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39 狐魅兒

聽到方源這么一說,十暴君的幾位成員臉色都緩和下來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旋即,其中一位急色地撲上去,一把就將女蠱師按到在地。
  女蠱師無力的掙扎著,十暴君中的這位成員嘎嘎大笑,伸出魔掌,猛地一撕扯。
  哧……
  女蠱師的絲綢衣服頓時被撕開,露出里面鮮紅的肚兜。
  此情此景,引起周圍一片狼叫,魔道蠱師們都顯得十分亢奮。
  很多正道蠱師,暗暗咬牙。
  有人想要出手,但旋即被人阻止:“不要動手。這次不僅是有十暴君,還有黑白雙煞,你想自找死路嗎?”
  “更何況那個女蠱師,明顯不是正道人物。你不要瞎操這份心了。”
  “可惡啊。魔道中人,果然各個都是人間渣滓,卑劣無恥至極!”一些蠱師不忿,咬牙捏拳。
  很多女蠱師則不忍心地撇過臉,閉上雙眼。
  “不要,不要!求求你,住手啊……”那女蠱師在徒勞的吶喊求救著。
  白凝冰面無表情,看了看身旁的方源一眼。方源冷笑著,臉色一片默然地看著。
  “見過黑白雙煞二位大人。二位大人今日高抬貴手,作壁上觀,這份情誼我們定會回去稟告老大。”十暴君中一位蠱師,走上前去,帶著一臉客氣的笑,向方白二人拱手。
  其余的成員,則走向女蠱師。
  一位吐出一口唾沫,咒罵著:“小賤人,你以為幾聲哀求,就能誘惑住堂堂的黑白雙煞兩位大人了?天真!愚蠢!”
  “跑的挺歡啊,接下來我要讓你欲仙欲死!嘿嘿嘿……”另一位則淫笑著,眉目十分猥瑣。
  那騎在女蠱師身上的那位,正要上下其手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團粉光從女蠱師的嬌軀上,猛地爆發出來。
  男蠱師猝不及防之下,被這粉光狠狠地撞飛出去。整個人像是一顆流星,遠遠飛出,砸在百步遠的地上,瞬間昏死過去。
  “什么?!”
  “這女蠱師還要作怪兄弟們一起上!,”
  “好膽!你還想反抗不成?”
  在場的十暴君其他成員,紛紛大喝,一齊向女蠱師撲去。
  但下一刻,粉光暴漲,慘叫聲接連響起。
  十暴君成員,盡數被掃飛出去。
  粉光若膩,女蠱師傲然戰力,冷眼邪魅,身上的偽裝如飛灰般褪去,露出更加妖艷的真容。
  十暴君的成員,軟躺在地上,各個驚駭欲絕。
  不知道這女蠱師使用的什么手段,居然讓他們一個個渾身乏力,連爬都爬不起來!
  剛剛還氣勢兇惡的十暴君成員,竟然不是女蠱師的一合之敵。
  這個突如其來的異變,讓圍觀的所有人都變了臉色。許多人看得瞠目結舌,十二分驚詫。
  唯有方源面色不變,似早有所料。
  女蠱師發出咯咯的嬌笑,她展露真容,一雙媚眼,勾魂動魄。身軀曼妙,前凸后翹,宛若笑迎春風的艷艷碧桃,撩人心懷至極。
  趁著這段功夫,十暴君的成員都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  他們的力氣,開始漸漸地恢復了。
  但饒是如此,他們臉上的驚恐之色也不減分毫。皆因從女蠱師的身上,正散發著貨真價實的四轉氣息。
  這女蠱師的修為,竟然高達四轉!
  無數人色變,為這個發現而動容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居然放著美人而見死不救,還是不是男人?”女蠱師望著方源,一雙媚眼中透出哀怨,嗔怒,有給人一種愛恨交織的感覺。
  一時間,幾乎所有的男蠱師都看直了眼。
  許多蠱師,甚至開始嫉恨方源。若是自己能被這女子看上一眼,哪怕是死也值得了!
  但方源絲毫不為所動,他語氣如冰,透著徹骨的寒意:“狐魅兒,你以為這點演技,就能蒙得住我?”
  女蠱師頓時瞳孔微微一縮。
  她沒有想到,方源居然直接叫破了她的身份。
  但她旋即恢復過來,殷紅的小嘴微微翹起:“想不到奴家的區區賤名,也被小獸王大人得知,奴家真是榮幸呀。只是,在之前奴家還未撕破偽裝,大人您又是如何看破的呢?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在你表露真正身份之前,我也只是猜測罷了。不管我猜對猜錯,都沒有什么損失,不是么?”
  饒是狐魅兒也是魔道中人,聽到方源這冷漠絕情的話,也不由地感到一陣心涼。
  “竟然是她……”
  “此女是魔道有名的妖女,非常可怕。最擅長偽裝,你們不要看她外表嫵媚動人,實際上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魔女,十分心狠手辣!”
  “狐魅兒交游更是廣闊,和許多魔道蠱師都有一腿。十暴君怎么會惹到她?”
