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31 衛德馨

“這……方正大人,您真的確定要買下他們?”負責的蠱師語氣遲疑地道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“怎么,你質疑我的決定?”方源淡淡地瞥了這蠱師一眼。
  這蠱師呵呵一笑,他是商家族人,不像雄家三兄弟對方源這般懼怕。
  “不敢,不敢。”他拱拱手,轉向商心慈,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方大人想購買這些人,是為了給心慈小姐添加人手。但這些人對于競爭少主之位,著實有些不利。心慈小姐,您如此聰穎,是怎么看的呢?”
  商心慈雙眼凝視著方源,微笑道:“黑土哥哥的意思,就是我的意思。你照辦就是了。”
  “這樣啊。”負責的蠱師楞了一下,旋即笑道,“既然心慈小姐執意如此,那我就只好照辦了。坦白而言,我是支持和看好心慈小姐的……”
  “你的廢話太多了。”方源冷眼看了負責的蠱師一眼,聲音冰冷地打斷了他的話。
  “呵呵。”蠱師笑了一下,“那我這就為諸位辦理,只是人數太多,手續繁瑣,需要等一天。一天之后……”
  砰!
  方源忽然抬起一腳,猛踹過去。
  那蠱師哪里料得到方源對他出手,猝不及防,被踹中腹部。
  當場飛出三十步之遠,撞倒一個無辜的路人,落在地上,噴出一口鮮血后,頓時昏迷過去。
  “是誰敢在我商家內城動手?”
  “不想活了?!”
  “速速俯首就擒!”
  這番動靜,立即引起騷動。奴隸市場這邊,本來就防衛森嚴,很快就有三隊蠱師包圍了上來。
  “是我動的腳。”方源怡然不懼,站了出來。
  “是方正!”原本氣勢洶洶的人馬,見到方源本來,頓時氣勢一滯。
  方源是四轉戰力,他們只有二轉,領頭的一位修為最高,有三轉初階的修為。但是給方源塞牙縫都不夠。
  方源施施然地,又掏出紫荊令牌。
  商家的蠱師們見到這塊令牌,氣勢再降,落到低谷。
  領頭的那位,兇煞惡煞的面孔一陣突變,臉上堆著笑,對著方源客氣道:“方正大人,我們都知道您是我們商家的貴客。但就算是貴客,您也不能在商家隨意出手,還傷了我商家的族人啊。按照商家城的城規算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按照規矩,是要罰我四十九塊元石。”方源接口道。
  頭領頓時一愣,顯然沒料到方源,對商家的城規這般熟稔。
  方源拋出一袋元石,揮了揮手:“這里面有五十塊元石,不要找了。”
  頭領接過元石,感覺自己像是乞討的人。帶著錯愕、迷茫的表情,和其他人一起退下。
  若方源沒有實力,就算有紫荊令牌,也罩不住這場面。但現在他實力有了,就算在商家城;里,毆打一位商家的族人,只要不是重要人物,也算不了什么。
  負責的蠱師,被方源一腳踹昏迷過去。奴隸市場這邊,旋即又派出一位蠱師,負責招待。
  “這籠子里的人,我們都買下了。”方源手指著籠子,道。
  籠子里的人,都看向方源,大多數神情麻木,或者目光呆滯。但也有少數,怒目瞪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這樣買賣貨物的隨意態度,讓他們都感到了侮辱。
  “是,是,是。”新蠱師一邊擦汗,一邊對方源點頭哈腰。
  不出一刻鐘,所有的手續都辦妥了。
  “這是三轉毒蝎蠱,請方正大人收好。”最后,蠱師雙手捧送給方源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毒蝎蠱,通體潔白,宛若無暇的陶瓷,只有兩根手指大小。
  這是三轉蠱蟲,只有一個能力,那就是拉屎。
  拉出來的蝎子屎,黑色如豆,乃是二轉蠱。
  常言道:蝎子屎,獨一份。
  這蝎子屎蠱,每一顆毒性都十分特別。一旦某人被種下,非得相應的毒蝎蠱每七天之內蟄一次,才能解讀。
  這是控制奴隸,最常用的方法。
  雖然也有奴隸蠱,效果更好,但卻是五轉蠱。價格高昂,又珍稀,也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。
  毒蝎蠱,商心慈雖然也催動不起來,不能令其拉屎。但用它蜇人,卻不耗真元。
  這只毒蝎蠱,方源準備先煉化了,然后再轉交給商心慈。讓商心慈獨自煉化此蠱,實在太過于困難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你說什么?衛家的那群人,讓人買走了?我是怎么叮囑你的,要你好好看管他們。待我這些天,和商囚牛分出高下,局勢平靜之后,就買下來!”房間中,商蒲牢的臉色很不好看,斥責著負責這方面的蠱師。
  負責的蠱師,此時躺在床上,滿臉蒼白。
  被方源猛踹了一腳之后,他還是剛剛清醒過來。結果商蒲牢就親自過來問罪了。
  “蒲牢少主,我也是盡了最大努力了啊。我原本想挑撥離間,結果那商心慈唯方正的話是從。我也想過盡量拖延,但話還未說完,就被方正一腳踹昏過去了。”負責的蠱師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,委屈地叫喚著。
  “唉……衛家的這些人,都曾經位高權重,掌握衛家的權柄。自身修為,各方面的經營能力都有。我若是能得到他們,簡直就能構建出半個衛家來。這其中,尤其是衛家夫人衛德馨,最擅長培養護衛。衛家族長的護衛軍,名噪一時,成功排查過許多次的暗殺、偷襲,甚至同時抵擋住五位三轉蠱師的強攻。若不是禍起蕭墻,怎么可能就這樣散了?”
