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19 方源vs巨開碑(中)

“兩個獸力虛影……我剛剛沒有看錯?”場外,炎突也不禁瞪大了雙眼。
  “能同時打出兩個獸力虛影,他用了什么蠱?”巨開碑面色變得凝重,雙目緊緊地盯住方源,忽然瞳孔一縮,“來了!”
  直撞蠱!
  方源面色冷酷,雙眼如黑潭深不可測,他向巨開碑發動沖鋒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他的頭頂半空處,升騰起駿馬和山豬的虛影。
  山豬之力讓他的沖撞力量變得更強,而駿馬之力則讓方源一下子就提速,沖鋒的速度更快。
  雙力加持,方源仿佛化身兇蠻的山豬,奔騰的烈馬,身形在巨開碑的瞳孔中不斷放大。
  龍行虎步蠱!
  面對方源的強勢攻擊,巨開碑身形一躍,龍吟虎嘯聲再起。
  這次他主動避讓,方源和他擦肩而過。
  直撞蠱的缺陷就在于此,沖鋒時是一條直線,很容易就被對手判斷出來,從而從容躲避,導致攻擊無功。
  “巨開碑主動躲閃了!”
  “他向來猛打硬沖,很少躲閃的。開戰以來,這是他第一次躲閃。”
  “方正能同時打出兩頭獸力虛影,巨開碑的慣力蠱卻還要重新蓄力,躲避開來,是明智的舉動。”
  “方正還是太嫩了,雖然有好蠱蟲在手上,但是戰斗經驗遠不如巨開碑。這次攻擊處理的就不理想……呃。”
  場外的這人,評價的話還未說完,場上異變突生。
  方源和巨開碑擦肩而過之后,忽然停止催動全力以赴蠱。雙獸影消散,沖撞之力頓時暴降到低谷,隨后他撞到一根黑石柱上。
  黑石柱倒塌下來,方源沖勢頓止。
  橫沖蠱!
  方源側身橫沖,雙拳直搗。棕熊和白象兩大虛影,陡然升空。
  距離太近,巨開碑措手不及,被狠狠擊中,身體高高的拋飛出去!
  剛剛評價方源“太嫩”的那人,啞然無語。
  許多人的眼中,都放出光亮。
  方源這一次攻擊,看似普通,實際上包含了許多東西,打得分外精彩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可以催動,爆發出強大攻勢,當然也可以撤銷。
  催動和撤銷之間,不斷轉換,讓方源收發自如,靈活至極。
  同時他又利用了地形,及時停住了沖勢。
  巨開碑被方源一擊而中,也不是他不聰明,而是他用慣了慣力蠱,豐富的經驗反而讓他有了思維盲區。
  方源再度沖上去!
  巨開碑奮起抵抗,但方源兩頭獸力虛影同時爆發,狂猛得仿佛怒獅,兇悍的叫旁觀者都看得心驚膽戰。
  巨開碑成了沙包,竟然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憋住一口氣,疲于防守。
  “天吶,方正以區區三轉巔峰,居然壓制住了巨開碑!”
  “難以想象的一幕,竟然在我的眼前發生了。”
  “全力以赴蠱到底是傳奇蠱,威能妙用,就算是四轉慣力蠱,也不能媲美!”
  “方正已經將全力以赴蠱用得出神入化了,他雖然沒有豐富的戰斗經驗,但是才情天賦足以彌補這一切。”
  場外一片嘈雜之聲。
  轟!
  煙塵翻騰而起,巨開碑高大的身軀,仿佛是飛起來的麻袋,連續撞到數根粗大的黑石柱子。
  噗。
  他忍不住再噴一口鮮血,掙扎著要爬起身,但方源已經撲殺而來,不給他任何喘息之機。
  腳下一踏,駿馬、青牛兩道獸力虛影,同時出現。
  巨開碑就地一滾,狼狽地躲開這一擊。
  方源的右腳狠狠地踩在地上,發出一聲悶響,土石飛裂,整個演武場都發出微微的震動。
  在他的腳下,一個明顯的凹坑頓時呈現出來。
  直撞蠱!
  方源再度展開沖鋒,棕熊和白象的虛影同時閃現。
  “可惡啊!”這次巨開碑已來不及躲閃,只好咬牙巨臂格擋。
  吼吼!
  從他的身上,陡然浮現出兩頭龍象虛影,升騰到半空中,讓方源的棕熊、白象雙影頓時相形見絀。
  方源結結實實地撞到巨開碑的身上,巨開碑稍稍退后,反而他自己被撞飛出去。
  兩獸力虛影,能力壓一龍象力。但是兩龍象力壓過來,方源就要吃虧了。
  “終于打出了雙龍象力……”巨開碑呼出一口濁氣,方源的戰力兇猛得讓他吃驚,只有雙龍象力爆發,才能挽回局面。
  慣力蠱,雖然有四轉,但的確不如全力以赴蠱。
  巨開碑催動慣力蠱,力量不斷積蓄增強,然后打出獸力虛影。但什么時候能打出來,巨開碑也不知道。就算打出來,爆發了一下,巨開碑還要重新蓄力,這就引起戰斗力上的暫時低落。
  巨開碑的力量,就如同一個水缸。慣力蠱像是一個桶,每次提水出來。
  反觀,全力以赴蠱收發如心,完全憑方源的心意,就可以爆發出來。甚至,方源不想爆發的時候,就停止催動。一發一收,稱心如意。讓方源進退有據,威猛的同時又兼并靈活。
  “如果我有全力以赴蠱的話……唉!可惜,我就算勝利了,商燕飛也不允許我索取全力以赴蠱。”巨開碑心中很是遺憾。
  成為魔道蠱師時,他自由自在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投靠了正道,雖然安穩,資源充足,但做起事情來,卻感到束手束腳。
  “如果我就真的選了全力以赴蠱,會怎樣?”
