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23 競爭壓力

商睚眥繼續道:“我是輸了,但是我還沒有徹底失敗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父親將我流放到捕奴大隊里去,三年!三年之后,我還會回來的。不過在此之前,我有一些東西要送給你。”
  說著,商睚眥遞給商一帆幾份文書。
  商一帆接過手,掃視一眼。文書上記載著商睚眥的秘密資產,布置的暗線棋子,還有一些得力的親信人手。
  “睚眥哥哥,你這是……”商一帆做出驚訝的表情。
  “一帆老弟,你是所有兄弟姐妹當中,最有希望得到少主之位的人。老哥就在此助你一臂之力,希望你能夠馬到功成。這些物力人力,你盡管用著。三年之后,我回來時,你再交還給我就行了。”商睚眥嘆著氣道。
  他被貶到捕奴大隊中歷練,自然不可能帶著下屬、侍衛。他不是去享受的,而是去受罰的。
  如今他沒有了少主的身份,這些勢力早晚要分崩離析,還不如趁著還能掌控,先交給商一帆打理,讓他代管著。三年后,商睚眥回到家族,還不至于重新開始,白手起家。
  商一帆連忙站起身來,抱拳動容道:“睚眥兄如此幫助,一帆必不敢忘。將來若有成為少主之日,必定十倍報還。”
  “哎,你我兄弟,何談相報。呵呵呵……”嘴上雖這么說著,商睚眥的嘴角卻咧開來,流露出濃郁笑意。
  一番熱切的交談之后,商一帆親自將商睚眥送出大門。
  望著他離去的背影,商一帆臉上的笑容,漸漸轉變成冷笑。
  “商睚眥,你打的好算盤,想讓我替你保管勢力?呵呵,那我就將計就計,先將你的勢力接收過來,再分化吸收,有借無還。”
  他看穿了商睚眥的打算。
  “三年?三年能發生多少事情,你還真以為自己還有希望。哼,真是天真!這么天真,難怪會被方白二人算計。真是給我商家丟臉!”商一帆嗤笑連連。
  但想到方源和白凝冰,他的臉色有陰沉下來。
  “商心慈……”他口中咀嚼著這個名字。
  商睚眥下臺,他原以為這個少主之位手到擒來,但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,商心慈異軍突起,成了他最大的阻礙。
  商一帆雙眼瞇成一條縫,精光爍爍,自言自語地分析:“商心慈最大的優勢,就在于父親的寵溺。這等偏愛,其他哪個子女有過?但家族規矩立在那里,眾目睽睽競爭少主,父親也不能公然給她開小灶。”
  “反而,因為父親大人的偏愛,導致其他兄弟姐妹對商心慈都有意見,或者敵視。商心慈最大的優勢,反而是她的劣勢。”
  “商心慈第二優勢,才是她實際上的最大優勢,那就是方正和白凝冰!這兩人真是……”
  想到方白二人,商一帆的臉上也涌現出古怪、羨慕、嫉妒、無法理解等復雜的神情。
  “這兩個家伙,不曉得他們想的什么東西!居然連外姓家老都不要做,趕去幫助商心慈去!”
  這感覺,就好像是有人放棄西瓜不去吃,改去撿芝麻。
  “商心慈是怎么籠絡的這兩人?運氣真好啊,輕而易舉,就收下了這兩員大將。那白凝冰已經是四轉修為,方正甚至能戰勝巨開碑!”
