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17 必勝魔心

七天時間一晃而過,演武場中迎來全城矚目的大戰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巨開碑強行挑戰方源,前者是老一輩的強者,威名赫赫,撐起半邊天。后者是近兩年崛起的新星,光芒閃耀,年輕一代的少年高手。
  除去這場戰斗本身的精彩之外,在吃之前,白凝冰和炎突一戰,更起到了絕妙的鋪墊作用。
  經過七天的醞釀發酵,影響擴到到整個商家城上下。
  以至于,今天的演武場中,幾乎擠滿了前來觀戰的人。
  演武場方面也因勢利導,將這場戰斗往大型盛會的方向上置辦。執掌演武場的商螭吻,白撿了一個業績,這些天來心情也格外愉悅。
  比斗還未開始,周圍的人就已經議論開來。
  “究竟是演武半邊天的巨開碑更老辣,還是方正能以弱勝強?”許多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,新老對決吸引了很多人探究的**。
  “兩人都是力道蠱師,這是力道蠱師的復興戰!”不少的力道蠱師自豪不已,對此報以強烈期待。在他們看來,這場戰斗意義重大。
  “不管如何,方正必須要盡全力戰斗。否則,他的全力以赴蠱,恐怕就要被巨開碑拿走。”
  “方正只有三轉中階,雖然戰力強悍,但是修為上還差白凝冰一籌。更談不上和巨開碑相比了。”數十場打下來,方源的實力隱藏不住,大多數人普遍不看好他,因為修為差距實在太大。
  “方正來了!”忽然人群中有人叫道。
  方源緩緩而行,一臉的平靜,來到場中。
  這是超大型的演武場,地形是黑石林。
  方源來到場地中央站定,雙臂環抱,舉目掃視一圈。
  黑色的石柱,根根粗壯堅固,林立在周圍,遍布整個場地。
  場外,人群擁擠著,環繞演武場一圈。這是方源兩年來,看到觀戰人數最多的一場。
  方源心中清楚:商心慈、魏央一定在人群當中,甚至白凝冰也在,只是都喬裝打扮了。還聽商心慈說,商家的幾大少主都在。
  這讓方源不由地想起他的第一場演武。
  那時候,旁邊幾乎無人觀戰,方源還是無名小卒。
  到如今,他已經聲名鵲起,成為一個人物,引起廣泛關注。
  “這是最后一場戰斗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嘆。
  三王傳承已經臨近,算上趕路,時間已經不多。
  贏下這一場后,他還要全力輔佐商心慈。將她推上少主之位,對方源今后的計劃,大有幫助。
  當商心慈成為少主之時,就是他方源離開商家城之日。
  巨開碑、炎突的身份,別人不清楚,方源怎么會看不清?
  只要稱雄演武場,就能成為商家的外姓家老。商燕飛為了掌控這個渠道,安排炎突、巨開碑這樣的棋子,也很正常。
  方源從來就沒有想過,要在演武場稱雄。擔當外姓家老,在許多人心中,是夢寐以求的事情。
  燕雀常在屋檐下安家,只有雄鷹的巢穴立在懸崖邊上。
  別說是商家的外姓家老,就算是商家的族長之位,方源都看不上。
  這些職位,看似高貴閃耀,但實際上都是一個個名利的枷鎖。
  可嘆。
  滾滾紅塵,這樣的枷鎖不知道鎖住了多少人。
  巨開碑也來到場上。
  高塔般的身材,神情如鐵。骨節寬大,肌肉一塊塊堆砌著,給人雄健高大的壓迫感。
  方源前世記憶中,在義天山正魔大戰,巨開碑也有不俗表現。他斬殺多位魔道成名蠱師,乃是商燕飛的得力干將之一。
  在他的身上,四轉的氣息盡數地流露出來。戰斗還未開始,他就向方源施加心理上的壓力。
  在修為方面方源的確處于劣勢,他如今是三轉巔峰,又用斂息蠱。看上去,還是三轉中階的樣子。
  但就算是修為低弱,又如何呢?
  呵呵呵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眼中精光閃爍。幾天前他煉成了那蠱,勝算暴漲到六成。對手雖然強大,但他卻知贏的必定是自己。
  這不是自大,也不是自信,更不是狂妄,而是一種心態。
  魔心!
  不能輸,不能倒下,必須要贏,一定能贏!
  哪怕只有一成不到的勝算,甚至哪怕沒有勝算,也必須要贏的心態。
  魔道蠱師,一旦失敗,往往就是萬劫不復。所以必須成功,一路贏下去。沒有萬一,也沒有如果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的經歷,讓方源養成了這樣的心態。
  成王敗寇,踩著別人的尸骨,步步高升,踏上巔峰!只有我負天下,什么禮義廉恥,名利美色,恩怨情仇,都不能成為阻礙,都可利用。
  這就是白凝冰不如方源的地方。
  白凝冰那是求勝之心,方源這是必勝之心!
