格。叫我出了口惡氣,真是令人開心,哈哈哈!”
  這時,方源的聲音傳來。
  “不過這次,我就放你一馬,苦力蠱讓給你了。”
  家奴:“……”
  商睚眥:“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修改了一個關于定仙游蠱轉數問題的bug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