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16 硬氣蠱

“那場戰斗你看了嗎?真是精彩啊!”
  “白凝冰遭逢首敗,炎突也勝的并不輕松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
  “花了二十塊元石,原先還有一些心疼。但是看過之后,頓時覺得這錢花的太值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和炎突之戰,如同巨石拋入湖泊,在商家城中引起廣泛的反響。
  大街小巷,都在談論著這場戰斗。
  “姜還是老的辣,終究還是炎突大人獲勝了。”
  “但白凝冰雖敗猶榮,能夠打到這種程度,她的未來不可限量啊。”
  “真是可惜,沒有看到這場戰斗。”
  “白凝冰雖然失去了本命蠱,受了傷,但冰晶蠱容易補充,對她的實力造成不了太大的影響。”
  “我現在十分期待方正和巨開碑的一戰。”
  “沒錯,這必將是一場龍爭虎斗!”
  方源和巨開碑之間的戰斗,被安排在七天之后。因為白凝冰的突出表現,受到了無數人的關注。
  而白凝冰卻失蹤了。
  那場戰斗之后,她并沒有回楠秋苑。
  “不會出什么事情吧。”商心慈對此表示擔憂。
  “放心吧,我了解她。她傲氣嶙峋,卻遭逢慘敗,讓她獨處吧。”方源反過來安慰商心慈。
  白凝冰雖是女兒身,卻有一顆男兒心。
  但凡男人都如雄獅蒼狼,受了傷,會獨自找一個無人的角落,默默的舔舐傷口。
  而女人卻不同,受到一些委屈,都會有傾述的**。她們渴望得到保護和安慰。
  商心慈點點頭,一雙美眸溫柔如水,關切地看向方源:“可不可以不要去戰斗?那個巨開碑,可是和炎突齊名的人物啊。白云姐姐已經敗了,失去了冰晶蠱。巨開碑可是力道蠱師,若是黑土哥哥你失去全力以赴蠱的話……”
  白凝冰失去了冰晶蠱,可以得到補充。方源若失去全力以赴蠱,卻無從彌補了。
  方源淡淡而笑:“正是因為如此,我才更不能輸。好了,接下來這幾天,我都要閉關煉蠱。你先回去罷。”
  巨開碑的實力,方源早就打探過了。經過白凝冰和炎突一戰后,他又得到了更多的推測。
  巨開碑是四轉初階的蠱師,和炎突不相上下。方源自我估量,若是按照現今的手段,要戰勝巨開碑,只有三成的希望。
  三成的勝機,看似不高。但事實上,作為考慮到雙方修為相差一個大境界,三成已經相當不錯了。
  “若是煉蠱成功,有那蠱相助,我將有六成的勝機!但愿能煉蠱成功罷。”
  方源鉆到密室,開始煉蠱。
  ……
  第一內城。
  書房中,亮著柔和的光。
  商燕飛靜靜地注視著眼前,一團彩色的煙氣懸浮在半空中。彩煙翻滾,演繹著白凝冰和炎突一戰的景象。
  商燕飛將這場戰斗從頭看到尾,這才收了彩色煙氣。
  白凝冰輸掉了。
  失去了本命蠱,還受了傷。
  根據風雨樓收集的情報顯示,白凝冰如今正在素手醫師那處養傷。
  這樣一來,她設計自己二子,也受到了懲罰和教訓。
  商燕飛閉上雙眼,往后倚靠在椅背上。
  如今白凝冰戰敗,沒有通過考驗,但她的天資、才情已經被公認,假以時日,必定能超越炎突,有一番大的成就。
  這就是天才。
  商燕飛也是愛才之人,惜才之人。
  看到白凝冰的這番表現,更生出替商心慈招攬的渴望。
  “白凝冰之后,就輪到方正了。不知道他能帶給我什么樣的驚喜。不過,聽說似乎他的手中有一朵天元寶蓮……”
  天元寶蓮這種東西,商家城的活寶門內也存著兩棵。同時還有一棵天元寶君蓮。
  但是要取出這些寶蓮,卻要耗費更大代價。
  活寶門把守著,就算商燕飛貴為家族之主,也必須得遵守祖宗定下來的規矩。
  “方正是力道蠱師,若有天元寶蓮,卻無法發揮它的價值。不如給心慈。”
  商燕飛沉思了一會兒,坐正身體,發出一道紙鶴密信。
  紙鶴順著暗道,飛到一處密室里頭。
  巨開碑、炎突二人旋即生出感應,匯集到密室當中。
  “主上又有密信到了!”炎突展開密信,瞧了一眼,旋即就遞給巨開碑,“這是給你的。”
  巨開碑瀏覽一番,自言自語:“主上猜測方源的手中,可能有一株天元寶蓮。如是此戰我得勝,便叫我試著索要這株草蠱。若是沒有這蠱,也不可選全力以赴蠱。”
  說著這話,巨開碑的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他原本是想索求方源的全力以赴蠱。這只傳奇蠱,對于力道蠱師的他而言,具有極大的吸引力。
  但偏偏,商燕飛傳來這樣的命令。
  “主上是起了愛才之心,想保護那個方正成長起來。”炎突分析道。