  沒有什么能擋得住我,就算是滅亡也不能屈折我的魔心。
  巨開碑走到方源的面前,站定,保持著沉默。
  他不是愛說話的人。
  同樣的,方源向來也不喜歡廢話。
  兩人對視,任由外界喧囂,一個目光堅定如鐵,一個黑眸沉凝深幽。
  當——!
  清脆的鐘聲一響,宣布戰斗開始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!
  幾乎在一瞬間,方源雙眼精芒暴漲。真元灌注下去,在他的身后半空中,升騰出一匹駿馬虛影。
  駿馬昂首,四蹄奔騰。
  一馬之力加持在身,方源再催直撞蠱。
  刷!
  他沖向巨開碑,速度之快,宛若奔騰的千里馬!
  但當他沖到巨開碑的面前時,駿馬虛影陡然一收,換成一頭山豬虛影。
  山豬雙眼猩紅,獠牙前突,氣勢兇惡。
  馬力能讓沖撞速度飛快,豬力則增加沖撞時的力量。方源如今已經能在獸力虛影間,如意轉換。
  看著方源筆直地沖撞過來,巨開碑面無表情,張開嘴巴。
  他滿口的牙齒,潔白如雪。此時兩顆虎牙飛快生長。漸漸膨脹,外突出來,長成兩顆潔白的象牙。
  象牙內彎,尖端又刺入巨開碑的胸膛肌膚。
  但是傷口卻未出血,反而在接觸的地方,涌現出一片潔白的鎧甲。
  仿佛是乳白色的冰層蔓延,很快鎧甲就護住了他的上半身。
  方源沖殺過來。
  “來的好。”巨開碑不閃不避。反而踏步向前,沉腰側肩,向方源對撞過去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巨響,兩人的肩膀狠狠地撞擊在一起。
  方源倒退五步,巨開碑則直接被撞飛。
  這一幕,讓許多人驚訝得叫出聲來。
  “怎么會?巨開碑居然不敵方正?”
  “全力以赴蠱的威力,著實強大啊。”
  “不對勁啊,方正怎么忽然有了三轉巔峰的修為?!”
  方源一動手,斂息蠱的效果就被打破了,三轉巔峰的氣息流露出來,很快被無數人察覺。
  巨開碑的雙眼中,閃過一絲驚異之色,但旋即消失不見。
  他從地上爬起來,并未受到太大的傷害,只是肩頭的鎧甲充滿了破碎的裂痕。
  但很快,這些裂痕就漸漸消失了。
  白色鎧甲不斷蔓延,這一會兒,已經覆蓋了巨開碑的手臂,以及腰腹。
  這是巨開碑在不斷地催動象牙白甲蠱的效果。
  象牙白甲蠱,乃是四轉蠱蟲,防御強悍。但是弱點是,必須耗費一段時間生長,沒有延展性能。等到戰斗結束時,蠱師要去除這身鎧甲,還得打碎它。
  方源聳動了下肩膀,肩膀有些酸麻。
  剛剛,他沒用動用金罡蠱,銅皮、鐵骨、鋼筋這三者協作,讓他的防御力也極為不俗。
 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力道蠱師對于防御蠱的要求很高。
  剛剛的這一記對撞,是一次小小的試探。
  “這個巨開碑的力量很大,是我重生以來,碰到力氣最大的對手。同時他的防御,也很強。”方源目光深幽,再度撲上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雙方舉拳對轟,拳拳到肉,巨開碑處于下風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會給他機會,象牙白甲在方源的鐵拳下,一次次破碎,始終不能完全生長。
  但巨開碑的力量,也越來越大。從一開始被壓入下風,到漸漸的和方源分庭抗禮。
  方源也不驚奇,他掌握了巨開碑詳細的情報,知道他身上有一只四轉的慣力蠱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早已經絕跡,為了替代它,當今的力道蠱師們研煉出了慣力蠱。
  慣力蠱的前身,乃是三轉的蓄力蠱。
  蓄力蠱能繼續力氣,匯集在一次攻擊之上,猛地爆發出來。但它需要耗費時間蓄力,在此之間,蠱師一動都不能動。并不是很實用。
  但是到了四轉,蓄力蠱合煉成慣力蠱后,這個弱點就消除了。
  慣力蠱催動之后,巨開碑的力量不斷積蓄,越來越大。同時,巨開碑也能自由移動。
  轟!
  方源的拳頭搗在巨開碑的胸膛,而巨開碑的手掌著劈砍在方源的肩膀上。
  雙方猛地倒退六步,這一次平分秋色。
  但方源整個拳頭都在發麻。巨開碑的胸膛,包裹著象牙白甲,上面只有些微的裂痕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巨開碑的不斷催動,象牙白甲越來越厚,將巨開碑塑造成皮堅肉厚的怪物。
  巨開碑的強大漸漸顯現出來。
  不僅是在四轉的黃金真元上,還有四轉的蠱蟲。
  單象牙白甲蠱一只,就能和方源的鐵骨、銅皮、鋼筋三者總體媲美。
  (ps:好困啊,睡覺了……明天盡量多更一些,補上來。為了我的節操,我要努力,我要奮發圖強!嗯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