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30 雄家三兄弟

三人頓時驚喜交加,掏出另外半塊令牌,當場組成一整塊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原來當年的魔道蠱師,也有血脈流傳。在被鐵家拘捕之前,叮囑過后人,牢記這段往事,將來若有可能,必要償還恩德。
  三兄弟正是魔道蠱師的后輩,看到這塊令牌之后,立即向少年攤主說明情況。并問他,有什么要幫助的,必定全力以赴。
  這少年也是狡猾。
  他立即回答,說手底下缺少三位下屬,平日里沒有人幫襯。
  三兄弟相互對視一眼,當即同時跪下,拜倒在少年面前,認他為二十年的主人。
  二十年內,任其驅使。但二十年后,再回復自由身。
  這三兄弟,乃是演武場中有名的人物。各個都有三轉修為,最擅長合擊戰術。
  少年依仗這三兄弟的能力,又有了二十年的富貴流年。期間,他叫三兄弟端茶送水,拿用元石等等,無不應許。
  但二十年之后,三兄弟償還了恩情,離他而去。他因為早已經忘記了如何勞作,更恥于乞討,甚至不知道節制,仍舊醉生夢死。不到半個月后,就死了。
  當然,這些都是方源前世發生的事情。
  現在,那魔道蠱師三兄弟,還沒有發現這半塊令牌。而這半塊令牌,也已經到了方源的手中。至于那個少年,誰管他如何死活?
  按照前世的記憶,這半塊令牌,還要等到明年,才會被魔道蠱師三兄弟發現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提前掌握了半塊令牌,便帶著白凝冰、商心慈主動找上門去。
  三兄弟也在家門口擺著攤子,倒是入鄉隨俗,自得其樂。
  “啊?是方正大人!還有白凝冰大人。”看到方白二人,三人連忙起身。
  他們都被方源,或者白凝冰揍過。
  這個世界,崇尚力量。魔道蠱師的觀念里,更是如此。白凝冰是四轉修為,方源戰勝了巨開碑,因此魔道蠱師沒有不敬佩他們倆的。
  “我這次來,是主動找你們的。”方源面無表情,目光掃視三兄弟。
  這三兄弟,都姓雄。
  老大叫做雄土,在三兄弟中身高最矮,敦實厚重。乃是土道三轉高階蠱師。
  老二叫做雄火,打著赤膊,穿著短褲,全身一片赤紅。乃是火道三轉中階蠱師。
  老三叫做雄風,帶著斗笠,細長的丹鳳眼,喜歡瞇著眼睛看人。是風道三轉初階蠱師。
  聽到方源這話,三兄弟頓時惴惴不安起來。
  雄土連忙抱拳,向方源施禮:“方正大人,不知道您這次來所為何事?若是我兄弟有長眼,無意中冒犯您的地方,我這就向您賠罪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揚起眉頭:“你們想必也都聽說了,我已經放棄了演武場,選擇幫助商心慈,要助她成為商家少主。我們現在這邊,缺乏人手,你們三個都過來吧。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雄家三兄弟頓時都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們來到商家城,參加演武,目的都只有一個,那就是成為商家的外姓家老。
  但方源要他們來輔佐商心慈,和他們的理想差距太大。商心慈不過是個黃毛丫頭,修為只有一轉,資質更加不行。他們三人各個都有乙等資質,一齊合擊,甚至能在短時間內抗衡住四轉蠱師。
  要他們拜倒在商心慈的腳下,成為她的屬下,三兄弟都極不愿意。
  這話要是旁人來講,他們三兄弟早就立即出手,就說話的人打趴下。但偏偏是方源所講,三兄弟感到非常為難。
  方源戰勝巨開碑的戰斗,他們都親眼看過。就算是聯手,也不是方源的對手。
  “方正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。”
  “這架勢分明是想強逼我們認主!”
  “唉,流年不利。居然被方正看上。我們三人打不過他一人,更何況他還有白凝冰作為幫手。更有紫荊令牌……”
  三兄弟相互對望,都知道彼此的心思情緒。他們三個不想認主,但形勢比人強,只能選擇低頭。
  但哪知方源又道:“我不想強迫你們,你們愿意來就來,不愿意的話,我也不會勉強。”
  三兄弟頓時面面相覷,不知道方源是說的真心話,還是要展現風度的假話。
  到底還是雄風最為年輕,壯著膽子,小心翼翼地道:“方正大人,實不相瞞,我們三個閑云野鶴慣了。真的不想參加商家的少主之爭。所以,所以……”
  其余兩人,都一臉訕笑,同時對方源和白凝冰二人點頭哈腰不止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眉頭微微一揚,雙眼迸射出銳利冷酷的光,“你們三個真的膽子不小,居然真的敢拒絕我的邀請?”