  這樣的一個念頭忽然冒出來,又旋即被巨開碑打消。
  這樣做,無疑就會得罪商燕飛。商燕飛不僅是五轉強者,本身更執掌商家。自己若不聽命令,今后就算逃走,也再無寧日。
  “等等!我想這么多干什么,現在最關鍵的,還是將方正擊敗!”巨開碑目光一凝,催動龍行虎步蠱,向方源攻去。
  方源剛剛受傷,吐出一口鮮血,鐵一般強硬的手臂骨,都發生了骨裂的現象。
  劇痛傳來,方源反而咧嘴發笑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!
  棕熊、白象、青牛三個虛影,一齊爆發出來。
  饒是巨開碑,也不由地雙眼一瞪,流露出驚愕的神色。
  剛剛發生在方源身上的情形,在他身上同樣上演了。
  巨開碑原本想趁勝追擊,主動發動進攻,但反而被直直地轟飛出去。胸膛上堅硬厚實的象牙白甲,破碎成一個大洞。他大吐一口鮮血,黑石柱被撞倒,塌毀在地上,掀起煙塵。巨開碑咬緊牙關,趕忙爬起身來。
  “三頭獸力虛影!”場外眾人大嘩。
  剛剛的一幕,看得十分清楚。方源打出了三頭獸力虛影!
  “這是怎么做到的?”許多人面面相覷。
  “剛剛打出兩個獸力虛影,現在直接打出了三個……”很多人都無語了。
  更多人已經有所猜測:“難道說……”
  巨開碑死死盯住方源,從口中擠出一個詞:“苦力蠱!”
  沒錯,正是苦力蠱。
  苦力蠱是四轉蠱,是力道蠱師的絕配。蠱師受傷越重,感受到的痛苦越深,發揮出來的力氣就越大。
  當然,發揮出來的力氣也有上限,要看蠱師個人的具體底蘊。
  方源身上,有八大獸力虛影,蘊藏的力量仿佛是一個大水缸。全力以赴蠱,好像是一個可以隨時開關的竹管,在不斷地往外提取出水。
  如今,方源受了傷后,又動用了苦力蠱,仿佛是水缸周圍,破開了許多小洞。全力以赴蠱給這些洞口添上竹管,讓方源隨心所欲地往外調用。
  單個用全力以赴蠱,方源只有一個竹管取水,因此只能發揮出一頭獸力虛影。但如今,他受到傷勢的影響,又用了苦力蠱,仿佛在水缸上又增添了兩個新的出水口。
  因此,方源現在動用全力以赴蠱,就能同時打出三頭獸力虛影。
  “想不到苦力蠱,在他的身上!拍賣會的時候,這蠱蟲不是被商睚眥買下了么?這只苦力蠱,是不是商睚眥手中的那只?”場外的炎突,也猜出了答案。
  他的雙眼瞇起來,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  “如果方正手中的苦力蠱,不是商睚眥的。那么在拍賣場上,他無疑戲耍了商睚眥一番。如果這苦力蠱正是商睚眥買下的,那就更可怕了!商睚眥前不久,因為和方正一起做假賬,被剝削了少主之位。也許這只苦力蠱,就是方正的戰利品!這小子,不簡單。巨老弟,你要把持住啊……”
  炎突不禁對巨開碑的處境,擔憂起來。
  巨開碑感覺到嘴里一陣陣的發苦。
  先是全力以赴蠱,現在有是苦力蠱……這兩只蠱,都是他巨開碑夢寐以求的,苦苦追尋,卻沒有結果。
  但方源年紀輕輕,就手握兩蠱,這樣的運道、機遇,叫他這個前輩也不免羨慕眼紅。
  有了苦力蠱,方源受傷越重,身體破損就猶如力氣水缸漏洞,戰斗力也就越來越強。
  換句話講,巨開碑每一次的傷害,反而助長了方源戰力。
  這種感覺,可不好受。心理承受能力差一點的,都不想和方源打了。方源越打就越強,受的傷越重,力氣就越大。更關鍵,他有八大獸影,如果一齊爆發出來,就算是巨開碑的三龍象齊出,也不濟事。
  更叫巨開碑氣餒無比的是,他知道方源手中還有一只自力更生蠱。
  自力更生蠱,對于方源來講,治療的效果極其可觀。
  方源完全可以一邊受傷,一邊治療,將自身力氣一直維持在某種可怕的程度上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、苦力蠱、自力更生蠱,三者形成巧妙緊密的搭配,組成牢固堅實的基礎。
  做到這一步,方源計劃中的蠱蟲組合,已經小成,構建了框架。效果是出眾的,就算是四轉的巨開碑,也要在這套蠱蟲下吃癟。
  方源在商家城兩年多,已經做到了許多蠱師大半生都沒有的積累。巨開碑這樣的老資格蠱師,也得眼紅嫉妒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