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34 離開商家城

他原以為,方源是想教訓他一頓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但沒想到,方源是想殺他,甚至心甘情愿地付出紫荊令牌這般昂貴的代價!
  “為了區區的我,如此好勇斗狠,值得嗎?”得到方源這般的“重視”,周全想哭!
  他是個正常人。
  他也怕死。
  要不然,周家滅亡之后,他成了孤家寡人,又受重傷,早就趁機死去了。
  但他活了下來。
  求生是每個生命的本能。
  他拒絕商心慈,是因為看不上她。他生性高傲,曾經是一族之長,怎么可能屈居于一個黃毛丫頭?
  但他沒想到,事情會鬧得這么大!
  現在他居然要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了!方源的瘋狂,是他怎么也料不到的事情。
  “早知道如此,我從了那女娃,也就算了。居然會落到這步田地!”周全的心中涌起強烈的悔恨之情。
  他雖然高傲,但他并不愚蠢。
  生存和高傲相比起來,當然優先選擇生存。要不然他也不會作為喪家之犬,茍且偷生到現在了。
  “對了,我明白了!我屢次拒絕商心慈,嚴重地打擊了她的威信。方正又是商心慈最大的支持者,所以他要相反設法地除掉我!商一帆誤我啊……”
  感受到方源身上越來越濃郁的殺機,周全思緒萬千。
  以他的智慧,只需要稍稍試探,就明白先前街坊上的流言,是商一帆搗的鬼。
  起先,他還很沾沾自喜,藏著得意。這些流言,將是他拒絕商心慈的一個絕好擋箭牌。同時從流言中,他也能看出商一帆對自己的重視。實在不行,他還可以投靠商一帆去。
  商一帆和商心慈兩者,對他周全沒有任何區別。只要他愿意輔佐,他就能將其捧上少主之位。
  這是周全的自信。
  但現在他無比后悔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股流言,才引得方源對他的殺機。他現在想要投靠商一帆,也已經遲了。
  方源這個瘋子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。周全這次徹徹底底的栽了!
  周全趴在地上,被揍得渾身骨架都散了,臉又被方源踩著,根本動彈不了。
  他張開口,想要求饒。
  但話到了嘴邊,又說不出口了。
  “場上這么多人看著,當眾求饒,臉面就徹底丟光了。但是不求饒投降,我的老命也玩完了啊……”
  性格決定命運。
  關鍵時刻,周全高傲的劣性仍舊在發揮著作用。
  “俗話說,識時務者為俊杰。周全,你既然不識時務,那就不是俊杰。我殺你損失一塊紫荊令牌,足以讓你驕傲了。你去死吧。”方源獰笑一聲,腳下漸漸用力。
  周全只感覺巨力壓迫而來,他終于拋棄一切的猶豫,想要開口求饒。
  但方源腳下是那么的用力,卡著他的腮幫子。他想要張口說話,卻無能為力。
  周全急了!
  “等等,我不要死啊。我要求饒,我要投降,你倒是讓我說話啊……”
  他在心中咆哮,同時奮起余力,揮舞手腳。
  他的手抓住方源的小腿,但方源身軀如鋼鐵澆筑的一般,紋絲不動。
  “我命休矣……”就在周全絕望的時候,忽然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腳下留情。”商心慈趕到了現場。
  “心慈,看來終究還是沒有瞞住你。我知道你求賢若渴,你不要替這家伙求情了。這樣的人死不足惜。”方源冷聲回答一聲,但是腳下卻在悄然收力。
  “不,黑土哥哥,我要說。”商心慈卻很堅持。
  她繼續道:“哥哥你和周全老先生接觸的時間不長,但我了解更深。周老先生,一直立志于重建周家。他的肩頭擔負著重任,心有壯志難酬。他曾經也很感傷地對我傾述,說放不下昔日的親人。他的夫人臨死前,曾囑托他重建家園。這些年來,他背負著重擔,艱難打拼。他是有苦衷的……”
  “是這樣。”方源收回了大部分的腳力,面色微變。
  “我怎么不記得向你傾訴過?”周全心中奇怪,他夫人死時,他都不再現場。
  但他旋即明白過來,這是商心慈和方源演的一場戲。
  其實,方源和商心慈還是想招攬自己的!
  他們以商家城為舞臺,當眾演了一場好戲。剛剛的話,是鋪設好的臺階。
  既是宣揚了商心慈的仁慈,以及求賢若渴的心,又給了自己一個臺階。
  “真是好算計,好算計……我堂堂周家族長,今日栽在了這幾個小輩手上。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啊。”周全咬著牙,心中長嘆。
  有憤怒,有仇恨,也有凄涼和無奈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想不到周老先生,也是有大志向的人。不過你還是愚不可及,輔佐心慈,也不和你重建周家的壯志沖突嘛。你為了理想,死都不怕,我也很敬佩。但你卻不知,死很容易,但為了理想而忍辱偷生,背負重擔繼續前行,才是真正的勇氣。”方源大聲地道。
  周全聽到這里,哪里不曉得這是方源給他的臺階下。
  這很可能就是最后一個臺階了。
  如果他不抓住,那么他的生命就結束了,再沒有任何的機會。
  念及于此,這位老人家張開了口:“唉!江山代有天才出,達者為師,今日聽了你們這番言語,讓我驚醒!”
