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20 方源vs巨開碑(下)

“不過,就算方源有苦力蠱,他爆發出來的力量,頂多也只有八獸力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苦力蠱,并不是無窮無盡的提升力量。”
  “商家族長不讓我索取全力以赴蠱,我還可選這苦力蠱!”想到這點,巨開碑雙眼一亮。
  不管是全力以赴蠱,還是苦力蠱,對于力道蠱師的吸引力,都十分巨大。
  “我還沒有輸!我是四轉初階,真元上具有的優勢,況且我還有殺招。”
  巨開碑戰斗經驗十分豐富,幾番思索,就收拾好心情,重整旗鼓,將有些低落的士氣自己提升起來。
  兩人再次展開交鋒。
  戰斗已經不能用激烈來形容,用慘烈更加恰當一些。
  雙方拳腳相加,你來我往,互有攻守。
  巨開碑的象牙白甲不斷破碎,又不斷彌補,一口口的鮮血時不時地從他口中噴吐出來。
  方源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克制使用自力更生蠱,渾身都皮開肉綻,鮮血淋漓,肋骨斷裂,無窮的痛楚如潮水一般不斷地襲擊他的神經。
  他傷勢越重,力量越強。不久之后,能同時打出五大獸力虛影。
  巨開碑處境更加危急,幾乎被方源壓制得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這是他在演武場上,前所未有的體驗。
  哪怕是炎突,也只是和他勢均力敵。
  “小輩,你太囂張了!”巨開碑惱怒之下,雙拳橫掃。
  三龍象!
  他忽然爆發,龍象的龐大身影,在半空中升騰顯現。
  方源毫無疑外地被打飛出去。
  三龍象,力壓五獸影。
  方源抵擋的兩只手臂,都詭異的扭曲,完全骨折。左臂甚至折成直角,斷裂的臂骨露到外面,鮮血淋漓。
  方源狠狠地咬緊牙關,催動自力更生蠱。
  這樣的傷勢,已經影響到他的戰力發揮,不能不治療了。
  他先將右臂治療好,然后將扭曲得不成樣子的左臂,硬生生地扳直了,強行組并到一塊,再催動自力更生蠱。
  斷臂很快就開始生長,骨質增多,重新粘結起來。然后是破碎血肉,最后再是皮膚。
  恢復的期間,方源不斷躲避巨開碑的進攻。連續動用橫沖蠱、直撞蠱,一心三用,與巨開碑周旋。
  他攻擊時,威猛霸道,剛強凌厲。躲閃時則完全是另一種風格,冷靜沉著,臨危不亂,滑的像泥鰍。
  他將周圍的黑石林利用到極致,巨開碑的龍行虎步蠱速度比方源更快,但卻抓不著他。
  方源恢復之后,反身再戰。
  時間流逝著,戰況越加慘烈,方源從五獸影,漸漸增長,六獸影、七獸影,直至八獸影!
  剛開始戰斗的時候,周圍的觀戰者們還不時的有人叫好,到了現在這般境況,漸漸的都陷入沉寂,沒有聲息。
  方源和巨開碑的恐怖力道,讓人心驚,直冒寒氣。
  “太可怕了!”
  “這樣的巨力,可想而知上古力道的風采。”
  “如果換做我,不管是和誰對戰,早就被拍成肉泥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眾人咋舌,暗中更是佩服方源和巨開碑的硬氣。這兩人,是真正的鋼鐵硬漢。
  沒有人能預估此戰的結果。
  方源雖然很強勢,八獸影齊出,大部分時間都將巨開碑壓在下風。
  但巨開碑也不弱,他的治療蠱效果也很好。再加上龍膽蠱、龍形虎步蠱、龍象蠱,三者搭配,法則碎片相近,形成道紋共鳴,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打出龍象虛影的幾率。
  商心慈雙手都攥出了汗漬。
  魏央眉頭越皺越深,擰成了疙瘩。
  他看得出,方源累了。
  八獸影全力爆發,方源鐵打的身軀也架不住,如今汗如雨下,肌肉酸麻。
  他還有一個更大的隱患。
  他能爆發出八獸影,同時也意味著,他傷勢極重,將自己陷入險境。
  方源完全是在走鋼絲。一旦被巨開碑的三龍象擊中,他甚至會一命嗚呼!
  他在冒著生命危險,在作戰!
  這是一場堅固卓絕的戰斗。
  從開始,到如今,已經過了一個時辰。
  戰斗漸漸步入最后階段,雙方都到達極限,攻勢開始明顯的緩慢下來。
  但場面變得更加驚險,就連白凝冰也滿臉肅穆。
  全場都一片寂靜,無數人全神貫注的盯著場中。
  巨開碑終于不耐煩。
  他雖然能打出三龍象,但是要看運氣,發揮很不穩定。
  有時候,往往打出來,時機也不對,讓方源輕易躲閃或者抵擋住。
  “他的真元怎么還不耗盡?”
