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10 心慈之志

隨著天元寶君蓮的秘方,被魏央購走,這場拍賣會也順利結束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沮家到底是屹立數百年的家族,深有底蘊。這些沮家的收藏,讓參加拍賣的不少人,都有或多或少的收獲,也讓許多人開了眼界。
  “大家難得歡聚一堂,先都別走,讓我來做東。”方源挽留下眾人。
  酒樓中,玉盤珍饈,佳肴美酒。
  “方正老弟,這是你要的秘方。”酒過三巡,魏央將一只銘心蠱取出,交給方源。
  銘心蠱,形如瓢蟲,手指頭大小。通體赤紅一片,背部渾圓的甲殼上,印有四顆白色的愛心狀斑點。
  銘心蠱也是存儲類的蠱。
  和書蟲差不多,存儲的是信息。
  銘心蠱,從一轉到五轉都有。一轉的銘心蠱,背部甲殼上只有一顆白色心狀斑紋。二轉的有兩顆,如此類推。
  魏央掏出來的這只銘心蠱,有四顆斑點,這就表明這只銘心蠱高達四轉。
  不過,要儲藏天元寶君蓮的秘方,動用四轉的銘心蠱也很正常。
  方源為了這個秘方,花了六十七萬元石。為了避嫌,又讓魏央來報價。
  看著這只銘心蠱,方源卻沒接手,而是道:“既然魏大哥已經煉化了它,不如現在就用了,省得我再煉化一次。”
  “也好。”魏央點點頭,真元灌注過去。
  銘心蠱砰的一聲輕響,化為一道粉色流光。在魏央的意念操縱下,流光撲到方源的心口,轉瞬間消失不見。
  立時,方源的心中就涌出一個秘方。
  關于如何合煉出天元寶君蓮的方子。
  合煉前的主料蠱蟲,各項輔料,所有的步驟,以及過程中的注意事項,都一應俱全。
  這些內容,方源想忘都忘不掉,就像深深的刻在了心頭。這就是銘心蠱的效果,記憶深刻,如刻骨銘心。
  一股淡淡的喜悅之情在方源的心中泛起:“我手中有天元寶蓮,但它只是三轉。現在用挺不錯,但是當我到達四轉,它的輔助效果就立馬衰弱下去了。如今有了這份秘方,將來若能合煉出天元寶君蓮,無疑能給我帶來巨大幫助。”
  方源不知道有關天元寶蓮的秘方。如今能得到這個方子,乃是意外之喜。
  當然,這份秘方沒有鑒定過。不過以方源豐富的經驗,初步判斷,這秘方虛假的可能性很小。要不然,商家也不拿出來拍賣。
  “不過將來還是得用些蠱,來推衍一下,防止其中的陷阱或者錯漏。”
  “我如今買下這道秘方,恐怕其他人都會有些想法。一定會有許多人猜測,我的手上,是否有一株天元寶蓮……”
  “不過,天元寶蓮雖然珍稀,但并不唯一。不像血顱蠱那般燙手。否則,我也不會明目張膽地買下這秘方了。如今我的蠱蟲組合,已經漸成,修為不斷突破,顧忌越來越少,買下這秘方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  若換做以前,方源不會這么明目張膽的,來買下這個秘方。
  但是現在,他離三轉高階,只差半步之遙,也就是幾天內的事情。
  再動用白銀舍利蠱后,那就是三轉巔峰!
  他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,又有紫荊令牌護身,再加上眾人只是猜測懷疑,因而此事的影響他完全能夠承擔。
  “算算時間,方正來到商家城已經兩年有余,實力進步之快,超出意料。天元寶蓮……”魏央喝著酒,他雖然有所猜測,但終究沒有開口。
  “難道黑土哥哥手中有天元寶蓮?”商心慈也在暗暗思考,卻沒有問。
  她修行的第一天,商燕飛就告訴她蠱師圈子中的許多忌諱。其中就有一條,不得隨意詢問其他蠱師擁有的蠱蟲。
  蠱蟲對于蠱師來講,是立身之本,是**,是秘密,是底牌。
  蠱蟲一旦暴露出去,蠱師就極容易遭到針對。
  所以蠱師之間,不得詢問彼此的蠱蟲,這是一個大忌諱。
  “方源有天元寶蓮,因此買了秘方。這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他放棄了苦力蠱,卻買了風氣蠱,這是為何?”