  方源松開腳。
  商心慈大喜,趕忙將周全攙扶起來。
  周全忍著全身的劇痛,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,又對著商心慈拜倒下去:“周全,拜見心慈小姐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你說什么?周全居然認那黃毛丫頭為主了?”書房里,商一帆聽到這個消息后,錯愕了半晌。
  “這不可能!周全的性子我知道,就算是當初商睚眥擔當少主,統領商家城商鋪時,也招攬不到他。她商心慈何德何能,居然能得到周全的效忠?!”商一帆反應過來后,高聲驚呼。
  “這事情確實屬實。”張老總管嘆著氣道,“商心慈還是個雛兒,自然沒有這個能力。但是她身邊,卻有方正和白凝冰二人。老實說,我低估了方正。想不到他粗中有細,也是個有心計的人。他特意將事情鬧得不可收場,強逼周全認主。”
  “周全若不認主,方正當場就要殺他。現在,整個街坊店鋪,都在說著這個事情。到處都是流言,說周全為了重建家族,忍辱偷生,臥薪嘗膽。被方正一語點醒后,終于選擇歸附求賢若渴的商心慈。現在商心慈的威望,已經達到了某種巔峰!”
  商一帆聞言,勃然大怒:“這么說,我們之前花費那么大力氣,散布謠言,反而給他們造勢了?騙子,都是騙子!這些流言一定都是他們故意發布出去的,好一個君臣相遇的故事。我呸!”
  “一帆少爺,你稍安勿躁,這場比試還遠沒有結束。商心慈雖然手下有了人才,但未必能令他們歸心。接下來,依靠著夫人的勢力幫忙,我們還是大有勝算的。”張老總管冷靜地道。
  在他的勸說下,商一帆的心情漸漸地平復下來。
  他咬牙切齒,雙眼閃爍著陣陣陰芒:“你說的不錯。組建勢力,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她得到了這些人,幾乎都是方正威逼利誘,怎么可能真正歸心?嘿嘿嘿,接下來,我就挑撥離間,再用重金收買,不信沒有效果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在商心慈統籌,方正二人護衛,周全輔佐,衛德馨、雄家三兄弟等人同心協力之下,關于演武場的情報生意,終于搭建起來。
  正如同商心慈所料的一樣,這生意剛一開張,就引發劇烈的轟動和反響。
  在開張的第一天,就賺回了投入進去的全部成本。
  第二天,仍舊引來轟動。
  第三天,熱潮還未退去。
  足足七天之后,商心慈的三十萬元石,已經增長至四十四萬。
  商一帆的陰謀詭計,沒有得到任何的進展。商心慈組建的勢力,似乎是鐵桶一般,嚴密周瑾。眾人如此歸心,讓其他少主,都詫異無比。
  商一帆十分恐慌,因為他知道:如果任由商心慈發展下去,憑她這樣的狂猛勢頭,必是最后贏家。
  他開始借助母族勢力,影響商家高層。
  商心慈的情報生意,涉及到演武場,本來就是個敏感話題。商家高層數位家老合議,正要勒令商心慈停止買賣的時候,商燕飛站了出來,一掃眾議,力挺女兒。
  商燕飛的表態,簡直是對商一帆的最后一擊。
  數月后,商一帆和其母族勢力回天乏術,慘敗在商心慈的手中。
  商心慈繼商睚眥之位,成為十大少主中的新貴!
  但離別的悲傷,沖散了成功的喜悅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你們真的這么急著走嗎?”商心慈走出城門,十里相送。
  “你已經成功登上少主的位置。以你的才華,必定能坐穩的。心慈,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我們還會有再見面的時候,你無須太多感傷。”
  方源安慰著,又話鋒一轉:“臨走之前,我還有一事提醒你。凡事要把目光放長遠,商家十大少主之上,還有少族長商拓海。商拓海之上,還有商家的五大重臣家老,你的父親商燕飛。商燕飛之上,還有商家的太上家老……”
  “哥哥,你放心。當年,商拓海成為少族長,是占據天時。其余商家少主,擁有地利。我無天時也無地利,只有投資人才,擁有人和,才能與他們抗衡。哥哥,你要有什么需要,就通知我。只要我力所能及,一定會為您辦到!”商心慈的眼中,閃著智慧的光芒。
  這番話,讓方正二人都不由地為其側目。
  果然不愧是日后嶄露頭角,成為商家族長的女才子!
  “好,后會有期。”方源深深地看了商心慈一眼,轉身就走。
  白凝冰跟隨在他的身邊。
  兩人一黑一白的背影,漸漸地沒入山道林蔭中。
  商心慈和兩位丫鬟,久久地站在原地,望著方白二人身影消失的方向,沒有動彈。
  “黑土哥哥,三叉山危險,請珍重!”商心慈美眸中醞釀著一層水霧,心中則在暗暗地祝福。
  (Ps:有人問,為什么要改?很簡單,不改就要被屏蔽。你說改不改?
  有時候慷慨就義很容易,為了理想茍且偷生卻很難。男人需要的是忍耐和堅持!
  這句話是給周全的,也是給我的。
  我很幸運的是,能得到大家這么多人的支持。其中有許多人,一直在支持我。哪怕我更新渣且不穩定,哪怕我節操時常碎掉一地。
  投訴其實也不只這一次了,寫這本書不賺錢,太小眾,各反面都有許多壓力。
  唉,不管是我,還是大家。其實堅持到這里,真的不容易。
  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,現在我有些時間了。
  明天,咱們繼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