  抬眼看到巨開碑眉頭緊鎖,他又勸解安慰道:“巨兄,你要注意心態啊。我們二人已經是商家的隱家老,族長的命令就得遵守。再也不是之前,在外闖蕩無拘無束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日子了。”
  巨開碑沉重地點點頭,頗為感慨地道:“說起來,那段時間真是值得懷念。獨行于天地,自由自在,不受人管束。”
  “難道巨兄,還想重新成為魔道蠱師不成?”炎突語氣嚴肅。
  巨開碑嘿了一聲:“炎老哥,你還不知道我嗎,只是隨口說說罷了。魔道蠱師雖然無拘無束,但是壓力很大,風險也大,說不定哪天就橫尸野外,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啊。”
  炎突這才臉色轉緩。
  巨開碑和炎突,都曾經是獨行的魔道蠱師。
  在南疆闖蕩出一些名聲,屹立不倒數十年。但他們越來越累,魔道蠱師的生活雖然極為自由,但是壓力很大,為養蠱的食料,為元石,為自身安危等等操心。
  兩人漸漸地厭倦了這樣的生活,但是又無脫身改變的勇氣。
  直到某一天,兩人在野外遭遇。
  魔道蠱師之間,極其缺乏信任。兩人察覺到對方后,第一時間展開進攻,務必使得自己掌握主動。
  哪知這一戰,雙方勢均力敵,從白天打到黑夜。期間用智謀,安陷阱,竭盡全力,無所不用其極。
  戰到天亮時,雙方都沒有了力氣,真元也消耗殆盡,渾身傷口滿布。看著近在咫尺的對方,卻無能力補上最后一刀,殺死對方。
  當晨光同時照在兩人的臉上時,兩人都做出了同一個決定。
  “我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了。唉,如果這場戰斗生還,我就去商家,改投正道。”炎突輕聲喃喃。
  “真是累啊,這場戰斗之后,我就去商家爭取那外姓家老的位置!”巨開碑則狠狠咒罵。
  不知道為何,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出來。
  說完之后,彼此間面面相覷。
  一陣靜默之后,兩人同時哈哈大笑。
  這就是緣分,像是上天的安排。毫無信任感可言的兩位資深魔道蠱師,在這一天,同時收獲了一生的至交好友。
  像是要徹底拋掉過去生活的陰影,他們開始改變,選擇信任對方。
  這種信任,是對彼此雙方毫無保留的信任,兩人從一個極端,走到另一個極端。
  “不過話說回來了,炎老哥,你這次損失慘重,可是灰頭土臉啊。”巨開碑擠眉弄眼,挪揄道。
  旁人絕對想不到他會有這副表情。平時的巨開碑,嚴肅如鐵,一絲不茍。但事實上,這只是他闖蕩魔道時,練就的一副面具。
  只有在炎突這個至交好友的面前,他才展現出真性情。
  炎突冷哼一聲,眉頭漸漸舒展,嘆著氣道:“這個白凝冰不簡單,總有一天會超越我們倆的。我也只是贏了一招半式而已,如果她是四轉,結果就不好說了。”
  巨開碑點點頭:“你的那場戰斗,我也喬裝看了,的確是后生可畏。”
  炎突拍拍巨開碑的肩膀:“那個方正,和白凝冰齊名,一同來到商家城,又住在一起,關系不一般。他們號稱是演武雙星,又有人稱之為黑白雙煞。白凝冰如此實力,方正必然不弱。巨老弟啊,當你最強時候就是你的最弱時刻,你要小心。”
  巨開碑得意一笑:“老哥,你且看這是什么?”
  說著,他從空竅中掏出一只蠱來。
  此蠱如拳頭大小,甲蟲形態,黑色似鐵。
  “咦,硬氣蠱!”炎突的臉上驚訝之后,涌現出喜色,“太好了,巨老弟。你動用殺招時,防御下降,有了此蠱,就彌補了短板。這蠱珍貴,并不常見,你要好好喂養啊。”
  巨開碑點點頭,收起硬氣蠱后,發出一聲嘆息:“可惜,這只是一只硬氣蠱,而非力氣蠱。若是有力氣蠱的話,我的戰斗力就能得到升華,引起質變,暴漲兩倍戰力綽綽有余……”
  炎突哈哈一笑:“你這是貪心不足蛇吞象!上古氣道早已經消失,力氣蠱已經絕跡,你能得到一只硬氣蠱,已經是運道旺盛了,別不知足。”
  巨開碑也笑起來:“說的也是。不過得隴望蜀,也是人之常情嘛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上古氣道,比力道還要更早出現。
  氣道蠱蟲,能轉換有無形,效果通常都十分奇妙。在上古,氣道鼎盛的時候,十位蠱師中有八位都是氣道。
  然而,花開花落,盛極而衰,乃是自然規律法則,氣道也不能免俗。
  盛極一時之后,氣道漸漸衰弱,然后被力道所取代。
  白凝冰的朝氣蠱,巨開碑的硬氣蠱,方源的風氣蠱,都和氣道有關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