  坐在一旁的白凝冰沒有說話,在心底尋思,方源的舉動讓她有些看不透。
  “唉,若是我能成為少主就好了。商家少主每年都有機會,向家族申請三只蠱蟲,家族會無償地為其收購。”商心慈嘆息一聲。
  這是商家培養少主的一大政策。只要要求不過分,商家都會集家族之力,來全力收購少主們想要的蠱。
  商心慈若成為少主,想要一只苦力蠱,借助整個商家的力量,簡直是小菜一碟,易如反掌。
  方源很早之前,就在尋求苦力蠱。如今好不容易,在拍賣會上等到了,卻被商睚眥所阻,失之交臂。商心慈很想幫到方源。
  方源拍拍商心慈的肩膀,面帶微笑:“無妨無妨,說不得商睚眥會將那只苦力蠱,主動交到我的手上。”
  “二哥花了八十一萬,買了那只苦力蠱,已經成為笑柄。要讓他主動送出,恐怕不成……”一旁的商螭吻搖搖頭,覺得方源在異想天開。
  “難道黑土哥哥,你已經想到了什么妙計?”商心慈雙眼閃亮。
  魏央等人,也看過來,一臉好奇之色。
  方源手指著白凝冰,似乎胸有成竹:“這一切還要歸功于凝冰。”
  “我?”白凝冰頓時一愣。
  “快說說,是什么奇思妙想?”眾人不由地更加好奇。
  “兩三天后,此事便見分曉。容我先賣個關子。”方源打個哈哈。
  他又看向商心慈,面容一肅:“心慈,你真的想成為少主嗎?要成為少主,就是落入政治漩渦,從此身不由己。商家的情況,你現在一定比我更清楚。商家的少主之間,競爭激烈,為了一個位置,爭奪得頭破血流。你要成為少主,就有被傾軋的危險啊。”
  此事是關鍵中的關鍵,方源需要問個清楚。
  若商心慈沒有此心志,就是個扶不起來的阿斗。
  方源炯炯的目光注視下,商心慈淺淺一笑:“黑土哥哥,就算是現在的我,難道能得自由嗎?同樣也是身不由己啊。”
  “加入商隊,來到商家城的這一路上,可謂是艱難險阻,險死還生。我早就靜心反思,世間如海,我們就像是一艘艘的小舟。小舟隨波逐流,看似逍遙,卻有很多的無奈和痛楚。只有修為越高,勢力越大,小舟變成大船,才能抗衡風雨,給自己在乎的人提供避風的港灣。”
  商心慈的話,平平淡淡,一點也不慷慨激昂。但眾人卻聽出此中的一股豪情。
  “好,有志氣。”魏央笑了一聲。
  商螭吻亦投去驚異的目光。
  她和商心慈相處時間并不短,卻還未瞧出后者溫柔的模樣下,暗藏有這樣的雄心壯志。
  “我家小姐乃是行商的奇才,當一個商家少主,綽綽有余。”小蝶站在商心慈的背后,一臉驕傲的插嘴道。
  “小蝶……”商心慈面色一窘,略帶嗔意,看了小蝶一眼。
  小蝶吐了吐舌頭。
  “哈哈,說的好。既然如此,那我們兩人就助你一臂之力,成人之美,助心慈你成為商家少主。”方源哈哈大笑,放下心來。
  商心慈能有此志,也不奇怪。
 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商心慈童年并不幸福,飽受家族欺凌。商隊一行,更教她清楚地認識到世界的殘酷,自身的渺小柔弱。再溫柔的人,受到這樣的刺激,也會奮發圖強。
  但商心慈心性善良,和方白二人不同。她想要變強,除了為了自己,更多的是想給周圍的人幸福。
  “呵呵呵,今年的少主考核已經過去。要等到來年,心慈妹妹才有機會了。不過,競爭少主之位,十分激烈。父親大人的子女眾多,每年只有一個少主的位置,但卻有數百的競爭者。”商螭吻微笑著,主動為商心慈出謀劃策。
  但是她的心中,卻有些不以為然。
  商心慈修為低微,如今只有一轉高階。資質也不行,連乙等都不到,沒有發展的潛力。
  她的母族是張家,張家向來和商家積怨深厚,這更是她的政治大劣勢。
  她孤身一人,勢單力薄,誰會去支持她?
  唯一的優勢,在于商燕飛的寵愛。商燕飛為了她,耗費巨大代價,幾乎是逆天改命一般,將毫無修行希望的商心慈,打造成一位蠱師。這是其他的子女,都沒有的待遇。
  但這優勢,從某種方面來講,也是劣勢。
  商心慈被孤立了,就算是商螭吻的心中也暗藏著對她的羨慕嫉妒。
  種種原由,商心慈要成為商家少主,真的是極其艱難,希望渺茫。
  商心慈的這些劣勢,方源自然也心知肚明。在他前世,足足六年之后,商心慈才成了少主。不過此一時彼一時,前世商心慈勢單力孤,今生卻多了方源的臂助……
  “心慈放心,有我等助你,不需明年,今年就可讓你登上少主之位!”方源哈哈大笑,一副運籌帷幄的架勢。
  “那我等就拭目以待啦。”商螭吻表面笑著附和,暗下撇嘴,覺得方源越說越不靠譜,胡吹大氣。
  魏央放下手中酒杯:“方正老弟,事關商家少主之爭,非同小可。我身為家老重臣,卻不能摻和其中的。”
  “不需魏大哥相助。此計早在兩年多前,就已經埋設下來。一切多虧了有凝冰。”方源笑得道。
  “哦?”
  一時間,桌上眾人都將目光集中到白凝冰的身上。
  作為視線的焦點,白凝冰依舊是一臉冷漠,但心中卻疑惑重生,不由暗中腹誹。
  “這關我什么事?”
  “凝冰,凝冰,叫得肉麻死了。真以為我們關系多好似的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