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41 打成肉渣

三叉山原本無人問津,是車家、左家的交接之地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但自從傳承,就變得熱鬧非凡,山林中時不時出現竄動的人影。
  小沖突時常發生,目前還是三叉山比較平和的時期。
  每一次光柱開啟,進入的人數都有限。到那時,三叉山上必然都會爆發出一場腥風血雨。
  為了爭奪進入傳承的機會,蠱師們都選擇駐扎在山上。
  這就導致了一個現象。越強大的蠱師,便越靠近山峰。這叫近水樓臺先得月,傳承出現的時候,強行沖突進去也方便快捷。
  方源選擇的這個洞口,半山腰往上一點。看著洞口的痕跡,明顯居住著人。
  果然,一到這山洞附近時,洞中就傳出洪亮的聲音:“這里是我蟒狂的地盤,速速退去,否則叫你們不得好死!”
  “哈哈哈,蟒狂?這又是什么東西!這地方不錯,我看中了,你給我滾吧。”方源站在洞口,大笑幾聲,下了通牒。
  “他奶奶的,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。既然你們想要找死,那就怪不得我辣手無情了!”
  隨著這個聲音,從洞內走出一個壯漢。
  他**上半身,下身穿著粗麻所織的破爛褲子,身上長滿了青色的蛇鱗,臉上絡腮大胡子,雙眼充滿血絲,一頭黑發亂蓬蓬的,吹胡子瞪眼,兇神惡煞地走了洞。
  “不長眼的兩個……呃!”
  蟒狂看到方白二人,粗聲咒罵著,忽然瞳孔猛地一縮,嘴巴張大。目光中流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。
  “你們兩個,二位,莫不是黑白雙煞?”
  “你覺得呢?”白凝冰淺淺一笑,藍眸中閃爍著殺機。
  蟒狂只感覺一股寒意,從脊椎瞬間升騰而上,旋即遍布全身。
  黑白雙煞可是四轉蠱師,而他不過才三轉高階罷了。而且,蟒狂最近一直在聽說——這兩人如何殺人不眨眼,手段又是如何毒辣。
  “該死!我蟒狂好端端的躲在洞里,招誰惹誰了?真是禍從天降啊……”蟒狂心頭一陣亂顫。
  原本兇暴的臉上,忽然神情突變,豎起的眉毛垂得低低的,瞪大的雙眼瞇成一條縫,彎下去的嘴角立馬翹起來,盡全力微笑,表達出自己的善意。
  “兩位大人能看中小的洞府,這是小的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!”
  蟒狂躬身彎腰,雙手搓動,對方白二人一臉諂媚的笑。
  他身材魁梧高大,偏偏卻縮首躬背,原先囂張霸道的氣息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,配合他粗獷的容貌,簡直像個小丑。
  “嗯,你還算識相,可以滾了。”方源揮了揮手,道。
  “是是是。”蟒狂如蒙大赦,一溜小跑,連忙跑到遠處。
  方源趕跑了蟒狂,和白凝冰一齊走進洞中。
  這洞已經被蟒狂布置得很妥帖,無須再費力設置。
  “三叉山危機重重,接下來的八天,我們輪流守夜。一個人睡了,另一個人必須醒著。”方源叮囑白凝冰道。
  “這是自然。”白凝冰點點頭。
  “狐魅兒不會善罷甘休的,這八天內,我們會有接連不斷的麻煩。不過也正好,這些人送上門給我們立威,正和我們的心意。”
  方源正說著,從洞外傳來一個聲音。
  “黑白雙煞在嗎?本人橫眉暴君,久仰二位大名。這次來專門拜見。”
  “橫眉暴君?此人不就是十暴君的老大么?我聽說此人生性殘暴,修行力道,喜歡吃童子肉,在南山為惡一方。”白凝冰望了一眼方源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這橫眉暴君,他本來就計劃著要去找麻煩。想不到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了。
  兩人走出洞口,就看到洞外站著八個人。
  當先一位,身材雄壯,坦胸露乳,胸口上長滿了黑色的胸毛。渾身上下,散發著四轉中階的濃郁氣息。
  但此時,這位以兇殘著稱的魔道人物,臉上卻堆著笑。看到方白二人,便立即握拳拱手,乍一眼望去,仿佛是一頭風度翩翩的黑熊。
  “想不到黑白雙煞,這兩個年輕人的來頭這么大。”橫眉暴君故意發出洪亮的聲音,吸引了周圍的許多蠱師的注意。
  “連橫眉暴君,都要過來親自拜訪他們倆。”許多人都很驚詫。
  “幸虧我跑出來了……橫眉暴君什么時候這么客氣過?”蟒狂還沒有跑多遠,此時捂住心口,感到一陣后怕。
  “橫眉暴君,你來的好,我正要找你呢。”方源回應一句。
  橫眉暴君臉上笑容更深一層,還以為方源要拜訪自己。
  但哪知方源接下里一句話,讓他的笑容瞬間僵滯。
  方源道:“我聽說你也是力道蠱師,我們來一場生死斗玩玩,比試個高低。我方正走力道,就要成為力道第一!你納命來吧。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方源就催動蠱蟲,照著橫眉暴君悍然發動了沖鋒。
  “什么?!”橫眉暴君反應過來,又驚又怒。
  他自己如此折節下交,沒想到這“方正”根本不領情,二話不說,就向自己殺過來。
  這,這是什么人吶?
