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42 何等的窮兇極惡

天梯山,乃是中洲第一山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又號稱是傳承之地,圣賢之山。
  它高達近百萬丈,山勢雄偉,氣度宏大至極。山峰直插蒼穹,隱于霜雪云霧當中。
  非常奇特的是,在這山上,嶙峋怪詭的山石并不多。
  一塊塊的方形巨石,橫臥著,從山腳一直延伸往上,形成一副階梯。
  但這階梯規模是如此巨大,以至于中洲中有古老傳說,稱此山可上達仙界,是天和地之間溝通的橋梁。
  圍繞著天梯山,歷史上有許多或動人,或神秘,或悲壯,或歡喜的故事。
  天梯山是成為中洲蠱師心中的圣地,是最接近仙庭的地方。許多蠱師一生求仙未果,臨死前將自己的墓地,安置這里。其中一大部分人,同時將自己的傳承,也布置在這里。
  天梯山上隱藏著無數的傳承,但只有有緣人,才能獲得。
  每年,籠罩天梯山的云霧消散之后,天梯山都會涌來龐大的人流。許多傳承會被繼承走,又有許多新的傳承布置下來。
  但是,今年卻與往常不同。
  今年,在天梯山上,狐仙福地開啟,引得蠱仙現世。他們商議后聯手,將此山圈住,安排各自的門派后輩,來一場比拼較量。
  此刻,在天梯山腳下,一場年輕人之間的激戰,已經步入尾聲。
  萬鶴齊飛,繚繞在方正的身邊。而魏無傷氣喘吁吁,衣衫襤褸,被陷入重重包圍當中,目光死死的瞪著方正。
  “不,我還沒有輸!我還有殺手锏,我還有底牌!”魏無傷處于下風,卻不甘心認輸。
  換做平常情況,他可能已經甘拜下風了。但在這現場,不知多少位精英蠱師,正目不轉睛地觀看著。
  魏無傷代表的不僅僅是他自己,還有他身后的天妒樓。同時,其他人也就算了,自己心儀的碧霞仙子,也在看著。
  “不能輸!”懷著這樣的心念,魏無傷悍然催動了空竅中的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只蠱蟲,他一直雪藏著,就算是門派中重要的考核中,也沒有使用出來。
  這蠱一經催動,便產生了一股無色的微風,輕輕地吹拂起來。
  溫柔的輕風環繞在他的身邊,將他的衣擺吹動,將他的發梢吹拂。
  但方正卻如臨大敵。
  皆因天鶴上人在他心中,已經大聲地提醒他:“不好!這小子手中居然有傷風蠱。防御,盡全力防御,此蠱刮起傷風,看似溫柔無害,其實厲害無比。天妒樓的小子,果然不弱。看來這就是他的殺手锏了!”
  傷風吹來,方正完全放棄攻勢,用全部的力量來進行防守。
  傷風看似輕柔,但所到之處,吹得群鶴哀鳴,無數只鐵喙飛鶴仿佛折斷雙翼,從高空凄離墜落。
  傷風刮在方正的身上,將他渾身的防護之光,吹得不斷搖曳。
  方正額頭滴下冷汗,咬牙防守,空竅中的真元不斷消耗,灌輸到自己的防御蠱蟲里。
  兩人僵持了片刻,最終魏無傷在心中無奈嘆氣,停止催動傷風蠱。
  不是他不想去戰斗,而是他的空竅已經接近干涸。
  蠱師身上都有個共同點,那就是當真元耗盡時,蠱師的戰斗力就要暴降到谷底。
  一轉到五轉的蠱師,都會受到真元的限制。只有超凡脫俗,達到仙的層次,成就蠱仙,才會有可能擁有無窮無盡的真元。
  “輸了。”魏無傷目光黯然。
  他算計得很清楚:此刻自己真元耗盡,沒有再戰之力。但方正一直在指揮飛鶴戰斗,真元消耗較少,必定還剩余不少真元。
  “魏兄不愧是天妒樓的精英弟子,手段如此奇特犀利,教在下大開眼界,又漲了一份見識。在下的真元,也被兄臺消耗殆盡啦。這場切磋,我們就算平手可好?”方正卻笑道。
  “什么?”魏無傷神情驚愕。
  方正說的這是什么話?他自己的情況,自己最清楚。怎么可能會有消耗方正真元的蠱蟲?
  但魏無傷旋即明白過來,這是方正在撒謊。
  “方正是在搭個臺階,讓我好下場。”明白了方正的意圖后,魏無傷的臉上涌現出復雜的神色。
  名門大派的弟子,通常都不能隨意出手。
  皆因他們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,還有他身后的門派。
  再加上碧霞仙子在場,這場戰斗魏無傷實在輸不起。
  方正既然主動搭個了抬價,魏無傷猶豫了一下,旋即雙手拱拳,向著方正道:“方兄少年英姿,魏某心中佩服。仙鶴門果然底蘊深厚,才能教授出兄臺這樣的人物。這次切磋讓我受益匪淺,就依方兄所言,算做平局吧。”
  表面上魏無傷這樣說,但實際上,他卻在對方正暗中傳音:“方正,你這次手下留情,我魏無傷記住了,將來必有一報。但是碧霞仙子乃是我的意中人,我不會在這方面讓步的。我努力積累,將來還要和你切磋!”