  打到現在,哪怕四轉的力道蠱師,巨開碑的真元也所剩無幾了。
  但方源一個三轉巔峰,竟然還一副真元充沛的樣子,仍舊是生龍活虎。
  “難道說,他真的有天元寶蓮?”巨開碑的腦海中,不禁浮現出商燕飛的那封密信。
  “如果方正真有的話,那他的運氣也太逆天了!”巨開碑暗暗咬牙,預料中的優勢并不存在,讓他斗志不禁低落。
  但事實上,方源不僅有天元寶蓮,還有血顱蠱,還有四味酒蟲,巨開碑若知道這情報,他的表情一定會非常精彩。
  “不能敗!看來,我只有使用殺招了!!”巨開碑心中決意定下。
  龍行虎步蠱!
  他忽然后撤,這個反常的舉動,立即引起方源的重視。
  但方源追至不及。
  龍行虎步速度很快,遠超橫沖蠱、直撞蠱。再加上這地形,也不利于追殺。
  幾乎瞬間,全場目光都轉移到巨開碑的身上。許多人都意識到了什么。
  “糟糕……”魏央看到這一幕,臉色驟變,不禁驚呼出聲。
  “怎么?”商心慈連忙望來。
  “巨開碑要使出他的殺招了!這場比斗,終于到達最關鍵的時刻了。”魏央聲音低沉,額頭上都冒出了汗滴。
  他十分緊張,語速加快,解釋道:“巨開碑的殺招,有一個破綻。方正如果能抓住這個破綻,就能奠定勝局!如果不能,恐怕巨開碑將獲得勝利。”
  魏央話音剛落,場中就起了變化。
  巨靈心蠱!
  巨靈身蠱!
  巨靈意蠱!
  三大四轉蠱,同時催動。
  身心意合一,精氣神同流!
  巨開碑身形猛地膨脹三倍,渾身都綻放出白色靈光,仿佛是天神降世,威勢一節節拔高。
  這是他的殺招——巨靈變!能將蠱師的力量,放大到三倍。同時心力也放大三倍。
  蠱師操縱蠱蟲,要消耗心力。用久了,就會精神萎靡。
  但巨開碑現在心力放大,頓時精神一振,再次興奮起來。
  同時,氣力放大三倍,三龍象之力,就是九龍象之力!
  一旦爆發出九龍象,八獸影都不好使,方源必輸無疑。
  巨開碑達到最強時刻。
  但就在這一刻!
  他渾身的象牙白甲,被他自己撐破。
  很多防御蠱都不具有延展性,象牙白甲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“就是這一刻,他毫無防御,他的最強時刻,就是最弱的時刻!快抓住這個唯一的勝機!”魏央雙眼猛地睜大,攥緊拳頭,口中低呼。
  另一旁,白凝冰的雙眼也驟然亮起。
  像是聽到魏央的提示一般,方源作勢要動手,但忽然他動作一頓,停下來。
  魏央剛剛泛起的興奮和喜色,頓時凝固在臉上。
  “動手啊!”他忍不住喊,心臟砰砰直跳。可惜護罩隔絕聲音,周圍人都不免向他投來奇怪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一動不動,靜靜地看著。
  撐破的象牙白甲,有開始逐漸生長,新的鎧甲產生了,將巨開碑的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。
  方源的勝機在流逝,越來越渺茫。
  魏央急得直跺腳,但無濟于事。
  他仰天長嘆:“唉,方正敗了,唯一的勝機丟失了……”
  方源沒有進攻,讓巨開碑有些意外。他估算著方源要進攻,已經做好了準備,方源卻無動于衷。
  這讓他感到可惜!
  因為,就在剛剛,他動用了硬氣蠱。
  硬氣蠱化作一團無形的氣流,包裹住他的全身。那一刻,他看似毫無防御,但實際上,防御十分森嚴,可謂堅如磐石。
  有了硬氣蠱,他的最大破綻就被彌補了。
  方源如果強攻,定會遭到巨開碑的迎頭痛擊,吃盡苦頭,極可能就會落敗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動手。
  就算巨開碑故意放慢象牙白甲的生長速度,引誘方源。后者也沒有動彈,只是靜靜旁觀。
  “是發覺了么,不可能。硬氣蠱無形無色,我剛剛得到,從未動用過。”
  “哼,既然你不進攻,那我就動手吧。”巨開碑眼中精芒爆閃。
  巨靈變是殺招,同時操縱三大四轉蠱,不管是黃金真元,還是心力都在劇烈損耗著。
  力氣和心力,都三倍增長。但同時也以三倍程度,在劇烈消耗。
  巨開碑的巨靈變,堅持不了多長時間。
  龍行虎步!
  巨開碑向方源展開沖鋒。
  橫沖直撞。
  方源主動后撤,避開鋒芒。
  巨開碑不免驚疑。
  方源一改作風,忽然撤離,是想拖延時間嗎?
  沒有用的!
  “我現在身形是平常時候的三倍大,步伐也就是原來的三倍遠。再用龍行虎步蠱,速度更快!”巨開碑心中冷哼。
  就算方源利用黑石林這個地形,也無濟于事。
  打到如今,全場的黑石林已經幾乎全部損毀。何況巨靈變,完全是碾壓式的打法,對于巨開碑來講,眼前完全是一馬平川!
  (ps:尼瑪,周六周日都忙得脫不開身。每次都這樣,想要努力一把,結果事情纏身。不信邪,哼!欠大家四更,下周還!關于節操的保衛戰,還沒有結束。我還沒有敗,我還沒有敗啊!!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