  商蒲牢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聲。
  “我現在問你,事情還能否挽回?”他又把犀利的目光,投向負責的蠱師。
  蠱師無奈地搖搖頭,聲音帶著哭腔:“人都被他們帶走了,整個手續有都沒有問題,難以挑刺。少主,我對不住你。”
  “算了,你好好養傷吧。”商蒲牢聽了這個回答,頓時意興闌珊,勉強安慰了一句后,拂袖而走。
  次日清晨。
  楠秋苑的廣場上,站著衛家的三十多人。
  方源和商心慈聯袂而來。
  就在剛剛,商心慈在方源的幫助下,已經掌握了毒蝎蠱。三轉蠱,對于她而言,還過于強大。所以,方源又選擇了其他蠱蟲,輔助商心慈掌握毒蝎蠱。
  “從今天開始,商心慈就是你們的主人。還不上來參見?”方源當眾將毒蝎蠱,交給商心慈。
  衛家眾人慢騰騰地跪倒在地上,向商心慈參拜。聲音有氣無力,透著無奈、麻木種種情緒,一個個好像木頭人。
  他們被家族驅逐,原先各個位高權重,衣食錦繡,現在淪為奴隸。因此,情緒低沉、頹廢也極為正常。
  這樣的人,用起來,能否叫人放心?
  商心慈同情的同時,也在暗暗擔憂。
  “衛德馨,你出來,我要和你單獨談談。”方源忽然伸手,點出人群中央的一位少婦。
  人群頓時躁動起來,許多雙原先呆滯的眼睛中,陡然迸發出強烈的厲芒。
  “你想要怎樣?”很多人同時站直了身軀,將衛德馨護住。
  “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碰夫人一根毫毛。”一人手指向方源,滿臉警惕之色。
  啪。
  方源臉色一沉,向前跨了一步,甩出巴掌。
  那手指著他的人,頓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,扇飛取出。鮮血淋漓,滿口的牙齒,碎了一地。
  “看來你們還沒有認清楚現實。我雖然花了大價錢,把你們買下。但我不介意殺掉幾個,取取樂子。我就算想要對你們家的族長夫人怎樣,你們能阻止得了嗎?”方源神情冷酷,聲音寒冷如冰。
  “你……”衛家眾人憤恨不已,有些青年雙拳握得緊緊的,卻不敢再造次。
  “你們都退下。”衛德馨主動屏退左右,走了出來。
  她雖然臉有污垢,但遮擋不住她水蜜桃般的艷麗之色。
  她向方源萬福一禮,“不知方正大人,喚奴家何事?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用凌厲的目光打量衛德馨渾身上下:“衛夫人,你的話太多了。你跟我來,好好聽著便是。”
  說完,他轉身就走。
 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,衛德馨也是無奈,咬了咬,跟上方源,來到湖邊涼亭。
  清風徐徐,小湖陣陣漣漪。鯉魚在其中暢游,碧葉連成一片,紅白兩色的荷花點綴其中。
  這樣的美景,讓衛德馨稍微放松了一絲。
  哪知方源接下來的一句話,又讓她緊張起來。只聽方源道:“衛夫人,我對你很有興趣。”
  衛德馨連忙跪在地上:“妾身卑賤,姿容淺薄,得到方正大人的垂青,是妾身的萬幸。但妾身卻不敢以殘花敗柳之身,沾污了大人您的偉岸雄軀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淡笑三聲,“衛德馨,你不要誤會。我是對你的才華很感興趣,而你的姿容,對我而言不過是一具枯皮蒼骨。接下來,你要為商心慈鍛煉出一批忠心耿耿的女衛軍。同時,你還要對你衛家的這些人交代清楚,讓他們好好干活,態度都要積極端正。”
  聽方源這么一說,衛德馨大松一口氣,連忙點頭應承道:“是,妾身一定按大人所說的去做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又深沉地笑了幾聲,飽含深意地盯著衛德馨,“衛夫人,我知道你懷有身孕。也知道你的打算,你是想保住你家丈夫的唯一血脈,同時又想聯系你的親弟弟衛神經,幫助復仇。是這樣子的吧?”
  此言一出,衛德馨頓時大驚失色,嬌軀猛烈地顫抖了一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