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13 再到三轉巔峰

楠秋苑,密室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周圍黑暗籠罩著,只剩下一層薄薄的星光,如水般流轉在密室中央。
  在中央處,方源和白凝冰雙雙盤坐在蒲團上。由白凝冰雙掌緊貼方源后背,灌注著三轉巔峰的雪銀真元。
  密室中,一片靜寂。
  但是在方源心中,卻有浪潮聲不斷激蕩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一道雪銀瀑布,冷冽磅礴,從空竅上空垂落,砸進方源的真元海中。
  正是通過骨肉團圓蠱,轉化而來的三轉巔峰雪銀真元。
  三轉蠱師,真元為銀色。初階真元的銀光只有淡淡一層,因此是淡銀真元。中階真元銀色駁雜,有的多有的少,因此稱為花銀真元。
  高階真元,銀光均勻,一片明亮。因此為亮銀真元。
  巔峰真元,銀白如雪,蔚為壯美,號稱雪銀真元。
  眼下,方源就以雪銀真元為主,花銀真元為輔,心念催動下,不斷形成澎湃的海浪,沖刷空竅四壁。
  這空竅原本是水膜,光流如水,晃晃而動。沖刷不久之后,終于量變積累到質變,水膜光芒驟盛,宛若水凝成冰,不再流動,靜止下來,沉淀成石膜。
  石膜光輝明燦,比水膜更厚更穩定。
  成就了石膜,方源從三轉中階,達到了三轉高階。
  穩扎穩打,水到渠成。
  既已功成,白凝冰緩緩收掌,冰藍的眸子中情緒波動了一下。
  在她的幫助下,方源的修為飛速進步,終于一步步趕了上來。
  她知道,方源的手中還有一只白銀舍利蠱。一直保存不用,就是要等到這一刻。
  也就是說,過了今夜,方源的修為就能突破到三轉巔峰,和她齊平。
  “方源老奸巨猾,陰險狡詐。我雖然沒有在毒誓中查出破綻,但并不代表毒誓的內容沒有破綻”白凝冰沉默不語,但是心中卻轉著心思。
  商睚眥的下場,給她提了個醒。
  方源帶給她的心理壓力,越來越大,讓她不免生出懷疑。
  “放心吧,我和你合作是有誠意的。毒誓根本就沒有問題。”像是知道白凝冰心中所想,方源驀地開口。
  “哼。”白凝冰被道破心中所思,眼中泄露出一絲寒意,語氣中帶出一絲冷諷,“但愿如此罷。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,他設計商睚眥時,就已經預料到白凝冰的反應。
  凡事有得就有失。
  如今,商睚眥被革職,空留下少主之位,商心慈就有了晉升的空間。但方源和白凝冰之間的合作關系,卻產生了一絲裂縫。
  同時,還引動了商燕飛的手段。
  就在昨天,巨開碑、炎突二人同時向方源、白凝冰發動了強行挑戰。
  消息一傳出,立即引發了演武場的轟動,無數人關注。
  巨開碑、炎突都是四轉初階的蠱師,都號稱為“演武半邊天”。兩個“半邊天”合起來,就是整片天空。
  這個稱號,將他們兩人的地位、強勢說明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方白二人,是如今演武場中的兩大新星,璀璨奪目。他們兩人都是一路連勝下來,沒有一場失利,這樣的強勢在過去的演武場中很是罕見。
  而巨開碑、炎突他們則是演武場的雙雄,傲立峰巔。這些年來,無數的魔道蠱師想要出人頭地,成為商家城的外姓家老,結果都被他們倆阻擊,扼殺了晉升的希望。
  忽然間,這兩人聯袂挑戰方白二人,自然就引起無數的好奇、疑惑。
  一時間,有人說方白二人風頭太勁,引起了巨開碑、炎突二位前輩的不安,要提前鏟除。也有人說,巨、炎二人打了一場賭,要用方白二人,來分出一時勝負。
  幾乎沒有人認為,方白二人會有戰勝他們倆的可能。
  巨開碑、炎突的強大,已經深入人心。更關鍵是,一方是四轉蠱師,另一方只有三轉,境界上有巨大差距。
  蠱師修行,轉數越高,相互之間差距就越大,越級挑戰的可能性就越低。
  身后傳來白凝冰起身的聲音。
  “明天就是你和炎突之戰,怎么樣,需要我的天元寶蓮么?按照我們的誓約,我會盡量幫助你的。”黑暗中,方源緩緩地道。
  “不需要。”白凝冰冷冷的回了一句。
  方源盤坐著,沒有回頭,嘿了一聲:“你倒是很有自信。”
  “四轉又如何?這兩年來,可不止是你一個人在進步。”白凝冰轉身離去。
  天元寶蓮乃是方源之物,借用此蓮,就不是白凝冰的真正實力。
  她正要借助炎突,來檢驗自己的成長。
  密室的門被打開,然后再閉合上。
  白凝冰離開了,密室中方源的嘴角微微上翹,勾勒出一絲微笑。
  “拒絕天元寶蓮……看來白凝冰的心中,已經產生了一絲自我的懷疑。這種不自信很輕微,也許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得到。白凝冰,你終究還是嫩了點啊……”