  這就是兩個四轉戰力。
  就算是大哥商囚牛,也沒有四轉的麾下。
  在十大少主之上,商家目前的少族長商拓海,也只是有兩個四轉強者的屬下。
  但這兩個屬下,也不屬于商拓海的私軍,而是家族專門調派給他的幫手。
  商拓海作為家族少主,親自掌管著一只商隊。在外打拼,的確需要強大的助手來應付各種情形。
  現在好了,商心慈還未當上商家的少主,就有兩個四轉強者相助。
  這個情形,不知道讓多少商燕飛的子女眼紅、忌憚。
  “不過,就算她有方白二人相助,又能怎樣?這個少主之位,一定會是我的!”商一帆舔了舔嘴唇,想到了什么,精神一振。
  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,在楠秋苑。
  “我們商家有著繁復全面的家族規矩,尤其是關于繼承人方面,規矩更是森嚴。”魏央站在方白二人,還有商心慈的面前,侃侃而談。
  “心慈小姐你要登上少主之位,就得通過商家的考核。這個考核,相當傳統,歷來都是一個內容,那就是經商。”
  商家以商立家,商家發展,離不開經商貿易。商家選拔少主,就是以經商為內容來考核。
  “不要小看經商,認為這只是賺錢的買賣。經商可以考研一個繼承者的方方面面,經商的過程中會碰到各種各樣的問題。考驗一個人計劃謀算,靈活應變,實力修為等等。”
  “家族方面,會給任何一個參加競爭的子女,調撥一筆十萬元石的款子。三個月后,選取賺取錢財最多的那位,成為新任的少主。”
  魏央對家族政策十分了解。
  “那么,大約我們需要賺到多少元石,才能夠贏得這場競賽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商家的少主之爭,全城都矚目,整個商家都在重視。方源有自知之明,打算遵守這里的游戲規則。
  “一般而言,只要心慈小姐最終手中有三十萬元石,就能淘汰掉大部分的人。如果有六十萬,就有很大的競爭力了。六十萬以上,七十萬到八十萬之間,這種成績在歷代的少主選拔中,都是第一流的成績。不過……”說到這里,魏央語氣一緩。
  “這次的競爭對手當中,有一位對手,母親就是族長大人的表妹,是商家中人,勢力很大。他叫做商一帆,是此次少主之爭中最大的熱門。有他的母親在他的背后幫助他,他至少會有六十萬的成績。心慈小姐要勝過他,就要做到更優秀的成績。”
  商一帆至少會有六十萬的成績,商心慈要得到少主之位,就要做到第一流。
  但商心慈在商家,無權無勢,母親更是張家人,在政治上還有劣勢。不可能像商一帆這樣,背后有人撐腰。
  唯一的靠山商燕飛,卻正因為是族長的緣故,更不能公然偏袒她。
  因此,現在落到商心慈雙肩的壓力很大。
  魏央說完,用暗藏擔憂的目光,注視著商心慈。他知道,七十萬到八十萬之間的成績,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歷代很少有少主,能達到這樣的成績,因為這需要才華,更需要幫手,還需要運氣。
  本來商燕飛也沒有打算,讓商心慈這么快就競爭少主之位。
  一切都是方白二人,在背后推動。
  商心慈聽完魏央的介紹后,沉默了一下,忽然問道:“不知道,商家歷史上最好的成績,是有多少?”
  魏央微微一愣:“當然是超越了八十萬,達到九十幾萬。能做到這種程度的,在商家歷史上,少之又少。滿打滿算,也不超過二十個。當今的少族長商拓海,達到八十九萬,引發轟動。不過小姐你的父親,卻在其時,達到過九十二萬。單這項成就,就足以載入商家史冊。”
  說著,魏央語氣一頓:“不過,商家歷史上最好的成績,是一百一十一萬。他叫做商鬼才,有妖孽般的天資,可惜是個十絕體……”
  “九十二萬,一百一十一萬……”商心慈聽得雙目炯炯發亮,微微握緊秀氣的拳頭。
  她在經商上,可謂才華橫溢。對于此次競爭,她雖然是被方源鼓動,本身也有意愿,并不是被動的。
  看到商心慈這番神情,魏央也微微放下了心:“好了,我也該走了。不過臨走前,我還有特別關照你們。此番競爭,受到商家上下的重視。千萬不要鋌而走險,做出一些違規的舉止。相信你魏大哥吧,歷來在競爭中作弊的,都沒有僥幸成功過。”
  少主乃是商家的未來,事關重大,不容許有一絲馬虎。
  商睚眥還是少主呢,因為一次假賬,就被驅逐流放。從中便可看出商家對少主之事的極端重視。
  商一帆有母族勢力在背后撐腰,頂多也只能在規矩之中幫襯他,不敢為其作弊。
  隨后,魏央又不放心的交代幾句,便離開了楠秋苑。
  他是家族重臣,商燕飛的心腹,按理來講,應該避嫌。但他仍舊出入楠秋苑,為商心慈講解這么多,足可見他的情義。
  “魏大哥為了我們,也扛著許多壓力。接下來,我們不能再麻煩他。”商心慈道。
  方源不置可否。
  白凝冰則皺眉道:“要在三個月內經商,將十萬元石翻六倍,談何容易?”
  她雖是天資卓越,但是對于經商,一竅不通,現在感到十分為難。
  哪知商心慈美眸一轉,露出微笑,自信地道:“其實,我已經有了一個好想法。只要按照這個想法實施,保管能翻出六十萬來。”
  “哦,是什么想法?”白凝冰便問。
  商心慈深深看了一眼方源,和盤托出:“我也是因為去演武場,看黑土哥哥的比斗時,泛起的靈感。我們可以做情報生意。”
  “情報生意?”白凝冰皺眉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