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25 大賺一筆

“商心慈動用了全部資金,收購了這三種蠱?”書房內,商一帆手中拿捏著一張文書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這份文書,是他母族那邊匯報過來的。
  商一帆的母親,就是商燕飛的一位表妹。勢力龐大,耳目眾多。
  “一轉馭犬蠱,二轉的紙鶴蠱,還有一轉的爆蛋蠱,收購這些蠱有什么用?”商一帆深深地皺起眉頭,苦思冥想,卻想不出什么結果。
  “聽說,是商心慈將十萬的錢款全權委托給了方正。方正雖然戰力強悍,但之前卻沒有傳出他有經營的才華。他這樣胡亂收購,只是亂折騰,折損自己的實力。難道是我之前高估他們了?”
  商一帆思索著。
  他修為雖然不高,但同樣也鍛煉出了經營的才能,對市場有不淺的認知。
  按照常理來講,這樣大手筆收購蠱蟲的行為,只要是任何一位資深的商人,都不會選擇這么做。
  因為這投資完全沒有回報的前景!
  但商一帆左思右想,心中始終縈繞著一絲不妥之處。他覺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,似乎這場瘋子般的收購行為的背后,隱藏著對方的謀算。
  就在這時,老管家在門外稟告道:“少爺,剛剛出了一件大事情,急需向您匯報。”
  “哦,張老請進。”商一帆連忙叫他進來。
  這位張總管,是他母親的得力下屬。有三轉巔峰修為,獨當一面,經驗豐富。自然不能對待尋常屬下一樣對待他。
  商一帆的母親也關照過他,讓他對張總管以禮相待,平時的時候也要多多向其請教。
  張總管走了進來,臉色顯得凝重:“一帆少爺,事情有些不妙。從三叉山傳來最新的消息,已經有人探測出進入傳承的正確法門。”
  先前雖然三王傳承現世,黃、藍、紅三道光柱沖天。三王傳承別有玄妙,無人能入其門。
  經過這些天,許多能人異士的瘋狂探索,進入三王傳承的方法,已經被測驗出來。
  聽到張總管的話,商一帆立即涌現一股濃重的興趣:“哦,進入三王傳承,要什么做?等等,難道說……”
  忽然間,他臉色一變,眼睛不由自主地盯住剛剛的那份情報。
  他想到了某種可能,不由自主地慢慢從座位上站起身來。
  張總管苦笑一聲:“一帆少爺看來已經猜到了,沒有錯,進入這三王傳承,分別需要三種蠱。進入黃色光柱的犬王傳承,需要蠱師至少煉化了一轉馭犬蠱。要進入藍色光柱的信王傳承,則需要蠱師擁有紙鶴蠱。若要進入紅色光柱的爆王傳承,標準是至少掌握一只爆蛋蠱。”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商一帆失聲。
  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臉上失魂落魄。
  他終于明白,方白為什么要大量收購這三只蠱了,原因就在于此。
  如今,三王傳承的消息,已經在整個南疆傳播開來。三位五轉蠱師傳承一齊出現,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蠢蠢欲動,想要去分一杯羹。
  但要進入三王傳承,就必須至少要擁有三蠱之一。
  但如今,商家城中的這三種蠱,已經大部分集中在商心慈的手中。只要不是蠢貨,都可以想象得出,接下來他們販賣蠱蟲的生意,會有多么的火爆!
  商一帆不是蠢人,相反,他很聰明,至少比商睚眥還要精明一些。
  “他們究竟是從哪里得知的消息?居然如此準確!”
  “不,現在追究消息的來源,已經不重要了。關鍵是,我該怎么阻止他們!”
  商一帆眼中,陰芒不斷地閃爍,腦海中極力思索。
  半晌之后,他的臉上涌現出頹喪和無奈之色。
  沒有辦法!