  十暴君的成員相互攙扶著,臉上都蒼白如紙,沒有一絲血色。
  事情進行到如此地步,他們也看出來了,明顯自己這方是被狐魅兒給耍了。
  狐魅兒本身的實力,高達四轉,要對付他們這些人綽綽有余。之前的偽裝、表演種種,都是在耍弄他們,很有可能是借助他們來試探和接近黑白雙煞。
  但小獸王目光犀利,居然識破了狐魅兒的偽裝。
  “哈哈哈,好你個方正。你真是鐵石心腸啊……不過你也不要得意。你們這些天來,風頭太勁。現在三叉山上下,都知道來了兩個魔道的天才人物。不管是正道,還是魔道,很多的前輩、強者,都想稱量稱量你們。你們已經得罪了很多人,我勸你們在這里止步。免得上了山,丟掉性命就不值得了。”狐魅兒長笑一聲道。
  “哦?這么說來,你就是來稱量我們的第一個人?呵呵,我們的安危你操什么心?至于得罪人?我最不怕的就是得罪人。就算是得罪天下所有的人,有能如何?”方源低眉垂目,語氣平淡,說的話卻讓人感到一陣陣的寒氣。
  狐魅兒聽得雙眼放光,一雙媚眼中異彩連連。
  她掩嘴咯咯嬌笑:“說的好!真是有膽氣,我喜歡。不怕得罪人?那我告訴你,你蔑視我的容顏,現在就得罪了我。這世上,唯小人和女子難養也。我不僅是女子,還是小人。嘻嘻嘻,小獸王,咱們騎驢看唱本,走著瞧!但愿你能活著下山!”
  狐魅兒眼中厲芒一閃,說完這話,拂袖而去。干脆利落至極。
  眾人仰望著她一身粉衣,長袖翩翩,飛天而去的美妙姿態,一時間均默然無語。
  “狐魅兒……”方源在心中冷哼。
  這個狐魅兒,是魔道著名的妖女。來歷十分神秘,無人知道她的跟腳。在前世,她表現十分活躍,四處拔弄是非,挑撥離間,掀起腥風血雨。
  她修行的是魅道,講究以魅惑人。利用美色,控制了不少魔道高手,裙下之臣遍布南疆,其中甚至有五轉蠱師。
  還有許多四轉蠱師,都為她爭風吃醋。
  不過,旁人不知曉她的來歷,不代表方源不曉得。
  這妖女來頭很大,乃是梅花婆婆的親孫女。
  梅花婆婆乃是南疆的六轉蠱仙,占據著梅花福地。
  妖女四處招攬裙下之臣,尤其對年輕俊彥十分喜好。前世一百年后,她集中了手中的全部力量,前往夕陽山。
  沒有人知道山上發生了什么事情,總之結果是,只有她一個人下山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,她上山前,不過是四轉蠱師,下山時卻已經成就了五轉巔峰。
  “這個妖女,有不可告人的陰謀。現在就已經開始四處施展魅道,招攬人手了。沒想到今生,我竟然引起了她的興趣。”
  方源對比了一下前世,感到一陣唏噓。
  他憑借重生的巨大優勢,高速發展,成為了狐魅兒看中的人選。狐魅兒看中他的潛質,想把他也發展成裙下之臣。
  但這怎么可能?
  “哼,前世五百年,早已讓我看破紅塵美色。不過魅道也有可取之處,不能不防……狐魅兒此去,一定攛掇挑撥他人,來找我的麻煩。她身上有梅花婆婆設下的蠱,我要殺她,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,必須把那只蠱暫時隔絕掉。呵呵,倒要看看有哪些不長眼的東西,敢來找我的麻煩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不斷思量。
  暫時殺不了狐魅兒,方源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
  好在狐魅兒此時,魅道還未大成,蠱惑的裙下之臣最多只有四轉修為。
  只要不是五轉,方源都不怵。他自信,憑借他的經驗,和手上的這套蠱蟲,就算勝不了,也未必會敗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中洲,天梯山。
  騎著飛鶴,方正等人日夜兼程,終于趕到了此處。
  在他之前,十大門派中的許多精英弟子,已經趕到。
  “是仙鶴門的人。”
  “咦?天蓮派的碧霞仙子怎么和仙鶴門一起來?”
  “那個小子是誰?碧霞仙子和他有說有笑的,我還從未見過碧霞仙子和某個同輩說話,這般開心的。”
  方正等人到來,自然而然地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  “碧霞,你也來了。你知道嗎,自從上一次分別,我就盼望著和你再一次相見。這次狐仙傳承,我估摸著你會來。所以我就求師傅,也把我派到了這里。”一位男青年,一看到碧霞仙子,就立即迎了上去。
  碧霞正和方正說笑,見著此人,臉上笑容不禁一僵。
  (ps:狐魅兒小名叫魅兒,鼓掌歡迎此龍套角色登場。今天臨時修改的大綱,有個**ug。比較麻煩,我在想怎么改……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