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18 方源vs巨開碑(上)

掃拳,擊掌,戳肘,踢腿……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拳拳到肉,貼身搏擊,硬打硬沖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拳腳相交,發出一聲聲劇烈的震響。
  兩人人影糾纏在一起,所到之處,一根接著一根石林,轟然倒塌。
  “方正漸漸落入下風了。”漸漸的,觀戰的眾人看清了局勢。
  “要對付巨開碑,就要起先把他打倒,不要留給他時間。”有人嘆息道。
  巨開碑有慣力蠱,隨著催動的時間越長,力氣就變得越大。
  “說的容易,誰能在前期就打殺他?他畢竟是四轉修為,還有象牙白甲蠱,更有豐富的戰斗經驗。方正能打成這樣,已經不錯了。”
  人群當中,白凝冰雙目幽幽,靜靜的看著這場戰斗。
  對方源此時的壓力,她最有體會。只有親身和四轉蠱師交戰,才會明白三轉、四轉之間的巨大差距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……”商心慈握緊雙拳,美眸隨著方源而挪移。
  魏央眉頭漸漸皺起。
  吼!
  忽然間,一聲野獸石嘶吼的聲音爆發出來。
  一頭龍象虛影,龐大威猛,從巨開碑的身后猛地升騰而出。
  龍象乃是擁有龍血的巨象,體型比猛犸還要龐大,是亞龍猛獸。獅虎碰到它,都要繞道而行,不敢攖其鋒芒。
  斬殺這種猛獸,有很大可能,獲得龍象巨力蠱。
  龍象巨力蠱,高達四轉。方源用的駿馬馳力蠱、青牛勞力蠱等,也只是三轉蠱。
  巨開碑自成四轉蠱師以來,先后用了三只龍象巨力蠱,為自己增添三頭獸力虛影。
  此時他忽然打出一頭龍象之力!
  方源瞳孔驟然一縮,危機關頭,及時架起雙臂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——石龜之力!
  他的身后,升起一只巨龜的虛影。
  轟!
  巨開碑砂缽大小的拳頭,狠狠地擊中方源的雙臂。
  一陣大力涌來,巨開碑僅僅倒退一步,方源則被巨開碑一拳轟飛。
  石龜虛影轟然崩解,而龍象虛影則越升越高。
  石龜之力,很顯然不敵龍象。
  方源身體被轟飛三十步遠,連續撞倒兩根石柱,這才將將停住。
  方源重整陣腳,甩甩又痛又麻的雙臂。他樣子雖然狼狽,卻毫發無損。鐵骨、鋼筋、銅皮,三者疊加的防御還是很強的。
  “巨開碑打出了龍象之力!”場外,許多人異口同聲地驚呼起來。
  “他一直在用慣力蠱,如今渾身的力氣越來越強了。這還只是一龍象力,巨開碑前輩一共有三只龍象虛影,潛伏在身上。我曾經見過他打出三龍象力,一下子就把對手打爆了頭顱!”
  “方正沒有遏制住巨開碑,巨開碑打出龍象力,是他要掌控這場戰斗的訊號。”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再度展開沖鋒,向巨開碑撲上去。
  雙方又糾纏在一起。
  雪銀真元,持續不斷地灌注到全力以赴蠱當中。
  山豬、棕熊、鱷魚、青牛、駿馬、石龜、白象、黑蟒,八個獸力虛影輪番閃現。
  繼石龜負力蠱之后,方源又分別用了白象元力蠱、黑蟒纏力蠱,為自己增添了白象虛影、黑蟒虛影。
  八個獸力虛影,是方源身體的極限。因此黑蟒纏力蠱之后,他就再也沒有取用其他的力蠱。
  場中,方源展開瘋狂的攻勢,拳風呼嘯,兇悍剛猛至極。
  這樣的恐怖攻勢,讓人看了都不禁心驚肉跳。
  巨開碑剛剛爆發,打出了一龍象力,他的力氣又回到起初,慣力蠱開始重新蓄力。而方源拿出全力爆發,立即又將局面板回來。
  半空中,他的八個獸力虛影不斷閃現著,偶爾間才有龍象虛影出現。
  但龍象虛影每次出現,都能將方源轟飛。
  久而久之,方源的傷勢不斷地累積起來,銅皮也難擋巨開碑的龐大力量,被打得皮開肉綻。
  而巨開碑全身都罩上一層象牙白甲,雖然傷痕滿布,裂紋層層,但他始終屹立不倒,如鐵塔佇立在大地上。
  片刻功夫后。
  機會!
  巨開碑的失誤很少,難得出現一次戰機。
  方源抓住稍縱即逝,忽然繞到背后,一掌拍擊下來。
  棕熊虛影出現。
  這一擊勢大力沉,若是拍實了,定叫他大吐一口鮮血。
  巨開碑來不及抵擋,只能反身舉臂橫掃。
  吼!
  忽然一聲象鳴,龍象的虛影陡然升起,將棕熊完全壓過。
  方源反而被打飛出去,這是第八次了。
  龍象虛影出現的次數,越來越頻繁。不出現時,方源占據略微主動。但一旦出現,任何的獸影都不是對手。
  方源的獸力虛影,都是普通野獸之力,但龍象卻有些微龍的血脈,已經屬于異獸!