  方源沉吟片刻,收拾起散漫開來的情緒。
  他取出白銀舍利蠱。
  此蠱如圓形珠子,通體白銀作色,只有手指頭大小。
  重生以來,方源曾在青茅山上見過一次。那次是賈家行商,白銀舍利蠱賣價五萬塊元石,高昂的價格,對當時的方源來講,可望不可即。
  舍利蠱系列,價格都極為高昂。畢竟用了之后,能提升蠱師一個小境界,節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。同時根基穩固,沒有任何的后遺癥。
  蠱蟲買來便是用的。
  方源毫不猶豫地將白銀舍利蠱催動,頓時傾瀉出絢爛光輝,直接照耀著空竅四壁。
  大約兩個時辰之后,方源從三轉高階,一躍成為三轉巔峰。
  “重生以來,再次晉升到三轉巔峰!”方源眼冒精光,拳頭不由自主地握緊,心中激動,又有喜悅。
  和青茅山的第一次不同,那時方源是用石竅蠱,付出喪失未來發展的慘重代價,從三轉初階到了巔峰。
  而這一次,方源成為三轉巔峰,卻保留著巨大的發展潛力。畢竟,他此時已是甲等資質。
  再看春秋蟬。
  經過兩年多的回復,它的狀態也在回升。
  原先干枯的身體,漸漸變得潤澤起來。落葉般枯朽的雙翼,已經染上一層充滿生機的綠意。
  它的回復,自然帶給空竅巨大壓力。
  但是和前次相比,方源因為白凝冰以及骨肉團圓蠱,修為進步神速,三轉巔峰空竅足以承擔這份壓力。
  和之前在青茅山上的緊迫,這次方源顯得游刃有余多了。
  “但是也不能放松。春秋蟬的回復,是越來越快的。我的修為還得更快增長,否則將重蹈覆轍。”
  時間悄然流逝,很快就到了第二天。
  翹首以盼的觀眾,迎來了白凝冰和炎突交戰的時刻。
  這處超大型的演武場中,鋪設著一片綠草。
  這是草原地形,在北原十分常見。
  場地周圍,觀戰的蠱師形成環繞一圈的人海,都將目光集中在場中的兩位主角身上。
  戰斗還未開始,人們議論紛紛。
  “這次白凝冰兇多吉少!”
  “面對炎突大人,她當然輸定了。”
  “她絕美如仙,真是叫人同情。一想到她要落敗,我的心都要碎了……”
  這一年多,白凝冰聲名赫赫,風頭強勁。宛若冰雪仙子的容貌和氣質,給她迎得了大量的關注。
  場上,白凝冰和炎突相對而立。
  炎突是一位老者,長著一頭蓬亂枯槁的長發。
  他枯瘦如柴,赤著腳,不管是手,還是腳,指甲長期不剪,又彎又長。
  他身上的衣服,破破爛爛,又佝僂著背,宛若路邊的老乞丐。
  “嘿嘿嘿,小女娃長得細皮嫩肉,真是漂亮。”炎突打量了一番白凝冰,聲音嘶啞。
  一身白袍如雪,藍眸銀發的白凝冰頓時皺眉,殺氣大盛:“老東西,大言不慚。”
  “小丫頭,好不懂禮貌。”炎突干笑起來,十指相互摩挲,“看來是要讓你知道,尊重老前輩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了。”
  “啰嗦。”白凝冰一臉冷酷,目光寒冷如冰,緊緊的凝視著炎突,一舉一動皆流露出旺盛的斗志。
  當。
  一聲輕響,宣布戰斗開始。
  冰錐蠱!
  丹火蠱!
  幾乎同時,白凝冰和炎突瞬間向對方出手。
  四根白色的冰錐和三團橘紅色的丹火,同時射向雙方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根冰錐和一團丹火,在半空中相撞,冰錐消融,但是丹火卻依舊向白凝冰飛去,只是威勢大減。
  白凝冰的冰錐蠱,只是二轉。但是炎突的丹火蠱,卻有三轉級數。
  對拼的話,自然是丹火略勝冰錐一籌。
  “除非我動用冰雹蠱,引爆冰錐,才可壓過丹火。但是如此一來,我的真元消耗就多了。這場戰斗,才剛剛開始……”
  白凝冰的藍眸中閃過一抹幽光。
  丹火飛來,她敏捷地一躍,閃避開去,讓所有的丹火都無功而返。
  同時,單手一揚。
  嗖嗖嗖。
  又是三根冰錐,順勢飛射,襲向炎突。
  炎突干笑一聲,腳步連邁,身體扭曲,姿勢古怪地閃過冰錐,同時開始奔跑。
  他食指連點,一團團的丹火,組成密集的攻勢,向白凝冰罩去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不甘示弱,腳步連踏,以冰錐還以顏色。
  一時間,就看見雙方在偌大的草地中奔跑,相互角逐。冰錐和丹火齊飛,二人一邊閃躲,一邊攻擊又從不間斷。
  戰斗剛剛開始,激烈的程度已經超過眾人預料。
  (ps:今天的第二更很晚,大家不要等啦。早睡早起,身體健康。雖然忙得焦頭爛額,但我是一個有節操的人。昨天欠的一更,這個星期內也會爭取補上的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