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44 卑劣無恥

在薛三四的視野中,蔥蘢的山谷在急劇放大!
  猛烈的風聲,在她的耳畔呼嘯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薛三四面目全非的臉上,一對虎瞳緊緊地盯住地面上的方源,嘴角少年流露出嗜血的笑意。
  她仿佛已經看到,小獸王在她史無前例的的猛烈沖擊下,被沖撞成肉末的樣子。
  “這樣的沖擊力量,他絕對支撐不住的!”
  當她看到方源催動金罡蠱,撐起一片亮金色的防御光罩時,她忍不住在心中嗤笑一聲。
  “三轉金罡蠱?哼,就算是進階成四轉的金鐘罩,也難以抵擋我的沖擊。”
  四轉蠱師之間的戰斗,強度很高,已經不是三轉蠱蟲能夠防御得了的。
  “這一次,就讓知道年少輕狂的下場!”薛三四的殺機,幾乎充盈到溢滿出來。
  “完蛋了,方正這次要完蛋了!”感受到薛三四的猛烈攻勢,山谷外觀戰的許多人都叫出聲來。
  “很好,小獸王太囂張了,是該教訓教訓!”許多正道蠱師,也在幸災樂禍。
  “看來,小獸王還想憑借金罡蠱,進行硬抗。這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  “不,說不定他會動用獸力虛影。八大獸影合擊的威力,非同小可。但如果他這樣動手,就未必了剛剛定下來的切磋約定。只要他出手,打破這個約定,那就代表他輸了這場比試。”
  在場的很多人,不管是正道,還是魔道蠱師,都希望方源輸掉這一場。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的活躍,帶給他們一股龐大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“不,現在場上還有一個影響因素。那就是白凝冰!”
  嗖嗖嗖!
  幾個身影,忽然落到山谷入口處,隱隱包圍住白凝冰。
  這些人,心照不宣,一齊采取了措施。
  白凝冰一旦出手相救方源,他們就會動手阻攔。
  黑白雙煞的可怕之處,就在于這兩個四轉蠱師是親密無間的搭檔。如今遏制住白凝冰,那么小獸王就兇多吉少了。
  一旦小獸王身隕,那么單獨留下白凝冰,也就不那么可怕了。
  望著天空中的薛三四,方源目光冷靜,眼眸深處蘊藏著一絲蔑笑。
  薛三四還未沖撞到他的身上,但營造出來的無形的風壓,已經鋪天蓋地的蓋住他。從另一個側面顯示出,即將來臨的沖撞力量的巨大猛烈。
  彪的虛影籠罩著薛三四,她的背后雙翼不斷扇動,速度越來越快,和地面越加接近。
  眼看著這股沖撞,就要臨身。
  忽然!
  方源雙眼精芒一閃,催動空竅中的蠱蟲。
  橫沖蠱!
  他猛地向左側,沖出去。然后一個側身。
  直撞蠱!
  又沖出百步之遠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!!!”薛三四看到方源忽然跑掉,瞬間怒火沖天,眼珠子口要瞪出眼眶,睚眥欲裂!
  她竭力想要調整,但她速度實在太快了,拼盡了全力加速,只能任由方源跑出自己的攻擊范圍。
  看到方源忽然撤退,觀戰的眾人還未反應過來,下一刻巨大的爆響,如晴天霹靂般炸響起來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薛三四狠狠地撞擊在地面上,一剎那間,山谷旁的觀戰眾人,都能感覺到腳下的山石都在顫抖!
  碎石塊迸濺亂射,撞擊產生的狂暴風壓,向四周劇烈擴張。
  所到之處,席卷山石,將樹木花草連根拔起。
  煙塵翻卷開來,巨大的破壞力在頃刻間,形成直徑逾三丈的圓形大坑。
  眾人正心驚肉跳,為這巨大的撞擊力量感慨不已的時候,方源忽然調轉方向,沖進煙塵里去。
  橫沖蠱、直撞蠱!
  他兩蠱齊用,不顧凜冽的風壓和碎石塊帶來的痛楚,迅速接近飛天虎薛三四。
  薛三四整個人陷落在巨坑的中央最深處,巨大的撞擊力量,讓她整個人灰頭土臉,狼狽不堪。
  她雙耳嗡嗡直響,腦袋里也是一陣眩暈。
  彪的兇猛虛影,已然消散。剛剛爆發出來的強盛無比的氣勢,已經不復存在。
  苦力蠱,全力以赴蠱!
  方源趕到,雙眼兇光四射。
  吼吼吼……
  連續八聲的野獸嘶吼聲,一同響起。
  山豬、棕熊、鱷魚、青牛、駿馬、石龜、白象、黑蟒,八個獸影,在方源的頭頂半空中,轟然亮相!
  力氣蠱!
  黃金真元劇烈消耗,灌注到力氣蠱當中,產生一股無形的龐大力氣。
  八大獸力虛影,附著在這力氣之上,紛紛由虛化實,驟然間變得栩栩如生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八大獸影一起撲下深坑。
  薛三四搖晃著身軀,剛想要把雙腳從地里拔出來,忽然聽到頭頂上方的獸吼。
  她連忙抬頭一看,就感到眼前一黑,無數的攻擊暴風驟雨一般,瘋狂地傾瀉在在她的身上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巨坑底部,傳來慘烈的搏斗聲響。
  薛三四拼命掙扎,竭力反抗。到底是四轉蠱師,有著不薄的底蘊。
  但是過了半盞茶的功夫,搏斗聲停息下來。八大獸影,還剩下五個,隨即被方源又收回去。
  而薛三四則作為失敗者,下場凄涼。整個坑底,都是她的碎尸殘片,鮮血灑滿一地,混雜著白色的骨渣,還有腦漿、頭發等等。
  煙塵散去,整個戰場變得一目了然。
  看到這樣的結果,觀戰諸人爆發出嘩然之音。
  “飛天虎死了,又一個四轉蠱師,被小獸王打爆!”
