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33 周全的震駭

“怎么辦,主人?”管家顫顫巍巍地跑到周全面前,請求指示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周全早就被驚醒,看著方源一眾大鬧自己的家,臉色鐵青。
  “這個方正,簡直無法無天。居然敢在商家城動武!等等……這個氣息,明明是四轉。天,他才多大,竟然也晉升到了四轉?”
  周全暗中觀察,忽然瞪大了雙眼,眼中流露出震駭之色。
  他曾經也是四轉蠱師,一代族長。但他是四五十歲的時候,才修行到四轉境界。方源的年齡資料,早在演武場時,就為人所知。他僅僅只是二十歲罷了!
  這是何等卓越的天資啊!
  周全心中感慨萬分,有羨慕嫉妒,又有憤恨無奈:“方正也晉升到了四轉,是名副其實的四轉蠱師了。他還有紫荊令牌,如今商心慈又和商嘲風攀上了關系。這人太蠻橫了,前不久在奴隸市場鬧事,只罰了四十九塊元石。他前途廣大,一片光明,很可能會是五轉的強者。據傳聞,還被商燕飛看好。現在連商家都對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我怎么跟他斗?惹不起,我還躲不起嗎?”
  想到這里,周全長嘆一聲,對老管家道:“你快收拾些東西,我們搬到商鋪里去暫住。對方勢大,我們這段時間要暫避風頭了。”
  “是,主人。”老管家忙不迭地收拾去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眾人將這院府翻個底朝天。原本優雅安靜的房屋庭院,到處都是一片狼藉。
  “大人,我們搜過了,并沒有發現周全。”雄土稟告道。
  “嗯,他一定是從后門偷偷跑了。也跑不了多遠,一定是躲到商鋪里去了。不過,這也在我的預料當中。我就是故意留下的后門,呵呵。”方源冷笑三聲。
  周全以為他會顧及商家,不會繼續鬧事。但他方源是什么人?在他心中,就連超一流的商家,也不過是一塊稍大一點的墊腳石罷了。
  “我交代你的,你都準備好了嗎?”方源轉頭,問衛德馨道。
  衛德馨連忙回稟:“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  “很好。”方源一招手,“我們走。”
  眾人走出府院,立即引起轟動。
  本來商家城中,就一直很穩定平和。方源沖砸府院,動靜已經很大,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  并且,方源又吩咐衛德馨,將這事情廣為宣傳出去。所以,造成如今更加轟動的效果。
  無數的路人,被吸引過來。
  “走。”方源走在前面,帶領著眾人,橫行街道,鼓噪而行。
  一路上,被熱鬧吸引的路人越來越多,幾乎形成了摩肩擦踵的現象。
  “主人,主人,那方正又帶人來了。”老總管驚魂失措地稟告道。
  “不要擔心。這商鋪乃是商家的產業,給他再一個膽子,他也不敢沖擊這里。”周全摸著山羊胡須,安慰道。
  但他的話剛剛說完,就聽砰的一聲巨響。
  方源在眾目睽睽之下,將商鋪的店門踹飛。然后大步一跨,邁進店中。
  “慢著。”一群商家的城衛軍,沉著臉,惴惴不安地走了出來。
  方源一行人的聲勢這么浩大,城衛軍早就被他們吸引過來了。
  “這是商家的店鋪,你們不能沖撞這里。你們這是違反商家城的城規!”城衛軍中領頭的,滿臉的大汗,大聲喊道。
  今天輪到他當值,現在如果不站出來,日后肯定會被商家城方面追究他的失職。
  但方源根本就沒有理睬他,充耳不聞地繼續走了進去。
  其余人魚貫而入。
  白凝冰倒是留了下來,冷漠地看著城衛軍首領,渾身上下散發著四轉氣息:“我們現在就闖進去了,又如何?你們能阻擋我們?”
  還只是二轉修為的頭領,心肝兒顫抖個不停。
  他吞下一口口水,臉色蒼白無比,但仍舊竭力竭聲道:“就算阻擋不了你們,我們也要盡力而為。因為這是商家城,這是我們的職責。你們要知道,剛剛方正大人的行為,已經違反了我們商家城的城規第三章第二十五條……”
  “我們當然知道,不就是罰款么。”白凝冰一揚眉頭,將一袋元石甩在頭領的臉上。
  “這袋子里是五百塊元石,不要找了。待會還要砸呢,先預付著。”說完這句話,白凝冰也跟著進了店鋪。
  那頭領傻傻地站在原地,手中托著那袋沉重的元石,被白凝冰的氣勢震懾住了。
  “太囂張了,太囂張了!”路人都興奮地鼓噪起來。
  “我從未見過有人敢在商家城,這般橫行的。”
  “方正和白凝冰都是四轉蠱師,他們有這個實力。又有紫荊令牌這樣的資本,換做旁人哪敢啊?”