  三兄弟頓時心中咯噔一下。
  雄土連忙抱拳,急沖沖地解釋道:“不是這樣的,不是這樣的。方正大人您不要誤會,我們三個能得到您的招攬,都覺得十分榮幸。我三弟太激動了,不會說話,詞不達意。其實他是想說,非常想加入到商心慈小姐的麾下。”
  “是的,是的。我就是這樣的意思。”雄風連忙附和道。
  “呵呵,既然是這樣,那我就放心了。你們三個如此熱切,心慈,你就收下他們吧。”方源又轉過頭來,對商心慈道。
  一旁,白凝冰微微皺起眉頭。這樣強行招人,得不到人心,要這樣貌合神離的下屬,有什么用呢?
  商心慈心中也有同樣的顧慮,但她仍舊是選擇相信方源。往前跨上一步,對三兄弟道:“今后,你們就好好努力吧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
  “雄家三兄弟,拜見心慈小姐。”
  三兄弟拱手彎腰,回答得有氣無力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仰頭長笑。
  三兄弟無不腹誹:“方正太可惡了,當婊子還要立牌坊。說的冠冕堂皇,做的事情最不地道。”
  “對了,差點忘了一樣東西。你們好好看看吧。”方源忽然止住笑聲,掏出半塊令牌,拋給了雄土。
  雄土下意識地生出手來,接過令牌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東西?”其余兩兄弟,也都投去好奇疑惑的目光。
  但旋即,三兄弟都呆愣住了。
  “這,這他媽的是?!”一直都沉穩有加的雄土,激動地爆出一句粗口。
  雄火一把搶過令牌去,翻來覆去的看。
  雄風也看出端倪,催促大哥雄土:“大哥,快把我們的那塊令牌拿出來。”
  在白凝冰和商心慈奇怪的目光中,雄土掏出了另外半塊令牌。
  兩塊令牌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時,令牌上開始綻放出火焰般的虛影光輝。
  “這,這是真的!”雄家三兄弟紛紛瞪圓了雙眼。
  雄土捧著令牌的雙手,都在微微的顫抖著。
  “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白凝冰、商心慈則一頭霧水。
  “雄家三兄弟,你們以為我會無緣無故地找上門嗎?你們還在遲疑什么呢?”方源適時地開口道。
  這話讓三兄弟驚醒。
  “爺爺曾經說過,不管令牌的主人是誰,哪怕是敵人,也要償還昔日的恩情!”
  “沒有錯,爺爺雖然被困,但我們卻不能墮了他的名聲。”
  “從今以后,心慈小姐就是我們的新主人。不過,只有二十年的時間。二十年,足夠我們償還恩情了。”
  三兄弟你一言我一語,很快就都商量好。
  緊接著,他們同時單膝跪地,對著商心慈抱拳拜倒下來。
  “雄土,雄火,雄風,三兄弟拜見心慈小姐!”他們齊聲高喊,語氣和前次截然不同,充滿了誠懇和激動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商心慈頓時知道,這三人是身心都歸附了自己,她更加好奇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此事,說來就話長了。現在暫且不談,接下來,我再帶你去招攬一人。”
  一行六人,來到奴隸市場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有著奴隸生意。但凡有勢力雄厚的一流家族,超一流家族,都會做奴隸生意。
  商家城的奴隸生意,就是由五大家老之首的商不離家老,親自掌管負責。
  奴隸生意太賺錢了,交給外姓家老,商家高層都不放心,歷來都執掌在商家親族的手中。
  方源謀事在先,早就打探清楚。他走在前面,帶領眾人,輕車熟路,來到一處牢籠。
  牢籠中,關押著許多人。
  “心慈小姐,方正大人,白凝冰大人,你們是要來買奴隸?如果是這樣,我可不建議你們買這籠子里的人。”一位負責生意的蠱師,立即走了過來。
  “哦?這是為何?”商心慈便問道。
  “心慈小姐有所不知。這些人是衛家的。衛家前段時間發生了政變,衛家族長的弟弟奪得了族長之位。籠子里關押著的這些人,就是衛家族長的派系族人。都被當今的衛家族長販賣出來的。”蠱師答道。
  商心慈頓時明白,為什么這蠱師不建議自己買這些奴隸了。
  衛家,是一流家族。雖然比不上商家,但是在南疆,也是赫赫有名。
  衛家政變,據說還是商燕飛在背后支持。當今的衛家族長,甚至已經將其家人都送到商家,成為人質。很多衛家的家老,也都秘密的把家產轉移到商家這邊來。
  衛家可以說,已經是商家的傀儡。
  對于要競爭成為商家少主的商心慈來說,這些人都是燙手的山芋。
  但方源卻道:“我們就買這些人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