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47 初入犬王傳承

投身光柱當中的那一刻,方源就感到一股強烈的失重感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待他視野一定時,他發現自己已經立身在一處空曠的荒野當中。
  環顧四周,只見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白。
  大地上,灰白巖石組成的矮小土丘,像是一座座的墳。
  灰色的地面并不肥沃,有些干巴巴的硬,長著稀稀疏疏的褐色的小草。
  天的白,大地的灰,枯草的黃,組成這個世界的三原色。
  除此之外,似乎再無其他色彩。
  耳畔一片寂靜,更準確的說,應該是死寂。沒有風,也沒有樹葉摩挲,鳥鳴獸吼。
  讓人置身其中,就感覺整個天地,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個生靈。
  無形當中,孤獨、寂寞、茫然甚至恐慌的情緒,就會蔓延心頭。
  雖然和白凝冰同時進入傳承,但到了此處,方源卻是只身一人。
  但方源一直都很鎮定冷靜。
  “這就是犬王傳承了。”他環顧一圈,輕聲呢喃,自言自語。
  三王傳承,和其他普通五轉蠱師的傳承,有個很大的不同點。
  尋常五轉傳承,不管布置在中洲、南疆、北原,還是東海,西漠,都是在大世界中。
  三王布置傳承的地點,卻是借助了蠱仙福地。
  昔年,三王困頓,無意中發現了一位上古蠱仙留下的傳承,得以發跡崛起。
  三王各有奇才,但沖擊六轉失敗,臨死前在這處蠱仙福地里,布置下各自傳承。
  因此,方源此時置身的,已經并非是大世界。
  而是蠱仙福地——一個依托在大世界中的小世界。
  每個世界,都有不同的規則法度。
  進入世界,就要遵循相應的規矩。
  “白凝冰雖然和我一齊進入傳承,但此時肯定被這小世界分派到其他地方去了。不過也不要緊,只要她和我都能一關關地闖下去,總會能碰面會和的。”
  方源清楚,這就是小世界獨特的空間法則。
  同時,不一樣的還有時間法度。
  “這里的時間流速,大約是外界的三倍。”方源的空竅中央,一直沉眠著的春秋蟬,已經蘇醒過來,并且正在以比外界快上三倍的速度,迅速恢復著。
  春秋蟬是以時光長河里的水,作為食物養料。
  在這個小世界里,時光長河中的水流,比外界快了足足三倍。因此對于春秋蟬的恢復,有巨大幫助。
  但這對方源來講,卻不是個好消息。
  春秋蟬恢復全盛時的威壓,必不是四轉空竅所能承受的。
  犬王傳承,對于方源來講,是一場機遇良緣,同樣的也是催命的死亡之地。
  “在這里過去一天,外界就是三天。必須盡快行動,盡量節省時間。”方源心中油然而生一股緊迫感。
  好在他有前世記憶,對這道五轉蠱師的犬王傳承,一定都不陌生。
  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這里附近應該有一只犬類野獸……”方源邁開腳步,一邊不斷地移動,一邊用舉目四望,不斷搜尋。
  “汪、汪、汪。”
  叫聲忽然傳來,一只瘦弱的野狗,雙眼亮著慘綠的光,向方源跑來。
  這只野狗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,滿嘴的黃牙,只到方源的小腿高度。
  它表現得非常兇猛,顯然是餓慘了,聞著方源身上的人肉味道,不顧一切地撲來。
  方源微微皺眉,這只野狗很普通,第一關遇到它,看來今天的運氣并不好。
  他靜靜地站在原地,任由野狗奔殺過來。
  在當前的環境中,方源身上的其余蠱蟲都不好調用,只能運用一轉的馭犬蠱。
  這亦是這方小世界里的法則約束。
  犬王改造了蠱仙福地,讓蠱師每次只能帶一只一轉馭犬蠱進入他的傳承,同時在這里面,其余的蠱蟲均不能自如運用。
  當然,春秋蟬除外。
  春秋蟬是六轉蠱,蠱蟲到達六轉,不管是大世界還是小世界,都只有唯一的一只。
  春秋蟬,已經不是凡俗之物,而是仙蠱。
  就算在福地當中,也能隨心所欲地駕馭催用。
  “不僅是犬王傳承,信王傳承、爆王傳承皆是如此。蠱師們在進入傳承的最初時間,只能運用一轉馭犬蠱、紙鶴蠱以及爆蛋蠱。”
  眼看著野狗沖向自己,方源及時地催動空竅中的馭犬蠱。
  這馭犬蠱,形似玉石,只有大拇指頭大小。玉石外形,酷似狗頭。
  方源只調動一滴亮金真元,就將這只馭犬蠱瘋狂地催動起來。