  戰到半個時辰之后……
  吼吼!
  兩頭龍象虛影,同時出現在巨開碑的頭頂上。
  他的雙拳狠狠地擊中方源的胸膛,將后者遠遠地轟飛出去。
  方源在半空中一路吐血,視野中天地顛倒。
  砰砰砰砰砰。
  一連五根石柱,都被他撞毀。方源倒在地上,煙塵四起,遮蓋住他的身形。
  “好慘吶。”看到這一幕,很多蠱師的眼角都在抽搐。方源的現狀,有些慘不忍睹。
  “三轉獸力虛影,完全不是四轉龍象虛影的對手。”
  “方正雖然有全力以赴蠱,但卻每次只能顯現一個獸力虛影。反而不如巨開碑的慣力蠱。”
  “這怎么可能?全力以赴蠱可是傳奇蠱,竟然不如普通的慣力蠱?”有人驚詫。
  很快,就有人解釋道:“這不是全力以赴蠱的問題,而是方正本身。方正有八獸力在身,仿佛是個大水缸,但是出水口卻只是個小竹管。全力以赴蠱能讓小竹管始終全速出水,而慣力蠱則像是水桶在水缸中打水。全力以赴蠱是細水長流,慣力蠱則是一次次積累爆發。”
  “黑土哥哥……”看到方源的身影,被煙塵淹沒,商心慈的心一下子提起來,感到呼吸困難。
  但很快,眾人看到煙塵中,一個黑影緩緩站起。
  “肋骨斷裂了三根,內臟好像也在出血。強大的一擊……”
  方源忍住鉆心般的痛楚,嘴角反而上翹,流露出微笑。
  他有鋼鐵般的意志,這點痛算什么?這點傷算什么?
  痛楚激蕩著戰意,如火般燃燒!血液也如滾水般沸騰!
  “這樣的戰斗,才夠勁啊!打敗這樣的強敵,才有趣啊!呵呵呵……哈哈哈!”方源戰在煙塵中昂首,開懷大笑。
  “方正在說什么?他怎么好像在笑?”
  “不會被巨開碑一擊,給打傻了吧?”
  因為護罩的緣故,場外眾人聽的比較模糊。
  聽到方源的狂笑,自開戰以來,巨開碑的表情首次發生了變化!
  “這個小子……”他臉色沉下來,他從笑聲中感受到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東西。
  微微一思索,他旋即恍然。
  這是魔道的氣息!
  凌厲如刀鋒般的殺意,毀滅世間的瘋狂,睥睨天下的傲慢,踐踏眾生的無情……
  這笑聲仿佛讓巨開碑回到了過去。
  那不堪回事的曾經。
  每天幾乎都在殺戮中度過,仿佛在無邊的黑暗中獨行,沒有人可以傾述,無邊的寂寞壓抑成恐懼,生不如死的魔道生活……
  你必須往上走,你必須一路贏下去。就像是在懸崖邊上走鋼絲,神經繃到極點,不得一絲放松。輸一場,也許就是墮落深淵,萬劫不復。
  巨開碑厭倦透了這樣的生活,所以他投靠商家,成為了隱家老。這些年來,他就是一個差點溺水而亡的人,掙扎出苦海,爬上岸艱難喘息。
  他已經站在岸上,但方源的笑聲仿佛是浪潮,讓他回首看到曾經的苦海。
  這笑聲勾起了巨開碑心中的一絲恐懼!
  不要再回到過去了……
  甚至不愿回想過去……
  浪子回頭金不換,我已經悔過自新,我已經開始了新的生活,我已經是正道中人!
  正魔不兩立!
  巨開碑臉上抖現猙獰,從內心深處產生一絲,針對方源的極度憎惡。
  龍行虎步蠱!
  巨開碑主動進攻,大步連踏,如虎如龍,沖入煙塵當中。
  他每一步踏出,都伴隨著龍吟虎嘯之聲。
  這就是四轉的龍行虎步蠱,令巨開碑飛速前行,同時又和橫沖直撞蠱類似,用沖撞之力,能發揮出巨開碑身上蘊藏的力量。
  巨開碑兇猛地沖入煙塵,直面方源。
  吼!
  龍象虛影再次出現。
  沒有打出兩頭,只打出了一頭。
  但這足以壓制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不閃不避,硬抗上去,背后升騰起石龜虛影。
  雙方狠狠地對撞。
  對撞產生的氣浪,吹散周圍煙塵。
  巨開碑帶著詫異的目光,連退五步。而方源卻紋絲不動。
  場外響起一片驚疑聲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這一幕,幾乎出乎所有人的預料。
  同樣是石龜之力,對決龍象之力,但為何結果卻截然不同?
  巨開碑一咬牙,再次撲上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巨響,他給方源一拳擊飛,如沙袋一樣,拋飛出去,然后砸落在地上。
  他掙扎著起身,目光死死的瞪著方源的頭頂上空。
  在半空中,棕熊、山豬兩個獸力虛影,正緩緩消散。
  “同時打出了兩個獸力虛影!”
  “這怎么可能?”
  “這違反了常理!”
  場外,掀起一片驚呼之聲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