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09 拍賣(終)

“哈哈,現在的商睚眥恐怕臉色鐵青吧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”九號包廂中,魏央忍不住笑起來,“不過,方正老弟,你沒有買到苦力蠱,真的不要緊嗎?”
  一旁,商心慈也向方源投來關切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苦力蠱我的確勢在必得,不過,我卻不想做這個冤大頭,花八十一萬買只蠱。我寧愿自己合煉。八十一萬……足夠我嘗試許多次了。”
  “但合煉失敗的可能性很大,而且對黑土哥哥你也會有損傷。”商心慈語氣擔憂。
  方源輕輕地搖搖頭,此事他另有定計,卻不能和外人明說。
  “嘿!這個方正,把商睚眥給耍了。商睚眥花了足足八十一萬,就買了只苦力蠱。”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  “商睚眥這個蠢貨,簡直是給我們少主丟臉!”商家少主們皆現有怒容。
  “話說方正演得還真像,連我都被他騙了。”有人感慨。
  “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啊。我早就意識到有些不妥之處了。”有人馬后炮。
  “商睚眥氣量狹小,喜好報復,因此一直跟價。但方正也沒有得償所愿,兩人都是輸家。所以拍賣場中不能慪氣啊。”巨開碑心中感嘆著。
  “真正的贏家,只有拍賣場。”
  “沮家開心了,一只苦力蠱,賣了八十一萬!”
  眾人議論紛紛,交頭接耳。
  但事實上,他們忽略了還有一個大贏家。
  那就是驟然出名的安漁姑娘。
  啪。
  商睚眥奮力將手中的青瓷杯盞,扔到地上,摔個粉碎。
  五號包廂內,家奴們瞬時跪地垂首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  商睚眥坐在座位上,鼻息粗壯,額頭上青筋直冒,滿臉的怒容。
  被方正坑了!
  八十一萬啊,買了只苦力蠱,自己根本用不上。
  商睚眥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!
  事實上,他是精明的。他從那次挫折中,汲取了教訓,吃一塹長一智。這一年多來勵精圖治,將商鋪經營得很好。
  但性格決定命運。
  他就是小肚雞腸的人,仇恨令他智昏,中了方源的圈套。
  “方正、方正,若不是毒誓蠱,我一定會殺死你,把你千刀萬剮啊!!!”商睚眥在心中不停地咆哮怒吼。
  拍賣會繼續下去。
  第十四件拍品,第十五件,十六件…十八件…二十八件……
  一**的競價**掀起來,氣氛熱烈,讓人們很快遺忘了方源和商睚眥之爭。
  “下面是第三十二件拍品——四轉風氣蠱。”女蠱師的聲音仍舊清脆悅耳。
  風氣蠱形如一只蝴蝶,它有青藍色的雙翅,每一次扇動,都會有碎鉆般的星芒在周圍的空氣中產生。自然是十分吸引人們的眼球。
  風氣蠱,是很特殊的蠱蟲。它吸收生命的活力,從風中誕生,是天然蠱。到目前為止,還未有秘方大師,研究出煉成它們的秘方。
  秘方大師一般分為三大流派。過去流派,研究消失的力道、氣道等等蠱蟲秘方,試圖還原。現在流派,研究天然蠱,企圖鉆研出合煉它們的秘方。還有未來流派,專門創造新蠱蟲的煉蠱秘方。
  風氣蠱不僅出身特殊,用途也特殊。
  它針對一支種族群體而施展,用一種無形的力量,營造出一種集體中流行的愛好或者習慣。
  上古時代,蠱師們用它來對付獸群。比如要對付一支鋼針豬群,蠱師用了風氣蠱后,這支鋼針豬群,就忽然形成了一種,喜歡用全身皮毛蹭石頭的習慣。
  鋼針豬的皮毛,如根根鐵針,攻防一體。蹭了石頭之后,皮毛漸漸損毀,蠱師們對付起來,不費吹灰之力。
  但后來,蠱師們漸漸發現,風氣蠱用來統治部落、家族,是絕好的利器。
  有的家族,糧食缺乏,卻愛好釀酒。用了風氣蠱后,改變了釀酒的習慣后,糧食增多,家族壯大起來。
  風氣蠱不僅可以用來對內,也可以用來對外。
  在歷史上,有個很著名的例子。
  兩個家族相爭,弱小的一方動用了風氣蠱,使得強大的家族忽然興起了女子裹小腳的風氣。
  這使得這個家族中的女子,勞動力大減。女性蠱師也戰斗力大降,最終被弱小的家族翻盤逆轉而滅。
  說到底這是蠱的世界,有千奇百怪的蠱蟲。
  女蠱師洋洋灑灑地介紹一通后,道:“風氣蠱,底價二十六萬元石。”
  “三十萬。”翼家的家老翼不悔首先報了價。
  “三十五萬。”飛家的飛鸞鳳毫不示弱。
  “三十七萬。”一位秘方大師喊道。