  “就算我有實力有資格,也未必敢。他們的膽子實在太大了!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,這樣子做。真是……”
  路人議論紛紛,很多人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  有些人還想進去店鋪里看熱鬧,但不是被方源留下的人擋住,就是被城衛軍驅趕。
  “頭領,我們進去嗎?”一位城衛軍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  “進去干什么?被他們繼續用元石甩臉嗎?!”頭領陡然咆哮起來,“等,等家老大人過來處理!”
  再說方源走進店鋪當中。
  “方正,你這是想干什么?居然敢沖擊商家的店鋪,你還想不想在商家混了?”周全鐵青著臉,一開口就借勢,想要靠商家的名頭壓迫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冷笑三聲,用不屑的目光打量周全:“老東西,你不是在家午睡的么?怎么躲到這里來了?你我都是聰明人,就不兜圈子了,我這次就是為你而來。我現在給你兩條路,一個是臣服,另一個是死。你選吧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小年輕,我勸你得志莫猖狂。”周全擠出一絲笑,高傲的氣性發作,不甘輸了氣勢,“你想動我,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?嗯?”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。
  “你笑什么?”周全面沉如水,臉色難看至極。
  “你活了這么些年歲,眼光差勁透頂。怎么還沒有看出來,我和商心慈是不一樣的呢?也罷,我現在就大發慈悲地給你一個機會,讓你充分地了解我一下。”
  方源說著,忽然大喝一聲,悍然動手。
  周全哪里料得到方源肆無忌憚到如此程度,一下子就被偷襲,打倒在地上,差點昏死過去。
  但他終究有豐富的底蘊,連忙爬起來,和方源交戰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劇烈的戰斗聲,傳播出去。
  屋外圍著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群,也沸騰起來。
  “動手了,動手了!”
  “真的敢動手啊,這方正膽子太肥了,太瘋狂了。”
  “周全碰到他,要倒大霉了。”
  眾人紛紛感慨,幾乎沒有人看好周全。
 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  商鋪中的戰斗很快就結束了,周全完全不是方源的對手。他身上還有隱傷,雖然還是三轉巔峰修為,但是面對強大的方源,根本難以抵擋。
  商鋪不可避免地被殃及,大半個都塌毀。煙塵散去后,眾人就看見周全被方源打得趴在地上,流血骨折,動彈不得。
  而方源則站立著,一腳踩踏在周全的腦袋上,虎目顧盼生威。
  “方正大人,您這是干什么?”三位商家的家老一齊趕來,寒聲喝問道。
  “你們眼睛怎么長的?這么明顯都看不出來?揍人啊!”方源翻了個白眼,大聲回道。
  人群中一陣哄笑。
  “方正大人,我們不是來和你說笑的。這事情太嚴重了,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嗎?”家老們的臉色都極為凝重、嚴肅。
  方源腳下,周全嘿嘿冷笑,嘴一咧開,就是一串串的血沫子。
  “這次方正太沖動了!”
  “鬧得太大了,不曉得該怎么收場。”
  “方正雖然是個大天才,但是他畢竟不是商家的族人……”
  在眾人的注視下,方源哈哈大笑:“我當然知道什么后果。不僅如此,我還知道,我殺了此人的后果!”
  說著,他掏出自己的紫荊令牌。
  “三位家老,若要在商家城殺人,就是嚴重違反商家城的和平。按照城規,我就要失去這塊紫荊令牌,是不是這樣?”方源反問一句。
  “是的。”立即就有家老回答。
  得到明確的回答后,方源的嘴角忽然上翹,勾勒出一絲冷酷的笑意。
  然后他用力一握,直接將手中的紫荊令牌捏成粉碎。
  這個異變,頓時讓人群爆發出一陣強烈的驚詫叫喊聲。三位家老更是瞳孔猛縮。
  “方正居然捏碎了紫荊令牌!”
  “那可是紫金令牌啊,他居然捏碎了,暴殄天物啊!”
  “方正連紫荊令牌都不要,他這明顯是想要周全的命啊……”
  “周全太高傲了,多次拒絕商心慈的招攬,結果惹惱了方源。他真是太倒霉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看到紫荊令牌的碎片,落到地上,甚至濺到自己的臉上,周全臉上的冷笑也僵滯住了。
  這可是紫荊令牌啊!!
  “方正連紫荊令牌都毀了,就是要取我的命。他,他他他,是瘋子嗎?!”
  周全被方源的瘋狂、肆無忌憚、兇狠,給震驚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