  方正淺淺而笑,表面上點頭應是,暗中卻是頭疼。
  魏無傷又暗中道:“方正啊,你要小心。追求碧霞仙子的人物眾多,遠不止我一個。就算依你這樣的強大戰力,也有四大競爭者。他們分別是天河陳大江,紫電騰空古霆,九死小悲風湯如氣,還有母老虎趙淑野。你和碧霞仙子走的這么近,他們必定會找你麻煩。你可最好不要敗了。”
  方正連續聽到這四個鼎鼎大名,目光不由地一陣閃爍,直感覺到自己腦門子更疼了。
  而天鶴上人,則在他的心中哈哈大笑。
  果然,如魏無傷所說,三天后,古魂門等人來到天梯山。為首的古霆,在得知碧霞仙子和方正的事情后,立即找上門來挑戰。
  方正為避免這無妄之災,選擇避戰不出。
  古霆自然不肯善罷甘休,每天都會來到方正臨時居住的山洞口,挑釁約戰。
  一連七日,天天如此。
  古霆的話,越罵越難聽。仙鶴門其他弟子不忿,找上門去,被他一一擊敗。
  古魂門氣勢大振,到了第八天,直接率眾堵在方正的洞門口,不斷叫罵。
  “方正你這個縮頭烏龜,還不滾出來?”
  “方正你躲一時,還能躲得了一輩子?乖乖地放棄和碧霞仙子往來,古霆大哥就會大發慈悲地放你一馬。”
  “仙鶴門也不過如此,竟然教出你這般懦弱的弟子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牽扯到仙鶴門,在洞中的方正頓時發出一聲嘆息,只得無奈地走出山洞。
  旁人罵他,他都可以忍受。但是一旦涉及師門,性質就變了。作為弟子就要維護師門,這是中洲的價值理念。若不維護,將來回到飛鶴山,也會被人彈劾,受到懲罰。
  天鶴上人在他心中,發出大聲的鼓噪:“嘎嘎嘎……方正我徒,你現在知道了吧?我之前一直勸你的話,沒有錯吧。一味的忍讓,會讓人誤解成容易欺負。在這個世界上,你表現得越無害越懦弱,只會吸引更多想要欺負你的人。戰斗吧,把這古霆擊敗!讓古魂門的人,統統閉嘴!你的名聲,將大漲一截!”
  “唉……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我算是感受到了。只好戰斗了!”方正經歷此事,心中也產生了一股明悟。
  古霆,來吧,我們好好打一場!
  ……
  就在方正和古霆交戰的同時,遠在南疆的三叉山上,一場眾人矚目的戰斗,已經完結。
  戰場一片狼藉,鮮血噴灑了一地,山石崩裂,樹木摧垮,打出來的坑洞環遍四周。
  方源傲立在場中,而他此次的對手費立,則跪在地上,向他磕頭求饒。
  “方正大人,請你高抬貴手,放我一馬吧!”費立對方源不斷磕頭,哀聲苦求道。
  他是四轉中階的修為,也是力道蠱師。原本意氣風發,但此刻渾身浴血,右臂被方源撕掉,兩條腿都被打折,狼狽悲慘至極。
  “你既然想求饒,那就先把你的費力蠱貢獻出來。我再考慮考慮,答應不答應你。”方源俯視著腳下的費立,雙眼冷芒四射。
  費立猶豫了一下,只好交出費力蠱。
  此蠱乃是他的本命蠱,核心蠱,能讓敵人一舉一動,都要更加浪費力氣,加倍力量上的損耗。
  費力蠱交到方源的手上,失去了本命蠱,又讓費立遭受重創,大吐一口心血。
  方源接過費力蠱,目光閃了閃:“我考慮過了,費力蠱還不足以換你的小命。”
  費立瞪大雙眼,不顧自身沉重的傷勢,叫道:“方正大人,這可是我最珍貴的蠱蟲了!”
  轟!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獸影悍然撲下,將費立打成一團血色肉醬。
  “窮鬼。”方源望著腳下,面目全非的尸骸,不屑的嗤笑一聲。
  然后,他轉移目光,掃視戰場一圈。
  觀戰的人不在少數,見方源目光掃來,都下意識地選擇避開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怎么?飛天虎薛三四沒有來嗎?你們告訴他去,大家都是力道蠱師,三天后,我要登門,和他切磋!”
  此言一出,許多人嘩然。
  小獸王太過于生猛,前幾日殺了橫眉暴君,這次又把費立打得跪地求饒,結果還不放過他,把他轟成肉醬。
  接下來,他還要挑戰飛天虎薛三四!
  這是何等的窮兇極惡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