  “小獸王不是和薛三四約定過嗎?說好了一動不動,結果他居然走了。”
  “這場戰斗,應該是小獸王的失敗。因為他違背了自己訂下來的約斗規矩!”
  山谷上嘈雜聲一片,人們議論紛紛,都很驚詫,氣憤,對方源的無恥行徑表示強烈的憤慨和鄙視。
  白凝冰呵呵冷笑,淡淡地掃視周圍一圈。
  這樣的結果,她早料到了。所謂的約定,不過是方源挖下來的一個坑。
  方源是什么樣的人,她白凝冰是這個世界上,最清楚的人!
  原本包圍著白凝冰的蠱師,又都不約而同地同時退走。
  方源聽著山谷四周,無數蠱師對自己的斥責,鄙視,嘲諷之聲,他雙手背負,滿臉平靜,雙眼瞇起,似乎還帶著一股享受的意味。
  在他看來:所謂的誠信,不過是害怕自己被欺騙,所以希望和要求別人的標準。
  走魔道,就是要恣無忌憚,百無禁忌。
  違背約定又怎樣?
  不守承諾又怎樣?
  只要實力夠強大,想怎么來就怎么來。別人的鄙視、嘲諷又能如何?這些無力蒼白的言語,只能彰顯出弱者的無奈,能動得了自己一根汗毛?
  呵呵呵……
  至于這個薛三四,真是愚蠢。居然被名聲束縛住,跑來和自己戰斗。
  方源心中,對此不屑一顧:“名聲是拿來用的,只是一個工具罷了。但這世界上偏偏有很多人,把名譽當做比生命更重的東西。真是可笑至極!當然,在這個過程中,我也耍弄了一些小手段。”
  薛三四和橫眉暴君、費立不同,她有飛行蠱,只要見機不妙,飛上高空,方源就拿她沒有辦法了。
  所以,方源一開始,就提出賭斗。目的就是要遏制薛三四的移動能力。
  所謂的三擊,方源提出來時,就沒有想過遵守。
  薛三四一步步落入方源布置下來的圈套,方源的重傷,誘惑著她不斷前行。
  當第二擊之后,方源故意在她面前療傷。薛三四不愿看到自己的努力白費,心生焦躁,就沒有多想,飛到上空,選擇了最強的沖擊方式。
  但最終,方源反而是借助她的力量,四兩撥千斤,靈活反擊,將其擊殺。
  若真是堂堂正正的尋常交戰,薛三四有翅膀可以飛天,絕不會這般容易就被方源殺死的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真是卑劣無恥。”
  “你違背了約定,這場戰斗你是輸家!”
  觀戰者中,很多人都在大叫大喊,說著類似的話。
  “沒錯。我認輸,那又如何?”方源嗤笑一聲,大聲回應。
  他的聲音,在山谷中回響。
  原本嘈雜的叱問聲,猛地低落下去。
  是呀,就算輸了又如何?看看那贏家吧,成了一灘血泥爛肉,就算是她爹媽也認不出自己的女兒了。這樣的輸贏,又有什么意義呢?
  反應過來這點后,山谷周圍的聲音又猛地提高八度,比原先更加猛烈了。
  方源坦然直接的認輸,更顯示出了他的無恥,因此更激起眾人心中的不忿,惱怒。
  方源仰頭,哈哈大笑:“你們這么憤怒,是想給薛三四報仇嗎?我還不知道她人緣這么好呢。來來來,報仇的人都下來,我一并都接著!”
  山谷周圍的聲音倏地小下去,很快,就變得靜默無聲。
  雖然方源有些取巧,殺了薛三四。但薛三四畢竟是四轉中階的成名人物,不可能三擊就力乏。她也被方源打成肉泥,再次展現出方源強大的戰斗力。
  方源以四轉初階修為,一連打爆了三位四轉中階的強者。這樣的實力,除了有限的幾人,誰不心驚膽戰?
  并且,方源受傷越重,戰力就越強。
  方源向他們挑戰,狂妄無比,但卻沒人站出來。
  魔道人物之間,相互忌憚猜疑,幾乎都是獨行俠,沒有人為薛三四出頭。倒是正道人物中,有人想要鏟除掉方源這個魔頭,但此刻卻不好出手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一站出來,就會被人說成為薛三四報仇。薛三四可是魔道中人吶。
  “有沒有人為她報仇?到底有沒有?”方源又高聲喝問了幾遍。
  無數的觀戰者有的面沉如水,有的面面相覷,卻沒有一個人答話。
  “沒有的話,我可就走了。”方源揚起眉頭,抬腳跨出幾步,又停下來,“我可真走了。”
  依舊沒人說話。
  方源的強勢,蓋壓全場。態度實在囂張,引起了許多四轉強者的不忿。
  不少人蠢蠢欲動,但最終忍耐下來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仰頭大笑,邁著大步,施施然走出山谷戰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