  馭犬蠱化身一道璀璨的玉光,暴射而出,瞬間由實化虛。緊接著,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射入到野狗的體內。
  野狗嗚咽一聲,像是遭受了雷擊重創,立即栽倒下去。
  因為先前奔跑的慣性,它擦著地皮,一直滾到方源的腳下。
  靜止了一下后,野狗陡然爬起身來。
  但這一次,它卻沒有對方源露出參差的犬牙,而是乖乖地又趴在地上,對著方源吐舌頭,搖動尾巴。
  “起來。”方源心念一動。
  野狗便聽話地站起身來。
  它渾身皮毛松軟,毛色暗淡,但毫無傷口。馭犬蠱直接中在它的魂魄之中,并不對野狗的身軀造成任何損傷。
  它四肢著地,頭部只達到方源的小腿中央。
  方源詳細觀察了一下,不由地微微搖頭。
  這是一只很普通的野狗,戰斗力堪憂。不過也正是如此,才導致方源這么輕易,就能對它中下馭犬蠱。
  “不管怎么說,接下來我就要靠著它,來撐過第二關了。”
  方源正心中思量著時,一股天地偉力陡然降臨,將他全身都包裹住。
  霎時間,方源動彈不得。
  他面前,忽然碧芒一閃,憑空出現第二只馭犬蠱。
  方源心知,這是傳承對他的獎勵,也是通往第二關的鑰匙,連忙煉化。
  這只馭犬蠱,同樣只是一轉,煉化極為容易。
  當方源煉化此蠱,收入空竅之中的那一刻,刷的一聲,他消失在原地,被這股天地偉力挪移到另一處地方。
  這里仍舊是荒野,灰白的天地,褐黃色的小草。
  方源站在一處低矮的土丘上,土丘周圍有三只流浪的野狗。
  它們也都是骨瘦如柴的模樣,有兩只正低著頭,在草叢中尋找食物。而第三只,則顯得有些老邁,干脆趴在地上沒有動彈。
  方源的忽然出現,立即激發了這三條野狗的瘋狂。
  它們像是觸電般,開始奔跑,從三個方向同時向方源奔跑過來。
  方源掌控的第一只野狗,被激發了兇性。在方源的指揮下,撒開四個爪子,朝著一個方向的野狗撲去。
  但它只能阻擋住一只野狗,很快,第二只就沖到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方源故技重施,用新得的第二只馭犬蠱,將其馴化。
  第三只野狗也撲殺過來,方源一心二用,同時指揮兩只野狗對戰。
  若換做尋常蠱師,不熟悉如何駕馭犬獸,此時雙線作戰,肯定支撐不住,要顧此失彼。但方源毫不緊張,游刃有余。
  他有五百年前世記憶,經驗老道,也曾經指揮過不少獸群作戰。尤其是血海傳承中的刀翅血蝠群。
  今生,為了三叉山傳承,他也在商家城訓練了數個月,專門訓練如何操作犬獸。
  戰斗朝著方源預料的方向,穩步發展。
  但方源卻微微皺起眉頭:“第一只野狗,身體狀態實在不佳。這樣硬打,恐怕最后我就算得勝,也只余下一只野狗了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他開始有意識地指揮兩只野狗,邊打邊退。
  最終,方源成功地將兩個戰團,合并成一處。
  這一下,頓時讓方源指揮的壓力倍增。不過,同時也確立了巨大優勢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兩只野狗,有精準巧妙的配合,但它們的敵人,卻是各自為戰。
  不多時,這場慘烈的戰斗結束了。
  地面上躺著兩具野狗的尸體,鮮血流了一地。
  方源掌控的兩只野狗,站立在地上,渾身都是傷口。先前的第一只,身上的傷勢比較重。第二只則較為健康一點。
  戰斗剛一結束,天地偉力就重新降臨下來,包裹住方源以及他手中的兩只普通野狗。
  視野陡然劇變,失重感又再次襲遍方源的全身。
  “進入到第三輪了……”方源第一時間開始觀察周圍。
  這一次,他同樣站在土丘頂端,只是被六只流浪的野犬包圍住。
  “六只!”方源目光一凝,感受到些微壓力。
  他手中只有兩只野犬,對方的兵力是己方的三倍,同時他的這兩只野犬還帶著傷勢。
  沒有留給他任何的思考時間,六只野狗在發現他的下一刻,就流著涎水向他展開了沖鋒。
  方源忽然眼前一亮,他看到一處凹坑,連忙縱身一跳。
  他跳進坑中,背靠著堅厚的巖壁,將僅有的兩只野犬都排在前方。
  六只野狗瘋狂地向他沖來,相互之間又拉開距離。兩只健康的野犬首先沖上了土丘,而余下的四只,各有傷殘,被甩在身后。
  看都這一幕,方源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如果是六只健康的野犬,那他也毫無勝機可言。但現在靠著這個地勢,還有自己的精妙操縱,他有信心能渡過此關,進入下一輪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