  “三十八萬。”魏央開口。他執掌風雨樓,也希望用這風氣蠱使下屬辦事,更加盡心盡力。
  “五十萬!”方源再次高喊。
  全場一靜。
  方源沉寂良久,這一次的聲音又讓眾人回想起,不久前他和商睚眥的爭鋒。
  “五十萬元石,買一只風氣蠱?方正,你還想坑我?當我傻子嗎!”商睚眥咬牙切齒,眼中燃燒著憤恨之火。
  他剛剛花了八十一萬,再花五十萬,可就要破產了。
  “五十萬一次……兩次……三次,成交!”女蠱師喊道。
  五十萬的價格,稍微超過了眾人預期,沒有人加價。
  風氣蠱對勢力有效果,對個人用途極少,也使得大多數人興致缺缺。
  “方正老弟,這風氣蠱四十六萬就可以拿下的。”魏央嘆了口氣。
  商心慈卻有不同見解:“不,考慮到翼家、飛家的兩位家老,很可能較勁,使得價格一路突破上去。叫價五十萬,一下子打消他們的想法,也是正確的抉擇。”
  “四十六萬……五十萬……多了四萬元石而已。魏大哥,這只蠱我就收下了。”方源揮揮手,不在乎地道。
  “怎么,你難道也想重建古月山寨?”魏央有些吃驚,沒有料到方源對風氣蠱真的感興趣。
  剛剛,他還以為,這是方源替他喊價的呢。
  “當然有需求,不過此事未成,卻還須保密。”方源笑了笑,沒有作過多的解釋。
  “哼,神神叨叨的。”白凝冰見不慣方源這作風,知道他必有圖謀,不由地暗暗警惕。
  風氣蠱之后,是一套餐風蠱。
  三十八只餐風蠱,合成一套,一起拍賣。
  餐風蠱只是二轉蠱蟲,但很實用。能令蠱師以風為食,填飽肚子。
  沮家寨處于颶風山上,擅長風類蠱蟲。餐風蠱就是他們的特征之一。
  時間不斷流逝著。
  第三十四件拍品,三十五……三十八……四十四……
  方源再無出手,倒是魏央出手一次,將一只光類蠱成功買下,算是如愿以償。
  白凝冰也連拍三次,最終入手一只三轉的龍卷蠱。
  正當方源感到無趣之時,最后的第四十九件拍品登場了。
  “這是本場拍賣會的壓軸寶物。它并非是蠱蟲,也不是珍貴的煉蠱輔料,它是一則秘方。”女蠱師徐徐地介紹道。
  接著,她又補充一句:“這則秘方,由于十分珍貴,因此還未鑒定。”
  這句話無疑勾起了大多數人的好奇心。
  一般珍貴的煉蠱秘方,都要謹慎鑒定。因為一旦交給秘方大師鑒定,這秘方就有泄露出去的危險。
  秘方,秘方,當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沒有秘密眾所之知的秘方,其價格會連一張白紙都不如。
  女蠱師經驗老道,特意沒有說話,留給眾人反應的時間。
  看到眾人渙散的目光,又集中到自己的身上,女蠱師淺淺一笑,拋出一個炸彈:“這則秘方,事關天元寶君蓮。”
  “天元寶君蓮?我沒有聽錯吧!”
  “三轉天元寶蓮,四轉天元寶君蓮,五轉天元寶王蓮……這個系列的蠱太有名了,簡直是如雷貫耳啊。”
  “這是元蓮仙尊的核心蠱。據說,誰能煉制出六轉的天元寶皇蓮,就有機會繼承元蓮仙尊留下來的傳承遺藏!”
  “想不到沮家寨中,居然有這等收藏……”
  拍賣場中人群沸騰了。
  女蠱師接著開口:“想必諸位都對天元寶蓮有所了解,這里我就不多做介紹了。這是一份關于如何合煉出天元寶君蓮的秘方。底價五十萬元石!”
  秘方的價格,原比蠱蟲要高得多。
  四轉天元寶君蓮的秘方,比天元寶君蓮本身還要昂貴。
  授人魚不如授人以漁。從理論上講,有秘方,就能有無數的天元寶君蓮。
  “等一等,我有個疑問。這份秘方,可需要天元寶蓮為合煉材料?”方源忽然開口,高聲喝問。
  女蠱師面色微微一變。她有心不想回答,但卻知道方源乃是紫荊令牌之主。
  她一直想刻意地回避這個問題,但沒有料到方源如此才思敏捷,發現了關鍵之處。
  無奈之下,她只好實話實說:“雖然原則上,秘方中的內容,不會公布。但商家以誠信為本本,這秘方中的確需要天元寶蓮為主料。”
  眾人不禁嘩然。
  “要以天元寶蓮為主料,我們從哪里找得到這玩意?”
  “難怪沮家得了這道秘方,也沒有合煉出天元寶君蓮呢。”
  “這秘方有什么用?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,太尷尬了。”
  “好險,得虧了有方正問了這么一問。”
  “最關鍵是,這秘方是真是假,還沒有鑒定呢。”
  “這秘方能被沮家收藏,料想不差。我出五十二萬元石。”一位秘方大師報價道。
  盡管如此,事關天元寶君蓮的秘方,仍舊對一些蠱師有很大的吸引力。
  “五十五萬。”
  “五十八萬。”
  價格交替上升,越來越慢,最終卡到六十六萬。
  “六十七萬。”魏央的最后報價,使得他終究買下了這個秘方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