  這還是人嗎?腦袋里一根筋搭錯了吧?!
  方源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,疾步而行,沖到橫眉暴君的面前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!
  他二話不說,直接沖撞過去。
  吼!
  他的身后半空中,瞬間出現一頭棕熊的虛影。
  暴力蠱!
  橫眉暴君怒目圓睜,不閃不避,雙臂架起來。
  暴力蠱一催動,他的身軀就猛地膨脹開來,力量暴漲。
  轟!
  方源狠狠地撞上橫眉暴君,后者后退五大步。而方源卻被巨大的力道反彈出去。
  橫眉暴君是四轉中階,率領其余九人,稱霸南山許多年,底蘊很深厚。
  “哼!小獸王,給你面子你不要不知好歹。”橫眉暴君低喝一聲,卻沒有趁勝追擊。
  他是四轉中階,剛剛和方源一交手,知道他比自己弱一籌,只是四轉初階。
  然而,場上可不只是方源一個四轉,還有一個白凝冰,站立在那里。
  橫眉暴君自認為戰勝“方正”比較有把握,但是要以一對二,就困難了。
  “橫眉暴君,你怎么這么婆婆媽媽?白凝冰,你對付其他的人。橫眉暴君就交給我了!”方源哈哈大笑,聳動了兩個臂膀,再度邁開大步,向橫眉暴君沖去。
  “給你一盞茶的功夫,你收拾不了,就換我來。”白凝冰微微揚起眉頭,藍眸中精光爍爍。
  “大言不慚的兩個小輩!”聽到方白二人這么說,橫眉暴君感到肺都要快氣炸了。
  他本身脾氣就暴躁,剛剛一直忍耐,早已經是超常發揮。如今知道這事情難以善了,他也拋開一切,心中殺氣狂涌。
  戰!
  雙方沖撞在一起。
  方源對上橫眉暴君,而白凝冰則力壓對方的其余成員。
  好一場混戰!
  直打得山石崩裂,山溪斷流,洞窟塌方,爆響如雷。
  橫眉暴君越打越是心驚,方源擁有苦力蠱,越是受傷,力氣就越大,戰斗力就越強。
  他剛剛和方源交手,還覺得所謂的小獸王,也不過如此。
  打到中途時,臉色凝重如鐵。
  當方源能同時施展出六獸影時,橫眉暴君的臉色都白了。
  “這個小獸王,怎么能強到如此地步?!不僅搭配的蠱蟲比我的優秀,而且戰斗經驗這般豐富。這人是怎么生的,手段如此老練狠辣,一點都看不出年輕人的影子,簡直是個百年老妖怪!”
  “難怪他行事這么霸道,有此等實力,我也會這般肆無忌憚。我這次栽了!必須撤!”
  方源硬打硬沖,攻勢凌厲兇猛,如同猛虎出山,蛟龍翻海。把橫眉暴君打得氣血浮躁,氣喘吁吁。
  最關鍵是,每一次讓方源受傷,都會同時讓他變得更強大。
  現在他和方源戰斗,就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。若是方源變得更強了,那還了得!
  橫眉暴君每想到此處,心中的斗志就減少一分。
  導致越到后來,他都不敢動手了。明明有傷害方源的機會,他都會產生一股猶豫——
  “我究竟是動手,還是不動手呢?”
  抱著這樣的想法,怎么能打好?
  橫眉暴君漸漸束手束腳,反觀方源則完全放開了,攻勢如浪潮拍案,一波又一波,連綿不斷。
  獸影在半空中輪番閃現,每一次搏殺拼撞,都打出劇烈的爆響。
  爆響聲連連,聽在眾人耳中,不禁心驚肉跳。
  “這是何等猛烈的攻勢!”
  “竟然連橫眉暴君這等老輩強者,都不是方正的對手……”
  “方正明明是四轉初階,卻能力壓中階的橫眉暴君。”
  “小獸王……”很多人在暗處觀戰,開始咀嚼方源的這個稱號。
  “究竟誰才是暴君?”蟒狂忍不住在嘬牙花子。他感覺方源比橫眉暴君,更蠻橫,更不講理。平日兇神惡煞的橫眉暴君,如今在“方正”的面前,也相形見絀。
  “方正,你休要逼人太甚!”橫眉暴君被方源揍得吐血,胸膛、手臂、腿部統統骨折。他想要撤退,但方源早就看出他的企圖。白凝冰殺掉其余暴君成員之后,將其牢牢牽制。
  吼吼吼!
  吼吼吼!
  方源伸手一指,六大獸力虛影化為實體,從天而降,將橫眉暴君淹沒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煙塵散去。
  橫眉暴君渾身都被打成肉渣,內臟的碎片和骨渣,放射狀地鋪在地上。
  嘶……
  周圍響起無數倒抽冷氣的聲音。
  (ps:大綱終于修改完了,呼……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