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12 其實我是個善良的人

商睚眥鼻中噴著粗氣,越罵方源越是憤怒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“啊!”他咆哮一聲,終于忍耐不住,猛地將石桌掀翻。
  棋盤上的石子飛濺,石桌差點砸到方源的腳背,幸好他及時起身閃避。
  商睚眥則倒退三步,頭暈目眩,兩股猩紅的鼻血流淌下來。
  “商睚眥,你還是冷靜一點好。毒誓中有規定,你我皆不能動手傷害對方。感謝我吧,幸好我剛剛躲的及時,要是被石桌砸了腳背,你受的傷將更加嚴重。”方源淡淡而笑。
  “啊——!方正,我要把你千刀萬剮,我要抽你的筋,把你的皮,剔掉你每一寸血肉!”商睚眥痛聲咒罵。
  方源笑意更濃。
  白凝冰則皺起眉頭:“商睚眥,你最好閉嘴。再罵的話,我就把你打出去!你現在是商家少主,但不代表將來也是。你已經完了,內務堂已經下來調查,你快活不了幾日了。”
  這話如一盆冰水,澆在商睚眥的身上。
  是啊,自己的少主之位即將不保了!保住少主之位,才是關鍵啊!
  但如何保住少主之位?
  解鈴還須系鈴人,要從源頭出發。只有聯合方正,做出聲明,洗清嫌疑,矢口否認。這樣才有通過調查的希望啊。
  自己趕到楠秋苑的目的,不就是要找方正串供來的嘛!
  想到這里,商睚眥心中頓時一陣膩味。
  “這兩個王八蛋,就是坑害我的罪魁禍首!我恨不得喝他們的血,吃他們的肉。我現在還得求他們與我合作?”
  商睚眥轉不過彎來,心中接受不了。
  方源察言觀色,見商睚眥表情不斷變化,適時開口道:“商睚眥,其實我是個善良的人。我向來是有恩必報,有仇必還。你若不是三番五次的刁難我,在暗中作梗拖我的后腿,甚至在拍賣會上和我搶奪苦力蠱。我又豈會來找你麻煩?”
  “我承認,毒誓的內容的確是個陷阱。但我到商家城,已經兩年有余了。我什么時候發動過?若不是你欺人太甚,我怎么會和你鬧到這種地步?這一切,都是你咎由自取。我讓門衛放你進來,就是要告訴你——你們商家勢大,我惹不起。但區區一個商家少主,我還是能扳得動的。你走吧,我不想再為難你了。”
  “欲擒故縱么……話說的倒真漂亮。”白凝冰瞧了一眼方源,目光中帶著一絲冷諷。
  但商睚眥卻沒有走。
  他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像個木樁。
  但他的臉上神情不斷變幻,忽青忽白,時而扭曲猙獰,時而皺眉深思,不一會兒額頭就滿是汗漬,顯然陷入到激烈的天人交戰之中。
  方源緩和的話語,讓商睚眥意識到,自己和方白二人還未鬧到最僵,這事情還有寰轉的余地。
  更提醒他,苦力蠱是雙方矛盾的焦點。
  “要保住少主之位,就只有讓方源和我合作。要合作……”商睚眥咬著牙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苦力蠱。
  “真的要交出來嗎?苦力蠱,這可是我花了八十一萬的巨款,拍下的啊!”
  “把苦力蠱交給方正,我算是什么?恐怕要被所有人笑掉大牙!”
  “但是不把苦力蠱交出來,如何顯示出我的誠意?如何緩和我和方正的關系?”
  “不甘心啊,到頭來卻是為方正買蠱!這是我一生最大的羞辱!”
  “因為方正,我才花費了八十一萬,去買一只苦力蠱,受到周圍人的嘲諷鄙視。現在我還要主動把苦力蠱交給他,我這不是犯賤嗎?”
  “不,現在苦力蠱不是關鍵,關鍵是如何保住我的少主之位。沒有少主的身份,我就什么都沒了,什么都沒了……”
  短短時間,商睚眥思緒萬千,想得雙耳都開始嗡鳴。
  方源見他臉色蒼白,目光飄忽,身軀搖搖欲墜,心知火候到了。
  “商睚眥,叫你走,你怎么還不走?也罷,你這個可憐的樣子,我也不想欺你。白凝冰,我們走吧,聽說今天演武場中,巨開碑和炎突有一場大戰。我們要在演武場稱雄,必定要和他們作戰,正好去看看。”方源向白凝冰打了個眼色。
  白凝冰作勢欲走,剛邁出去兩步,身后傳來商睚眥的聲音。
  “二位,請留步。”他聲音變得沙啞至極。
  話音剛落,他喚出空竅中的苦力蠱,用顫顫巍巍的手掌托著。
  “方正,先前的事情是我不好。這只苦力蠱,就當做賠禮之物罷。”這話開始時,他說的很艱難。但是越來越順,話說完之后,商睚眥像是抖落了身上的千斤重擔,莫名的放松下來。
  “這就是苦力蠱?”白凝冰停下腳步,集中目光瞧去。
  這苦力蠱,是一只甲蟲。頭小身大,體型橢圓,巴掌大小。通體土黃色,表面并不平整,猶如長著顆粒狀的土疙瘩。
  “果然獻出了苦力蠱,方源此時一定在得意的笑吧?”白凝冰心中嘆息一聲,方源對人心的把握,讓她感到巨大的差距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卻道:“商睚眥,我知道你的意思,但是你以為我非得要你的苦力蠱不可嗎?苦力蠱雖然難煉,但只要我堅持不懈,總有煉成的時候。你想對付我就對付,想和好便和好?要戰便戰,想講和就講和,這世界上有這么便宜的事情嗎?我古月方正也是有尊嚴的人,你這是在羞辱我嗎?”