  商心慈方面,做的很干凈。這是一場很普通,很正常的投資,但是借助三王傳承的風潮,因此顯得格外突出。
  雖然在收購的時候,商心慈方面動用了遠不止十萬元石,但這行為并不違反族規,充其量只是打了一個擦邊球。
  只要賺取的元石,只以十萬元石的資本來算,就沒有什么不妥。。
  商一帆若要以此來發難,完全底氣不足。皆因他這邊也在打擦邊球,他借助了許多母族勢力,就比如張總管。嚴格說起來,他打的擦邊球比商心慈還狠。
  “一帆少爺,這次對方掌握了最準確的情報消息。這個手筆之后,對方的資本至少能漲到三倍。我們抓不住對方的把柄,更不宜使用黑暗的手段,還是抓緊時間,做好我們自己這邊的生意。以夫人在商家城的人脈關系,三個月后,少爺你至少會有六十萬,仍舊有足夠的勝算。”張總管開解道。
  “嗯,也只好如此了……”商一帆吐出一口濁氣,但心中仍舊有殘余的擔憂揮散不去。
  關于少主的競爭,這才剛剛開始,對方就給了他這么一個“驚喜”。真不知道接下來,他們還會弄出什么幺蛾子來。
  原本自信滿滿的商一帆,心中開始多了幾分猶疑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三王,分別是指犬王、信王、爆王。
  其來歷,要追溯到三百年前。
  三王來自于王家。王家寨被世敵烏家抓住戰機,全數剿滅,但意外的漏掉了三位王家的孩童。
  這三位孩童,兩男一女。最大的年齡只有八歲,就是日后的犬王。最小的年齡只有五歲,乃是爆王。女童是后來的信王,在當時也只有六歲。
  烏家忙著吞并,消化王家寨的一切。三個小小的孩童算什么?連蠱師都算不上,因此就沒有在意,隨意下了一個追殺令,便不再管他們三個。
  追殺的人也是個懶漢,隨意殺了三個孩童冒名頂替,應付交差。三個王家遺孤僥幸撿回性命。
  他們歷經艱辛,飽受磨礪,勉強糊口,艱難生存。在相互扶持間,養成了深厚的情感。
  隨著年齡增大,他們對烏家的仇恨也越來越深。
  但烏家吞并了王家之后,實力膨脹,是擁有三座名山的大家族。經過這些年的經營,勢力更是在地方根深蒂固。三位王家遺孤,連開竅的機會都沒有。要對付烏家,報仇雪恨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
  但世間之事,奇妙就奇妙在命運的無常詭變。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,等待你的命運會是什么。
  一次冒著生命危險,在深山采藥以此糊口的過程中,三王意外地被卷入到一道上古傳承當中。
  這傳承非同小可,乃是一位神秘的六轉蠱仙所留。
  三王因此,命運得到轉折。他們分別繼承了六轉蠱仙的一部分傳承,勵精圖治,刻苦修行近百年。
  三人相互鼓勵,一起奮發。當一齊修行到五轉境界后,他們覺得時機成熟了,便出了傳承之地,趕去烏家報仇。
  當時,烏家正值鼎盛,蓬勃發展。
  三王沒有用任何的陰謀算計,直接打上家門。烏家族長是五轉蠱師,但怎敵得過三位五轉蠱師合力出手?
  尤其是這三位五轉蠱師,還都是繼承了上古的傳承。
  犬王駕馭漫山的狗群,大手一揮,就是磅礴軍勢。狗群如浩瀚的江流,席卷淹沒了烏家寨。
  信王速度敏捷,神出鬼沒,襲殺烏家骨干高層,使得群龍無首,指揮混亂。
  而爆王則狂暴威猛,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就驚天動地,引發山崩石裂的大爆炸。
  強勢一時的烏家,就在三天內,被三王聯手剿滅。
  三座名山上,元泉都被搗毀,橫尸遍野,血流滿地,慘不忍睹。
  烏家被徹底拔出,而三王亦付出慘重代價。
  但能報仇雪恨,這些代價他們付出的也心甘情愿。
  大仇得報,三王均感到人生索然,無趣蕭瑟。他們也不想再重建王家,再強盛的家族也抵擋不住真正的強者。
  他們隱居起來,再沒有重出江湖。就像是三顆流星,瞬間閃耀,干出轟動南疆的大事,然后急流勇退,銷聲匿跡。
  沒有人知道在此之后,三王的消息。直到最近,他們的傳承陡然現世。
  “犬王的手中,至少有三只五轉的馭犬蠱。有了它,就能駕馭萬獸王,指揮獸群,攻伐天下!”
  “信王擅長煉蠱,她從尋常的二轉紙鶴蠱發展出一套奇特的蠱蟲,使得她竊取情報輕而易舉。正是因為她,犬王和爆王才知道烏家寨子當年的防備漏洞。三王能剿滅烏家寨,她功不可沒。”
  “還有爆王,他脾氣似火,每次出手都是地動山搖的驚天大爆炸。威能狂猛霸道,能得到他的傳承,必定能縱橫世間!”
  “三道五轉傳承,得一道就可一飛沖天,得兩道就能名垂歷史,得三道就能成就雄圖霸業!”
  “這是大機緣啊,不努力一把絕不甘心。”
  “必須盡快地趕過去,否則遲了一步,被別人取走,我就要抱憾終身了!”
  隨著三王傳承的方法流傳開來,商家城中,無數人因此沸騰。
  “我要買爆蛋蠱。”
  “我要紙鶴蠱!”
  “我要馭犬蠱,還有紙鶴蠱,還有爆蛋蠱!!”
  “什么,這些蠱怎么這么貴?價格是以前的三倍多!!”
  “切,沒錢買就一邊去。要買的人多的是呢。”
  “可惡……我買了!”
  “我也買了,必須要買!”
  無數人咬牙切齒,一邊暗中咒罵著無良的奸商,一邊心疼加肉疼掏出血汗錢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