  “你誤會了。”商睚眥連忙解釋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。
  商睚眥連忙開口:“我商睚眥發誓,從今以后再也不和方正你為難。咱們之間,可以成為很好的盟友,相互內斗,只會叫人看笑話。除了苦力蠱之外,我還可以做其他的補償。元石,蠱蟲,還是煉蠱的材料,我掌管商鋪,都可以出的。”
  “這樣子啊……”方源表情松動。
  商睚眥連忙繼續勸說。
  白凝冰成了局外人,無語地看著眼前這一幕。
  商睚眥不僅貢獻出了苦力蠱,求著方源收下,同時還得補償其他的東西。
  但她亦知道,這只是商睚眥的緩兵之計。商睚眥這種人,氣量狹小,將來一定會更加猛烈的報復回來。
  “苦力蠱我先收下,我需要時間考慮考慮。”最終,方源都沒有做出明確的回應。
  但這足以讓商睚眥欣喜。
  他覺得方源是抹不開面子,又在作勢拿捏自己,好索要高價賠償。
  “都先答應下來,等到將來,我定要讓你不得好死!”商睚眥心中轉著狠毒的念頭,表面上則笑得很誠懇。
  “方正兄,我是很有誠意的。還請你考慮的時間,不要太過漫長。內務堂的調查,就在最近幾天。我若是沒有少主的身份,恐怕也負擔不起其他的賠償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
  商睚眥離開的腳步比來時輕快了許多,望著他遠離的背影,方源對白凝冰道:“可以了,你去內務堂報案作證去吧。”
  白凝冰點點頭,心想:今晚回來,一定要把自己和方源定下的誓約內容,好好審查一番!
  ……
  數天后。
  書房中,回蕩起一聲輕輕的嘆息。
  商燕飛面無表情地將手中的文書放下。
  文書的內容,正是內務堂上報過來,關于商睚眥捏造假賬的事實。
  這種事情,暗地里做多少都沒事。但一旦曝光,家族制度怎能容許?
  商睚眥是商燕飛的二兒子,剛剛的那聲嘆息中,包含了父親對兒子怒其不爭的情懷。
  “撤銷少主身份,罰去捕奴大隊,三年不得回城。”商燕飛提起筆,書寫下對商睚眥的處置方案。
  他是商家族長,正是因為這層身份,才更應該作為商家上下的表率。一言一行,都要考慮到影響。
  “方正、白凝冰……”商燕飛眼中閃爍著光芒。
  處理了商睚眥,此事卻還沒完。
  商睚眥是商家的少主,區區兩位外族少年卻來陰謀暗算,這是不把商家,不把商燕飛放在眼里!
  “哼,商睚眥到底是我的二子,我商燕飛的兒子也是你們輕易動的?”
  雖然方白二人,曾經救下了商心慈。但到底是親疏有別,在商燕飛的心中,還是自己的血脈更親。
  所以,他心念一動。
  一張赤紅色的紙鶴蠱,頓時飛了出去。
  “算計我兒,我身為他的父親就要為他出頭!這就是給你們倆的懲罰,當然,也是考驗。”商燕飛口中輕聲喃喃。
  紙鶴蠱速度極快,飛到一處密室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來了密信!”
  “族長是要我們對方正和白凝冰下手,強行挑戰他們?”
  密室中,有兩人。
  一位身如高塔,一位體瘦如柴,兩者看著這份密信不由面面相覷。
  正是巨開碑、炎突二位四轉蠱師!
  這兩人不是死對頭嗎?
  若讓旁人看到他們倆和平共處,還一起商議事情的情景,恐怕吃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。
  這兩人,都已經是四轉初階的修為,在演武場中稱雄,相互爭斗。各自揚言,不將對方徹底擊敗,就絕不出演武場。
  然而,事實上,他們倆卻是商燕飛布下的暗棋。
  商家族規中有規定,任何一位蠱師只要在商家的演武場中稱雄,做到和魏央一般的程度,就能晉升為商家的外姓家老。
  巨開碑、炎突就是商燕飛控制商家演武場的手段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